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追击李元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打开了省嵬城的城门之后,萧天佐和黑延陀的搏斗被辽军冲散,萧天佐和穆桂英开始寻找并追击李元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战争就是因他而导致的,找到他就是缉拿罪魁祸凶,就是惩办战争罪犯。这是他们当下最需要做的事

    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漫漫的搜寻之后,李元昊的影终于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当中,当时,这位大夏国的皇帝也骑了一匹棕色马,看见两人扑过来,也不知害怕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二话不说转就跑。穆桂英和萧天佐同时大叫一声:“李元昊,往哪里跑!”打马在后就追。

    省嵬城是一座军事城关,为了军事上的需要,城内的那些街道都建设得很宽阔,在这种宽阔的街道上跑马,并没有多大的阻碍作用。李元昊七拐八拐,也不知拐过几道街弯之 后,冲进了一条比较狭窄的巷道之内。这巷道不是太长,大概有三丈左右宽;巷道的前面是一片开阔地,上面种植有绿化树木,还有一些其它的公共建筑物。与其它的地方相比,这巷道有点特别,它的地面不像一般的城中地面那样铺着砖,而是露着的沙土地面,从巷道的入口直到前面的那片开阔地,全都是这样。这形放在这么大的大城市里,可就有点怪了,让人乍一看,还以为跑出城来到了外面的沙漠边缘。李元昊迅速冲过巷道,冲进前面那片开阔地,然后向右拐。

    紧随其后,穆桂英和萧天佐也打马冲进巷道。然而,这里对李元昊来说畅通无比,对穆桂英和萧天佐来说,却是个设计好的圈。穆桂英骑马快要冲到巷道前面的出口处时,那桃红马突然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前腿一软,噗通向前栽翻在地。这一幕在这种地方出现,可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因为这条巷道笔直无弯,畅通无比,上面什么阻挡物也没有,怎么好好的马会摔翻?不过,穆桂英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反应敏捷,一看不好,急忙双脚抽出马镫,飞跃起,跳离马背落在地上,而桃红马则向前翻滚着冲了出去。跟在她后面的萧天佐,惊恐地发现,那使她的马绊倒的,竟然是从地底下伸出来的一双手,这双手抓住了桃红马的前腿,用力一掀,桃红马于是来了个头朝下后腿朝上,以斜抢而下的方式亲近大地。萧天佐从来也没见过这种惊恐骇人的恐怖景象,这一见,他一时之间着实被吓着了。地底下怎么会伸出手来?难道这城里有地鬼?!

    萧天佐光顾着惊恐了,就没想到,这“地鬼”不单会袭击穆桂英,也同样不会放过他。他心里那恐怖的念头还没跑过去一半,他胯下的战马就跟刚才穆桂英的一样,也是屈前腿翻滚向前,就地来了个马氏地趟筋斗的精彩表演。萧天佐惊恐满心,没有穆桂英那么反应敏捷,结果被栽翻的马带倒在地上,好像滚西瓜滚葫芦,直滚出五、六步远去,他的马则翻倒在他后面。穆、萧二人两人两马全都以首先拜见土地爷的方式迎接即将到来的残酷战斗,这也许是一种什么提示吧。

    再看穆桂英,双脚刚落在地面上,打击就降临了,呼——!她头顶上飞落下来一张大网,兜头向她罩落。这网很大,网绳也很粗很结实。穆桂英是开山寨的人,设计搞暗算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属于行家里手,自然知道这种网袭的可怕,一旦网上,绝对跑不了。她不敢怠慢,急忙举刀向上,刷刷刷,对着那网连砍带削,一瞬间的工夫就是几十刀。像这种抓人用的网,由于要追求使用的轻巧,太重了抛撒不开,所以网绳不可能大拇指那般粗,只是网绳会比较强韧而已。以前在穆柯寨上时,穆桂英用这种方法就好像到河里去网鱼,颇有经验,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她的大砍刀是一种锋利的钢刀,砍削东西轻易无比,而她又懂得该怎么用力,用多大的力。所以随着刀刃到处,那网当即被划开了好几个大口子,蓬地落在她的脚下,而她,就站在其中的一个破口中间。这袭击的第一道大菜,算是被她顺利地吃下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网刚被划破,第二波的攻击就到了,只听嗖嗖两声,从两边飞过来两根长鞭,就好像飞过来两条灵活无比的长蛇,这两鞭分取各自不同的目标,其中一根把她的腰卷住了,另一根则卷在她的大砍刀上,用力往回拽。穆桂英是聪明的人,见连续两番不间歇地遭到对方的攻击,她马上明白到,自己中了人家的埋伏了。既然已是进了埋伏圈,那么当前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不要轻易乱动,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穆桂英先没有理会卷在腰上的长鞭,这鞭子想要把她拽动没那么容易,她先松开右手抓住卷住她刀的那根,一记源掌发送过去。这长鞭是皮制的,干燥易燃的东西,与源掌掌力相碰,正好是干柴遇上烈火,那还不是想要多亲就有多亲。只见蓬地一声,鞭上冒起火焰,腾腾燃烧起来,并迅即烧到握鞭的人手上。水火无,人谁不怕火,那人一看不好,吓得急忙缩手扔鞭。穆桂英把大砍刀上的长鞭烧断了,刀所受的束缚消失,她马上抡起刀,噗一刀,把卷住她腰的那根也割断了。

    在穆桂英遭到袭击的同时,萧天佐也没有被特殊礼遇,他被马摔得翻滚在地上后,刚从地上爬起来,巷道一边的屋顶上就跳下一个人,正是党项第六大勇士古股森,他受命在这里设伏,专门对付萧天佐。他手里拿着两柄四尺左右长的长柄锤,这锤有一根三尺多长的手柄和一个小西瓜般大小的锤头,是一种力量型的打击兵器,这锤每柄估计有二十到三十斤重,古股森呼地抡起来,如狂风刮过,望着萧天佐的后心就砸过来。萧天佐才刚刚从地面上爬起,长柄锤就到了,砰一下,饶是萧天佐披铠甲,危急关头也向前让了让,这一锤也还是把他打得一口鲜血喷出,向前直滚出两丈多远去,直滚到了他自己那匹坐骑的马头边。那古股森一招得手,后招即刻如滚滚长江东逝水,连绵而出,他马上跟踪追进,抡锤又向萧天佐扑过来。穆、萧二人所遭受到的袭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刚才把萧天佐从马上掀下来的那双手,也许是前面刚刚算计了穆桂英吧,马上又向后面移动而来算计他,这短促的时间之内,肯定力量没来得及恢复,所以对萧天佐这匹坐骑所造成的打击比穆桂英的桃红马就小了很多。萧天佐那是什么人,大辽的国舅爷呀,二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显赫无比气派,岂可能乘坐一般的坐骑,萧天佐这匹马乃是极其优异的草原良种马,高力大,抗摔奈打,马强悍,由于摔在地上时所受到的冲击力不是太大,所以它很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这马跟随萧天佐征战沙场多年,是一匹极其忠心护主的宝马良驹,很有灵,它见古股森从背后下手暗算自己的主人,还一步也不放松地紧追不放,这马心里可就冒了火了: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的主人这样?!从地上一爬起来,它马上呼地一头向那古股森撞去。古股森的心思全部都放在萧天佐上,做梦也没想到这匹该死的马竟会向自己发起攻击,猝不及防之下无法闪避,只能抡起手中的长柄锤,呼啸着往马头上砸落下去,希望以此能阻挡住马的冲势。只听砰地一声,马头被砸得头骨碎裂,脑浆迸溅。不过古股森也没如他所期望的那样,那马的冲势一点也没减缓,仍旧一往无前,他被撞得皮球一样向后倒撞在巷道的墙壁上,然后反弹回来,扑翻在地。萧天佐与这匹马相伴十几年,沙场血战无数,早已把它看得如自己生命的另一半,此刻见自己的骑竟被打得这么惨,那哪还受得了,他惨叫一声:“宝路!”不顾重伤在体,泼了命地向古股森扑去。古股森刚从地上爬起来,萧天佐就到了,嚎叫着抡刀劈下。古股森也算反应灵敏,急忙举起长柄锤抵挡。萧天佐要为自己的骑报仇,可真是发了狠了,这一刀把他前三辈子的力量都一起用了出来,只听喀嚓一声,长柄锤的锤柄竟然被砍断,萧天佐去势未消的刀又接续而下,再是一声喀嚓,古股森的头被劈掉了半边,死尸随即栽翻在地。

    回过头来再看穆桂英,既然她已陷进了李元昊精心设计的圈,如猎物掉进了陷阱,自然不可能让她三下两下就脱而去,几乎就在她割断卷在腰上的长鞭的同时,地底下那双刚才把她的马掀翻的手就倏地又伸了上来,噗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脖子,然后猛力一扯一掀。穆桂英再牛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又怎么招呼得到这鬼一样从地下伸出来的手,何况,她上中两路还同时遭到了攻击呢。

    呼——砰!穆桂英被掀得脸朝下扑在地上,刚才落在她脚边的那张破网则被带起来,覆盖了她的部以下部位。只见从前面巷道尽头处的两边如飞一样凌空扑出来两个人,乃是肖生四凶中的老大朱最贡和老二牛得很,这两个人扑上来,一人抓住穆桂英的一条胳膊,如华山压顶镇压三圣母,死劲地把她摁倒在地上。穆桂英来不及反抗,一时被弄成了个倒趴的“大”字。

    就这还不够,紧随在他们后面,羊角风和马宗南也扑了出来,这两人把穆桂英的两条腿又给压住了。穆桂英遭肖生四凶几乎同时袭击,分置两边全力镇压,一时被死死地摁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在这地下面的沙土里,还藏着一双手呢,穆桂英被压成这样,如果那双手发动攻击,她将无处可躲,只有挨打的份。势一时之间非常危急。

    也是吉人自有天相,肖生四凶的注意力光只放在穆桂英上了,却就忘了,她还骑来了一匹马呢。穆桂英的那匹桃红马,跟萧天佐的宝路马一样,也是一匹优异的良种马,除了高体壮,奔跑迅速之外,也同样非常有灵。刚才因为是中了人家精心设计的圈,桃红马的这个跟头摔得有点重,作为体颀长的马类,竟然也跟人一样,在地上连滚了好几个滚。等到它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时,这眼前还是黑乎乎的,天转地也转。

    桃红马也有脑子,也需要清醒,它像人一样,在那里摇头晃脑做脑部清醒的恢复体。马的脑容小,恢复相应也快吧。摇了好一阵,慢慢眼前清晰起来,昏晕的感觉消失,头不昏了,眼前也亮了。桃红马恢复了清醒,于是抬头往四周看去。这一看可不要紧,正被它看到羊角风和马宗南向穆桂英扑去,把穆桂英的两条腿给摁住了。

    怎么,有人竟然敢欺负自己的主人?!有灵的马是很忠心的动物,桃红马正是这样,这点与萧天佐的宝路马完全相同。看到穆桂英被人欺负,桃红马不乐意了,欺负主人的人,他就该死!这马长啸一声,铁蹄踏起沙尘,飞快地就向穆桂英以及肖生四凶冲去。当时,它与穆桂英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就十步左右远吧。十步左右的距离,对一匹高头大马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只是眨下眼的工夫,桃红马就冲到了。此时,肖生四凶的眼睛都盯在穆桂英上,怎么也没料到这马也会向他们发难,在根本没有提防的况下,桃红马的马蹄毫无阻挡地首先就踏在了朱最贡的上,紧接着前蹄踏过,后蹄接续,而前蹄则往前又踏在了羊角风的上。这个过程描写起来的时候是要费这么多的文字,可是当时在现场,那就是一眨眼,肖生四凶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所谓“铁蹄踏碎旧山河,”这铁蹄,是指古时候的战马,那马蹄上都是要钉铁掌的,这桃红马举着四只铁掌,冲击的速度再加上它自己本几百斤的体重,这要踩踏在人上,谁受得了,何况还是在没有防范的况下呢。朱最贡和羊角风当即被踏得各自一口鲜血喷出,就算当时没死,也是去了半条命。

    朱最贡和羊角风一受重伤,他们发出的按压力量自然就基本消失。他们的力量消失,穆桂英就自由了。穆桂英一感受到这况,马上把被他们压住的左手、左脚用力按在地上,然后她手臂体同时用力,倾尽全力地扭一转,同时右臂和右腿用力往上往后摆。穆桂英的右手能举五百斤,右腿的力量显然也不会小,牛得很和马宗南的体重哪有这么重,穆桂英又是全力尽出,当下两人被穆桂英甩得双双飞起来,好像飞起的两只风筝,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后,重重地拍在地上,抓住的穆桂英的手和腿也被甩脱了。刚才他们肖生四凶是分布在穆桂英体两边,现在,聚会到一块儿来了。而穆桂英,则由俯趴变成了仰躺。

    穆桂英这一旦翻过来了,就不可能再给人家第二次机会让他们重新这样对待自己,她抡起右手,一掌端端正正正拍在朱最贡的后心窝上。这是他们穆家家传的大力裂峰手,威力非比寻常。裂峰手裂峰手,连山峰都能被拍裂了,何况是人。朱最贡刚才就被马蹄连踏了两轮,这再又中上一掌,那哪还受得住,当即被打得嘴里狂喷鲜血,连哼都没哼一声就一命呜呼。八拜结交的肖生四凶,这一来就只剩三凶了,还有一个羊角风半死不活。

    地底下还有一双随时会出现的“鬼手”,穆桂英在地上不敢紧躺,朱最贡一被打死,她马上双手在地上一摁,好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在地面上向前滑冲出一丈左右的距离,从那张破网中冲脱了出来,然后她翻跳起,拔出腰间的九转惊雷隐风剑,持剑严加防范。

    今天肖生四凶一齐到场,他们当初结拜时,相约的口号是“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现在老大先先走在前面赶赴黄泉,老四也是半生不死,他们作为生死兄弟,岂能善罢甘休。牛得很和马宗南从地上翻跳起来,嗷嗷叫着,不管不顾地一齐都向穆桂英扑过来。现在他们与穆桂英之间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非生即死关系,没有调和的余地,他们不可能还有其它后退的路。穆桂英自然也知道这点,她挥舞九转惊雷隐风剑,与他们战在一处。

    穆桂英的九转惊雷隐风剑,可称得上是一柄宝剑,这剑是离山圣母赠送给她的,还颇有一番来历。当年,离山上天降陨石,就掉落在紫霞宫侧面不远处,这块陨石很大,砸在山上时,把紫霞宫都震得摇晃了好一阵。震动停止后,离山圣母带着人出来查看,发现这块陨石有半人高,几百斤重。离山圣母是修道的人,古时候中国的那些道士们,除了修道之外,多半也都炼丹炼铁,人们都说他们是我们中国冶炼术的开端,离山圣母对冶炼就很有研究,她一眼看出,这块陨石里有非常优质的钢铁,她让人把陨石敲碎,运进炼丹房,经过千锤百炼之后,炼出了十六斤非常优质的天铁。只是,离山圣母有炼铁的技术,铸造锋利而又坚韧的神兵利器的技术,却还是有所欠缺。所以天铁冶炼成功后,她没有再进一步,而是暂时收藏了起来。

    后来,宋、辽交兵,有一个在宋辽边境上以铸造兵器为生的有名铸造师因躲避战乱而逃到离山,被离山圣母收留,为了报答搭救之恩,他就帮离山圣母把那块天铁铸造成了两把锋利的宝剑,一把是穆桂英这把九转惊雷隐风剑,还有一把名叫上霄玉清剑。这两把剑当时是按姊妹剑的样式来铸造的。那时穆桂英还没出生,离山圣母手下有一大弟子,名叫秋枫原,道号原苑,人称原苑仙子,长得非常漂亮。这秋枫原天赋异禀,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离山圣母倾囊相授,把自己一生的所学全部都教给了她。但是,后来秋枫原认识了一个宋将,两人相亲相同上战场,却不料遭遇了辽军的埋伏,两人冲突不出,双双战死。死时,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任人怎么掰也分不开。离山圣母知道了后,就去把他们的尸体收回来,葬在一起,同时,那把上霄玉清剑也被放进了棺木中,陪同他们一起下葬。

    再后来,离山圣母又收了穆桂英,离山圣母发现,穆桂英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比秋枫原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穆桂英下山归家时,她就把这把九转惊雷隐风剑作为师父的礼物赠送给了她。这剑是天铁铸造的,可以称之为天剑,从兵器上来说,跟那些上古传说中的神兵利器相比是还有一定的差距,可也还是非常的锋利,像人小手指那么粗的铁棍,一剑下去就能轻松削断。不过穆桂英由于臂力奇大(这一点不单是在女群中,就算是在男人中,也是极少见的),她平常喜欢用的是那把大砍刀,这把九转惊雷隐风剑,老实说,自打师父赠送给她起,还从来没用过。现在,终于宝剑锋收藏不住,要拿出来发利市了。

    当下,穆桂英挥舞九转惊雷隐风剑,与扑上来的牛得很、马宗南展开生死格斗。牛得很和马宗南要讲单挑,当然全部不是穆桂英的对手,但他们是当年非常有名的江洋大盗,江湖阅历充足,两个人联起手来,力量可也不小,叮叮当当一时缠斗得难解难分。

    当穆桂英与牛、马展开缠斗的时候,也是萧天佐把古股森的头劈掉一边后转过来的时候,萧天佐是追求穆桂英的人哪,一门心思全都在穆桂英上,岂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追求的人遭难,见穆桂英被牛、马围攻,他顾不得自己负重伤,不顾一切地抡刀就向战团之中扑过去。他想要助穆桂英一臂之力。在这个危急的时候,大概也只有他才能以人力帮到穆桂英了。

    只是,念头虽好,不一定能实现。他才刚动步,地底下那双“鬼手”就防不胜防地又伸了上来,像对待穆桂英那样,也是抓住他的脚脖子一掀。看来,这双“鬼手”是专门修炼了掀脚的功夫了,把这个当美好的游戏玩,耍得非常熟练,今天这一会儿的工夫,就连续表演了这么多次。萧天佐重伤在,与穆桂英完好无损的体质根本没法比,如何抗得住,当即被掀得头下脚上,啃得满嘴都是沙土。几乎与此同时,巷道一边的屋顶上扑地跳下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一把钺斧,也不言语,扑上来望着他就劈。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元昊,他与萧天佐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恨不能一斧就把萧天佐剁成酱。萧天佐看李元昊见抡斧劈来,也算是反应敏捷,急忙就地一滚,险险地勉强避过了这一斧。李元昊费尽心机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岂能轻易放过,他跟踪追上,一斧接着一斧,一斧紧似一斧,向萧天佐展开疯狂的进攻。萧天佐重伤在,哪里还是对手,被得毫无招架之功。

    也就在这时,穆桂英和牛、马的缠斗见出分晓了,原来桃红马在践踏完朱最贡和羊角风后往前一直冲了过去,由于速度太快,它直冲出有二、三十丈后,这才收步停住脚。停住脚后,它马上转回来,然后复又呼啸着掠过李元昊和萧天佐的边,向穆桂英那儿冲去。当时,马宗南、牛得很和穆桂英正打得难解难分,无暇顾及到它,结果桃红马冲到,绷一头,把马宗南撞得侧飞出一丈多远去,撞在前面敞地上的一颗风景绿化树上,撞得七荤八素,摔掉在地上后,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姓马还是姓牛。

    马宗南被撞飞,牛得很就只剩一个人独自面对穆桂英,这一来可就完全处于不利的势之中了。没过几招,穆桂英一个“金风破露”突破牛得很的防御,一招在牛得很上连扎十八个窟窿,牛得很再牛,又哪抗受得了这种狠招,上顿时喷出十八道血箭,噗通栽翻在地,虽然延后了一些时,终归也还是追踪他的儿子,到黄泉路上一家人团聚去了。

    穆桂英杀了牛得很,正想再接再厉前去解决马宗南,却听李元昊大叫一声:“穆桂英,扔下你的兵器赶快投降,不然,萧天佐这狗贼狗命难保!”李元昊看来真是急怒攻心快要疯狂了,这声音嘶叫得就跟鬼吼一样,无比刺耳。

    穆桂英刚才只顾着与人生死拼杀,老实说,还真是忘了与自己一同来的还有一个萧天佐,这一听,才猛然想起来。大惊之下一回头,这才发现,萧天佐已落在了李元昊手里,被他用钺斧架在脖子上,成为了他手中的人质。李元昊恨恨地说:“你们这对狗男女,还真是亲亲哦,同出入,共战斗。快把你手中的兵器扔掉,不然,朕让你这个夫马上到黄泉路上去等你!”

    萧天佐看穆桂英真是被李元昊吓住了的样子,急忙叫道:“桂英,别听他的,你要真上了他的当,我们两个就都完了!”

    可是,穆桂英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杀呢,到辽国这么长时间,虽然她心里对契丹人还是有天然的成见,可是对萧天佐,这种成见已逐渐消失不见;特别是前一次萧太后要杀她,萧天佐不顾一切到处奔走,甚至与她同上断头台,这一切都让她心里不可能不受感动;还有,在出征的这些时间内,萧天佐一直都在默默无闻地照顾着她……

    穆桂英几乎只是迟顿了一下,就乖乖按李元昊说的,把手中的九转惊雷隐风剑扔在了一边。

    这一章实在是难写,场面复杂,人物众多,不但要写人,还要写马,还要每个场景与众不同,还要波澜起伏,还要能够自圆其说,为了把这其中的前后次序理顺,笔者的头都要炸裂了,所以拖延了这么长时间。耽误大家的顺利阅读,还请原谅!当然,还是希望大家能支持我,这样我才能写出更加精彩的故事。关于这个穆桂英的故事,我会一直写到她回到穆柯寨,杨宗保前来叫战,然后两人相见,缔结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英雄夫妻婚姻,感受美好的历史空间想象。这个篇幅估计有五、六十万字,所以大家不必着急,好戏会在后头接连不断地展开。英国的蒙哥马利元帅访问中国时,曾对中国人把穆桂英这么一个女将军的形象捧得那么高感到不能理解,他不能理解让他不能理解好了,我们大家喜欢就行。

    ——耳朵茶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