第六十七章 师兄师妹大斗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起颜容和离山圣母的关系,那真是恨交织,评说不清,他们曾是亲密的恋人关系,已经到了快要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后来离山圣母却毅然决然地斩断了这段恋,原因就在于一个千年狼妖。

    当年,赤练同和金壁峰虽然因观念不同而导致分道扬镳,但两人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妹,多年的感,不可能说一决裂就完全毫无瓜葛,有时实在是思念得太强烈了,两人也会互相走动走动。当时,金壁峰已收了颜容为徒,而离山圣母也拜在了赤练同门下,两人都是二十岁上下的青正当年。人就是这样,平常经常在一起的,由于见得多了,往往也就没什么感觉,但如果是陌生的同龄青碰在一起,就很容易碰撞出激的火花。在赤练同和金壁峰偶尔的走动中,颜容和离山圣母有幸互相结识了。年轻时候的颜容,也是个大帅哥,他高八尺,长玉立,从头到脚都充满磁,对异有非常强的魅力;而离山圣母,则清纯靓丽,开朗活泼;两人很快就陷入了恋之中。那段时间,两人风花雪月卿卿我我,是颜容一生中无比回味、最为美好的浪漫时光。

    只可惜,美好的时光就好比盛开的花朵,总是消逝得非常快。

    后来,北地辽国出了一千年狼妖,它经常幻化成美丽少女,骗行人,然后把被骗者掳掠到它的洞府,采阳补,修炼魔法。为了除掉这杀生害命的恶魔,辽国上至皇室,下至普通百姓,全都被动员起来了,大家四处出击,遍地寻找,费了无穷大的力。然而,那狼妖非常狡猾也非常厉害,大家不但没什么收效,反而还死了很多的武林高手。

    当时,颜容和离山圣母正处于恋中,最向往的事就是共携双手,仗剑遍历江湖,听说了这事后,毫不犹豫地也加入了除魔卫道的大军。他们联袂出击,共同进退。经过一番苦苦的寻找之后,终于发现了狼妖的踪迹。当时,狼妖掳掠了一受害者,正往洞府里退去,两人联剑扑上去,狼妖不是对手,丢下受害者狼狈逃窜,两人紧追不放。

    狼妖逃进了自己的洞府,想借洞府紧闭躲避。颜容也是心迫切,急于想为民除害,并没多想一想就跟着也追进了洞。就是他这一莽撞行为造成了大错。他刚进洞,狼妖就使用妖法,忽地把洞门给封闭了。离山圣母被堵在外面,任由她怎么用力,就是没法打破这贯注了妖法的洞门。后来没办法,离山圣母把金壁峰和赤练同都叫了来,三个人一起用力,这才破门而入闯入妖洞。然而闯进妖洞后,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们大吃一惊,只见颜容赤的,竟然正在跟狼妖苟合;颜容还显得非常享受,忘的动作着,一点也没注意到离山圣母他们的到来。这场景实在是太让人难堪了,离山圣母受不了这种刺激,掩面狂奔而去。

    原来,颜容的翩翩风度让狼妖意乱迷,控制不住地上了他。颜容被关在洞府中后,由于失去了离山圣母这个强力帮手,结果不是狼妖的对手,被制住了。狼妖使用妖法,迷惑住颜容的神智,颜容于是在不受自己控制的况下,与狼妖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如果早早完事,没人发现也许就没什么,偏偏却正好被破洞而入的离山圣母他们看见,真是太巧了。也许,这是狼妖故意所为也未可知呢。

    猛然间看到这种意料不到的形,金壁峰和赤练同也是面红耳赤,他们都还是童男童女呢。本来按狼妖的所为,它应该被处死,可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金壁峰和赤练同都下不了手了,竟然眼睁睁就这么看着狼妖从容离去。

    当颜容恢复过神智后,他急忙去向离山圣母解释。可是,摔散的泥巴可以很容易捏合在一起,心头的创伤怎么可能轻易抹去呢,离山圣母很想忘却,可就是一时之间怎么也忘却不了他和狼妖之间的那种事。颜容见她不肯原谅自己,急了,为了表白自己的心迹,他就去找到狼妖。狼妖还以为他回心转意了,非常高兴。可没想,颜容却趁它不注意抽冷子杀了它。当时,狼妖的肚子里已怀上了颜容的骨,可颜容一点也没起怜悯之心,把胎儿照样也刺死了。

    本来,颜容如果只是被迫而犯下了错,时间一长,离山圣母激动的心冷静下来,也许就会原谅他;可现在他却做出了这种残忍至极的事,连自己的亲骨也不放过,这使离山圣母真真切切地看到,他英俊潇洒的外表下,掩藏着的是一颗无比狠毒的心。这样的人,离山圣母无论如何难以接受,所以她断然斩断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再不给颜容任何机会。因为这事,颜容由生恨而恨透了离山圣母,他一直认为错不在自己,而是离山圣母太过绝寡义,是最毒妇人心。打那以后,这远房的师兄妹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就算实在有什么事非要互通有无,也只是派门下的弟子代为前行。现在,为了穆桂英的事,这怨纠葛的两师兄妹终于又再次会面了。足足一个甲子了,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颜容和离山圣母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看了好一阵,颜容这才开口说:“你来干什么?”

    离山圣母歉意地笑了笑,她这来是有求于人,当然姿态要放低。“还不是为了我这个有点太惹事的顽皮徒弟,如果她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代她向你陪个不是。还望你能高抬贵手,放过她。”

    颜容冷笑一声说:“陪个不是,这么容易?你知道她惹我惹到什么程度了吗?”

    “什么程度?”

    “她几乎就要把我的昆阳宫整个给拆掉了!”

    离山圣母愕然了好半响。虽然她也知道穆桂英闯祸,可是闯得这么大,还真是让她有点始料不及。离山圣母绞尽脑汁搜索了好一阵词汇,这才小心地陪着笑脸说:“不会有这么夸张吧,她仅仅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有多大的能力,就算孙猴子这神仙,要干这种事也没这么轻易。”

    颜容说:“这样吧,我也不要做得太绝了,看在我们终归是同门这面子上,你只要让她把降龙木交出来,我可以大人大量,既往不咎。”

    离山圣母为难地说:“颜师兄,你应该知道,这降龙木是他们穆柯寨的镇寨之宝,你想要抢夺人家的宝物,谁会愿意交出来。”

    颜容说:“她的降龙木是宝物,难道我这昆阳宫的人就是该杀的?不交出降龙木那我没办法,只好拿她给我那些被她杀害的门人偿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公地道的事。”

    离山圣母又是呆楞了半响,似乎是在斟酌这事的可行;最后她终于一咬牙,说:“那好吧,我去劝劝她。”说着向穆桂英走过去。

    他们在这里说话,穆桂英一直都在看着,看她走过来,还没等走近,穆桂英就叫着说:“师父,你不要枉费心机了,我是绝不会把我们穆柯寨的宝物交给他这种汉卖国贼,让他来屠杀自己的同胞的。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他们这种汉卖国贼了!”

    离山圣母看穆桂英,原本她就化妆成了一个老太婆的摸样,再又被过了一场火,烟熏火燎,此时脸上不但黑,还花,跟母夜叉女鬼没什么区别。看着一如花似玉的靓丽女孩变成这样子,离山圣母心里跟刀剜一样,那个心疼,就别提了。她说:“死丫头,到了这时候你还嘴硬,你难道不知道颜道长是你的师伯吗,到这地方来瞎胡闹。降龙木不过就是根木头,为了根木头把命搭上,你傻啊!”

    穆桂英刚想要回话,却听离山圣母用传音入密对她说:“你先不要冲动,等下我会找机会救你。你这个师伯看来真是被你惹毛了,不可能会善罢甘休。你先假装答应。”

    离山圣母原是想悄悄把事办好,可是,穆桂英连假装也装不出来,她叫道:“不,我绝不会答应。”

    穆桂英这样叫,把颜容叫火了:“好,既然你不答应,那就偿命。徒儿们,动手!”

    颜容的叫声刚落,他的那些门人们还没动手,离山圣母先动了,她知道再不动手,她这个徒儿就可能有命之忧了。只见她从宽大的道袍袖子里嗖地甩出一根长鞭,抡起来啪啪几鞭,把扭住穆桂英的那几个昆阳门人抽得东倒西歪缩手不迭。穆桂英于是被松开了。穆桂英一被松开,她马上就翻一跳,跳出好几丈远,从众人的围堵中冲了出来。离山圣母看她已经脱困了,于是叫:“快跑!”穆桂英说:“那你呢?”离山圣母说:“我掩护你。”穆桂英想一想,师父总是比自己牛一点的,她应该比自己有更好的脱困方法。于是只略微愣了愣,然后转就跑。

    颜容看离山圣母放跑了穆桂英,气得暴跳:“好啊,你竟然不顾公理道义护着你的徒弟!”

    离山圣母说:“这事本来就先是你的不对,穆柯寨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去抢夺人家的镇寨之宝。穆桂英只是拿回她自己的东西,这很正当。”

    颜容气得嘴唇哆嗦着说:“好,好,既然你先护短,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对他的门人们一挥手,“给我追,一定不能让那妞儿跑了!”他自己则仗剑向离山圣母扑去。他们曾是一对亲密恋人,就算后来因为千年狼妖的事而闹翻,那也只是断绝关系,而没有动过手;现在,为了后辈穆桂英的事,他们这两个曾经的亲密恋人却要大打出手了。

    颜容的玉池剑锋利无比,如果离山圣母的兵器也像其他人那样,是刀啊剑啊的,估计她动起手来会费力得多,不过很幸运,她用的是一根长鞭。长鞭是一种很奇特的武器,它不像刀枪剑戟那样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不过,它也有刀枪剑戟所没有的优势,最为关键的是,这东西是软的,颜容想要把它削断可就没有削硬物那么容易了,因为它不着力呀,剑削过去,它随着剑走,再强的力量也被化掉了。而离山圣母也很知趣,她始终与颜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发挥自己长鞭的优势,如果颜容向她近,她就后退;而如果颜容想越过她去追击穆桂英,她就追上去,缠着他让他难以脱。其实颜容与离山圣母的武功就在伯仲间,想要分出胜负,估计三天三夜也做不到。所以两人就这么缠住了,鞭来剑往,战成一团。

    再说穆桂英,跑没多远,就被贾石矶和华严楞追上了。还好,穆桂英那把宽巨剑虽然被颜容削没了,但她自己的九转惊雷隐风剑却还在,她拔出剑,与贾、华两人战在一处。华严楞的兵器被穆桂英抢来使用,此时已被颜容完全销毁,所以他就换了一把剑枪。这剑枪是剑和枪的混合体,原先枪上的枪头被两尺长的剑所代替,但是枪柄则缩短到了只有三尺长。这样一来就搞得不伦不类,既不是枪也不是剑,但却既能当枪用也能当剑用,很是奇怪。

    穆桂英与两人没斗几个回合,其他的昆阳门人也追了上来。如果就这样斗下去,估计穆桂英还是逃不脱。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害怕会遭到昆阳宫门人的围攻,所以穆桂英没敢把大常它们带上,现在,势变了,自己完全处在下风,如果再不动用它们,恐怕是不行了。所以穆桂英打着打着,突然向空中哦哦哦叫了几声。刚才她就看见了白大褂在天上飞,她这个叫声,就是想把白大褂叫下来。

    果然,没过一会儿,白大褂就飞到了她的头顶上空,只是由于怕遭到毒手,穆桂英没敢让它飞得过低,而是让它在一定的高度上来回盘旋,然后,穆桂英用鹅语告诉它,让它去把大常它们叫过来。白大褂听了吩咐,展翅向山下的方向飞去了。而贾石矶他们,则更加加紧了围攻。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白大褂搬来的救兵到了,铁背花的吼叫声首先从山下传了过来,随着吼叫声,只见铁背花如飞一样迅速从山脚下往山坡上奔,在它的后面,跟着桃红马,而大常,则远远地落在后面。

    不消多会儿,铁背花就冲到了,它嗷地一声,向围攻穆桂英的昆阳门人们展开扑击。铁背花形巨大,扑击有力量,那些弱一些的昆阳门人被它一扑倒,当即就得完蛋了账。众昆阳门人见它如此厉害,没办法,不得不分出一部分人来专门对付它,这一来,穆桂英所受到的压力就大大减轻了。

    又过了一阵,大常也到了,冲过来加进战团。远处的颜容看着这景,急了,眼角都要睁裂开,他也像穆桂英那样,仰头向天连连啸叫了三声。随着啸叫声散去,不一会儿,只见从远处的一座偏宫里,如飞一样也跑过来两只巨兽,那其中一只是一头体形巨大的雄狮,看那体形,似乎比铁背花还大;另外一只则是一头头上长了独角的三眼怪兽,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同样体形巨大。感颜容也饲养巨兽。两只巨兽冲过来,与铁背花和大常怒吼连连,撕咬成一团。搏斗的现场瞬间显得更加凶险而激烈。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