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异姓姐妹之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隔了两个多月,多灾多难的茶耳朵好不容易又回来了。

    现在正是本遭受大地震灾难的时候,尽管我们很多人不喜欢本,不过正如韩国人所做的那样,受灾的人都是值得同的,我们恨归恨,同归同,这是两码事,不必混为一谈。就跟我们前几年的汶川大地震一样,本也伸出了援手。我们现在予以回报,并不有碍民族的感。但愿灾区的灾民能早走出灾难的影,实现灾区重建!

    我是一个军事好者,在文字里会尽量采取写实化的手法描写战争,这也许是我的独特之处。军事好者最高的追求就是,所写的战略战术,在现实中也能实际运用,最好是能成为像《孙子兵法》那样的战争指导书。

    里对写手有一点建议,那就是不提倡在没有得到稿费之前离职写作,很多中文网站里也有同样的告诫。我毕竟是个新手,脑子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美妙想法,但没有得到检验,我现在正是被告诫的那种形,所以除了码字外,也要兼顾保住工作。我的工作比较特别,有点像跑江湖的,今年这里明年那里到处跑,要想有时间晚上能在电脑前打字,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至关重要,这就是一直拖到现在才能做好台面后工作的原因之所在(我首先要确保能在某地方至少呆上一年,然后要租房子,在集体宿舍没法写;然后是等老板发生活费,办理上网餐。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专心一意为大家奉献充满想象力的故事)。

    很感谢先前支持我的那些朋友们,当然,也殷切地希望以后能一如既往地继续支持,并帮忙向你们的亲朋好友代以推荐。让大家隔断了两个多月的顺畅阅读,真是对不起了!

    艺术要求创新,创新才有生命力,相信没人乐意总是老调重弹;而创新需要耗费巨大的脑力劳动,这需要时间。越多的人支持,就能写出越新奇的故事,能让大家感受到越发美妙的遐想世界。想象是一种美好的事,感受奇特的想象更加是一种美好的事!看书不就是看作者的想象力吗。

    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创造美好的想象世界吧!

    再说穆桂英,在那牧民家住了两晚上,感觉自己的伤势有些好转了,应该可以上路了,于是没再多耽搁。想想自己,闯下了这么大的祸,这肯定瞒不过萧太后,楚怜怜会怎么样?萧太后会不会对她下毒手?自己既然答应了山寨上的兄弟,就应该把她带回去。还有大常它们,都怎么样了呢?希望没出什么事才好。

    穆桂英向那牧民打听清楚了去上京城的路,骑上马待要走,却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又问:“请问你知道铁丹观在哪个方向上吗?”原来,这些子她一直在惦记着那些战斗机械,总想搞清楚其中的一些关窍之处。以前,她和师父也作过这方面的研究,有不小的研究成果,但也许是路子没走对吧,在一些关键的环节上被阻隔住,始终突破不了。现在,她见识了铁丹观的产品,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了,于是想去拜访拜访那老道,好好讨教一番。

    那牧民只是个普通辽国老百姓,像这种事,多多少少应该属于国家机密,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听了她的问话,摇摇头说:“没听过。”

    穆桂英失望地转刚要走,小男孩却突然冲了出来,大叫说:“你问的是不是铁丹观?我知道。”

    穆桂英一喜,急忙转过头来又问:“那你知道它在哪儿?”

    小男孩说:“铁丹观是个非常神奇的地方,那里能制造很多机器人,它们又高又大,会魔法,非常厉害。”小男孩看来对这些事非常好奇,充满了无边的想象。

    不过,他答非所问,穆桂英不得不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那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小男孩说:“我听奥特玛说起过,他知道。”

    “那那个奥特玛他在哪里?”

    “他家上个月刚转移到别的草场上放牧去了。”

    穆桂英和那个牧民互相对望了一眼,突然笑了。想不到这小家伙还真是有趣,把自己唬得一楞一楞的。她说:“我知道了,我会去找他的,谢谢你告诉我。”然后,她骑上马,带着云梦泥,离开了这户牧民家。

    这一路上,可就再没心去欣赏什么草原风光了,急急匆匆的只知道赶路。走了将近四天,这才遥遥看到上京城那高高的城墙。然而,远远的还没近,就听到了一条让她惊骇不已的谣言(就是楚怜怜散播的那一条),特别是最后面的,更让她感到难以接受:萧天佐设了圈要捉拿自己,这是真的吗?她不愿意相信这种鬼话,因为她实在想象不出萧天佐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一向对她护有加,怎么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天上地下般的大!幸好她这时穿的是契丹人的衣服,不是原先的汉人装,路上还没有人认出她来。

    穆桂英暂时不敢回那小庙里的住处去了,她决定先去看看楚怜怜,等弄明白了况,再作打算。她在上京城外的一小镇上找了家小客栈住下,把桃红马安置好后,自己乔装打扮一番,扮成一牧羊女的样子,偷偷混在人流中进了上京城。

    上京城一点也没因她大闹天门阵而就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还是像以前一样熙熙攘攘,繁华闹。她来到自己原先住的地方附近,暗暗四处打量了好一番,发现这地方已完全被监控起来了,不但地面上到处是人,就连房顶上,也是暗桩密布,进进出出的除了楚怜怜本人,都会受到严加盘查。看来自己想混进府里去,估计是不大可能的。用迷蝶螭梦功也许能行,但会有风险,在这么个时候,还是以不要冒风险为好。

    穆桂英又在稍远的一些地方到处乱转悠,转来转去,就转到了一家名叫绣娘的绣庄前面。这绣娘绣庄是专卖女用品的地方,主营是买卖各种刺绣产品,但同时也兼卖胭脂水粉,以前在这住时,她和楚怜怜经常会到这里来买东西,是这里的常客。楚怜怜和绣庄里的老板娘关系还处得很好,拜了老板娘做干妈。当然穆桂英没有这样,这不是她的格。

    穆桂英看到绣庄,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主意,她决定借这绣庄做掩护,与楚怜怜见上一面。她来到绣庄的柜台前面,对里面的营业人员说:“你们老板娘呢?我要见她。”

    穆桂英这么打扮了一番之后,那营业人员还真没认出她来,问:“你有什么事吗?”

    穆桂英说:“我买了你们这里的一种胭脂水粉,结果用了之后头昏脑胀,非常不舒服,那里面还有股怪味,很难闻。”

    营业人员吓了一大跳:“有这种事?!”

    穆桂英说:“就是呀,快把你们老板娘叫出来,我要找她讨个说法。”

    营业人员不敢怠慢了,吓得急忙跑进里面去。这绣娘绣庄是非常讲信誉的买卖铺户,对自己的名誉看得很重,所以老客户们都很关照它。

    不一会儿,老板娘出来了,是一四十来岁的半老徐娘,很有几分气质,也很有几分姿色,她看穆桂英是一牧羊女打扮,一时没认出来:“这位客官,你到底买的是什么样的产品,能不能给我看看。”

    穆桂英说:“出了这种事,我们在这里吵吵闹闹,恐怕对你的生意影响不好吧,能不能到里面去说。”

    老板娘看了看她,又看看四周,似乎认同了她的观点:“那好吧,你跟我进来。”把穆桂英带到内室里。

    一到内室里,穆桂英就说:“你真认不出我来了?”

    老板娘再次把她上下打量一番,还是摇头:“认不出来。你是谁?”

    “我是穆桂英哪。”

    “穆桂英?!”这三个字可真是吓唬人的祖宗姑,老板娘吓得浑一抽,好像抽筋一样,差点一蹦三尺高,“太后正在到处要抓你,你怎么还敢到这里来!”这下她总算认出来了,面前这“牧羊女”确确实实是如假包换的征西大元帅。

    穆桂英说:“我听到了谣言,不过我有点不大相信,萧天佐他真的要抓我?”

    老板娘说:“这谣言谁也不知道真假,我们也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听算了。”

    穆桂英说:“我看过了我原先住的地方,那里已被监视起来了。我想见见我的姐妹楚怜怜,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老板娘为难了:“这个……”这到也不是她冷酷无,而是这事实在太危险。萧太后亲自严令查处,这要被逮到了,那可是株连九族的。

    穆桂英说:“我也不要你做其它的什么,你只要想办法把她叫到这里来,让我们见上一面,就行了。我保证不会连累你。”

    老板娘又不是不知道穆桂英是什么样的角色,现在她到这里来了,估计想躲也是躲不脱的,她连那么大的天门阵都一个人进进出出,谁还能拿她怎么样。还是实际点面对吧。“那好吧,我帮你想想办法。”

    这老板娘有个女儿,今年十六岁了,长得漂亮,平时,如果有什么客户预订了某种新产品,新产品到了而客户不知道,她就会送货上门,让这女儿给送过去。今天,她又想到了女儿了,她把女儿叫过来,拿出一盒胭脂水粉说:“这是你怜怜姐预订的,你给她送过去,同时告诉她,她以前给的预订金多了,叫她来退回去。”然后她也没忘了特意叮嘱,“你怜怜姐现正被太后监视,她那个地方你一刻也不要久呆,送到了马上就回来。”

    那女儿听明白了母亲的吩咐,点点头,带上胭脂出门去了。

    还没等走到楚怜怜的府上门口,就被人拦住了:“干什么的?”

    也许京城里的人见惯了世面,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吧,面对差役大哥的询问,这女儿并没慌张,而是很平静地说:“我是绣娘绣庄的,府里的怜怜姐在我们那儿预订了一种新品种的胭脂,现在货到了,我给她送过来。”

    “胭脂?拿过来看看。”

    那女儿把盒子递过去,差役老兄接过打开看了,确实是女人用的玩意儿,于是挥挥手:“去吧去吧。”那女儿越过监视线,进了楚怜怜的府上。

    楚怜怜看她捧着一盒胭脂进来,有点摸不着来头:“玉燕妹子,你这是……”原来这女儿名叫玉燕。

    这玉燕说:“怜怜姐,这是你以前预订的胭脂,我娘让我给你送过来。另外我娘还说,你以前交的订金太多了,叫你去退回来。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把胭脂盒交到楚怜怜手上后,转就走,真是一刻也不多停留。她这一手,把楚怜怜弄得,十万八千丈的金刚——不知道头在哪里。她根本没预订过什么胭脂啊,这是哪冒出来的?

    看着那玉燕走后,楚怜怜冥思苦想了一阵儿,毕竟她还不是不开窍的榆木疙瘩,想着想着,突然冒出来一念头:难道是桂英来了,到了干娘那儿?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

    楚怜怜想到这儿,顿时紧张起来,她也不敢多耽搁了,把胭脂盒放好后,急急忙忙起就往外面走去。她是国舅大人宠的女人,谁敢拦阻她,只能是在后面偷偷地跟着。

    楚怜怜进了绣娘绣庄,刚要问话,就看见了装扮成牧羊女的穆桂英了,她们是谊深厚的异姓姐妹,跟别人不一样,不论穆桂英再怎么装扮,她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桂英?!”那份感,自然是又惊又喜,还充满了担忧,充满了欣慰。

    穆桂英说:“萧太后没拿你怎么样吧?”

    “没有,有萧天佐护着,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倒是你,你怎么回事?怎么会去大闹天门阵?要知道,这可是辽国的国阵,萧太后恨不能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穆桂英神有点畏缩地说:“是为了我家的降龙木。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只想拿回降龙木,根本不想杀人,可他们处处阻拦,还想置我于死地。我没办法,只有反抗。”

    楚怜怜叹了一口气,这真是一件千头万绪,理也理不清的事,对谁进行责备似乎都没有足够的理由。她说:“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穆桂英说:“我想去看看萧天佐,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楚怜怜说:“你还是不要去看他好了,他已答应了他姐,要杀你。你还是快点走吧。”

    虽然早就从谣言里知道了这事,虽然现在这话又是从自己的姐妹口里说出来,可穆桂英还是不愿意相信:“萧天佐要杀我?!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要杀我!”

    楚怜怜说:“你闯下这么大的祸,整个朝廷都震动了,萧太后扬言如果他再护着你,就要把他阉了做太监,你说他该怎么办?”

    穆桂英哑口了,她真的是哑口无言了。难道权势这么强大,感这么脆弱,被权势一压,就碎掉了?可她还是心有不甘:“那我们两个人可以私奔哪,我也不去做什么女将军梦了,他也不要做什么左丞相了,我们两人一起去找一与世隔绝的地方,从此双宿双飞,不是很好吗。”

    楚怜怜说:“桂英哪,你醒醒吧,你以为世上的人都像你这样,把什么都看做浮云,只晓得追求自己的自由自在?你能做到这点,萧天佐他做不到啊。”

    穆桂英再一次哑口了,这一次她真的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也许她一直都是活在超脱尘世的神仙境界里,自始至终从来也没有真正涉足过真实的尘世吧,所以她对尘世中人们的想法总是感到不能理解,总觉得他们怪怪的;原来在大多数人看来,自己才其实是怪怪的。

    穆桂英陷入了感的迷茫之中,这是楚怜怜从来也没看到过的、这个超级女强人人中脆弱的一面,她就这么看着她,一直到她的难过看样子要过去了,这才说:“你还是快点离开吧,这里不是你久呆的。”

    穆桂英神色黯然地说:“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走吧。你也不要回去了,免得又被他们拦阻,我们直接就从这里走。”“悲痛绝”这词语用在她上,显然是不合适的。

    楚怜怜说:“你自己走吧,我就不和你一起了。”

    穆桂英一楞:“你说什么?”

    楚怜怜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穆桂英被闹懵了:“你一汉人,留在这辽国人的地方干什么?我答应了你哥哥,要带你回去的。”她实在闹不明白,楚怜怜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以前那个柔弱得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弱女子,现在却变得这么胆大起来,还这么有主见了呢。

    楚怜怜说:“我已经不再是我哥眼中的那个妹妹了,不知道他见到我是会高兴还是难过。虽然我孤一人留在这契丹人的地方,但我相信,萧天佐他会保护我的,因为我已经上了他,他也上了我;我们已经都离不开对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幻自己的追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到了该分散的时候,又有谁能强蛮聚合得起来。

    楚怜怜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出来,对穆桂英来说,真好像是头顶上突然炸响了一惊天大霹雳,把她震得,魂都差点飞了:“你说什么,你上了萧天佐?!难道你不知道我跟他……”

    楚怜怜说:“我也知道这是我不对,可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是我对不起你。你还是快走吧。我也该回去了,如果呆的时间太长,会引起他们怀疑的。”楚怜怜说完,识相地急匆匆转,出门扬长去了。把个穆桂英扔在那里,这个气啊、怒啊、难过啊,你说这……这自己最好的姐妹竟然来抢自己的人,这……这世界怎么会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