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师兄师妹重相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穆桂英怎么会从落叶堆里出掌击中颜容呢?原来,她刚才冲到这地方后,见这里的落叶层松松软软比棉被还厚N倍,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间就想起了在省嵬城时李元昊那个师兄从地底下袭击她时的景了,那真是一种绝妙无比的突袭好方法啊!有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不拿来用用?于是她灵念触动,决定借鉴这打法给颜容来个措手不及。她先找了块大石头,然后自己钻进落叶中去,钻得只剩两只手露在外面。她动用梦觉搜索查看,当“看”到颜容进入了攻击范围之后,就用两只手把大石头扔出去,石头扔出后,她马上把手缩回落叶中。落叶堆跟人们平常所见到的地面大不相同,一般的沙土地面如果有人翻动了,肯定会留下的痕迹;但落叶堆不会,树林里每天都有树叶掉落,掉落的树叶一会儿被风吹到这里,一会儿被吹到那里,来来回回完全没有定势,落叶堆的形状时刻都在改变,所以如果有人在这里翻动了,根本不会留下真正的痕迹。这就是穆桂英之所以能打颜容一个措手不及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穆桂英一击成功,颜容浑着火,这下抢攻的好机会来了,穆桂英当然不会错过,她几乎是和击出的掌同时从落叶层里跳出来,她挥舞着手中的宽巨剑追上去,不由分说就是一阵猛攻。她的目标非常明确,决不能给颜容机会让他扑灭上的火焰,就算杀不死,烧也要把他烧个半死。水火那可是比什么奇功妙法都厉害的东西。

    刚开始,这战法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在她狂暴的攻击下,颜容完全乱了阵脚,还真腾不出手来去扑打上的火苗。如果火就这样一直烧下去,那颜容肯定完蛋,神仙也难逃一死,何况人。不过颜容终归不是常人,他除了武功高,江湖经验足,反应快之外,胆略也不是一般人可比,当火烧到他的胡子上时,也是人急了,就会做出些疯狂的举动吧,他竟然张口一吸,用内功把一团火焰连着一些碎布从上吸了下来,吸到离嘴边一尺左右的距离时,再用力一吹。呼——!火苗夹带着浓烟改变了方向,向穆桂英扑去。穆桂英正抢攻得起劲,没想到他竟然会采取这样匪夷所思的打法,距离近来不及反击,见势不好只得闪避开。她这一闪,先机就丧失了。她一丧失先机,颜容就有机会了,颜容急忙晃跳出圈外,他的那些门人们拥上来,把穆桂英围在垓心,纷纷乱乱展开围攻。而颜容自己,则趁机退到一边,手忙脚乱去扑打上的火苗。

    穆桂英刚才采取突袭的打法,就是希望能压制住颜容。现在见压制的希望已破灭,她知道自己如果恋战下去绝没有好果子吃。穆桂英从来就不是个不知进退的人,该勇猛的时候她会无比勇猛,但到了该退却的时候,她会很知趣地自然而然往后撤退。她挥舞巨剑冲散众人的围攻,急急忙忙向树林外冲去。在树林外的某个地方有一根天然石柱,高达几十丈,她打算爬到那石柱顶上去,躲开众人的攻击,然后再让白大褂飞下来把她接走。在刚才与颜容他们周旋时,她已看见了白大褂在天空中飞。

    从树林中冲出大概跑了几十丈远,穆桂英来到了那根天然石柱下。这是一根很奇特的柱状高耸的大石头,整块石头估计有二十多丈高,基本上是呈笔直向上竖立的状态。石头的底部方圆有六、七丈,越往上越小,到达顶部时,看来顶多只能站一个人。石头上有些地方也长了些野草和藤蔓,但是不多。整块石头看起来就好像一个锥形大头冲下插在山坡上,四周围又没有其它的石头相映衬,独独的就此一根,给人的感觉真是很古怪、很神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当初是怎么形成的。

    穆桂英冲到石柱底下,丝毫也没有停顿,马上借着冲势手脚并用地往石柱上攀。不一会儿,就攀到了石柱的顶部。石头的顶部确实很小,不过,站个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穆桂英一攀上石柱,当即口中发出呼哨,向空中招呼白大褂。

    白大褂还没到,颜容带着人先把石柱围住了。见穆桂英躲在石柱顶上,颜容也不多废话,带着贾石矶和华严楞(他被颜容救醒了过来)也飞往上攀。颜容攀得真快,跟猴一样,也许他在这方面真的修炼过。不过穆桂英并不感到多害怕,她早有心理准备,石柱的上部很小,不可能容纳三个人同时攀爬,到了一定的高度,他们就只能一个一个上,而自己居高临下,要收拾他们显然会容易得多。

    果然,颜容他们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就爬不动了,三个人你我互相挤压,各自都挡对方的道。末了,颜容只能撇下两个徒儿,自个儿独自先往上。他的轻功确实高明,只见他手脚并用,嗖嗖嗖,攀着这石柱简直就跟在平地上走没什么区别。当快爬到顶上时,看穆桂英站在上头手握巨剑虎视眈眈,他很清楚,自己如果就这样上去,估计除了被剑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于是停止了爬动,调整好形,然后双脚在石柱上一点,嗖地拔纵起来,向上跃去。当跃到与穆桂英相同的高度时,他挥剑就刺。这方法比傻啦吧唧沿着石柱往上爬,自然是高明多了。

    不过,穆桂英对此也有足够的防范,见他剑到,穆桂英也不与他硬抗,而是避开剑峰,剑走偏旁贴着他的剑,把他的攻击力量引向一边。颜容在空中没有立足之地,没办法变招,招势用老之后,由于穆桂英守得紧,他无法抢上去,只好无可奈何地往地面上掉落。随后,贾石矶和华严楞也遭受了同样的对待。

    颜容见没办法把穆桂英从石柱上打下来,于是就仰头向上叫:“你以为躲到这上面拿你就没办法了吗。我看你往哪儿跑!”

    穆桂英说:“道长,你大概忘了我有什么东西了吧。不错,从地面上是没办法可以逃脱,但我可以从空中跑。不然,我跑到这上面来干嘛。”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颜容被这一说,还真是想起来了,不错,这妞儿确实是有一只宠物天鹅,比草原上的金雕还大,完全可以驮着她从空中逃走。颜容想到这点,开始感到急眼了,如果让这妞儿就这么安然地从这儿逃出去,他怀疑自己会不会疯掉。

    人一旦要是急眼了,他就会做出疯狂的举动。颜容想象着穆桂英从空中骑着天鹅逃走的景,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心里越焦躁,想着想着,他竟然蹦地一下跳起来,呼地一脚就向石柱的中腰部分侧踹过去。颜容真是急毛了,他竟然想以人的力量向这天然巨石发难。不过,人的力量也确实巨大,颜容急之下发力,这一脚足足使出了他十二分的功力,这个力量非常惊人,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比人还粗的石柱中腰段竟然被他一脚硬生生踹断,上部向里面倒栽下来,然后是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石柱摔在山坡上碎裂成无数块,碎石块和尘土到处飞溅飘扬。

    穆桂英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乍然一见之下真有些胆战心慌。石柱已经被毁,她没办法再躲在高处,无奈只好随着倒塌的石柱跳下来。颜容见她下来了,也不多言语,带着人就扑上来。穆桂英避无可避,只能挥舞宽巨剑与他们在山坡上战成一团。

    颜容的玉池剑是神兵利器,削铁如泥,再加上他功力又高深,穆桂英手中的宽巨剑虽然剑宽大还厚实,可却不住它的砍削,两剑每相碰一次,穆桂英手中的剑就会被削掉一截,每碰一次就断一截……这样一次又一次,到得最后,穆桂英手中差不多就只剩了剑柄,剑则一段一段地都被削断而掉在了地上。穆桂英从来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被弄得手足无措非常狼狈。

    最后,颜容让贾石矶和华严楞在正面缠住,他自己则绕到背后,一记源掌,正中穆桂英后心,打得穆桂英向前栽翻在山坡上,浑火苗飞舞。刚才穆桂英让他过了一场火,现在他要加倍奉还。穆桂英在山坡上翻滚着想把上的火扑灭时,那些昆阳宫门人扑上去,死死地把她摁住了。

    众人把穆桂英反扭双臂推到颜容面前,颜容圆睁着恶眼,恶狠狠地看了这个远房同门晚辈好一番,这才问:“降龙木呢?快交出来,也许还可以饶你一死。”到现在他还惦记着这东西,可见这真是他的一块心病。

    穆桂英说:“那东西太狼犺,不好带,我把它扔掉了。你要的话自己找去。”穆桂英落到这个地步,想想自己,估计没有多大生还的希望,降龙木是穆柯寨的镇寨之宝,岂能落在这个异国分子手中。

    颜容大叫一声,喝道:“少在这里装疯卖傻,我明明看见你把它那面石壁里去了!”不由分说带着人把穆桂英押到那面石壁前面:“你给我把它取出来!”

    穆桂英说:“都石头里去了,还怎么取。”

    颜容说:“从来有插法就必然会有取法,怎么可能取不出来。你老实点乖乖听话,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穆桂英又不是被人吓大的,当然不吃他这一,她说:“我是没办法,有办法你自己取去。”不管颜容怎么威恐吓,就是不予理睬。

    颜容又不是慈眉善目的佛祖圣神,连续问了好几次之后,按捺不住子了:“你很横是不是?好,我看你能横到什么时候!”他对他那些门人说:“你们今天有艳福了,这妞儿就交给你们,你们把她给我了!”颜容说这话时,眼睛里那恶毒的光芒简直能杀死一头牛。

    师父既然已经开了口,徒弟们还需要顾忌什么。颜容的话音刚落,贾石矶就猴急的蹿了出来,也不多话,伸手就去扯穆桂英的衣服。

    手刚搭上衣领子,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颜师兄,请暂息雷霆之怒!”

    这声音来得非常突然,也非常的刺激人,颜容以及所有的门人一听都一楞,急掉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架巨大的木鸟从空中划过,稳稳落在前面几十丈远处的山坡上,然后,从木鸟上走下来一老道婆,白发苍苍仙风道骨,容颜却依旧靓丽,不是别个,正是穆桂英的师父离山圣母。

    前面说过,穆桂英到离山去找过师父,但当时离山圣母采药去了。由于采药是行踪不定,天下飘的事,所以穆桂英等不及,就自己一个人独闯昆阳宫来了。当时,离山圣母已离开好些天了,正采着药呢,突然就觉得心里头堵堵的,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让人忒不舒服的感觉。也许,这就是人们平常所说的心灵感应吧,她似乎遥遥感觉到了穆桂英会有难。

    离山圣母越揣摩越觉得不对劲,最后,她实在是没心思采药了,急忙匆匆赶回离山。一回到紫霞宫,穆桂英的那些师姐妹们就把事告诉了她。离山圣母一听,急了,这死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人都惹,现在竟然惹到她远房师伯的头上去了。颜容有多么高的武功,她非常清楚,穆桂英此去,估计九死一生。离山圣母不敢怠慢,急忙骑上木鸟赶到天门阵。

    她把天门阵整个都搜遍了,没见到穆桂英和颜容的影子。后来,她抓了一个天门阵里的辽兵,这才知道穆桂英赶到昆阳山来了。于是她又急忙往昆阳山赶。所幸还来得比较凑巧,正好碰上穆桂英要受辱,于是她急忙在空中开口喝阻。

    颜容见是她,一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晴不定,实在难以说清他此时内心的真实感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