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降龙木现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快活逍遥的子似流水一般快,眨下眼就过去了很多天。这一天,穆桂英又在外面过夜了,太阳爬到三竿高时她从树上下来,打了一只野兔烧火烤着吃。她随带着盐巴和孜然,烧烤得很香。这是她跟党项人学到的生活习惯。吃完后,她骑上马,继续昨天前进的方向。

    风吹过,草浪涌起,草浪上野花朵朵,散发出迷人的芳香。走了大概有几十里路的样子吧,前面突然有人喊:“救命哪!救命哪!”这地方如果在中原,那是标准的荒郊野外,但草原上不同,草原人本就是到处跑的,那里都是家,所以不论在哪里看到人,都不必感到大惊小怪。穆桂英不敢怠慢,急忙催马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声音是在一个山弯后,非常惶恐。待到了地方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只见有好几十匹草原狼,围住了一个契丹汉子,正在展开凶猛的扑击,那汉子手里拿着一根木棒左挥右挡,非常狼狈,他上的衣服已被狼抓破了好几处,鲜血洇染出触目惊心的艳红。在他边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匹马,被啃咬得只剩半个子,里面的肠子肚子流了满地。不用说,那肯定是狼群的杰作。

    穆桂英看形不好,那汉子显然与狼群搏斗了很长时间,此时已累得气喘吁吁的,力气很弱,如果再没人救护,他肯定要葬狼腹。穆桂英在离山时曾跟离山圣母学过驭兽法术,能召唤驱使很多种野兽,其中当然也包括狼,而且还成功试验过。不过,离山是山区,那里有狼也是山区狼,和这现在的草原狼可能会有所不同。她能驱使山区狼,能不能驱使草原狼呢?不管怎么样,救人要紧。穆桂英决定试一试。

    穆桂英说动就动,马上双手摆动,嘴里念叨有词,念起了驭兽诀,发出驭兽功法。

    这驭兽法术其实跟迷蝶螭梦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说它们是姊妹功法,因为它们在作用原理及使用手法上都有很多地方是相通的,所不同的是,迷蝶螭梦功针对人,而驭兽法术针对兽类,作用对象上有些不小的区别。

    穆桂英使出了驭兽功法,嘿,别说,还真有效用,念叨了一阵之后,狼群慢慢停止了攻击,一只一只的,都在她的功法作用下离开那汉子,转而围到她边来。穆桂英看那汉子已没有了生命危险,于是随手往一个无人的方向一指,狼群随即呼啦一声,都朝那个方向冲去。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

    狼群跑远看不见了,那个契丹汉子得救了,穆桂英从马上跳下来,来到他边,关切地问:“你没事吧?”那汉子摇摇头说:“谢谢你救了我。”

    穆桂英一个人在外面逛,多多少少有点闷得慌,现在见有了人,可以和自己做做伴,解解寂寞,于是就和他聊起来:“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遭遇到狼的袭击呢?”看这方圆四周,既没羊群也没马群,这汉子肯定不是牧羊放马人,牧羊人会有牧羊犬,放马人单一人的几乎没见过;这汉子只骑了一匹马,其它的什么也没有,难道他也是个到处瞎逛的?穆桂英现在的份是个越狱逃犯,不可能他也跟她一样吧。

    那汉子看穆桂英年轻貌美,清纯可,看样子不足二十岁,却有驱使狼群的奇能,不由得对她颇有些敬畏,他说:“我是到前面一个地方去买闪闪果的。”说着话用手指了指东南方向。

    “闪闪果?”这是什么怪东西?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穆桂英有些好奇,就问那汉子。

    那汉子说:“就是一种会发光的果子,红红的,有山里红那么大,到了晚上挂在屋子里,整间屋子都可以被照亮,比蜡烛和油灯亮多了。”

    这汉子嘴里所说的这种闪闪果,穆桂英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因为这就是他们穆柯寨出产的呀,是穆柯寨降龙木树上结的一种果子,因树取名,就叫降龙果。这种果子不能吃,但是能发光,一个果子能足足发光一年的时间,其发光的原理大概跟萤火虫差不多,是一种冷光。当然,果子长在树上时是不会发光的,只有摘下来晒上一、两天后才行。而且,它的光芒亮度也不是永远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果子会逐渐收缩变小,光芒也会相应地逐渐减弱,最后会缩得只有一粒西瓜子那么大,这时候就发不出光来了。降龙木树上结这种果子产量不高,一年也就能结那么一、两百个吧,除了穆柯寨自己用,剩不下多少。以前在穆柯寨时,穆桂英会把这多余的送到山下市场上去卖,买的人很多,而且价钱也不低,这为穆柯寨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不单单是果子,降龙木树上的树叶也同样能发光,只是时间短暂,只能维持半个时辰,然后就会化成飞灰和青烟。所以,这树叶自然是没办法卖的了,因为它们一旦从树上掉下来,很快就会自动消失掉。不过凡事有弊也有利,树叶虽不能卖,却为穆柯寨平添了一道景致:降龙树光。这可是一道胜景,恐怕天下再无第二处,仅此一家的。每年到了降龙木落叶的时候,所有附近四邻八乡的人们几乎都会赶过来,争相欣赏这一年才得一见的树叶发光奇观。

    降龙木落叶跟其它的树木落叶不一样,其它的树木都是今天落几片,明天落几片,有一个比较长的落叶时间。降龙木不是这样,它的落叶集中分三次进行,其它的时候一片叶子也不会掉(当然,如果人为的去摘下来那就另当别论了);而这三次中,又主要集中在第二次,其落叶量占总落叶数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第一和第三次的落叶量都很少,基本上没有观赏价值,树光的胜景主要出现在第二次。

    到了树光胜景时你再看,那真是炫目无比,浪漫也无比,只见那已被晒得很干的金黄中带红的树叶从树上飘飘摇摇落下来,一离开树枝,只是眨下眼的工夫,它就开始发光,随着树叶的飘摇翻滚,光芒则是四处乱,由地心引力牵引着在树冠下划出一条条优美的弧光曲线。这些树叶落在地上后,并不是马上就消失,而是要持续放光半个时辰,这就导致光芒的内涵更加丰富。特别是到了晚上,你再看,只见那无数条的光弧线从树冠上一条一条地往地面上划,那些光弧线有各种各样的颜色,它们有的互相分开,有的互相交叉,有的还会互相碰在一起,闪现出交叠碰撞的光芒;所有这些光芒聚集组合在一起,真可谓是“火树银花不夜天,落叶余辉舞翩跹;人世也有蓬莱景,何苦羡煞做神仙。”这些降龙木的树叶在生长了一个秋,展尽了美丽姿后,到得冬季落叶时,还不甘就此平凡地谢幕,还要以这种辉煌亮丽的方式告别一个生命的轮回,等待下一个蓬蓬勃勃的机会。

    降龙木的这次落叶,时间会持续整整一天一夜,所以这一天穆柯寨上的人全部都是彻夜不眠,一直要到太阳升起,树叶发出的光芒被太阳的光芒掩盖住,人们这才会恋恋不舍地起离去。也因为如此,穆柯寨在方圆百里之内才会无比著名,人们提起时,往往要在前面加上两个字的定语,称为树光穆柯寨;有些人传谐音了,就会听成曙光穆柯寨。

    世界上除了降龙木的果子和树叶,穆桂英还从来没听说过有别的什么有同样功能的东西。现在降龙果出现在这个地方,那么毫无疑问,降龙木肯定也就在不远处。这真可称得上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找了那么久没找到,无形之中却碰上了。

    穆桂英还不是绪一激动就无法自控的人,听了那汉子的话,她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心,尽量以平静的语气问:“你买这个闪闪果有什么用吗?”降龙果除了放光,并没有其它的什么异能。

    那汉子说:“我娘前几天过世了,临死前她有一个心愿,说是要在嘴里含一个闪闪果,这样她到了间就可以用来照亮前面要走的路。在那之前,我们那有个人已经这样做了。所以我就在人家的指引下,往这边来了。”这人看来是个孝子,为了过世的老娘独自来这个地方与野狼打交道,也真让人敬佩。

    穆桂英心想:在那之前已经有人这样做了,这么说来,传言肯定是真的啰。那么好,我就和你一起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害得我穆柯寨丢失这么重要的宝贝。穆桂英说:“既然有这么好的东西,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那汉子问:“你买这个东西干什么用呢?”

    穆桂英说:“我是个旅者,除了喜欢周游天下胜景,记载山川地志之外,也喜欢收集奇异的东西,作为自己旅游到每个地方的纪念。”穆桂英当然不能说那果子其实是我家出产的,我正到处找它呢,所以就随便编了个借口。

    那汉子也没怀疑,点点头说:“那好吧,你和我一起走吧。”两人于是结伴同行,一起往卖闪闪果的地方走去。由于那汉子没了马,穆桂英也就下了马和他一起步行,两人边走边谈。

    通过交谈,穆桂英了解到,这人名叫夏雨节,是一牧民,家里还算富有,有几十头牛羊,还有十几匹马。听说闪闪果卖得比较贵,他一共卖了十头牛、十只羊,再加上家里的积蓄,一共凑了二百两银子,这才敢过来。穆桂英听了,在暗地里直骂娘,这些人真是太黑了,自己在穆柯寨上时,这种果子一个最多卖十两银子,主要是卖给那些有钱人,这已经很贵很贵了;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卖两百两银子一个,这简直比打劫的江洋大盗还狠。需知在年景好的时候,一两银子能买好几担米面,十两银子足够一户普通的人家花上一年。一个果子要人家一户人家二十年的生活费,这还不如点油灯呢。这果子只能照一年,还不是完满的一年,因为越到后面,亮度会越暗,直到最后看不清。

    说说走走间,两人来到了一个军马场上。这是一个辽军的军马饲养场,放养着一百多匹军马;在一个小山坳子里面,稀稀落落地建了十几幢平房,大概是放养军马的人住的地方。夏雨节和穆桂英来到这宿舍住宅区,经过一番询问和打听,找到了这地方的负责人。那是一壮年汉子,有三十多岁,长得极其剽悍;不过,他的左腿是瘸的,脸上还有道伤疤,看来是在战场上负了伤后,被安排到这个闲职上来休养的。夏雨节通过打听,知道了这人名叫铁木陀。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