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八卦阵中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虽然恨透了铁木陀,害得她本来想和平解决的事要流血杀人,但这家伙是自己找到降龙木的关键,少了他还真不行。没奈何,穆桂英只好强压下恼怒,和这个有点无赖的瘸兄把那些尸体处理了一下后,两人继续往八卦阵而去。

    八卦阵是围绕着两个几乎连在一起的小山头而摆设起来的,共分为八个方向,对应着八种地形,在天门阵中属于地形最为复杂多变的子阵。整个八卦阵的地面形状,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幅八卦图,而那两座小山,,就是中心的阳鱼;在两只阳鱼的中心部分,竖立着一个刁斗,刁斗由一根八丈左右高的长杆和杆头顶上的一个大木斗组成,那木斗里能站人,战时就是由站在那里的人挥舞各色旗帜来指挥己方的军队进行各种战术调动。

    在作为阳鱼的两座小山的中心部分,其地下被挖出了一个地下室,作为阳交汇、地气融合的一个通道,穆桂英的降龙木,就是被颜容老道藏在了这个地下室里。地下室有两个出口,分别开在两座小山上,每个出口都被一座辽军营帐所覆盖,出口上还有盖板,不明真相的人,是不会知道这下面还有乾坤的。

    穆桂英和铁木陀来到这地方,趁夜暗越过外围的防范,摸进八卦阵内,来到作为阳鱼的两座小山脚下。

    毫无疑问,颜容的防范意识是非常强的,此时由于已是深夜,八卦阵内其他的辽军营帐早都已经熄灯安歇,唯独有这山头上的两座,却还是灯火通明,人影憧憧,显示他们一点也没放松警戒。

    穆桂英看那营帐里有人影走动,没敢贸然乱闯,她问铁木陀:“你应该认识这营帐里的人吧?”

    铁木陀点点头:“我那里的闪闪果就是他们偷拿出来的,卖得的钱我们双方平分。”

    穆桂英又问:“那这个营帐里负责的人是谁?总共有多少人在这里看守?”

    铁木陀说:“这两个营帐统一由八卦阵的阵主、大辽第一虎将耶律花拉负责,但一般的况下他不在这里,而是住在八卦阵主营内,这里主要由黑山三虎看着,而这个营帐,是金翅虎道突图在看守,银腰虎和铜胆虎则看守对面那个营帐。这营帐里人不多,平常只有十三四个,如果有什么事,只要吹起军号,马上就会得到山下那些大帐的支持。”指了指山下不远处那些黑乎乎连成片的营帐群。

    穆桂英以前也是来过这里的,了解一些况,只是没有他介绍的这么清楚细致而已。听完这些,穆桂英想了想,有了主意,她对铁木陀说:“你要这样这样……配合我行动,那么事就会比较平安的解决,不然,就免不了流血冲突了。”

    铁木陀已经见识了她杀人时的狠辣,胆子早已被吓破,此时听到说,哪还敢有一丝一毫的违逆,急忙点头如捣蒜:“会的,我一定会好好配合的。”

    穆桂英于是在地上捡了一些小小的鹅卵石,说:“走吧,你在前面带路。”铁木陀也不敢多放一个,急忙带头往山头上的那个小营帐走去。

    走了大概有一百多步吧,两人来到了营帐门口。门口有两个辽军抱着兵器在那里瞎聊天,见了铁木陀,两人多多少少有些吃惊:“铁木陀将军?怎么这么晚了还来?”

    铁木陀说:“那你们的意思是说,做那种事还要大白天明目张胆的来?”

    两个辽军不好意思,嘿嘿地笑了:“卖得还好吧?”

    铁木陀敷衍着说:“差不多,都卖光了。所以才又来了。”

    随后,两个辽军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穆桂英,于是问:“这位兄弟是……”原来穆桂英一看到他们就用上了迷蝶螭梦功,所以两人此时看到的乃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契丹汉子,差不多也就是那夏雨节的形貌吧。

    铁木陀按穆桂英的吩咐说:“这位兄弟他妈妈过世了(穆桂英的妈妈确实在她两岁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临死前有个心愿,说是要含个闪闪果在嘴里。不巧我那里已经卖完了,所以就把他带到这里来了。”

    两个辽军把穆桂英上下打量一番,也不知是出于称赞还是别的什么意味,说:“花几百两银子买个东西含在你娘嘴里埋到土里去,老兄,你真是个孝子!”

    穆桂英笑了笑说:“你们过奖了,几百两银子对我来说还不是什么大数目。”

    两个辽军咋了咋舌,感叹道:“有钱人就是好啊!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像你这样有钱那就好了。”由于宋、辽多年交战,辽人、宋人交汇混杂,辽军此时受宋军风气的影响已经很深,他们的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建国时的那种强悍勇猛的作风在他们上早已消失大半了,这,也为后世的金国灭辽奠定了悲惨的基础。

    正在那里说着,从里面出来了一个脸色显得有点金黄的人,看了铁木陀,急忙到营帐外探头四处看了看,见没有其他的人,这才缩回头来:“在营帐门口瞎扯什么,快进来吧,免得被人家看见了。”把穆桂英和铁木陀带进营帐里面。

    一到里面,不等对方开口,铁木陀就按照穆桂英预先设计好的,说:“道将军,把弟兄们都召集起来吧,可以分钱了。”原来这金黄面色的人就是这里的守卫将官金翅虎道突图。

    显然,铁木陀和道突图之间干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互相之间都很熟稔,听了铁木陀的话,这位金翅虎马上去把所有的手下都叫了过来,穆桂英暗暗数了一下,连着道突图一起算上,一共有十三个人。心中于是有了一个底,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且说道突图,无缘无故的,没有防范哪,不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穆桂英算计好的,当他把人都召集起来后,他来到铁木陀边,刚要说什么,打击降临了,穆桂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出手,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况下,就把他点定在当地。道突图遭到这突然的打击,吓得魂飞天外:“你……”刚吐出这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了。穆桂英不但封了他的活动道,也点了他的哑

    穆桂英可没心跟他解释什么,把他搞定后,马上把捡在手里的那些鹅卵石又向那十二个辽军撒去,噗噗噗噗噗……每一个都打击得很准,这十二个目瞪口呆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契丹士兵也很快就变成了十二具人体塑像,连同他们的惊讶神一起被定格住。

    穆桂英可没心在这个地方多耽误时间,把所有辽军都点定住后,她马上在铁木陀的带领下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处。

    这个入口比较大,横竖都有七八尺宽,洞口盖着一块大盖板,是包了铁皮刷了油漆的厚木板,看那样子估计有一两百斤重,上面有一个拉环。穆桂英走过去,抓住拉环往上一提,把盖板提了起来。盖板下面,是一级一级的台阶。

    穆桂英把盖板放下后,对铁木陀说:“和我一起下去。”铁木陀虽然很不愿,可是在威势的迫下,没奈何只得从命。

    两人顺着台阶往下走,走到台阶底部时,空间豁然开朗,前面出现一个九十度的大拐弯。铁木陀在下来时,一直都在往穆桂英的背后缩,看见这个大拐弯,更是吓得不敢迈步。穆桂英也是一个搞机关设计的人,懂得什么地方有危险,看见这种地形,她本能地就多了几分小心。她没有径直地往前走,而是远远地停了下来,两只眼睛四处扫视,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埋伏,如果有,又在什么地方。

    穆桂英和铁木陀所站的地方,离那个拐弯处还有好几丈远的距离,可就算是在这么远的距离上,穆桂英也还是能感觉得到有股吸力在吸引着她上的东西,凭着以往的经念,她判断,这里面肯定被人设置了大量的磁石。

    果然,试探着往前走没走几步,她佩带的宝剑就开始往那个方向翘,越往前走,翘得越厉害。当接近到一定的距离后,那宝剑简直就要飞过去。穆桂英想了想,冒出个念头,她把九转惊雷隐风剑抽出来,一松手,顿时嗖地一下,宝剑飞过去,嘡啷!被吸附在弯道内侧的墙壁上。

    显然,那个地方有机关,宝剑飞过去触动了机关,它刚一被吸附住,对面的墙壁上就打开了十个口子,嗖嗖嗖嗖嗖嗖,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出十枝三尺左右长的梭镖,上中下全面覆盖,向磁石墙面。这如果被招呼上,估计孙悟空也要损失掉七十二般变化中的其中一变。

    不单是这样,就在对面梭镖出的同时,磁石墙壁自己本的这一面,也在磁石区的两侧边,同时伸出了两条机械臂,机械臂的前端是两只尖利的铁爪,好像人的手一样,有五只尖指,能收缩合拢,都向磁石区抓来。这如果被抓上,又将是一劫。还好,两处都放了空炮。铁木陀看着这景,倒抽了一口凉气。

    机关动作完了,地下室里重又寂静下来。穆桂英出于一种本能的警觉,还是觉得有点不放心,她发现洞道两边都是砖砌的,于是她把功力贯注在右手指上,噗地抓进墙壁去,抠下一块墙砖,往那拐弯处扔去。轰隆隆,一阵洞道中的声音响过,那拐弯处没有什么反应。没反应应该就没事了,穆桂英于是放了心,向铁木陀一挥手,率先向那弯道处走去。铁木陀看她走,不敢不动,只好也跟着。

    过了九十度弯,前面出现一个十字交叉口,穆桂英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于是问铁木陀。铁木陀指了指左手边。穆桂英往那个地方上下左右看了看,她先把磁石墙壁上自己的宝剑摘下来,然后随手捡起一支掉落在地上的短梭镖,向那十字交叉口的左面墙壁上投去……穆桂英一连投了三支梭镖,左面墙、右面墙、地面上都有,却没见有什么反应。没反应一般来说就是没有机关,穆桂英于是每只手各拿了一根梭镖,一步一步的慢慢和铁木陀摸索着往前走。

    走了没多远,穆桂英的眼睛突然定格在了地面上,没敢再往前迈步。原来,那地面上出现了“此处有机关”的标志。这里的地面是用砖铺的,如果是普通一般的地面,那么铺砖时基本上都是按一个格式来的,比如横排的都横排,竖排的都竖排;但如果这地下面有名堂,那就需要用砖来做出标识了,这样就可以告诉自家人:这下面有机关,小心了。

    别的门派在做这种标识时,往往是采用改变铺砖格式的手法,譬如在一大片横排中夹杂上几条竖排;或者是使用有颜色差异的砖;但穆桂英他们这一派不是这样,他们采取的是使用宽窄度不一样的砖块的手法,而且这些用来做标识的砖的宽窄度,与普通的砖相差并不太大,不是仔细用心的人,乍一看根本看不出来。这就使得他们设置的陷阱机关就算是碰到懂行的人,也并不一定就能看得出来。

    穆桂英自己经常使用这种手法,这显然瞒不过她。从这个手法她可以判断出,这机关应该是颜容设计的。自己这一派,使用这种手法的,有哪些机关呢?排除了一阵之后,她想到了一点,自言自语地说:“难道是毒砂?”毒砂在他们这一门中手法比较低下,一般的况下是不会使用的。

    穆桂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于是做出了相应的举动,她放下手中的梭镖,把功力运用到两只手掌上,然后猛地往自己脚下的地面上一拍,借着地面,把功力向前面传递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掌力到处,只见那十字路口边有几块砖往两边移开,顿时,头顶上方哗地如倾倒一般漏下一大片砂来。那些砂黄色中微微带点黑,是用毒药浸泡过的,沾在人上会让人奇痒无比,需要不停地抓挠,这一抓破了皮肤,毒药就渗进去,然后小命就玩完了。穆桂英看着这样子,心里暗暗叫了声侥幸,还好自己小心,要是马虎一点,今天就要麻烦缠了。

    过了十字交叉路口,两人终于来到了收放降龙木的地方。这里有一副巨大的石棺,材质为一种白色的石头,上面有棺盖,铁木陀指着石棺说:“就在这里面。”穆桂英看了看他,那眼里的神色告诉她,这不是在撒谎。

    像这么一种开盖取物,最容易中机关了,穆桂英当然不敢鲁莽行事,她找来六根短梭镖,头尾互相相接,接长成两根,然后用这两根梭镖石棺和盖板的缝隙中,慢慢把盖板撬起来。出乎她意料的是,里面并没有设置机关,撬盖板的过程中什么事也没发生。

    盖板这一撬开,那失踪许久的降龙木就重新出现在穆桂英眼前了。降龙木是一种奇异的树木,它的树皮非常光滑,颜色呈金黄中带点微红;树干长到一尺左右粗后,就再也不会增粗,哪怕长上一万年,也还是老样子。显然,为了能放进石棺中,颜容劈掉了一些细小的枝桠,只留下几股粗枝。那头部和尾梢上都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每块都有两三百斤重,好像是怕它变化逃脱似的。

    像降龙木这么一种奇异之物,任是哪个人估计都不愿毁坏它,不然,颜容把它往火里一扔,穆桂英就死无对证了。此刻降龙木躺在石棺中,虽然已被砍下来很长时间了,但看上去却一点也没变色,还是跟生长着时一模一样。

    分别了这么久,重又见到了自己山寨的镇山之宝,穆桂英的那个高兴,当然不用多说,她眼直直地欣赏了一阵,伸手先把那两块石头搬掉,然后把降龙木从石棺中拿了出来。

    穆桂英也是太高兴了,这一兴奋,就把刚才的警惕抛弃得一干二净了。世事往往就是这样,当人麻痹大意时,也就是灾祸降临时。降龙木刚被拿出石棺口,就听蓬!蓬!两声,从石棺里弹出两个铁拳头,直扑穆桂英。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