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师伯追击师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且说萧天佐,离开小河后观星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慢慢地往上京城走去。说实话,要让他真的离开穆桂英,他心里也隐隐作痛,可没办法,现实就是现实,他不是无官一轻的平头老百姓,他摆脱不了束缚在上的那些这样那样的东西;所以没办法,只能选择退却。

    此时,时间已是后半夜,天地间一片漆黑,远远的,偶尔能听见几声凄厉的狼嚎。

    萧天佐在路上走得很慢,边走边在心里胡思乱想,走了大概有十几里路,黎明开始降临时,前面传来了搜寻他的人的一声一声的叫喊声:“国舅爷——,国舅爷——,你在哪里?听到了吗?听到了请回答!”萧天佐回头看看后,半亮的黎明天空下,空空什么也没有,穆桂英选择了放手,没有追过来。萧天佐看着看着,突然有一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他双腿一软,噗通坐在地上,脑海里一个念头急速冒上来:终于摆脱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了吗?为什么会这么累?他有气无力地回答那些叫喊的声音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听到他的回答声,那些搜寻的人都兴奋地飞速往这里汇集过来,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汇集了好几百人,挤挤挨挨地把他围在中心,真是恨不能为他把来来往往的风都遮挡得不漏一丝。楚怜怜也来了,见自己的心上人瘫坐在地上,她分开众人一下扑上来,把萧天佐抱在怀里,语音哽咽地说:“你没事吧?你没事吧?”焦急担心的神态,控也控制不住。

    萧天佐惨淡地笑了笑说:“我没事,桂英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楚怜怜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她对萧天佐的痴,由此可见一斑。

    他们两个在这里悲喜重聚,把周围的那些人也都感动了,都跟着又高兴又激动。还以为国舅爷被魔女抓去,肯定是凶多吉少,没想到吉人自有天相,他毫毛没少一根地又回来了。这真称得上是一个奇迹了!众人都是啧啧地惊奇声不断。待他们的绪慢慢平静下来之后,颜容带着他的徒弟贾石矶和一胖头陀和尚、一中年老道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原来,萧太后在接到颜容的飞鸽传书后,本能地就意识到,要想抓住穆桂英这凶妞儿,当今的辽国除了颜容,恐怕没谁能做得到。所以在接到传书后,她很快就回了一封信,让颜容马上赶到京城来,越快越好,因为楚怜怜在上京,她估计穆桂英肯定会回来看望她这个姐妹。

    颜容接到萧太后的飞鸽传书,不敢怠慢,把天门阵里的事务向手下交代了一下后,就带着自己的二弟子贾石矶快马加鞭地(他的木鸟摔毁了还没修好)赶了过来。到上京城面见过萧太后后,萧太后怕他一人力量还会不足,于是又把辽国的国寺——辽寺的主持慈云大师、辽国的国家占星师一航真人也都调了来,与他配合,共同去捉拿穆桂英。

    这慈云大师是藏传佛教在辽国的最高传播人,他练有一种名叫魔偈罗的奇功,在一丈左右的高度上能凭空悬停足足一个时辰,武功非常高强,他跟颜容比,应该是在伯仲间,不会相差太大。

    而这一航真人,也不是泛泛之辈,他师出天师道派,后来因为犯了错被逐出师门,遂来到辽国。除了占星神术精湛外,他还练有一种名叫星象十八旋的道家远古秘功,这种秘功一旦被它打中,受害者全部的内脏器官都会扭绞成一团,死得非常痛苦。这种武功共分十重,一航真人已练到了第九重,在当今世上能与他相敌的,恐怕已找不出几人。萧太后派出这么强大的阵容,可见她真是把穆桂英看成心腹大患,不除掉,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穆桂英抓走萧天佐,那些人追丢后,不敢隐瞒,急忙去报告。萧太后一听,当时就急了,差点把那些人全部杀掉,她马上派出颜容,还有几百个人,一起出来寻找;并且下了死命令,如果找不到,全部提头来见。还好老天保佑,经过一番漫漫搜寻之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看到萧天佐和楚怜怜的神终于恢复了平静,颜容走上前来,问:“萧丞相,那妖女把你掳去,现在她在什么地方?”

    一直到现在为止,萧天佐心里其实从来也没冒出过哪怕是一丝对穆桂英不利的念头,一听是问这个,有点犯难,说嘛,穆桂英是他深的人,心里有一种负疚感;不说嘛,颜容是为国事,自己隐瞒是对不起自己所居的职位。

    颜容见他言又止,知道他是犯难,于是说:“萧丞相,你是个知的奇男子,这我们大家都清楚;可你想过没,你对她那么好,结果怎么样,她还是要大闹天门阵,跟国家和朝廷对着干。这种人就是魔入骨,改不了,不值得同。”

    颜容这样说穆桂英,楚怜怜当然听不下去,她反驳说:“不是的,桂英不是这样的人,她大闹天门阵是有她理由的。”

    颜容说:“楚姑娘,你太善良了,不知道人心的险恶。”

    楚怜怜还要想说什么,萧天佐急忙把她的嘴捂住了,他自己说些胡话问题还不大,有姐姐帮他担着;楚怜怜要是乱说,就有可能引犯众怒,这点他非常清楚。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来的方向,对颜容说:“那边有条小河,我来的时候,她就在那小河边,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走,你们快去吧。”

    颜容听了,吩咐其他的人护送萧天佐和楚怜怜回上京城去,然后他对慈云大师和一航真人一挥手说:“大师、真人,我们去追击妖女。”颜容带着徒弟贾石矶,四个人上马一起动,向那条小河边扑去。

    再说穆桂英,萧天佐走后她简直是丢了魂魄了,一个人就那么呆呆傻傻地坐在小河边,好像石头雕像一样,一动也不动……直到朝阳升起,有一赶早的渔民驾着小船来收昨晚下在小河里的鱼钩和渔网,猛然看见河岸上有一条巨大的蟒蛇和一只比老虎还大的豹子,吓得妈呀惨叫,穆桂英这才被叫得惊醒过来,她一看,是自己的宠物把人家吓着了,于是忙起道歉说:“这位大哥,不用怕,这些都是我喂养的宠物,它们不会伤人的。”

    那渔民看看她,又看看大常它们,余悸未消,脸上还是惨白色的:“你一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家,怎么会养这么凶暴的东西?”大概在他的印象里,像穆桂英这样的,就应该躲在妈妈怀里撒,哪能是这样跟猛兽呆在一起。

    穆桂英笑了,说:“它们看着是大,但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凶暴。”

    那渔民还是害怕。穆桂英也不与他多解释,只是向他提出想借他的船过河。那渔民开头不敢答应,但当穆桂英拿出十两银子来之后,他的怕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么个小妞儿都敢跟这些凶物在一起,自己又怕什么。他渔网鱼钩也不收了,兴致勃勃地干起了摆渡的勾当。

    这渔民的船只是一条小小的渔船,船短,还窄,一次只能装载一个人或是一匹马,至于大常,根本就装不下。还好大常会游泳,不能坐船没关系,它自己从河里游了过去;而穆桂英和桃红马、铁背花则是坐船过河。这样来来回回,可很是花了不少的时间。

    穆桂英他们刚过河,颜容、贾石矶、慈云、一航四人就骑马追过来了。穆桂英一看不好,急忙让大常它们先走,她自己则和白大褂留下,以阻挡那四人追击的脚步。同时,她对那渔民说:“这位大哥,你还是先离开吧,这里马上就要火拼了,留着可能会伤到你。”那渔民看她手握大砍刀杀气腾腾的样子,腿肚子早就抽了筋,一听,连渔船也顾不得要了,转撒腿就跑。

    那追击的四人追到小河边,没法再往前了,小河的水可不浅,直接跑马过河是不可能的,同时穆桂英手握大砍刀站在河对岸,知道也不可能强行渡河,于是只得从马上下来。颜容说:“穆桂英,你真是不知死活,大闹天门阵不说,竟然还敢绑架国舅爷,你所犯下的罪过杀你十次头也有多;识相的,乖乖自己投降,也许看在国舅爷的面子上还能放你一马。”

    穆桂英说:“不说大话你会死啊,我就在这里,要想抓我你尽管过来。”穆桂英很清楚,自己据守着河岸,对方想要强渡,可没那么容易。

    颜容看看边左右,小河虽小,也有十几丈宽,要想一下跳过去,估计还没人有这能耐;而如果不能一跳过河,落在河中,则必然遭到穆桂英的攻击。该怎么办呢?

    颜容刚想开口询问,一旁的慈云大师说话了:“国师,让贫僧来会会这狂妄无知的小丫头!”原来这慈云练有从印度传过来的瑜伽轻功,能像落叶一样轻飘过河。印度次大陆河流众多,过河是家常便饭,那些修习瑜伽的各家大师们,为了能适应这样的环境,经过千百年的摸索,慢慢就琢磨出了这些水上漂的轻功,当年达摩祖师来中国传教,据说脚踩一根芦苇就过了大江。在中国人看来,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可在印度,这其实还不是最高的,印度最高的练气瑜伽师,据说只需踩着两片树叶,就可以过江。印度人在武功上也许比不过中国,但在这方面,确实比中国人强。

    当下慈云大师来到河岸边,折下两根枯树枝扔在河里,然后纵一跃,轻飘飘地落到河中,一只脚踩住一根枯树枝,一前一后,如走路一样,稳步向河对岸走去。穆桂英在对面看着,心想,这秃驴还真厉害。

    对方有这么厉害的轻功,自己该怎么应对呢?穆桂英想了想,急忙把大砍刀刀柄尖朝下插在土里,然后双掌掌心向下往水面一击再往上一提,呼啦提上来一股水,估计有两、三斤重,她用真气把这股水控制在两掌的中间,形成一个水球,她用真气搓动这水球,并同时用源掌进行烘烤。为了迅速把水烧开,她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功力。

    当慈云大师“行走”到离穆桂英这边的河岸大概有三、四丈的距离时,穆桂英两掌中心的水球被烧开了,气腾腾,水雾涌冒;她叫了一声:“这位大师,尝尝这力滚水球的滋味!”双掌往前一推,那个开水球呼地一声,夹带大片的水汽,迎头向河中心的敌人扑去。

    慈云大师见水球乱冒气,知道这些水是被烧开了的,如果被烫上,绝对好受不了。假使现在是在陆地上,这不是什么问题,他只需双掌迎头一击,就能把那水球击散,绝溅不到自己上哪怕是一点一滴;但问题现在是在水面上啊,如果他用掌击,这意味着他在跟穆桂英对掌,这就需要脚下用力,这脚下一用力,他的水上漂轻功就没办法用,就要掉进水里去了。掉进了水里,还这么轻松过河呢。所以考虑了一番后,他没有迎击,而采用了闪避的方法,闪在一边。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穆桂英这次也采用了以气御物,用真气遥控的手法,她双掌发出两股真气,遥遥地对那水球进行控制。见慈云大师闪避,她马上用掌力控制开水球,改变方向,向对方追过去。慈云大师虽然轻功高强,可这毕竟是在水面上,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如陆地上那么灵活,再加上也没预料到,结果被那开水球从侧面正中头部,蓬!水花散开,气蒸腾。慈云大师纵然武功高强,可这是一百度的开水呀,就算他的脸部、手掌等一些经常暴露在外的部位由于经常锻炼,不怕烫,可像脖子、口等这些皮肤细嫩的部位,也能皮糙厚吗。可怜了我们的辽寺主持方丈,被烫得哇哇暴叫,轻功也在不知不觉中散去了,人噗通一声掉进水里。他想逞强抢头功,结果落了个开水浇头,下河洗澡;看来佛祖没有保佑他啊。

    穆桂英一击得手,把颜容气坏了,他刚想嚎叫,一旁的一航真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他说:“颜道兄,你用双掌助我一臂之力。”

    颜容那是多聪明的人,一点就透,一听这话,马上明白过来,心想: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于是说:“没问题。”

    一航真人听他这样说,于是马上双脚点地跳起来,颜容伸出双掌往他脚底板上一推,一航真人借着这股推力,再自己双腿发力用力一点,两股力量叠加在一起,这一来力量就大了,跃出去的距离也就远了。一航真人嗖地一声,如一只飞翔的大鸟,越过小河,到达了穆桂英这边的河岸上空。穆桂英一看不好,急忙抓起大砍刀冲过去。然而晚了一步,一航真人已稳稳落在了地面上。

    见这方法管用,那贾石矶也对颜容说:“师父,你把我也送过去吧。”于是他也被用同样的方法送到了河对岸。

    穆桂英可不是傻打蛮撑的人,见势不妙,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走为妙。于是也不去与对方搏斗了,而是抹转,撒腿就跑。一航真人和贾石矶叫了一声:“哪里跑!”在后就追。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