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神奇的点穴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经过一番打听之后,穆桂英和夏雨节找到了辽军军马场的负责人铁木陀,当时,这位材高大但却瘸着条腿的辽军军官正在给一匹军马梳理上的长毛,见了穆桂英和夏雨节,不认识,于是问:“你们有什么事吗?”夏雨节把来意说了。

    这地方是辽军放养军马的地方,属于军队的衍生从属单位,而穆桂英现在的份是越狱逃犯,一个越狱逃犯到这种地方来,未免有点自投罗网的感觉,所以穆桂英可不敢随意托大,一进入军马场,只要遇到工作人员,别的什么不说,她首先就把迷蝶螭梦功当见面礼送上。别管人家认不认识你,安全最重要。当然,这份见面礼送得很轻,她没做过多的手脚,只是稍稍使自己的面容在这些人眼里看起来有所改变,不再是“穆桂英”的样子就行。所以从进场一直到现在,顺顺利利的什么事也没发生。

    大凡能负责一个地方的人,肯定不会是马大哈,多多少少总有些城府和心机,那铁木陀看起来为人谨慎,听了夏雨节的来意,他上上下下把面前两人打量一番,眼里满是疑惑的光芒:“你听谁说的?”看他这样子,好像这东西还不是随便就能卖的。

    夏雨节说:“我们那里已经有人买过了,就是他告诉我的。”

    铁木陀又看看穆桂英:“那你呢,这位姑娘,你是来干什么的?”

    穆桂英把自己编造的来意也说了一遍。

    也许像铁木陀这种当了官却想发财的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顾忌吧,听完穆桂英的来意,这位辽军将官犹豫了一阵,刚想要再说什么,却突然脚一扭,好像踩到了什么,浑一震,震得他摇了摇头,然后抬起脚来一看,原来是踩着了一块有棱角的石子,把他的脚硌着了,看样子还硌得不轻。这位辽军将官自言自语似的也不知骂了句什么,一脚把那块石子踢掉,然后,他抬起头来,又看了夏雨节和穆桂英几眼,说:“我这里有是有卖,不过很贵的,你们有没有带够钱来?而且还有个条件,这东西买回去之后,你们不要到处乱张扬,自己偷偷用就行了。因为,这个国师是不准卖的。”

    原来,降龙木确确实实是颜容派人去偷伐来的,但颜容既然能坐上大辽国师的宝座,自然不是个做事顾头不顾尾的人,他知道穆柯寨丢了这么一件重要的宝物,肯定不可能善罢甘休,一定会派人出来寻找,所以他把降龙木偷伐到手之后,马上就严密地藏了起来,不准任何人泄露哪怕是一丁点的风声。反正他又用不到这东西,只要不落到宋军手里就行。

    刚开始的时候,他这个命令还被贯彻得很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开始冒出来了,那些负责去偷伐以及看管的人都发现了降龙果的奇妙效用啊,这么一种好东西不拿来使用,就这么藏在暗无天的地方让它慢慢腐烂掉,这岂不是暴殄天物,对大自然造物犯罪?!

    不论契丹人还是宋人,贪财的本都是一样的,看看随着时间的推移,颜容对这件事的关注度慢慢降低,一些看管的辽军就开始打起了鬼主意了,树叶没办法,他们就偷偷把降龙果偷出来,到外面找买家卖掉,卖得的钱财大伙儿平分。想想也能知道,由于降龙果有夜明珠一样的奇特能,想要买它的有钱人家还真是很多,买的人多就会有竞争,这使得降龙果的价格一路飙升,最后竟然达到了两百两银子一个的天价。

    还是那句古话说得好啊,“有钱能使鬼推磨,”降龙果这么值钱,哪怕被抓到了要杀头,也还是会有人拼了命地要去做。这就好像现在的人贩卖毒品一样。刚开始那些看管的人还有点害怕,只敢一个两个地往外拿,到后来就不顾一切了。等到颜容发现时,那百十来个降龙果已差不多被偷了个精光。颜容震怒了,这种事你们也敢做?!他把那些看管的人几乎全部杀掉,然后派人去追缴那些被卖出去的果子。那还到哪追去,那些果子被卖得天南地北到处都是;再者说了,人家花了那么多银子好不容易把这东西买回来,你却要收缴上去,谁会乐意!

    颜容费了老鼻子劲,收是收缴了一些,但大部分还是流落在民间。颜容也不是神仙,无可奈何之下,除了乞求上天保佑之外,他把降龙木又另外找了个地方掩藏起来。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前脚刚藏好,后脚就有人把那收缴上来的降龙果又往外偷拿。没别的原因,一个字:钱。

    这铁木陀手里的降龙果,就是属于收缴上去后,又被再次偷出来的,是第二卖。穆柯寨的降龙果,真是使这些辽军的荷包好好地鼓胀了一回了。

    听了铁木陀这么直接表白的话,夏雨节自然不是傻瓜,急忙说:“我这果子买回去之后,马上放在我娘嘴里,埋进土里去,肯定不会向外泄露!”同时他把带的钱掏出来给铁木陀看。他的衣服在与狼群搏斗时被撕烂,如果不掏出现银来,他怕人家会怀疑他的购买力。穆桂英也是假意惺惺地作保证,并摘下上佩戴的一块玉佩,作为自己的值钱抵押物。

    铁木陀看了他们的钱物,说:“那好吧,你们跟我来。”把两人带到一间屋子里。

    这间屋子设计得有点奇特,屋子成狭长型,窄的一面只够放下一张桌子,两张椅子;那墙壁上面则到处画满了画,还是彩色画,画的内容有的是讲述神话故事,有的是描述战争场景,虽然画得也许不怎么样,但是把这四面墙壁全部都画满,也肯定是花了不少心血。

    屋子的窄面为南北向,宽面是东西向,门就开在宽面的墙上,两面墙上都有门,一道前门,一道后门。在窄面的方向上,每一头都摆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桌子椅子都没有贴墙,而是离墙有一尺左右的距离,看那样子,也许是为了避免破坏墙上的壁画吧。

    铁木陀从前门把穆桂英和夏雨节领进屋子,让他们在其中一头的桌子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给他们一人沏了一杯茶,说:“你们先在这等一等,我去把闪闪果拿过来。”看来这东西真是私下交易的隐秘货,都不敢放在明处。铁木陀说完,一瘸一拐地从后门出去了。走的时候,见穆桂英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他脸上挂上了一种诡异的笑容。

    在这间屋子窄头的两侧,每一侧都有一间密室,铁木陀从屋子里出来,马上转一拐,拐进了穆桂英他们坐着喝茶那一头的密室里。这密室里有一部机械,是铁木陀从师父那学来后,再经过自己的改进研究而制成的,名叫点机,可以像现代的机器人一样点制人的道,是一种在当时来说非常先进的道家秘术机械,他打算用这部机器把穆桂英抓住。

    穆桂英当然不会想到,其实她的迷蝶螭梦功并没有迷惑住这个瘸了腿的契丹军官。

    自从她从天牢内逃出来之后,萧太后就向全辽国签发了通缉令,悬赏通缉她。通缉令通缉令,不说每一个辽国人都知道吧,这属于辽军一部分的军马场是在好些天前就接到了命令的。穆桂英因为怕迷蝶螭梦功发得太强而引起人们的反应,所以只做了局部的迷惑,可她没想到,这个迷惑并没有做好,她只是把自己在他们眼里的样子改变了一下,但并没有改变她是个汉人女子这个本质。这地方是契丹人放马牧羊的草原深处,平常来来往往的都是契丹人,现在无端端跑出一个汉人女子来,怎么会不让人起疑。

    那铁木陀其实是个大将,因为负伤瘸了一条腿,实在无法再上战场,所以不得不屈尊到这个地方来养马。做大将的人,警觉自然高,当他对穆桂英起疑后,他就想起了通缉令中有这么一句话,说是穆桂英有一种迷惑人的功夫,让大家一定要小心。铁木陀心想:迷惑人的功夫?是不是自己现在就受到了迷惑?既然受到了迷惑,就要想办法解除,于是他灵机一动,借故踩着了一块石子,猛地一摇头,好了,迷惑被解除了,穆桂英的真实面目在他面前一览无遗。

    铁木陀认清了穆桂英的真面目,一时非常兴奋,萧太后在通缉令中许诺,不管是什么人抓到穆桂英,平民百姓马上当官,当官的就地迁升三级,赏银三千两。这么好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一定要好好把握。于是他就想方设法,把穆桂英引到了这个屋子里来。

    自打瘸腿无法上战场后,由于感觉自己不能就这么荒废下去,铁木陀就拜了一个老道人为师,开始习学机关机械。别看他长得一副粗人样,其实天很聪明,学起来非常快,而且不但快,他还自己能进行创新。穆桂英所坐的椅子,就是他设置的一个陷阱,在这椅子后面和侧边的墙上,布置着他研制的那种点机的八条机械臂,这机械臂的顶端是人手伸出食指的形状,中间也跟人的手臂一样有可以活动的关节,转动时像皮影戏中的木偶一样用牛筋绳来控制。这八条机械臂都是预先布置好,好像弩箭上了弦一样,用的时候只要一拉动机关,八条机械臂就会同时点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遭到袭击的人点定住。而且,如果遭到袭击的人闪避,还可以通过牛筋绳进行适当的调整,以使袭击能够精确地命中目标。这一点,有点像现在的线导鱼雷和线导导弹。

    八条机械臂的指尖分别布置在两面墙上,为了掩人耳目,就用壁画把他们遮盖住。这就是为什么四面墙上都画满了壁画的原因。

    且说铁木陀,进了密室后,他先爬到密室顶上,通过上面的一个小孔,观察穆桂英坐在椅子上的体姿势,然后通过机械上的一个调整机关,把八条机械臂适当进行调整,使它们能正好对准穆桂英的八个大。毫无疑问,做这些时,他非常的小心,几乎可说是没发出一点声响,比猫走在地面上还轻忽。

    不一会儿,机械臂调整好了,可以发动袭击了。他没有拖拉耽搁,马上一按机关,八条机械臂顿时倏地一下,同时都从两面墙壁上冲出,一齐扑向穆桂英。好像蜘蛛的八只脚同时伸向一个目标,来得诡秘而快捷。

    再说穆桂英,毕竟是顶着逃犯头衔的人,警觉还是没有丧失的,进了这间屋子之后,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她不住地扫眼四处观看。这屋子有点不大正常,正常一般的屋子,长宽比不可能会有这么大,而且墙上还画着这么多壁画。这些画有什么意义?故事不是故事,场景不是场景;说它们是艺术品嘛,好像水平又不够。但是,到底哪里不正常呢?她又一时看不出来。因为如果是机关屋,肯定会有痕迹,那些机关它们从哪里出来,布置在什么地方,这些都有一定的规律可以追究,明白的人仔细看就能看得出来。穆桂英自己在机关方面就是个行家,穆柯寨上的所有机关埋伏,都是她一手设计安装的。

    但是,这间屋子与其说是一间机关屋,不如说是加了一些机关的普通屋,因为它的机关就只装在四张椅子后面,其它的地方一概没有。而且,这些机关还和墙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不明真相的人就算用手摸,短时间内也摸不出什么名堂。穆桂英也是大意了,她想象不出这么一个养马的地方竟然会藏着这么一个机关大师,就好像人们想当然地认为浅水沟里肯定不会有龙一样。当然,也要承认铁木陀设计的这个点机确实神奇,天下独一无二,就此一家,所以才会连穆桂英也被骗过了。

    也是该来的总归要来,就在穆桂英到处乱看犹犹豫豫的时候,危险突然降临了,只见倏地一下,她体左面的墙壁上突然冲出四只木头手,食指在前,分上中下三路同时向她点到。穆桂英的反应也确实灵敏,见状叫声不好,马上双手在椅子扶手上一按,人从椅子上弹起来,呼地往前面冲去。但是,她再快,岂能快得过箭一样弹出来的机械臂,她只顾到了体的侧面,却就没顾到后面,结果就在她离开椅子的椅面大概有两尺左右距离的时候,后面的机械臂噗噗,连续点中了她的两个大。当她冲势用尽,落在地上时,她已全僵硬,无法动弹。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可把夏雨节吓坏了,他叫了一声:“木姑娘(穆桂英对他自称名叫木竹叶),你怎么了?!”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就来扶穆桂英。穆桂英被点中了大,全僵硬如一块石头,重心很不稳;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牧人,并不懂得怎么点,哪里扶得起来,累得满头大汗也没一点用处。

    正在那里不知所措时,铁木陀一瘸一拐过来了,看着他这个样子,问:“你在干什么?”

    夏雨节抬头一看是他,还不知道这变故其实就是他造成的,好像落难的人看到了救星一样,急忙说:“你快来看看,木姑娘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动弹不了了。”

    铁木陀嘿嘿一笑说:“不用看,她是被我点了道了。”

    夏雨节咯噔一下,嘴张得老大,完全愣住了:“为什么?!”

    铁木陀说:“难道你不知道她是太后要抓的通缉要犯?!让开点,别在这里碍事!”说着话,就想过来把穆桂英从地上提起来。

    夏雨节一看,叫道:“别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他用自己的体护住穆桂英,不让对方靠近。穆桂英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才不管什么通缉犯不通缉犯呢,对他的恩人不利,他就不答应。

    铁木陀呀嘿叫了一声:“你他妈的还敢到这里来撒野!”掉头朝外面叫道:“来人啊!”

    不一刻,呼啦冲进来四个辽军士兵,铁木陀用手一指夏雨节:“这家伙骨头痒了,给他好好挠挠!”那四个辽军士兵扑上去,对着夏雨节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而铁木陀则过去把穆桂英从地上提起来,又点了她上一些道,然后把她刚才那两个道解开。这样一来,穆桂英两手不能动,武功发挥不出来,但是脚可以走动,嘴可以说话。铁木陀盯着穆桂英那漂亮的脸蛋,嘿嘿笑着说:“人人都说你强悍又狡猾,怎么样,现在落到我手里了吧!”

    穆桂英知道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说,于是把头撇过一边,不予理睬。

    铁木陀见她不理睬自己,也感觉没趣,于是转过头对那四个还在揍夏雨节的辽军说:“好了,住手吧。”四个辽军退在一边。铁木陀从怀里拿出一个降龙果扔在夏雨节面前,然后把他怀里的银子劈手夺过来,说:“快滚吧,念在你是个孝子的份上,饶你一条狗命!”看来,这个铁木陀还不是一个毫无人的穷凶极恶之辈。

    夏雨节想要说什么,穆桂英看他眼角也被打裂了,鼻子也歪了,牙齿也掉了一个,满脸是血,很是不忍心,于是说:“你快走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夏雨节说:“可是……”他还惦记着穆桂英呢。

    铁木陀看他如此不知死活,恼了,对那四个辽军说:“把这家伙叉出去,扔到外面,他要不愿走,就让他去喂狼!”四个辽军答应一声,如狼似虎扑上,把夏雨节叉出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