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萧太后要杀穆桂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萧太后把穆桂英关进天牢, 萧天佐真是又气又怒又急,气和怒是气穆桂英太不知进退,你说你干嘛那么倔呢,稍微服下软认下输不就得了,偏偏要那么一副自己是个无敌女金刚的样子,害得吃牢饭;急则是害怕姐姐真要是发起狠来,穆桂英恐怕命难保。

    本来穆桂英刚一被关进天牢,萧天佐就想去探望的,可后来想一想,觉得让穆桂英自己冷静一下也有好处,于是就压抑住了冲动。直到三天后,这才前往。

    穆桂英在天牢里被关了三天,那种死硬的傲气看来是有所软化了,看见萧天佐来,脸上有点发涨,显得不大好意思。前几天她还是个威风凛凛的大元帅,现在就变成了阶下囚,这好像就只是眨了下眼睛,这个反差确实有点过大,就算再怎么豁达的人,恐怕也难以坦然面对。萧天佐看着她这个样子,笑了,说:“我说天下第一的大美人穆元帅,这第二次吃牢饭,有什么美好的感觉啊?”

    穆桂英白了他一眼,说:“你来是干什么的?是来讽刺我的?!”

    萧天佐说:“我来呢,是想问问你,如果你觉得牢饭很好吃,乐意一辈子吃下去,那么随你便;如果你觉得实在是难以下咽,想出来看看外面的美丽好风景,我再想办法把你弄出去。”

    穆桂英说:“牢饭好吃?那你怎么不进来吃!”

    萧天佐扑哧一声,笑了,说:“那你是认识到自己错了,想出来了?”

    穆桂英说:“我没说,这是你说的。”其实穆桂英如果真的想耍横,这个牢房估计也关她不住。

    萧天佐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个死丫头,就是嘴硬,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倔。”

    萧天佐从天牢里出来,就找到他姐姐:“姐,你到底想把桂英怎么样?”

    萧太后看他满脸焦急,还有点发怒的样子,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而是说:“你先别感用事,放平静下心态来,听我说。”

    萧天佐说:“我的心态现在没办法能平静得下来,就想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太后叹口气,摇了摇头,说:“那么好吧,我来问问你,你觉得穆桂英这个人怎么样?”

    萧天佐说:“那还用说,一级棒啊,美貌无比,智勇双全,胆大有谋略,特别是英武过人,几乎就是天下无敌。你别看她在战场上时丝毫也不手软,其实她心地很善良,战场上的表现纯粹是出于一种战士的本;另外姐也许你不知道的就是,她这个人很纯洁,几乎没有受到俗世的污染,完全是一片本天然。像她这样的人如果能扶保我大辽,我保证我们大辽四夷宾服,天下安泰,万邦来朝!”在萧天佐的眼里,穆桂英看来真的是完美无缺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有女神仙女的话,那这个人肯定就是穆桂英。

    萧太后又叹了口气,说:“你说得没错,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呀,像她这样的优秀人才如果能甘心愿扶保我大辽,那么姐姐我恐怕在睡梦里都会笑醒。可她是个倔子呀,你也看到了,她对谁都是八个不服三个不问,这种人很难驾驭,如果搞得不好对我们心生怨恨,那我们可就有大麻烦了。别忘了,她可不是辽人,而是个宋人。”

    老实说,萧天佐陷网里,还真没想到这么多,他只想到了穆桂英的好处,却没想到这好处后面原来还有坏处,听到姐姐这样说,他一时愣住了:“这个……会这样吗?”

    萧太后说:“难道你认为你姐姐我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真的只是跟皇帝睡睡觉就行了?”

    萧天佐无话可说了:“这……”

    萧太后说:“我也知道你喜欢穆桂英,作为一个做姐姐的人,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剥夺自己弟弟的所。我再给穆桂英一次机会,你去劝劝她,如果她肯认错,向土将军道个歉,那么什么问题没有,她想做什么官,我就封她做什么官。可如果她执迷不悟,那姐姐没办法,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考虑,她都必须得死。我们用不了她,也不能让敌人用,因为她被敌人所用,就是我们的祸害!”萧太后既然能执掌大辽的最高权柄,自然是个行事非常决断的人,她绝不会拖拖拉拉迟疑不决,而使自己的事被耽误。

    萧天佐听到这样说,想来想去,觉得也确实没别的办法了,穆桂英确实是柄双刃剑,用得好对自己有利,用得不好,就可能有害了。萧天佐只好再次前往天牢,去劝穆桂英。穆桂英一听,什么,让我向那个向我挑衅的人道歉?这天底下还有没有公理?门也没有!穆桂英说:“如果他肯先向我道歉,那么我学学他也没什么不可以。”不论萧天佐怎么劝,就是不改口。

    萧天佐百般无奈,只好去找那个姓土的将军。可想而知了,那人既然敢冒着冲撞圣上的危险而冲出朝班来,就肯定也不是个轻易服软认输的主儿,听了萧天佐的来意,这位差点从地上蹦起来:“你想拿国舅爷的架势来压我?!”

    萧天佐现在是有求于人家,哪敢耍横,只能陪着笑脸说:“你说你们这是何必呢,不就是互相道个歉吗,难道是让你们去上阎王啊。土将军,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那么你就是我的恩人,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好。”萧天佐为了心上人,也算是卑微到极下了。

    按说萧天佐是堂堂国舅爷,地位无比崇高,那些当官的应该都会拍着他才对,可问题是世上总会有些例外,总会有些人梗梗的,不肯向权势低头;而很不幸的是,这位土将军,就是这样的人。他看萧天佐这么低三下四的,很有点看不起的味道,同时他也认为,这正好反过来证明自己是对的,不然堂堂国舅爷怎么会这样。所以不管萧天佐怎么说,他就是那么句话:“想要我向她道歉可以,你把我杀了,把我的头放到她面前去,这就是向她道歉了。”

    好了,两块茅厕里的石头撞到一块了,萧天佐束手无策了。你说这两个活宝怎么就偏偏是一个德呢!但是萧天佐还是不死心,他又去找与自己相好的人,一个一个地接连来劝这位土将军。不能说萧天佐没尽力,奈何这也许是天意吧,那位土将军,来的人全部都接待,劝说的话语,一概都拒绝。萧天佐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真把这位给杀了吧,那样也没有名分哪。

    萧天佐无能为力了,现在是该轮到萧太后出手了,萧太后给穆桂英安了一个罪名:兹有犯女穆桂英,在朝堂之上公然咆哮,把朝廷礼仪完全践踏在脚下,这乃是触犯国仪国威的大罪,按律当斩……随后就宣布了斩首的期。咆哮朝堂该斩?这个律也太严酷了点!

    萧太后这个宣告一贴出,整个都城上京都轰动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名叫穆桂英的人刚刚领着契丹人打了一个震扬国威的大胜仗,怎么这莫名其妙的,没见着她被封赏,却反而要被杀头了?难道打胜仗是有罪的?!整个京城都在议论纷纷,言论鼎沸。

    有些大臣听了民众的言论,也觉得萧太后做得确实有点太过头,穆桂英狂是狂了点,还不至于就要杀头吧,年轻人不都这样吗。于是他们也都纷纷来为穆桂英求。萧太后既然下定了决心,岂可能轻易更改!不论谁劝,都不予理睬。其实萧太后跟穆桂英一样,也是一种很自负的格,看着穆桂英,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但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纳二强,她岂能眼看着另一个女强人出现在自己边,甚至威胁到自己的权威?

    萧太后执意要杀穆桂英,萧天佐短时间内实在是接受不了,正面劝姐姐是肯定没用了,那就暗中做手脚吧。萧天佐于是决定劫牢反狱,把穆桂英救出来。反正就是一句话,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杀死。

    选了一个月黑星稀的晚上,像上次在兴庆城穆桂英偷袭他时一样,萧天佐弄了夜行衣穿上,还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半夜三更的时候,他来到关押穆桂英的天牢的屋顶上,偷偷地把屋顶的瓦片揭开,然后探头往下看去,只见有一个狱卒在天牢的过道里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另外还有两个趴在一张桌子的两边,也是鼾声呼呼,桌子上狼藉地放着一些酒菜,显示这几位是在享受了夜宵之后入睡的。看来,辽国的这个天牢一向都是很安全的,所以守卫才会这么松懈。

    萧天佐是个稳重的人,并没有猴急地马上就下去,他趴在屋顶上仔细观察了好一阵,见确实再没有其他的狱卒过来,这才如一片落叶飘落,落在过道中那个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狱卒边,伸手点了他的道,然后又转过去,把那两个趴在桌子上的也点了道。

    把三个狱卒都制住后,萧天佐从他们上搜出钥匙,来到关押穆桂英的狱间前面。穆桂英由于份特殊,她一个人单独被关押在一间牢房里,四周也没有其他的人。因为她还是个女的呀,古时候的女犯人能有几个,特别是女高官。

    萧天佐掏出钥匙,一把一把试,最后终于把牢房门打开了,然后他进去,把穆桂英手上脚上的锁铐也都打开,拉着穆桂英的手说:“快点跟我来,我带你出去。”

    穆桂英问:“你这样救我出去,不怕你姐姐怪罪?”

    萧天佐说:“她已下了狠心要杀你,我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她不顾我这个做弟弟的感受,我也只有豁出去了。”

    其实,穆桂英要想出这个天牢,一点也不难,她只要把那些狱卒叫过来,然后使用迷蝶螭梦功,他们自然就会乖乖地给她打开锁链,带着她出去。这些狱卒都是些普通的人,在不知况下,要对他们使用迷蝶螭梦功,根本不会有什么阻碍。之所以她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她不想让萧天佐难堪。想想也能明白,如果她擅自从牢内逃出去,那么,人们会怎么看萧天佐呢?不论是什么样的议论,反正总不会有好事。这么长时间以来,积一的接触,她与萧天佐之间已逐渐生出了一定的紊,产生了隐隐约约的意,她当然不希望自己的人这样,所以,她隐忍了下来。现在,萧天佐亲自来劫狱救她,还告诉她说萧太后要杀她,人自然没谁想死的,穆桂英也不例外。所以听了萧天佐的话后,她没再说什么,马上和萧天佐出了牢房,从萧天佐揭开的那个屋顶窟窿中冲出去,离开了这座辽国专门关押高官的监狱。

    萧天佐把穆桂英带出上京城,在城外三十里处一个小山窝子里给她找了一个住处,把她安顿下来;然后,又把她的宠物们用上次他们出兴庆城时一样的方法偷偷送出上京,送到了她住的地方。

    这地方是一座小庙,几乎是荒废的,庙里只有三个和尚,一老一中一少。由于人少,住处就显得很宽敞。萧天佐花了两千两银子,把三个和尚都买通,告诉他们不要向外透漏消息。三个和尚又不是傻B,白花花的银子到手,自然是心领神会。于是,穆桂英就在这里安然地住了下来。如果有空,萧天佐就会来看看她,有时还带着楚怜怜一起来。

    这地方是沙漠草原地带,风光与中原大为不同,穆桂英是个喜好亲近自然的人,有这么好的风光,自然不会放过,只要萧天佐不来看她,她就会自己骑着马到处去逛,欣赏草原的美丽好景致。桃红马是一匹脚力优异的马,一跑就跑老远,有时跑得太远,回不来了,穆桂英就会随便找个地方过夜,有牧羊牧马人的帐篷呢,就去借住帐篷;没帐篷有山里打猎人的小村子呢,就去小村子里借住;如果实在什么也没有,就随便哪里找一棵大树,把桃红马拴在树上,她自己则爬到树上去,挑选一根最适合躺卧的大树枝,就这么睡在大树枝上过夜。天上数着星星,耳朵里听着草原上远远的狼嚎,这种逍遥散淡的子真爽啊!

    有时候,穆桂英也会把铁背花和白大褂、云梦泥一起都带去;当然,大常就没办法了,因为它实在是跟不上速度。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