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身坠悬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穆桂英的反应也真是快,见势不妙,急忙头一摆,闪在一边躲过了铁拳的正面攻击。可谁知,那铁拳并不仅仅只是拳,拳头里还有东西,拳的冲势用尽后,两个拳头都蓬地一声,突然炸裂开来,从里面喷出无数毒针。这一下,穆桂英再怎么手敏捷也是躲不过去了,前及双肩上顿时被中了十几枚,然后,她在自己向后仰闪的躲避力量的作用下,噗通,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不但是她,连在一旁看新鲜看闹的铁木陀也是毒针满,在惊慌失措退避的过程中与大地作了亲密的接触。

    原来,颜容算准了人的心理,知道在连续闯过了几道机关后到达石棺前面的人,警惕肯定会很高,所以他故意在开棺这一环节上不设置机关,而是后移到从石棺里取物这一环节上,因为这个时候取物人的心大好,警惕肯定就会有所放松,这一放松,就容易中招了。

    穆桂英翻倒在地,连降龙木也被摔脱手了,她从地上爬起来,拔出一根毒针拿到眼前一看,心里暗叫一声老天保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相应的,那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原来颜容所使用的这种毒针,乃是穆桂英他们门派里的东西,颜容知道使用,离山圣母也知道,而离山圣母也教给了穆桂英。所以很万幸,穆桂英上带有解药。

    穆桂英不敢怠慢,忙把上的毒针都拔下来,然后掏出解药服下。他们这一派不是邪派,平常一般的况下不会用毒,毒针只是到了最后迫不得已的关头与敌同归于尽的手段,所以这些毒的毒其实并不强,也就差不多刚好能毒死人吧,而且发作速度也不快,给了中毒者一个自我解救的机会。很显然,颜容在用毒这件事上造诣不深。

    穆桂英自己解了毒,又过去把铁木陀扶起来,也给了他解药。两人都回复到正常。

    经过了这么多劫难,好了,降龙木终于到手了。穆桂英过去把降龙木捡起来,尝试着把她爸教给她的法诀一念,降龙木果真应声缩小,变得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原来降龙木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树木,在特定法诀的作用下,最大可伸展到原状的三倍,最小可缩小到三分之一。当然,这个法诀只有他们穆家人才懂。

    除此之外,它也还可以变软变硬,硬的时候比钢铁还硬,而软的时候,则跟煮熟的面条一样。如果不念法诀,它就只是一根普通的木头,用刀可以砍断。非常神奇。

    穆桂英把降龙木变小了,插在后背上,然后她和铁木陀离开石棺放置处,起步往出口走去。降龙木到手了,她也该回去了,这地方不是久留之地。

    完成了任务的人,走起路来脚步也轻快。两人走到地下室出口,体刚伸出地面一半,变故突然降临了,就听有人大叫一声:“放箭!”顿时嗖嗖嗖嗖嗖嗖……,箭矢雨一样地飞过来。

    原来,那耶律花拉今天不知怎么的,老感觉浑不对劲,在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也许这就是平常所说的预感吧,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在一些天之前,萧太后的通缉令发到了天门阵,他知道穆桂英从天牢里逃了出来。在颜容把降龙木转移到这八卦阵中来的时候,曾明确无误地告诉过他,这降龙木是穆柯寨的镇山之宝,所以一定要提防穆桂英。现在穆桂英逃出来了,她会去哪呢?会不会来找降龙木?应该会,换做是自己,自己家的传家之宝被人偷了,肯定也是急得不得了,想尽办法的也要找回来。

    耶律花拉在上翻来覆去了一阵后,见实在是睡不着,于是干脆爬起来,穿上衣服带上兵器去巡营。巡到小山脚下,见上面的营帐里没有人影晃动,也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吧,他随口就叫了一声:“道突图将军。”要是在以往,他这一叫,对方马上就会答应,可今天,叫声过后,什么反应没有。耶律花拉起疑心了:出什么事了吗?他又连叫了两遍,还是没反应。耶律花拉感觉到了不妙,他急忙奔进营帐。可不是嘛,他那些手下都被人点了道呢。

    耶律花拉是大辽第一虎将,与大夏第一勇士野利天黑不同的是,由于长年累月与宋军作战,接触到很多中原武功,所以他不但外家功夫厉害,内家功也同样不可小觑;而且,由于跟颜容的关系处得不错,颜容对他做了很多指点,不然,老道也不会放心地把降龙木放到他这里来了。

    耶律花拉花了一阵工夫,摸索了好一阵,解开了众人的道,一问,什么事都明明白白了。本来,他想马上带着人追进地下室,可后来一想,地下室空间狭小,这么多人涌进去肯定排摆不开,而穆桂英武功高强,这样做只会对对方有利。反正她总归是要出来的。所以他改而在地道口埋伏起来,同时派人去通知对面。穆桂英和铁木陀从地下室出来后,他马上传令放箭。

    耶律花拉的这个举动,完全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穆桂英还好,警惕高,反应敏捷,一见不好,马上一蹲,人向后一仰,咕噜咕噜,顺着阶梯就滚了下去。铁木陀是在自己人的地方,又不用提防什么,而且他瘸着条腿,反应自然也没穆桂英快,于是在箭雨的招呼下,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刺猬。

    且说穆桂英,滚到楼梯底下后,看着随后也滚下来的铁木陀,呆了一呆后,没敢逞强,急忙转向另一个出口跑去。

    路上克服了一些机关埋伏的阻挡,来到了那出口处。那出口处的盖板还盖着,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上面的人还没发现自己?不管怎么样,小心为妙。

    有了前面的教训,穆桂英不敢大意,她首先收集了十枝短梭镖,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盖板底下,往上走到曲蹲着子头顶能顶着盖板时,她突然猛地出手,蓬!把盖板打飞,只见嗖嗖嗖嗖嗖嗖……箭矢飞蝗一样飞过来,都在出口上方一尺左右的地方飞过。等到一轮罢,对方换箭矢重新拉弓的时候,穆桂英趁着这个空挡飞速站直子,把那十枝梭镖几乎在同时间向四面八方轮流撒出去,接着,她拔出了九转惊雷隐风剑。

    穆桂英这一手确实做得很正确,因为那银腰虎和铜胆虎在接到耶律花拉的命令后,早就做好了准备。现在穆桂英掌握好分寸,成功躲避了箭袭,还用梭镖扎死了五、六个正在换箭矢的人。

    穆桂英在拔剑的同时,人也跃了起来,她首先向那些已经搭好了箭的人扑去,那些人弓还没拉开,见她扑过来,没兵器抵挡,吓得转就跑。穆桂英速度快,追上去一连杀死了两、三个。

    现在穆桂英已经冲出了地道,箭没用了,那银腰虎和铜胆虎于是各抡兵器扑上来。那银腰虎的兵器是一把长杆大斧,斧柄长有八尺左右,斧刃宽大,锃明雪亮,劈起来呼呼生风,有很吓人的威势;而铜胆虎的兵器则是一把凤翅鎏金镗,也是八、九尺长,少说有五、六十斤重。两人两般兵器都比穆桂英的又长又大,他们从两边夹击,把穆桂英完全笼罩在呼啸的金刃劈风声里。

    穆桂英没心跟他们缠斗,只想尽快离开,她边打边退,一步一步地向营帐边缘退去。当退到篷布边时,她突然虚晃一招跳出战圈,倒手挥剑把篷布划开,然后从这个缺口里倒退着退出帐篷外。出了帐篷外后,她马上转过,撒腿就往山下跑去。银腰虎和铜胆虎岂会肯舍,也冲出帐篷,在后就追。

    这个时候,八卦阵可就动起来了,只见无数的辽军从营帐中冲出,灯球火把,照如白昼,看见穆桂英,都哇哇叫着扑上来。穆桂英到了这个时候,没什么好说了,只有抡开九转惊雷隐风剑,大开杀戒。都说战争惨战争惨,那是真惨,只见剑光过处,鲜血飞溅,死尸翻滚,用当者披靡来形容此时的穆桂英,那是一点也不过份。

    穆桂英不敢贪战,她专拣那些人少的地方冲,由于比较熟悉阵中的地形地势,所以经过一番冲杀后,被她冲出了八卦阵。

    但是,天门阵大着呢,又不只是一个八卦阵,此时,不单是八卦阵,似乎整个天门阵都被惊动了,到处都有辽军冲出来,到处都人拦阻,在这种形下,穆桂英也顾不得分辨路径了,只知道那里好走就往那里冲。

    懵头懵脑冲了一阵,前面突然闪出一队女兵,为首的乃是一员女将,也大概十八、九岁,青美貌,长得英姿飒爽,很有一股妩媚将军的味道。也许是因为事出突然,突然被从睡梦中惊醒的缘故吧,她没有顶盔冠甲,只是随便披了一件外衣,手里提着宝剑,带着三十几个女兵。“站住!”

    穆桂英一楞,急忙收住脚步。这女将她认识,先前来天门阵中寻找降龙木时听人说起过。这人名叫黄凤仙,是玉女阵的阵主。要说这丫头,可不简单,她的遭遇跟穆桂英差不多,也是小的时候被一不愿暴露姓名的老道抱去,教授武功道法。出师时,师父送了她一把名叫三皇的宝剑,这剑是干将、莫邪一级的神兵利器,削铁如泥,穆桂英曾经在暗中看过她表演,只见锅铲把粗的铁棍,一下就断了,比穆桂英的九转惊雷隐风剑可是厉害不少。穆桂英见是她挡路,心头咯噔一跳,知道今天要有一场恶斗了。

    那黄凤仙把路拦住,以一种嘲讽似的神说:“听说有一死不要脸的,一天到晚到处叫嚣自己是天下第一大美人,这人就是你吧?”

    穆桂英微微一笑说:“不错,你是不是很嫉妒呀。”

    黄凤仙说:“呸!嫉妒你,像你这种没教养的野丫头,给我提鞋都不配!”

    穆桂英此时急着逃命呢,哪有心跟她口水仗:“既然不配提鞋,那就给你提头好了!”也不再多耽搁,扑上去抡剑就刺。黄凤仙叫一声:“你找死!”挥剑迎战,两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战在一处。

    如果是在平时,穆桂英手痒技痒,会很乐意跟这个辽军的女将军好好大战一场,可现在,她没这个心;另外,她也担心自己的剑不如人家,所以过招时不敢硬碰,只能以巧妙的方式与之周旋。这样一来,就更加没心打下去了。所以,一边打,她一边在思量着该怎么脱

    没过几招,后面呐喊声响起,有辽兵追了上来。穆桂英顾不得那么多了,呼地一记源掌就拍过去。黄凤仙也知道自己的对手有一种力掌法很厉害,如果被招呼上,吃不了得兜着走。感受着那灼的掌风扑面而来,她没敢硬接,急忙闪躲避。然而,还是慢了点,掌风从她衣襟上刮过,噗地一声,冒出火光来。黄凤仙还是个姑娘家呢,这要是在火里过上一趟,就毁了容了。她顾不得动手搏斗,吓得急忙跳到一边去扑打衣服上的火苗。穆桂英见她跳出,正中下怀,马上抽出,飞也似地向一侧边跑去。这前面是通向一处悬崖,如果在正常的况下,她肯定不会选择这个方向,但现在况特殊,顾不得那么多了。

    果然,没跑多远,就到了悬崖边上,上一次来时,这天门阵内所有的悬崖峭壁她都探查过,对这些地方有一定的了解,也许这就是她断然往这边跑的原因吧。

    看着后面的追兵越追越近,穆桂英没有犹豫,纵就跳了下去,待得辽兵们追到时,悬崖顶上早没有了她的影。众辽兵来到崖边缘上,举起灯球火把往那下面照。黑咕隆咚的,又深,这能照得到什么。

    不一刻,颜容得到消息赶过来了,听到说穆桂英跳下了悬崖,这位天门阵总统帅马上传令道:“到下面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找到她,不能让她跑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