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大闹天门阵(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穆桂英被颜容骑在木鸟上用弩箭从空中俯,那真是狼狈,左躲右闪东逃西藏,自己根本没办法选择方向,不知不觉的,就被到玄武阵前面来了。这玄武阵是天门阵中六大分主阵之一,有一部分的指挥功能。在玄武阵的阵门前面,有两座巨大高耸的塔楼,塔楼最少有十丈高,上面有瞭望哨,指挥塔。两座塔楼夹在通向玄武阵的路的两边,就好像是两个铁塔巨汉在护卫着这座分主阵一样。

    当时,玄武阵的阵主白门堂正在塔楼上,看见穆桂英向这边冲过来,他急忙让人去把自己手下的两个大力士叫过来。这两大力士乃是兄弟俩,哥哥名叫土里金,弟弟名叫土里银,两人都长得有一丈多高,体重两百多斤,每人各使两柄铜锤,每柄锤重一百斤,一旦抡起来,光那呼呼叫的锤风,就能把古时书生们放毛笔用的笔筒吹翻。

    当下土里金、土里银奉命来到塔楼上,白门堂用手指着塔楼下面那正向这边冲过来的穆桂英,对他们说:“等下那妞儿冲到这里了,你们就从这塔楼上扑下去,居高临下用锤狠狠砸死她!”两兄弟领命,点头答应。

    不一会儿,穆桂英果真如他所算计的被过来了。白门堂目测着穆桂英的速度,计算着到达的时间,看看提前量应该差不多了,于是断然命令说:“动手!”两兄弟一听,马上同时从两座塔楼上跳起,跳出塔楼,分从路的两边,抡锤向下面扑下去。呼——,真好像是两个巨灵神从天上扑下,不用打,光那威势都能吓人一大跳。

    其时,穆桂英正被颜容用发完了箭矢的弩弓在乱砸,实实在在顾及不到这里,等到她感觉到头顶上方有东西落下时,来不及了,土里金、土里银兄弟俩的四柄铜锤已快砸到她的头顶上。穆桂英叫声不好,没办法闪避,只好举起降龙木往上一迎。噗噗噗!三声金铁击打在木头上的闷声几乎同时响起,四柄铜锤中有三柄砸在了降龙木上,直砸得降龙木向下都弯成了一个弯弧。这真是泰山压顶般的打击,三柄铜锤再加上两兄弟的体重,这就是八百多斤,再加上从十丈高处扑下来的冲击力,再加上两兄弟的锤击力,这四股力量加在一起,可就实在是太吓人了,穆桂英被砸得眼前一黑,嗓子眼发甜,一口鲜血呜地涌到喉咙口,差点喷出来;桃红马则嘶叫一声,四腿发软,竟然被砸得噗通跪倒在地。

    土氏兄弟俩这狠命一击,穆桂英吃了亏,受了内伤了,强咬着牙,拼出全的力气,这才把那口鲜血重又咽回去,避免了血喷当场。土氏兄弟冲势落尽后,翻滚在地面上。

    都说实力实力,什么是实力?这就叫实力,抗得起打。从来在战场上就是,要想打别人,自己首先得能挨打;不然,敌人又不是白痴,哪能紧让你打而不还手。

    穆桂英一来天赋异禀,体素质天生就好,二来经过了离山圣母严格的训练,所以绝不是一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虽说受了内伤,战斗力还在,见土氏兄弟俩滚翻在自己两边的地面上,知道如果让这两兄弟再次发动攻击,自己恐怕吃不了得兜着走,所以她抢先动手,在两兄弟想从地上爬起来时,口里先先念动法诀,把降龙木变软,呼地甩过去,啪!好像长鞭一样把土里金给卷住了,然后双手咬牙一抡,把这个铁塔巨汉抡起来,呼——砰!正砸在他兄弟的上,砸得两人好像两块大团叠在一起,天旋地转眼前发黑,一时之间哪里爬得起来。

    穆桂英砸翻了两个大力士,不敢放松停顿,马上又对桃红马说:“红红,起来!”桃红马也真不愧了是优异的战马,虽然遭受沉重的打击,可是并没被打垮,穆桂英一叫,它马上嘶叫一声,四腿猛一用力,趔趄着,竟然驮着穆桂英从地上重又站了起来,那种顽强猛悍的作风,真是堪比神马。

    白门堂在塔楼上看着这一景,除了佩服之外,心里也平生出强大的恐惧,他嘶号着叫道:“拦住这妞儿,把她乱刃分尸!”听到命令的辽兵辽将们从玄武阵内呐喊着冲出来,铺天盖地扑向穆桂英。这一场血腥惨烈的战斗很快就使这座指挥战阵的地面上铺满了死尸。

    穆桂英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关键的时刻,她强咬着牙,把自己的天赋潜能发挥到极限,她一面运功压抑那一个劲想往喉咙口运动的鲜血,一面挥舞降龙木向前冲击,凭着那种生死置之度外的超强勇猛,愣是被她从人海一样阻挡的辽军中冲出去,冲过了玄武阵。

    所有这过程,都被空中的颜容看在眼里,颜容也并不是一只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可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全控制不住地有一种想要制造震颤的,实实在在,那完全是被下面地面上那女娃子给吓的。老实说,活了这么多年,他真没见过像穆桂英这么勇猛的人,不要说是女的,男的里面同样没有。当年杨家将血战金沙滩,杨家几乎灭门,老令公悍不畏死,血战被擒,那也比不上穆桂英现在这冲击天门阵。如果说穆桂英不是战神附体,他实在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这个不足二十岁的漂亮妞儿。

    不过,话也说回来,穆桂英再强悍,终归是血之躯,不是金刚不坏,以颜容锐利无比的眼光,他从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已看出那女娃儿受了内伤,他压低木鸟的飞行高度,从玄武阵阵前的塔楼前面飞过,对塔楼顶上的白门堂说:“拿两支梭镖过来!”白门堂见是总阵主吩咐,不敢怠慢,急忙派人飞奔下塔楼去拿。等到颜容再一次飞临塔楼前面时,他把这两枚梭镖一起投递了过去。

    颜容接了梭镖,马上追上去,居高临下喊道:“穆桂英,你现在已是负重伤,看在国舅爷左丞相的面子上,贫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赶快下马投降;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穆桂英正冲着,突然听到空中有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又是这老道,一时不由得又气又怒又好笑:这牛鼻子,缠上自己了。她说:“到底我投降对你有什么好,你要这样追着不放?”

    颜容说:“如果你肯收敛桀骜不驯的野,真心扶保大辽,那么贫道对你的评价是:你是个千古难得一见的帅才,将来前途无可限量。”

    穆桂英说:“如果我不愿收敛野呢?”

    “那今天天门阵就是你的葬之处。”

    穆桂英说:“既然明知道这样,那就来吧,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呢!”

    穆桂英明确无误地打破了颜容的幻想,老道没办法,只有选择最下之策了:“既然你自己想找死,就别怪贫道要以长辈的份欺负你这小辈了!”说着话拎起一根梭镖,运足了功力,嗖地就向穆桂英投过来。

    颜容这一梭,用上了他八成的功力,来势非常凶猛,沿着梭镖本体,在一尺左右的范围内竟然刮起一阵旋风,就好这梭是一根能制造旋风的神梭一样,威力无比惊人。穆桂英不是傻大胆,见来势凶猛,自己刚才又被土氏兄弟俩打得差点吐血,不敢硬接,急忙闪让在一边。

    她以为这梭镖也跟先前那些箭矢一样,飞过去就完事了。可谁知,这次她错了,颜容这次不单只是投出了梭镖,在投出的同时,还用内功遥遥进行了控制,结果,在梭镖从穆桂英边飞掠而过时,颜容用内功控制一甩,那梭镖顿时狠狠地抽在穆桂英侧背上,颜容的内功功力那是多高,这一击估计连石块都能抽碎,何况是血之躯的人,只听啪地一声,穆桂英再也控制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也就在这时,颜容飞掠而过,从她头顶的侧上空飞了过去。刚才是土氏兄弟,现在是老道颜容,短短的时间之内,连着遭受两次沉重的打击,这对穆桂英的体素质来说,可真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等到颜容转了一大圈再次绕回来时,他发现穆桂英已变得脸色煞白,几乎失去了血色。她所受的这个伤可真是不轻,这也就说是她,换做别人,早翻倒在地上,不死也晕过去了。颜容说:“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势吧,你还能撑得下去吗!”

    穆桂英淡然一笑说:“多谢你的关心,自己的伤势,我自己了解。”

    颜容真不知该怎么来表达自己复杂的表,他摇了摇头,说:“该死的人,真是神仙也救不了!”说话声中,手里剩下的那根梭镖又投了过来。穆桂英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她没有躲,而是用降龙木贴着梭镖,以借力拨力的手法,把这支梭镖拨打在一边,化解了攻击。

    这一次,颜容还是采取了刚才一样用内功遥控控制的手法,在梭镖飞出的同时,他的木鸟也在向前进,梭镖被穆桂英拨打开,他随即用手一招,重又招回到他的手掌中。然后,他从穆桂英头顶上空再一次掠过。

    一次次的无功交叉而去,颜容当然不死心,冲势用尽后,他依然绕弯转回来,依然从木鸟上向穆桂英发动空中打击。

    这个时候,穆桂英已冲到了迅雷阵前面。这迅雷阵是一座火箭攻击战阵,阵里面布置了很多火箭。这些火箭可不是用来发信号和小孩玩的那种,而是颜容根据他师父的独特配方和设计而制作出来的,威力强大得多,完全可以置人于死地。颜容建这座迅雷阵时和一对机械研究有很深造诣的道士进行了合作,颜容负责提供各种各样的火箭,那道士则负责制造放置这些火箭的机械和各种装置。经过两老道的通力合作,这迅雷阵里的火箭真可谓是种类繁多,各色各异,有装在地下的、有摆在地面上的、有放置在高处的、有平的、有斜的、有竖直向上的、有从高处往低处的,最特别的是有一些机械火箭,这些火箭被安装在机械上,点燃火药后,先是机械在火药的推动下活动,以各种各样出其不意的方式扑出来,然后再发火箭,以最近的距离、最好的角度发动攻击,哪怕再有防范的人,在这种打击下,估计也会是措手不及,九死一生。

    穆桂英冲到迅雷阵前面时,颜容从空中也到了。迅雷阵的阵主名叫公羊缟,他见穆桂英冲过来,马上命令推出一种手摇机械火箭,对穆桂英进行瞄准。这种手摇机械火箭可以通过手摇来调整发高度、发角度,同时在水平范围内也可适当进行调整,这就使得攻击的有效大为增加。考虑到穆桂英的强悍,为了增加成功的把握,公羊缟一次推出了十辆发车,这种车每辆有两个人在作,其中一人负责瞄准,另一人负责点火发。每辆车能发一百支火箭,十辆就是一千支,这么多火箭,如果密集地中一幢古时的房子(古时的房子一般都是木质结构),这房子很快就会被烈焰所吞没。

    像这种高危险的战阵,穆桂英自然是会特别注意的,上次来天门阵时,她就对这座战阵特别予以了关注,了解了它的厉害,像这次,如果不是颜容在空中紧紧追,她估计也不会闯到这里来,这一看推出了这家伙,她吓得急忙勒马止住脚步,不敢再逞强往前冲。

    穆桂英采取了这么一避祸的举动,这可就出乎颜容的意料之外了,想不到啊,他想不到看起来无所畏惧的女豪强竟然也会害怕,本来他是追着穆桂英冲过来的,被这一收步,打了一措手不及了,空中飞,那是多快,嗖地一下,就冲过头,从头顶上空飞过去了,而且离穆桂英还没多高,估计不会超过三丈吧,似乎伸手都能摸到。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也许机会时刻都存在,无知无觉的不经意间,突然就出现在眼前了。穆桂英看着这景,也不知怎么,竟突然闪过一连她自己也感觉到吃惊的念头:我为什么不捅他一下?

    念头一闪过,她马上就动手了,她一念法诀,降龙木抽长到最长的接近五丈,然后她把这近五丈长的降龙木望着空中那木鸟就是一下子。看来倒霉的人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木鸟竟然被捅上了,喀嚓一声,一支翅膀被捅断掉。

    木鸟由于要在天上飞,所以首要的要求就是轻巧,随后才是对结构坚固的要求。颜容制造木鸟,勉强也就够得上二流的水平,由于要兼顾轻巧,这在坚固上的要求,就不得不打了大大的折扣。穆桂英的降龙木是一种奇异的树木,前面说了,硬的时候能比钢铁还硬,这么硬的东西捅到脆的假冒伪劣产品上,那结果还需要多说吗。

    木鸟要想在空中飞行,需要用脚踏动,这就需要踏脚板,制造合格好用的踏脚板那可是技术活,不是说造就能造得出来的,颜容制造的,充其量也就有个样子,老是踏着踏着脚就滑到一边去,后来他就想了一办法,用一根绳索把自己的脚固定在踏板上。这做法解决了他脚跑滑的问题,却为他今天带来麻烦了,因为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的木鸟竟会被人捅下来呀,这太不可思议了,结果木鸟断了一支翅膀后,他惊诧之下来不及抽出被固定在踏板上的脚,被失去了平衡的木鸟拖带着,轰隆一声,高速撞在迅雷阵的一座高架上,木鸟被撞毁了,他的人也被撞得发昏章一十三,好像被人掏空了脑袋般,咚地摔在地上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看来,没有驾驶执照就乱玩飞行物,还是质量不好的飞行物,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应该引以为戒啊。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