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昆阳宫大冒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昆阳山也算得上是一座大山了,方圆有近百里,不过相对于五岳以及崆峒、峨嵋等名山胜地,就差了一个档次了,真不知颜容当初怎么会选中它,也许是辽国境内备选的地方不多,就只有这样的条件吧。

    颜容的昆阳宫就建在昆阳山的主峰蟠龙峰上,蟠龙峰的高度按现在的海拔来计算,应该有两、三千米,周遭一里多宽,除了留下一处有石洞的石峰外,颜容把其它的地方全部铲平,整理成大场地,作为他的门人们训练之用。昆阳宫背靠那座石峰,面朝敞地,其建筑也确实称得上恢宏,主高达十丈,有三层,其它各种大大小小的建筑有几十幢,全部都是雕梁画栋,漆彩辉煌。

    除了主峰蟠龙峰,四周的那些次峰,颜容也都建有偏宫,总总算来有七、八座,如果没有人指点,想要在这地方找到一个人,那真得要带上一万大军才行。

    昆阳山主峰蟠龙峰山脚下有一座小城,人们根据蟠龙峰来命名,就叫蟠龙城。从蟠龙城到达蟠龙峰上,在正面走,要爬一千多级台阶,中途有四个休息点,那台阶往上看去好像连到了天上,真可谓是接天阶梯无穷尽,攀攀爬爬累失魂。如果不走正面走偏道,那就只有翻山越岭,到处攀爬了,那自然是更加难走。

    穆桂英到达蟠龙峰下时,天色正好大亮,根据先前的惯例,她不敢到有人的地方去,而是找了一个隐秘的山谷先把宠物们安置好,然后她再自己孤一人,乔装打扮一番后,前往昆阳宫去探路打听况。

    经过一番找人问询之后,她踏上了蟠龙峰的通天台阶。一路上,她发现上山去烧香和抽签算命的人还真不少,明知道要爬一千多级台阶,可他们还是不辞辛劳地在山路上努力着,那份真诚和信念,确实让人感到钦佩。颜容看来也很有经济头脑,那四个休息点,每个点上都建有凉亭,设置有坐凳,还有卖茶水的,卖小吃的,卖道家纪念小饰品的,弄得好像一处小市场一样。每个点上都有昆阳宫的人坐镇,负责为那些善男信女指点迷津,鼓劲打气。

    穆桂英随着人流一起往上爬,爬到第二个休息点上时,突然有人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位老大娘,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穆桂英掉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你道这拍她的人是谁?竟然是颜容的二弟子贾石矶。贾石矶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原来,为了不让人认出自己,穆桂英故意装老卖丑,把自己打扮成了一老太婆,满脸皱纹,穿得破破烂烂。还是要说,穆桂英实在是忒没这方面的经验了,想想看,一个几十岁的老太婆,爬这么高的台阶,不但没有脚软抽筋,还神采奕奕一点不显累,这想要人不起疑都难哪。当时,贾石矶就在这休息点上,有一昆阳宫的门人发现了穆桂英的“怪行迹”,对他说:“贾师兄,你看那老太婆,真他妈牛,比她年轻的人都累得直不起腰,她什么事没有,好像在花园里散步一样。”贾石矶循声一看,也是一楞,这老太婆确确实实是牛。可再仔细一看,不由得笑了:怪不得呢,这不穆桂英吗。于是他就过来了。

    看到竟然是这个不知该怎么评说的人,穆桂英非常惊讶:“是你?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贾石矶笑了:“难道你忘了,你我系出同宗,你会迷蝶螭梦功,我也会;你有梦觉奇功,我同样也有。”

    穆桂英被他说得无话可说了。不错,她这个化妆,骗骗那些眼凡胎的凡夫俗子可以,要想骗那些有梦觉功的人,想也不要想。穆桂英不知道他拉住自己是什么用意,自己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了要来找他的师父,难道他是想阻止自己?穆桂英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贾石矶说:“你说呢。”看看那些同门没在边,于是小声地说:“你在天门阵抓住的那个辽兵,他把况已经上报了,天门阵里用飞鸽传书通知了这里。所以,我们早就知道了你要来,在这里等着呢。”

    贾石矶这么一番话,把穆桂英说懵了:“那么你什么意思,想抓住我向你师父请功?”虽然这贾石矶的武功她并没放在眼里,可这毕竟是在颜容的老巢里,如果公然跟他动手,引来颜容众多门徒的围攻,这可不是明智之举。她还是希望能够悄悄地把事解决。兵不血刃而得回所要之物,乃上上之策。

    贾石矶说:“如果我想抓你,还在这里这么小声跟你说话?我不会把那些同门们都叫过来啊。我师父有一千多门人,全部过来的话,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你淹死。”

    “那你想干什么?”

    贾石矶看了看后面那些同门,小声地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换地。”

    穆桂英看了看他,脑子里如电脑硬盘飞转一样急速思索:他这什么意思?耍花招?好像没有这种耍法;也许……真像他说的,他要想抓我,没这必要,直接把同门叫过来就行了。如果他不是想抓我……那么……他真的是想帮我?穆桂英问:“你想背叛师门?”

    贾石矶说:“不是背叛师门,只是想凭良心做点该做的事。”

    “你不怕遭到同门们的追杀吗?”

    贾石矶紧张地看了看四周,说:“我们能不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穆桂英心想: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活儿;既然来了这里,就不能怕事。好吧,就跟你去看看,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于是点了点头。

    贾石矶见她答应,遂不再迟疑,马上引着她向那些同门走去,走近了,他说:“各位师弟,这位老婆婆是来山上还愿的,你们看她这么大年纪了,如果就这么爬上去,恐怕愿还没还,人先累死了。所以我打算带她去走特殊通道。”

    有门人打趣说:“师兄,你跟她什么关系啊?这么照顾她,是不是她孙女儿看上你了?”

    贾石矶笑骂道:“胡说八道,我只是看着她年纪大了,不忍心。”

    那些门人说:“师兄你真是好心肠啊,老君和王母娘娘在天上都会保佑你的。”

    贾石矶和他们说笑了一阵,带着穆桂英越过他们,往一侧边走去。这是半山腰上人工开辟出来的一条一丈左右宽的山腰路,路面平坦,铺着沙石,路的外缘安有栏杆,防止有人不小心摔下去。两人向着里头走了大概有一百多步远,看看四外没人,贾石矶这才说:“其实我是标准的汉人,看到师父如此替辽国人卖命,早就看不过意了。不过,我是孤儿,是师父把我养大的,他就好像我的父亲一样,我没办法违背他。这次他抢了你的降龙木和宝剑,我可以帮你拿回来;不过,我希望你能放过他,不要杀他。”贾石矶说这话时,满脸一副负疚赎罪的神态,让人觉得他好像对自己的过往感到很不坦然一样。这让人觉得怪怪的。

    穆桂英被他说得有点摸不清头脑:“我放过他?他本领那么高,完全可以自保。他放过我还差不多。”

    贾石矶说:“你是不知道,这次你来的时机特别巧,我师父他现正在闭关修炼。闭关你懂的,完全无法动弹,如果有敌人杀进来,只能任人宰割。”

    闭关穆桂英当然懂,对外界无知无觉,好像一活死人。她自己也闭过。凡是修炼内功的人,都免不了这一关。

    穆桂英原以为他是故意做作欺哄自己,听到这样说,这才感觉他说的也确实有道理。穆桂英说:“如果我所知道的那些都是真的,其实你师父算得上是我师伯,只要能拿回自己的东西,干嘛无缘无故的我要杀师伯。”

    贾石矶说:“有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说说走走间,两人来到了一处悬崖峭壁前面,只见从峭壁顶上有一条粗大的麻绳垂落下来,麻绳上系着一大吊篮。那吊篮很大,里面能站两、三个人。此时,吊篮就停放在他们所站脚的这条山腰路面上。贾石矶介绍说:“由于从台阶爬上山去实在是太累,所以我们就在这上面的山顶上装了一架辘轳,用来搅动这个吊篮,专门迎接那些达官贵人和一些有钱的特殊贵客,一般的人是享用不到的。”穆桂英刚才在那阶梯路口听到贾石矶的那些师弟们说他照顾她,当时搞不清什么意思,现在看了这吊篮,这才明白过来。

    贾石矶带着穆桂英站进吊篮里去,然后他用手摇了摇吊篮旁边的一根绳子,上面响起一阵清脆的铃铛响声。随后,吊篮开始动了,贴着峭壁缓缓上升。吊篮贴峭壁的那一面有四个轮子,把吊篮与峭壁分隔开,使得吊篮上升时摩擦力很小。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穆桂英和贾石矶到达了蟠龙峰峰顶上。只见云在半山腰飘,鸟在脚底下飞,天空豁然开朗,明媚阳光的照下,颜容那座豪华富丽的昆阳宫在她面前昂然傲气地展现开来。穆桂英从小在紫霞宫中长大,紫霞宫虽然名义上叫“宫”,其实只是一座超出世外的普通道观,跟这昆阳宫,在豪华程度上那是万万不能相比。穆桂英看着这比少林寺还显得要阔气几分的道观,不由暗暗在心底里说,这颜容还真是追逐虚荣的。

    峭壁顶上的辘轳边站着有一些昆阳宫的门人,贾石矶指了指穆桂英,把刚才在下面时对那些师弟们说的话对这些同门又重复了一遍。同门们显然都相信他,并没有多问就把峭壁围栏上的门打开了。贾石矶带着穆桂英走下吊篮,跨过围栏,向昆阳宫内走去。

    贾石矶先把穆桂英带到正,让她先参拜了一通三清,然后带着她往偏走。此时,昆阳宫正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烧香抽签的人络绎不绝,昆阳宫中简直好比闹市。看着边来来去去的昆阳宫门人,穆桂英走着走着,突然产生了怀疑,她对贾石矶说:“你就这样公然带着我去找你师父夺得的东西,就不怕其他的人起疑心?”贾石矶说:“谁会怀疑我,我是他们的二师兄,除了师父和大师兄之外,就是我。”穆桂英说:“这么大白天的,就算我拿到了东西,怎么下去?”贾石矶说:“后山有山路,你可以翻下去。”穆桂英又问:“那你自己以后怎么办?”贾石矶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想我师父是明理的人,只要我解释得好,他应该会明白我的。”穆桂英对他这些说辞,怎么想怎么觉得难以让人信服;可是,也许能找到降龙木和宝剑这件事实在是惑力太大吧,她心里虽然在怀疑着,脚下却是不由自主地依然在跟着。

    转过几个弯,贾石矶带着她走进了一间偏。刚一踏进这间完全没有神像的房间,穆桂英就是一楞:“这明显是一间机关房,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贾石矶很平静地说:“想要到达我师父藏东西的地方,就得从这里过。不用担心,我在前面呢,你只要跟着,保证没事的。”

    穆桂英听他这样说,心里感觉又疑惑又好笑,我自己就是设计机关的专家,这里的机关有些什么样的东西,设置在什么地方,有多大的威力,该怎么躲避,我一眼就看得出来,需要跟着你走吗!不过她没这样说,看着贾石矶在前面走得什么事没有,她想了想,还是跟在了后面。

    人有时候可能就是这样的吧,虽然明知道前面有陷阱,可是鬼使神差,偏偏还是会不受控制地往前去。当穆桂英走到房屋中间时,贾石矶已经走出了这间房间,也就在这时,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只见贾石矶伸手在左侧边的墙上按了一下。穆桂英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见此景,叫了声不好,急忙纵跃起来,想要扑出去。

    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她头顶上方的天花板上唰唰唰唰唰唰,犹如凭空冒出的一样,几乎是同时劈下来七、八柄五尺多长的宽利剑,那些剑都是又宽又大,剑沉重,剑刃锋利,如同铡下七、八把铡刀。穆桂英反应也真是快,急忙双掌推出掌力击打在剑上,人则借着这掌力的反作用力向侧边闪去。这机关一旦发动了,那就是一波接着一波,绝不会有停歇。穆桂英人还没等落地,她所要落下的地面上就翻起了一块钉板,作圆弧运动呼啸着向她拍过来。穆桂英躬缩腿,脚尖在钉板边缘上一点,刚刚闪开,又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八个铁球,向她砸到……就好像蜜蜂儿不堪引飞进了食虫花丛中,穆桂英完完全全陷进机关阵之中了。

    原来,自从穆桂英不接受他的求而从河湾村离开后,贾石矶由生恨转而就恨上了。他知道穆桂英会去找自己的师父,于是急急忙忙回到天门阵,可是到了后才知道,师父大人已回昆阳山闭关去了。于是他又急忙赶到昆阳山。他当然不敢对人说是他把穆桂英放走的,他只是说穆桂英丢了东西,肯定会回来找,所以要多加防范。

    天门阵的飞鸽传书到了这里后,他就下了山,一天到晚在山路上守着。当他终于发现了穆桂英后,他的脑子里那会子转得比什么都快:师父现正在闭关,昆阳山上没人是穆桂英的对手,在这种况下如果公然动手,抓不到人不说,肯定还会死伤惨重。所以经过一番紧急的思索之后,他决定用智,把穆桂英引进机关阵中,就算搞不死她,能把她整成重伤,那也是好的。所以就有了前面这一遭。

    不能说贾石矶这个方法不毒绝,不过他没考虑到一点,那就是穆桂英自己也是个机关高手,也许是他认为穆桂英年纪太轻,对这种玄奥的学问不可能有多大的研究吧。穆桂英和颜容系出一派,颜容所摆的这些东西,几乎没有她不知道的,这么一些自己非常熟悉的东西,怎么可能伤得到她呢。所以经过一番闪躲腾挪之后,穆桂英闯过机关阵,冲出了这间杀气腾腾的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