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为爱成痴狂(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穆桂英从来没遭受过这样大的打击,被楚怜怜搞得简直有点癫狂了,上次在大明庄,虽然她也难过,但因为用尚浅,还能控制得住;这一次,她已经有了一种想要撕碎什么的冲动了。老板娘看见,心想:想不到一向开朗豪爽的征西大元帅,竟然也有这么一面,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老板娘是生意人,追求的最高境界是和气生财,见穆桂英这样,怕被外面那些监视的眼睛察觉到,给她带来灾祸,于是忙过来说:“穆元帅,你看你这……”那意思是,你是不是该走了。

    穆桂英此时正处在神暴乱之中,哪里理会得到她的意思,她气愤地说:“我把她从夏国救出来,带到这里,怎么样都对她有恩吧,她却竟然抢我的人,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老板娘说:“其实这也怪不了怜怜,你看你成天在外面到处乱跑,到处惹祸,国舅爷恐怕也对你感觉到害怕了吧。”她是楚怜怜的干娘,心里自然向着自己的干女儿。

    穆桂英听她这样说,两只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你说什么?这说来说去倒还成了我的不对了!”

    老板娘吓得浑一哆嗦,心想,菩萨保佑!观音娘娘保佑!少说混账话,多讲好听的。于是急忙用好话哄着说:“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看你多强大,男人嘛,哪里都是一抓一大把,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何况你们又是亲密的姐妹,你就当是在帮她好了。你不一直都是在帮着她的吗。”

    穆桂英说:“难道我帮她,连人也要帮给她啊!”

    老板娘舌头打结,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这话说确实是这样说,但真要扯起来,似乎就扯不清了。看来要想在这个强悍的妞儿面前打马虎眼,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穆桂英走来走去又走了一阵,越走越暴躁,老板娘看着,心里也开始急躁起来,这要让那些人察觉到,自己老骨头都不知上哪儿捡去。于是她改变了策略,不再哄了,而是用激:“既然这样,不是说国舅爷正在某地方等着抓你吗;你这么强,让他抓多丢份子,干脆你把他抓了,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随你的便。”

    这话老板娘也是急疯了,没多想胡乱就掼了出来,可没想,还真掼中了。穆桂英一听,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于是不再多废话,转往外就走。老板娘在后面提醒道:“小心那些监视的眼睛。”穆桂英说:“我知道。”就在说话声中,她出门去了。看着她消失的影,老板娘长出了一口气,心里说,你根本就不像个女人,也怪不得萧天佐要抛弃你了。

    再说穆桂英,出了绣庄的门还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住了:“干什么的?”

    穆桂英具有将帅的天份,也就意味着她有将帅的自我控制能力,不论她的神多么不好,多么暴怒,一旦遇到重大的事,都能够很快地冷静下来。现在她看这拦住自己的两个人正是那些监视者,于是发的头脑迅速冷却,清晰的思路很快就得到了恢复。恢复理智后,她先把迷蝶螭梦功送了上去,然后才编了谎言说:“我以前在这里买过胭脂水粉,但回去用后感觉不对劲,于是来找老板娘讨说法。老板娘检查一番后,说可能是我的皮肤跟那种胭脂不配合,让我换换。我想来想去,以前那种不好,换的就会好吗,于是没答应,她就把钱退给我,我就出来了。”

    那两个差役说:“是这样的吗?”

    “就是这样的。”

    两个差役又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也不好在大街上公然对一女孩子多加纠缠吧,于是挥挥手说:“好了,你可以走了。”穆桂英越过两个差役,故意装出不紧不慢的样子,这里那里到处乱转悠,转来转去,慢慢转出了上京城。

    出了城没走多远,她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来?这还是我穆桂英吗?她一向都是以心开阔自称的,从来不轻易动怒,可是今天,她已经忘了形了。原来,通过出城,这时她已开始冷静下来,她想,难道真去把萧天佐抓起来?就算真那样了,又怎么样,这是自己想要的吗?似乎强扭的瓜不甜。掂量来掂量去,她又把刚才在绣庄店里的想法给否决了:算了,他要跟怜怜好就让他们好去吧,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反正自己不是辽国人,迟早是要回宋国去的,就当是做做好事吧。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是都能像她这样强悍,那就太好了,因为再也不用为伤心心碎了啊,真是超爽超妙!

    穆桂英卸下了感的重压,心里感觉好受多了,她不再多耽搁,回到自己住宿的客栈,把房子退了,牵上桃红马,带上云梦泥,慢慢往一个地方走去。那是离她住的那小庙大概两里路左右远的一个很小的山谷,四周有小山,中间是平坦的草地,最主要的是,草地上有条小河——很小的接近小溪的那种,小河中间还有一水湖,水湖四周长了很多树木,正是绿叶婆娑的季节,景色不错。先前她在小庙里住时,偶尔发现了这地方,于是经常带着宠物们来玩,。一来二去,宠物们迷上了,就算她不带,每天它们也会自个儿来,戏水玩耍,到处跑动,领略大自然的亲切美丽。当然,这种地方也是野兽和牧民们经常喜欢光顾的。以前这里有一户牧民在此驻扎,放牧牛羊,因为怕暴露份,所以她没敢带萧天佐来,萧天佐也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不过,她带楚怜怜来过。现在,那户牧民已经搬走了,又去追逐新的水草地去了。

    牧民搬走,自然是草吃光了,穆桂英发现,那些草全被啃成了寸把长的草茬子,野花则一朵也没剩,颇有点遭受了劫难的意味;不过,浓毯一样的绿色还是存在的,水湖中的水还是清的,湖边的那些大树也还是郁郁葱葱的。穆桂英想起自己刚带着宠物们到这里来时,把那户牧民吓得,那样子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笑。后来是她亲自牵着那户人家的手,让他们一个一个地去与自己的宠物们熟悉,他们这才由害怕转变为欣喜,最后都和三只宠物变成了好朋友。一想起这些,她心里就有种甜蜜蜜的感觉。

    回想过往的甜蜜,那滋味真好啊!

    遐想联翩地在湖边等了一阵儿,她那三只宠物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了,穆桂英刚想起去与它们见面,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个念头:假如萧天佐真的把小庙包围了,他会对大常它们怎么样?如果他不忍下手,那么他会不会跟踪它们以希望找到自己呢?……有这个可能。

    穆桂英紧张起来,不敢再傻坐在湖边静等了,她悄悄起爬到小山顶上,趴着体掩藏在一蓬几乎已被啃光了叶子的灌木后面,定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还好,地面上除了大常和铁背花,没看到任何人的影。穆桂英探看了好一番,确实感到放心了,于是从小山上下来,依然坐在水湖边。

    应该说,穆桂英的警惕还是有道理的,刚开始的时候,萧天佐确实跟踪过大常它们,不过,那时穆桂英还没回来,而那户牧民也搬走了,萧天佐看到的只是一处被吃光了草秆的荒地,凄惨兮兮的一点儿也没欣赏价值。连续跟踪了三、四天没有收获后,人里那股懒惰冒上来,今天他就没再来了。可世事很多时候就这么诡,你天天来,她死也不出现;你一旦懈怠,嘿嘿,穆桂英她就回来了。

    穆桂英刚回到水湖边,白大褂首先第一个从空中俯冲了下来,落在她边哦哦哦地大扇着翅膀叫个不停;随后是大常和铁背花。分开了这么些天重又见面,人和动物都显得很高兴,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非常亲

    宠物们虽然都出来了,但穆桂英的那把大砍刀还在小庙里呀,这可是她回到穆柯寨后一直使用到现在的兵器,已经有了感,要想放弃掉,还真是舍不得。

    穆桂英让其他的宠物们都留在水湖边等,她自己则骑上白大褂,从空中往小庙的方向飞过去。谣言里和楚怜怜都说萧天佐已在小庙四周设下了埋伏,她要看看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埋伏又是怎么设置的。

    两里左右的路程用飞,那是扇扇翅膀就到了。穆桂英在白大褂上掩藏好自己的体,只探出个头向下观望。她的眼睛那是多么锐利,不说像鹰眼,最少比常人强得多。只见在小庙的后面及两侧,到处都埋伏有掩藏在各种掩蔽物内的暗桩子,就连屋顶的天窗通风口檐瓦后面,也同样有埋伏;穆桂英暗暗粗点了一下,少说也有一百多人。能被萧太后派来对付自己的,肯定都是高手。这么多高手聚集到一块,这一旦要陷入他们的围困中,想要逃脱,那真是势比登天。穆桂英暗暗吸了口凉气:还好自己见机得早,不然,麻烦大了。况既然已经查明,就没必要久呆。她没有声张,悄无声息地又回到了水湖旁边。虽然小庙四周危机重重,她还是决定要取回自己的大砍刀。有时候,人在一些事上就是要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心态。

    很快,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夜幕降临了。这晚上的月色还比较应遂人的心愿,不亮,暗暗的,正适合于夜晚行动。穆桂英让大常、铁背花和白大褂都留在水湖边,她自己则带着云梦泥,牵着桃红马,无声无息地悄悄向小庙摸去。草原上夜色很黑,也很静,静得似乎能听见人的心跳声。就连虫鸣,也湮没在草丛中,好像是感觉到了危险临近一样。

    穆桂英摸到离小庙半里远的地方,她让桃红马和云梦泥留在一处土堆后的影里,她自己孤一人施展轻功向小庙扑去。小庙静静的,敞开着怀等待着她的到来。

    她首先绕到小庙的后面,就从半里左右远的地方开始,仰天长啸,模仿狼的嚎叫声。她精通驭兽术法,能模仿很多种野兽的叫声,而且模仿得非常像,一般的人根本听不出来。她边叫边以轻功在两边来回快速游动,使人听起来好像来了一大群狼;并且,她边叫也边向前进,给人的感觉就是,来了一大群狼,正向小庙里扑过来。

    草原上的狼残忍凶悍,是牛马羊群的天然猎手,自然也吃人,契丹人虽然把狼作为自己的图腾,可狼不知道人在崇拜它们啊,所以面对狼群,契丹人也跟其他的人群一样,抱着恐惧和打击的态度,听到有这么多吃人的凶兽向自己这地方扑过来,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那个方向。草原上狼多,真要有这么多扑过来,不是闹着玩的。

    穆桂英在冲击到两、三百米远的地方时,估计到敌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之后,她就忽地一绕,以极快的速度绕回到小庙的前面,她向前悄无声息地一直跑到离庙门大概五十米远的距离,见还没有人发现她,于是仰面朝天往地上一躺,后背着地,头朝前,以两腿蹬推做推动力,好像一块滑板一样贴在地面上飞速向庙门冲去。看来,她的狼嚎调虎离山之计还是成功的,她顺顺利利地滑到庙门前,什么事也没发生。

    由于大常它们刚刚从这里出来,所以庙门是开着的,进出很通畅。穆桂英飞速地翻从地上跳起来,掩进自己住的地方,找到她的那把大砍刀和一些散碎银子,然后悄无声息地又掩出门来。至此,取回大砍刀的任务已经宣告顺利完成。

    如果她就此无声地离去,那么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人又怎么可能总是这么平平静静呢,穆桂英出城的时候,由于已经冷静下来了,所以还能够比较看得开;可是现在到了这小庙里,明白到萧天佐就在自己附近不远处,她那一颗好不容易被压抑住的心就扑通扑通地又跳了起来了。都说女人把看做是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事,看来就算是像穆桂英这样无比强悍的,也难以完全做到例外。

    一想起“萧天佐”这三个字,穆桂英就控制不住地绪激动,本来她完全可以就这样悄然离去,可当她冲出到庙门口外不远处时,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绪了,突然失声地大叫起来:“萧天佐,你给我滚出来!你出来啊,我就在这里!”

    这下好了,刚才那些埋伏的人的注意力都被狼嚎吸引过去了,被她这一叫,呼啦一下全都又转回来了:通缉犯,那不是通缉犯穆桂英吗!不论是房上的还是地上的,一时之间全部都扑了过来,把她围在中心。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