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道兄爱上了道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由于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会在后面追过来,所以穆桂英没敢往大常它们撤退的那个方向跑,她选择了另外一方向,这方向往前面去大概一里多路,有一小村子,那村子座落在一个小山坳子里,三面环山,一面开口,地形比较复杂,比较适合于摆脱敌人的追击,对她来说,只要敌人不在眼前,她就可以骑上白大褂,迅速离开;而敌人如果在眼前,她当然就不敢,因为她怕伤到白大褂。

    穆桂英跑进了小村子。当时,村子里的人早晨睡醒才刚刚从屋里出来,洗脸漱口,猛然看见跑过来一手握大砍刀的美女,后面还追着两凶神恶煞的道士,也都拿着杀人的家伙,这些人可都吓惨了,慌不迭地都缩进屋里去,门窗紧闭,没有一个敢出来。

    穆桂英跑进小村子后,与贾石矶和一航道人展开了捉迷藏的游戏。这村子虽小,也有几十户人家,房屋上百幢,这就构成了一座天然的阵势,穆桂英在这些房子间来回穿梭,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如果两道士追近了,她就与对方过几招,而一旦逮到了机会,她则继续跑酷。

    这么绕来绕去绕了一阵后,绕到了一地方,这是在村子的后面,地势比较开阔,四周一圈树木围着一块大草地,很平坦,估计是村里晒粮食的地方吧。穆桂英见地势够宽,就想把白大褂叫下来,谁知还没开口,那贾石矶却突然从前面闪了出来,穆桂英吓了一大跳,刚到嘴边的呼叫强又咽了下去;同时,她做好了动手的准备。然而就在这时,怪事出现了,那贾石矶看四周见没其他的人,竟然好像做什么秘密工作的人接头一样飞速向她跑过来,边跑还边急急地对她说:“穆师妹,别误会,我是来救你的。”

    穆桂英一楞:我什么时候成你师妹了?“你是来救我的?!为什么?”这事来得太突然太怪异了,让人没办法相信。

    贾石矶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去离山见过你师父,也见过你。我的名字叫贾石矶。”

    穆桂英盯着眼前这与自己系出同宗的青年道士,在脑海里仔细回想了想,猛然想起来了,还真是有这么回事。那时,她好像才十二三岁,这贾石矶也才十五六岁,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不太不清楚,但她记得比较清楚的是,这远房道兄活泼,好玩,与自己玩得开心,当时贾石矶让穆桂英叫他哥哥,穆桂英也没拒绝,就叫了。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双方都长大了,变了很多,如果贾石矶不提起这事,穆桂英还真认不出来。“你就是那个让我叫你哥哥的贾道兄?”

    贾石矶非常高兴,说:“对呀对呀,就是我。”眼睛缝里笑得都要溢出蜜来了。这家伙真是高兴得有点猥琐。

    穆桂英说:“你变化太大了,我真没认出来。不过,你为什么要救我呢?你师父可是要杀我的。”

    贾石矶说:“现在时间紧迫,没空给你解释这么多,你只需按我说的做就行了。你出了这村子,往东去大概四里路远,那里有一个已没人居住的荒村,我会让人在那里接应你,把你救出去。现在,你跟我假打一番,赶快跑。”他们这是在追击的间隙中偷空接触,不可能有太长的时间,一切都要速战速决。贾石矶说着话,舞动两柄虎尾钢节鞭,装模作样扑上来与穆桂英斗在一处。

    这事没头没尾的突然冒出来,可就有点让人费思量了。穆桂英一边打一边开动脑筋,思摸这贾石矶的动机:他为什么要帮我呢?如果说这是一陷阱,似乎也没这必要,因为他们现在有四个人,而且看得出来都是高手,要想抓住自己,只需要使用武力就行了,这手法完全多次一举。那么不是谋诡计,他又为什么呢?一时之间,穆桂英真是想不明白。

    叮叮当当过了几招后,也是出于一种求生的本能吧,穆桂英突然一咬牙,心想:管它,这多多少少总是一机会,就算是陷阱,自己也不过是在逃避追击的过程中多费了一些周折而已,其它的不会有什么损失。想到这她真的按贾石矶说的,虚晃一招跳出圈外,撒腿就往村外跑去。贾石矶装模作样在后面追。

    穆桂英跑出村外,颜容和慈云大师也追过来了,不过他们都是步行,没有骑马。看来时间紧迫,没来得及把马弄过河。穆桂英顾不得他们,施展出离山玲珑御轻功,如一枝飞箭,只管往东退去。颜容自然不舍,四人在后紧追不放。

    果然贾石矶说的没错,在跑了大概四里路后,前面出现了一个荒废破败的村子,座落在一处山坡的坡脚底下,看那村子的规模,以前有人住的时候应该有三、四十户人家,但现在,一个人影也没有,整个村子的房屋全部是破的,风吹晒年久失修,不是墙倒,就是瓦塌,野草密密麻麻,长得比人还高;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杂树,这里一棵那里一棵,零零散散地戳在那里,好像是招魂幡,风一吹呜呜叫,似乎是在诉说着曾经的凄惨过往。穆桂英见真有这么个村子,对贾石矶的话已相信了一半。她毫不犹豫地冲进了这破败的荒湮蔓草中。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说起来,其实还是那么句老话,“食色,也。”贾石矶被穆桂英的美色迷住,动了色心了。这还要回到几年前去,那时他十六岁,正是窦初开的年龄,为了师父和离山圣母的事,他到离山去,第一次见到了还是小姑娘的穆桂英。说实话,当时他就判断出,这姑娘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人,所以那颗少年蠢动的心,当时就系在了这小姑娘上。他跟穆桂英玩耍,让穆桂英叫他哥,都是出于这方面的原因。前些天穆桂英大闹天门阵,被他看到后,他当时就惊呆了,虽然早有预料,可当长成的那个小姑娘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还是有种震颤心肺的感觉。古人说“色令智昏”,这话完完全全印证在了他上,他只看到了穆桂英的美,却对她的强悍视而不见,所以他妄想凭借自己巧妙的手腕,把这个大美人抓在手心里。

    贾石矶有个朋友,名叫何处莱,就住在这附近不远处的河湾村。这何处莱的爷爷是个大马贼,年轻时靠打劫抢掠积攒了一大笔钱财,后来他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在河湾村住了下来。这地方是马贼猖獗的地方,经常有那么一溜烟尘前来光顾,朝廷多次派兵追剿,都没有什么实际效用。何处莱的爷爷以前做马贼,还是有名望的;可江湖中也一样是人走茶凉,他退出江湖后,就没人买他的帐了;而新晋的马贼们,更是盯住了他庞大的院落不放。为了能保住这些得来不易的黄白之物,何处莱的爷爷可谓是费尽了心机。后来他就想到:不如挖一个地窖藏起来吧。但是,这地窖挖在什么地方呢?如果选得不好,一下就被人找到了,那不是白费心机。

    经过多方的比较,最终,他选中了现在这荒废的村庄。之所以选中这里,有这么两个原因:第一,这里离河湾村比较近,只有一里多路,挖起来容易;第二,这村里人少,要把他们赶走可以少费很多力。当时这村里是有人居住的,不像现在这样荒废。

    为了把这村里的人赶走,何处莱就找到了自己的狐朋狗友贾石矶。这贾石矶会点小法术,受了邀请后,他就隔三差五地经常到这村子里来装神弄鬼,搞得这村子一到了晚上,就风阵阵,鬼叫连连,好像是幽冥鬼地。在接连死了四、五个人,官府又什么都查不出的况下,这里的人害怕了,都纷纷搬出去,最后,竟落了个空无一人。

    把村里人吓跑后,何处莱的爷爷开始动工了。他首先假装要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开挖一个大莲花池(他家的院落很大,半个河湾村都被霸占了),使得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往外面挑土。然后,他就开始开挖地道。他从外地请了一百个人,谎称是自己以前老家的,其实都是些无产的流浪汉,这些人夜开工,从他家开始挖起,把地道一直挖到了那个荒废村子的地底下,然后他又在村子底下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可真是大,按我们现在的面积单位来计算,足足有好几百个平方。他把他那些抢掠来的财宝全部堆放在这个地下室里。而那些被他请来的人,完工后都被他下了慢软筋毒药,回家走到半路时,一个个变成面条,都被他和贾石矶给杀了。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放心。

    做完这些,他就开始了真真正正的富家翁的安逸生活。果然,此后他家虽然连遭了好几次马贼,但都因为找不到他的财宝在哪儿,最终的损失只是九牛一毛。

    现在,贾石矶被美色迷失了魂魄,想要把穆桂英据为己有,但是,萧太后要杀穆桂英哪,不杀她会坐立不安。怎么样把穆桂英从萧太后的魔掌下救下来呢?贾石矶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自己这个朋友何处莱了。何处莱家有那么大一个地下室,不要说藏一个人,就算藏一百个,在没人指点的况下,外人也绝对找不出来。而且,这地下室现在就在这里,就在他们这厮杀的地方,这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条件都聚集到一块儿了。

    且说贾石矶,和颜容他们追击穆桂英追进荒村后,他故意不与他们混在一起,而是一个人左绕右绕,这么绕来绕去的,就与其他的人绕散了。看看四周已没有了其他的人,这位悄悄掩进一幢破败的房子里,在房子里间的一堵墙上,用手轻轻敲了六下。这是他与何处莱的联络暗号,那意思是:我来了。

    果然,不一会儿,那堵墙就被无声无息地推开了,一个有点偏瘦的、富家公子打扮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带着点紧张问:“贾兄,大白天的到这里来,有什么紧急重要的事吗?”这人就是何处莱。

    贾石矶说:“我想求你帮我把一个人藏起来。”

    “帮你藏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

    贾石矶把穆桂英的况简单介绍了一遍。何处莱一听,为难了。这穆桂英是萧太后下了通缉令要抓的全国通缉犯,收藏她意味着跟朝廷作对,这是要满门斩,不是闹着玩的。

    贾石矶见他为难,有点不高兴:“怎么,连为兄这么个小忙你也不肯帮?”

    何处莱说:“我的贾兄,这是小忙啊,这是要搭上我全家的事。你干嘛要救一通缉犯呢?”

    贾石矶说:“这你就暂时不要多问了,你只要答应肯帮忙就行。放心吧,如果没把握,我敢做这种事吗;萧太后能杀你,难道不能杀我啊。”

    何处莱说:“只要不连累我,那么我没问题。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贾石矶于是附在他耳边,这么这么说了一番。何处莱犹疑了一番后说:“好吧,我就帮你这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