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封存降龙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穆桂英起了贪心,却就忘了自己是在危险的地方了。她就没想一想,颜容是什么人,他手里的东西岂能随便让人夺去。她刚把玉池剑拿在手里,脚下突然就一空,原本完整牢固的地面凭空现出一个一丈多宽的巨大陷坑。那陷坑有两丈多深,坑底栽满尖刀,森森的非常恐怖吓人。穆桂英的注意力完全被玉池剑吸引住了,哪里想得到还有这点,顿时形一沉,呼地向陷坑里掉下去。

    原来,这是颜容为自己设计的最后一道保护机关,利用了人的贪婪心理,那把玉池剑作为引人的饵,其实就是开关,把剑一拿起来,机关就被触动,陷坑于是出现;而想要拿到剑,自然要到达一定的位置,这个位置,就是陷坑。这陷坑其实是天然坑,并不是人工挖的,颜容只不过做了些改进,加上了盖板而已。

    穆桂英也真是太大意了,精于机关算计的人竟然会踏中人家的机关,不过好在她临危不乱反应敏捷,当她双脚蹬空后,她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是:不好,自己要糟糕!随即,她脑子里又出现了第二个念头:自己背上不是背着降龙木吗!前文说过了,这降龙木是一件神奇的宝贝,它能抽长缩短、能变软变硬,念动法诀,还能轻易石头里。穆桂英见自己遇险,急生智就想起了降龙木,她于是念动法诀,降龙木倏地往上抽长,噗!枝桠叉叉了石洞顶端的石壁里。石壁后,她再一念法诀,地方的石块变硬,于是降龙木就停止抽长,被卡在石洞顶上,把她给挂在那里了。惊心动魄的惊险一幕,算是以化险为夷的完好做了一个让人舒心的收场了。

    穆桂英被挂住停止下落,她右手拿着玉池剑,左手反过来抓住降龙木,然后她小心地往下溜,把降龙木从自己背上拔下来,再探出脚去,踩着陷坑边缘,手在降龙木上一推,借着反作用力在陷坑边上站稳了脚跟。站稳后她探头往陷坑里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陷坑口往下五尺左右的地方,有一排尖头对穿的尖刺,分别是从洞壁的两边刺出来的,每边各是五枚,两边的尖刺这边一枚那边一枚地互相隔开,组成一个对刺的平面,如果穆桂英再往下掉进去深一点,被这两排尖刺来个对穿,恐怕她不死也得残。看着这冷森森寒光刺人的家伙,穆桂英心悸了半响,这才慢慢缓过劲来。看来,贪心真是个恶魔啊。

    缓过了劲,穆桂英把降龙木从洞壁顶上拔下来,依旧插回背上。然后她把玉池剑托在手里,左看右看欣赏了一番,想着自己刚才的惊险,她心里有点后怕,这是不是上天在向我示警,警告说这剑不是我该得的呢?

    不过穆桂英想虽然是这样想,但要让一个江湖人士放弃一把到手的神兵利器,这真比让登上了龙座的人放弃皇位还难。她想:就算把剑还给他,最少也让我先尝尝鲜吧。练武的人神兵利器,就好像吸毒的人毒品,这是一种病,没得救的。穆桂英左手抓住剑鞘,右手一按绷簧,嘡啷把剑拔了出来。剑出鞘的那一瞬间,一道寒光在洞中闪过,就好像大晴天划过一道闪电。穆桂英看这剑,真是好东西啊,只见剑面光滑异常,没有一丝杂纹杂色,捡起一块石头往剑锋上试,就好像切泥巴,锋利得让人惊讶。

    人要是把利刃拿在手里,他就会想劈、想砍,穆桂英此时就正是这种心态,她左看右瞧,想找点什么东西试试剑锋。这洞是天然形成的洞,大自然在洞内的遗迹很多。这么一找,还真被她发现了一些石柱、石笋;那些石柱、石笋形态各异,姿势美妙,是这个洞内最好的天然装饰品。可是,穆桂英此时一心只想试剑,完全没考虑这么多,她提着剑走过去,也不管是石柱还是石笋,抡起剑来见着就劈,左一剑右一剑,轰隆哗啦!真好像是砍瓜切菜一般,无敌超爽!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些石柱、石笋就全被砍倒在地,把个清清静静的修行场所弄了个碎石满地,狼藉破败。如果颜容此时有感觉,看着这景,气也会气死。

    穆桂英爽酷了一番,满足了一下过瘾的感觉,然后她依依不舍地把剑仍旧插回剑鞘,又依依不舍地仍旧放回原位,再依依不舍地又看了一番后,这才把目光收回来,落在颜容上。现在颜容跟植物人没有两样,要杀他真是易如反掌。那么,该不该下手呢?穆桂英一时犹豫了。

    如果从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的角度来说,颜容就该杀,因为他摆下天门阵,大布杀劫,将来不知道要有多少宋军将士将要在这里丧毙命,如果杀了他,也许这些人就可以免死;可是如果从知恩图报、光明正大的角度来说,又不该杀,因为颜容毕竟救过自己,自己不应该没有回报,况且,他此时动惮不得,杀他明显是鼠摸狗盗,不是英雄所为。

    穆桂英一向追求的都是堂堂正正,一切都要摆在太阳底下,她想,难道我要干这种令人不屑的事?这明显会有损我的名头。就说这摆天门阵,其实平心而论,难道没有他颜容,宋、辽就不开战啦,以前他没出山时,两国不照样打了那么多年的仗,照样死了那么多人。可见这是两国之间的恩怨,也不应该算在他一个人上。

    穆桂英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为人总要有一点自己的原则。她最后看了颜容一眼,心想,就当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这次就放过你。

    穆桂英这个时候已经决定要走了,所以她这最后一眼只是随意地扫了扫。然而,就是这随意地一扫,她却猛然发现,颜容原先那平静淡然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淡淡的血色和红晕,就好像是睡觉的人早上要醒过来的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闭关快结束,将要出关的征兆。穆桂英一看不好,颜容一旦神智恢复,自己估计逃不出这座昆阳山。她不敢再逗留了,急忙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那把宽巨剑,转飞奔出了石洞。

    当时,贾石矶就在洞门口不远处,看到她出来,用利剑一样的目光狠狠地注视着她。穆桂英急着要逃离,顾不得他:“对不起了,你师父马上就会收功,等下他会来解开你的。”

    穆桂英本想从前面的阶梯上下去,可是一想,阶梯下起来慢,一千多级,要爬到什么时候,贾石矶不是说后山有路吗,不如从后山吧。想到这她急忙转过,往后山跑去。

    后山果然是有路,就在那座石峰的后面,那是一座铁索桥,与对面一座相隔不远的峰头连接在一起。铁索桥两边有四根铁索作为护栏,底下也是四根铁索,铁索上铺着木板,形成桥面。这座桥的宽度很窄,也就刚够过两个人吧;长度则在一百丈左右。整座铁索桥连接在两个山峰的峰头顶端,高高在上,铁索桥下面云雾翻腾,深不见底,让人看着没来由的就会心里发寒。

    在铁索桥对面的峰头上,也建有一座偏宫,跟这主峰上一样,也是雕梁画栋,美轮美奂,不知道颜容拿来干什么用的。穆桂英冲散昆阳宫门人的拦阻,冲过铁索桥,到达了对面的山峰头上。

    这座山峰头比主峰蟠龙峰要低一些,而且山峰底部宽阔,不是那种壁立高耸的孤峰,而是跟其它山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山脉突起,在这座山头上,几乎可以从任何方向下山。其实,这座山峰和蟠龙峰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原本是一座的山峰突然被人劈了一剑,把一座劈成了两座,变成一主一仆似的,所以它们的联系才会如此紧密。这座山峰峰头上的偏宫里也有昆阳宫门人,见穆桂英从主峰上慌慌张张跑过来,知道可能是来犯者,于是冲上来想拦阻,结果可想而知,都被穆桂英杀散了。穆桂英冲破拦阻,向山峰下跑去。

    当穆桂英跑下峰头,跑到一面石壁前面时,颜容带着人追了过来。颜容来得快,简直就跟飞一样。穆桂英看他带着一大帮人,知道自己今天将有一场恶斗,她背在背上的降龙木虽然有神奇的特,可毕竟这是枝桠叉叉的东西,不适合于步行格斗,而且对自己可能还会有一定的阻碍作用;再者,她也怕万一有什么闪失,降龙木又会再次落到颜容手里,所以她决定把降龙木先藏起来,等战事结束后再伺机取出。

    穆桂英面前的这面石壁,是一面天然石壁,那壁面足足有好几十丈宽,最高处高达几十丈;石壁的壁面显得很平坦,没有多少高低突兀的地方。穆桂英冲到石壁前面,先用手中的宽巨剑往石壁上一砍,只见嘡啷啷火光乱冒,就好像砍在铁块上一样,只砍进去少许,并没出现她所担心的况。看来,这石壁的坚硬程度还是足以让人放心的。

    看石壁够硬,穆桂英放心了,她把插在背上的降龙木拔下来,念动法诀,往石壁的中心位置用力一投。嗖!一道木影划过,降龙木好像标枪沙堆中一样,没进石壁中踪迹不见。降龙木跟石头就好像是亲家一般,只要念动特定的法诀,它就会发出一种奇异的力量,使它接触到的石头类迅速软化,变得比豆腐还软,可以轻易的去;而且去之后,它还会与石头融成一体,石头会把它密封住,哪怕有人把这面石壁全部炸毁,如果没有特定的法诀,他绝也找不到降龙木一丝一毫的影子。而这个法诀,只有穆家人才有。

    穆桂英把降龙木封存进石壁中后,即转往石壁的右侧面跑去,这方向上有一大片浓密的树林,方便于她与颜容及其门人展开游击战。

    穆桂英刚跑进密林中,颜容带着人就追到了。看着这片带雨林一样繁密茂盛的树林,颜容顾不得遇林莫入的忌,恶狠狠地叫着说:“给我进去搜,一定要把那个小婊子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穆桂英把他闭关修炼的洞府劈砍得唏哩哗啦完全没个样子,又把机关阵拆成了平地,还把他的门人杀伤无数,看着这一切,他简直要被气疯了,如果让他抓到,说不定他当场就会把穆桂英撕成碎片给生吃掉。在他的严厉命令下,那些昆阳门人们不敢违抗,急忙都纷纷扑进树林中。

    由于枝叶太茂密,林中明显比外面显得要暗一些,树林大,众人不知道穆桂英藏在哪,只好分开各处寻找。像这种找法,由于分散了力量,最容易被敌方各个击破,况且他们面对的还是穆桂英。不过,似乎除了这样,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找了一阵,一方向上突然传来一昆阳门人的惊叫声,颜容急忙带人赶到时,穆桂英已不见,只剩下那个门人躺在地上,死是没死,不过两条手臂都脱臼了,疼得满地打滚。

    颜容让人把他扶起来,想要询问询问。还没等开口,后面又是一声惊叫。颜容顾不得问了,急忙带人转又往后面扑去。结果当然还是扑了个空。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接连五、六次之后,颜容头顶心的头发简直都要烧起来了,他嚎叫着说:“穆桂英,难道你就是这样鬼鬼祟祟来逞英雄的?!”

    颜容这纯粹是气过头了,他以为这只会是自己发发怒气,可没想,嘿,穆桂英回话了:“战斗的手法有很多种,谁规定只能正面较量?”

    穆桂英回话,大出颜容意料之外,他呆呆愣愣很是呆楞了有那么一瞬。不过,他毕竟不是那种呆板顽固的人,应变极为迅速,一楞过后马上反应过来,通过听音辨位,他判断出穆桂英所在的方向,马上带人扑过去。

    这次穆桂英看来躲得不远,颜容没追多少步,前面突然呼地飞过来一块近百斤重的大石头,夹带着呼呼啸叫的风声,直扑他的前。好个颜老道长,果真不愧是天门阵的总阵主,只见他既不躲也不闪,看石块飞到,他右手竖立成掌,唰地一掌,正劈在石块上。他这一掌,运用了七、八成的力量,普普通通的一块石块哪里得住。只听砰地一声,石块当即被劈得七分八裂,碎片乱飞。在劈的同时,他的脚步一丝一毫也没有停顿。瞬刻之间,就冲到了石块飞出来的地方。

    可令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是,没人,眼前除了满地的落叶,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在冲过来的时候,他的眼睛一时一刻也没眨动过,一直死死的在盯着这里,他明明没看见有什么从这儿离开,穆桂英却踪迹不见,难道她会隐法,变没了?

    颜容满怀着迷惑带人四处搜寻。这地方到处都是落叶,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的积累,堆在地上铺得又厚又松,人往上面一踩,就好像是踩在地毯上,很是有一种舒服的感觉。搜寻了一会儿,颜容突然脚下一震,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回事?怎么脚下好像踩在了什么不对的东西上面?

    不能说颜容的反应不快,不过他还是慢了一步,他的念头刚转到这儿,他的右脚脚底板就中了穆桂英一掌,蓬!颜容被打得好像跳水运动员在空中做空翻动作一样,向上冲起来翻出去。穆桂英这一掌使用的是源掌,颜容提防不到攻击会来自脚掌上,措不及防之下没有抵挡住源掌力的侵袭,右腿的裤腿以及上的衣服轰地一下着火燃烧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