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闹天门阵(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且说颜容,自打知道了穆桂英进天门阵起,他就没有消停过,先是满阵的辽军找了半夜,始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然后是穆桂英自己跑出来,本以为可以把她抓住,没想那该死的马又冒出来了,打乱他的全盘计划;等到穆桂英跨上战骑,开始铁蹄冲阵,他本能地就感觉到,再想要抓住这妞儿,恐怕难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穆桂英不就是一小女娃子吗,咋就会这么厉害,难道她真的是天上的魔君下凡?

    果然,不好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穆桂英冲过了玉女阵,穆桂英闯过了天绝阵,穆桂英又冲过了地枢阵……当听到说“耶律花拉将军为了追击穆桂英而为国捐躯”时,他再也坐不住了,蹦地一下跳起来:这妞儿太无法无天了,不能任由着她就这么去!他传令道:“把贫道的昆阳号推出来。”

    上次离山圣母到上京来劝萧太后与西夏罢兵讲和,她所骑乘的木鸟一下引起了全上京城的羡慕,萧天佑也是其中之一,他找到颜容,对自己的这位师兄说:“我隐隐约约好像听人说到,那离山圣母跟你我是同门;她能造出那个能飞的东东来,师兄你行不行?行的话帮我造一架。”颜容有很多方面的才能,可以称得上是一超级老道,但关于这方面……他楞了老半天后,叹了口气:“贫道也不是说不能造,只是质量难以有保证。”随后,他就讲起了这其中的缘由。

    原来,颜容的师父云光真人金壁峰和离山圣母的师父紫霞仙子赤练同本是师兄妹,他们都是属于全真道教的一个分支派别道极派。当时,师兄妹两人分别有不同的兴趣好,金壁峰喜欢钻研阵法和法术,而紫霞仙子则喜欢钻研机械和冶炼,两人各自钻研自己的喜好,不时的也会交流一番。

    赤练同和金壁峰的师父金镇子是在全真教内受到排挤后愤而出走的,这一走就走到了契丹人的领地内。当时契丹人还没建国,处于被中原统领的附属状态。后来,中原王朝崩溃,天下大乱,契丹人趁机建国,接着又定国号为辽;随后,赵匡胤也建立了宋王朝,宋、辽发生战争。在确定自己的归属地——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站队的时候,金壁峰和赤练同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赤练同认为,自己是汉人,应该回归大宋,助宋抗辽;而金壁峰则认为,自己虽然也是汉人,但从小在辽人的土地上长大,是辽国的水土养育了自己,早已是一个辽人,更何况汉人唯利是图,最喜欢搞窝里斗,自己这一派不就是被人出来的吗,所以不应该回去,而应该就地帮助自己的生养国。

    师兄妹两人谁也说不服谁,都认为对方是邪恶之徒,于是就此愤而分道扬镳,金壁峰留在了辽国境内的九顶铁叉山,八宝云光洞内,自号云光真人,开创云光派。而赤练同则回到中原,落脚在离山上,建起了紫霞宫,开创出离山派。

    师兄妹两人虽然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有共同之处,但由于术业专攻各异,各自的本领差别很大,制造机械是赤练同的所长,特别是飞行机械,但金壁峰就不太擅长。所以颜容在师父的指点下,能摆出复杂庞大的天门阵,但要想制造出一架合格的木鸟来,心里就发虚。

    听了颜容的介绍,萧天佑识趣地放弃了自己的念头,这木鸟是飞在天上的,要是质量不好飞着飞着摔下来,那就小命玩完了。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萧天佑虽然放弃了念头,颜容却被勾起了强烈的,当年他跟离山圣母有过一段柔蜜意的美好时光,对木鸟的构造和制作方法有一定的了解。凭着他的记忆和一股执拗劲儿,经过无数失败后,楞是被他造出了一只,跟离山圣母的自然是没法比,不过好歹能飞,可以骑上一个人(离山圣母的能驮三个人)。颜容用自己的道号为这只木鸟命名,取名为昆阳号。

    当下手下的军卒们推出木鸟昆阳号,颜容跨骑上去,经过几十丈距离的地面助力后,腾空飞了起来,颜容调整方向,向着穆桂英冲撞闯阵的地方翱翔飞去。

    天上飞的速度,自然比地面走快得多,很快,穆桂英就出现在了他俯视的视线里。只见那位年少无畏的巾帼英雄骑在桃红马上,手里挥舞着那棵怪树降龙木,所过之处简直就是铁扫帚扫落叶——无人可以阻挡,辽军一触即败,纷纷溃散;而穆桂英的马又快,一旦冲过去,就没人再追得上了,只能用箭。可箭也照样不到,因为她那棵怪树一扫就是一大片,什么样的箭也被她扫掉了。颜容看着这景,心里急得跟烧窑一样,如果不是自己这木鸟质量太次,在这乱纷纷的战场上难以降落;他真恨不能马上扑下去,一脚把那妞儿踩在脚底下,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其实,颜容也就只是想想而已,难以真正实行,就算真如他所想的,成功降落了,他变成在地面上步行,穆桂英骑马,他估计还是追不上。

    再说穆桂英,从那地枢阵的陷坑中出来后,也说不清又闯过了多少阵,这时,她眼中的石灰已基本上被眼泪冲出来了,除了变成了大花脸之外,她的眼睛已差不多恢复了原状。这阵子,她正在冲击驰风阵。

    这驰风阵是一座主打进攻型的战阵,它主要以骑兵进行攻击,不过,这骑兵与一般意义上的骑兵不大一样,它是一种机械骑兵,也就是把机械和骑兵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快速而强大的进攻力量。颜容摆天门阵,可不仅仅只是他在孤军奋战,而是邀请了五湖四海的很多和尚和道士共同出力。大概,这也是北宋为什么老是会被打败的原因之一吧,因为自家人都帮着外人,那还要说什么呢。

    穆桂英正冲着,颜容架驶着昆阳号从空中向她俯冲过来了:“穆桂英,国舅爷对你一片痴,处处维护你,你却来冲击天门阵,让他将来无法面对国人的质询,你居心何在!”

    穆桂英抬头一看,见是这老道,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老道救过她,还是她的同门,现在却与她成为了敌对方,这……好一会儿,她才终于整理出思绪,说:“我没想过要冲击天门阵,只想拿回降龙木,是你们迫,我没办法只有出手自卫。”

    在穆桂英的说话声中,颜容呼地从她头顶上空冲过去了,绕了一大圈转回头后,又再次冲过来:“降龙木对天门阵来说是不祥之兆,你既然已是辽国的大元帅,就应该从国家的大局出发,把这种有害国家利益的东西献出来,怎么还敢来进行抢夺。”

    穆桂英说:“你少拿大帽子吓人,萧太后把我下在天牢要斩首,我早已不是什么元帅。还有一点不需要你来给我下定义,我不是辽国人,是宋国人。倒是你自己,上流着汉人的血却为辽人卖命,屠杀自己的同胞,你知道人们怎么称呼你们这种人吗,叫汉!我可不会做汉。”

    穆桂英被颜容用道德和感的刑具进行拷问,一时间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向了半空中,这一来就忽略了地面上了。作为一个在残酷血腥的战场上冲锋陷阵的人,怎么能犯这种错误呢。

    穆桂英这句话的话语刚落,猛然一低头,就见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庞然大物,那是一辆很奇怪的马拉战车,在战车的最前面,是两个轮子上面装着一块巨大的撞板,撞板是铁板,长宽都达到了一丈以上,上面装有三、四十根两尺左右长的放血尖刺,下面则是锋利的刀口,刀口离地面的距离只有一尺多,显然是用来防止有人从地面逃脱的。

    撞板被装在大木架上,大木架用三根木辕向后连接在一辆马车上,通过马车进行驱动。在撞板和马车的中间,有一个两丈左右长、一丈多宽的空间,这个空间里容纳了六匹战马,两个骑士。六匹战马拉动马车,马车通过木辕驱动撞板向前冲击。由于撞板的高度超过了两个马上的骑士,形成一面巨大的盾牌,所以他们不必担心自己在冲击时会遭到迎面敌人的攻击,而撞板上开了小孔,他们可以从小孔里观察前面的形。

    六匹马奔跑起来的撞击力度,再加上放血尖刺,这要被撞上,大象也得马上呜呼哀哉,何况人。

    穆桂英刚才只顾着跟颜容斗嘴,真没注意到这茬儿,等到她猛然发现时,已来不及了,这架大撞车已离她不足两丈远。这么一点点的距离,以双方高速对冲的速度,能闪得开吗?恐怕是痴心妄想。

    也还是要说是穆桂英,危急时刻反应极为迅速,只是在一瞬间的工夫,她就确定了自己的对策:闪没用,只有跳过去。确定了对策,她马上行动,她一念口诀,降龙木倏地抽长到三丈左右,然后她把降龙木往前面的地上一插,差不多就插在撞车的下面,同时她双脚夹紧马腹,叫了一声:“红红,跳!”双手用力撑动降龙木。桃红马也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家伙,知道危险,听到穆桂英叫,马上四腿用力在地面上一踏,斜冲向上往前弹跳起来。

    真是惊心动魄、精彩绝伦,呼地一下,一人一马竟然以撑杆跳的姿势从那辆大撞车的上面跃了过去,就好像飞马跨越化龙池,这一跃竟然跃出去有三丈多远,完完全全跳到了那辆撞车的后面。穆桂英这一手不但把地面上的那些辽军吓得呆若木鸡,就连空中骑在木鸟上的颜容,也差点把木鸟弄得失去平衡:这妞儿难道真的是天上的神魔下凡吗,怎么能这么牛!

    穆桂英虽然跳过了撞车,但出于众所周知的撑杆跳的原因,她的降龙木被撞车撞得脱手飞了出去。所以人、马落在地上后,她没有迟顿,马上拨转马头,向那辆撞车冲去。撞车体积很大,自然重量也大,所以纵然有六匹马拉着,也还是跑不过她的单人独骑。很快,穆桂英就追了上去。那撞车上的两个骑士一看,吓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再驾驭马车,急忙从马上跳下来,翻滚到一边去了。穆桂英也没心去理睬他们,过去捡起降龙木,然后就折返继续冲击。那辆撞车没了人的驾驶,可就没方向了,无头苍蝇般到处乱冲,最后竟然冲进了一座辽军的营帐中,把里面的辽军吓得妈呀惨叫,四散奔逃。

    这景被半空中的颜容看在眼里,老道这个难受呀,那真是又恐惧又恼怒,他一气之下掉转鸟头飞回去,一股脑儿拿了十张弩弓,每张弩弓都预先装上了六支弩箭,然后他再次又飞回来,飞到穆桂英头顶上空,把十张弩弓依次拿起来(他需要一只手驾驶木鸟,所以只能空出一只手),一张弩弓接着一张弩弓地向穆桂英发弩箭。

    在这之前,穆桂英遭受到的箭击都是来自地面,现在这却来自空中,这使她感觉颇有点狼狈。回想起在省嵬城时,她骑着白大褂,萧天佐骑着木鸟,两人在空中肆意戏耍党项人,那真是不要太爽;没想到,现在形反过来,轮到颜容在空中戏耍她了。穆桂英又气又怒,恨不能自己也马上飞到空中,去与对方展开空战。但现在这显然不可能。无奈,她只能到处躲藏并拨打飞过来的弩箭。还好,颜容只有十张弩弓六十支箭,很快就完了。完箭后,颜容没有了攻击的武器,就把弩弓当武器,向穆桂英砸过来。这穆桂英当然就不怕了,轻松接下。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