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沙暴迷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得到了援军之后,穆桂英马上挥军向前推进,夏、辽两军再次正面较量。经过两次交锋,李元昊和戎里雄奇不敌,不得不再次龟缩进省嵬城内。穆桂英随后领兵扑上,仍旧从三面把这座城关紧紧包围。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秘密制造,穆桂英设计的杀手攻城武器终于完工了,穆桂英把它们推出到阵前在省嵬城的正面展开。那是三十架攻城车一样的高架攻城机械,其高度与城墙的高度差不多,长和宽各都为十丈,底下有轮子,由马拉和人推着走。三十架攻城机械按一定的间隔在省嵬城正面一字排开,把正面的城墙全都覆盖住。

    这些攻城机械有点奇怪也有点滑稽,在机械面对省嵬城的正面,穆桂英挂了一幅巨大的幕布,把机械的上部遮挡住,那幕布上画着的是她自己的头像,那画画得色彩艳丽,细节真,很美丽。画中的她面带风,美丽动人,笑对着省嵬城的那些党项官兵。幕布画像的上端写着字,是党项文字:天下第一大美人来攻城,还不赶快投降!

    看着这随风飘摆在眼前的三十幅巨幅美人画像,城头上的那些党项官兵们你看我我看你,又气又怒又好笑,全都哭笑不得:这是在打仗,又不是在搞画展搞演出;这个死妞儿贼妞儿是不是刚刚断,到底搞的什么鬼?!戎里雄奇看了,气不过,就拿过弓箭,张弓搭箭点上火,一箭向最中间的那幅去。他想用火把那恼人的怪画烧掉。只可惜,当时机械还在弓箭的程之外,戎里雄奇的箭矢在到达画像前面大概十丈远处时,就再也没法前进,只能无可奈何地跌落尘埃。

    就在这时,穆桂英出动了,她和萧天佐一个骑天鹅一个骑木鸟,双双来到城头上空,在党项众人头上来回盘旋,但是却不进入地面弓箭的程之内。穆桂英在天鹅上说:“各位党项的弟兄们,难道你们没看到吗,现在是天下第一大美人带队前来攻打你们的城池,这是你们的荣幸,为什么要抵抗呢。识相的赶快开城门投降,不然,美人发飙的后果很严重!”

    李元昊在城头上脸朝上,恨叫着说:“穆桂英,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朕没有杀你,饶了你的狗命,你现在却带着辽兵前来攻打朕的国家。你的良心叫狗吃了!”

    穆桂英说:“少来这,当初还不是你让人把我骗到那儿去的,我的危险就是你造成的。你不要狐狸偷鸡吃还要戴着佛帽子,假装慈悲!”

    穆桂英和萧天佐在城头上连着盘旋了好几圈后,仍旧飞回去。于是,随着穆桂英一声令下,辽军的攻势行动就正式宣告展开了。

    最先发动的,自然是攻城机械,只见那三十辆超级大家伙呼噜呼噜被辽兵们推进到离城墙大概十丈远的地方停下,机械下部的作阵位上,作手们迅速进入自己的位置。这个位置,箭得到,梭镖投得到,但是投石机,攻击不到;另外如果想用长杆子把机械推倒,也同样做不到。李元昊和戎里雄奇看机械已进入了弓箭的程范围,而其它的手段却没法发挥效用,于是命令弓箭手用火箭向着机械箭,想用火把这三十辆攻城机械烧掉。像这种纯木制的东西,又要追求轻便干燥,便于行动,火攻是最好的对付办法了。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火箭在机械上后,并没有如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把机械上的木头点燃(在钢铁金属机械传入中国之前,中国古代的机械都是用木头和竹片制造的),就连那幕布也烧不着,箭矢自己本被烧光后,火就熄灭了。李元昊和戎里雄奇搞不懂了,这木头看起来这么干燥,怎么就烧不起来呢?难道这些不是木头?

    木头当然是木头,只不过穆桂英对这些木头做了防火处理。她把这些木头先晒干,然后除去树皮放在石灰水里浸泡了九天九夜,再拿出来重新晒干。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石灰水的主要成分是氢氧化钙,渗透入木头之内后,在空气中晒,因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会变成碳酸钙。当遇火或高温时,碳酸钙会分解变成氧化钙和二氧化碳,从而释放出二氧化碳。这二氧化碳是阻止火燃烧的东西,所以李元昊和戎里雄奇想放的火当然烧不起来。

    当然啰,穆桂英能这样做,这并不是说她就弄明白了这其中的化学原理,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这些化学知识,她只是善于观察,善于总结经验,在长期的经验积累中,她明白到这样做有防火的作用。她家是开山寨的,山寨在与官兵做斗争时,最怕的就是官兵放火烧山,因为山上到处都是树木呀,而山寨也几乎是全木的,一旦着了火就难以收拾。所以防火的重要无可比拟。

    李元昊和戎里雄奇从来没听说过世上还有这么一种防火措施,仓促之间的,哪搞得清楚这其中的奥妙,只能一个劲地暗骂碰到了鬼。正有点懊恼时,辽军的第二步动作发动了,只见无数辽军呐喊着,扛着云梯潮水一般冲到城墙脚下。李元昊和戎里雄奇以为他们要爬城墙攻城,对此他们早有防备,于是一声令下,城上的守军灰瓶炮子,滚木擂石往下乱砸。辽军被阻挡在城墙根儿的几丈开外。

    然而他们刚刚动开手,那三十辆攻城机械也发动了,只见那三十幅画着穆桂英头像的幕布被唰地拉开,有心细的党项兵将赫然发现,那机械的顶部有一层木板,在木板上堆着有一大堆东西,把整个木板都堆满了,只是这东西被用布盖着了,不知道是什么。在这堆东西的后面,有三把巨大无比的大扇子,那扇子由扇面和扇柄组成,扇柄贯穿着全部的扇面,另外还往外伸出去有四尺左右长;在扇面和扇柄相接的地方,装了一根转轴,转轴两边的扇柄上各系了一根绳子,绳子是活动的,交替拉动,就可以使扇子来回扇动。

    幕布被拉开后,那覆盖在堆放物上的盖布也随即被扯掉,露出被覆盖的东西,你猜是什么?原来是一大堆极细又极干燥的细沙、尘土、石灰末和草木灰的混合物,各种颜色混杂着,在阳光的照下,给人的感觉非常奇怪。

    盖布一被扯掉,机械底部的作人员就开始动作了,他们每部机械各有一百个人,这一百个人分为两组,其中八十个人负责扇扇子,二十个人负责退扇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扇面上有很多活动的小活页,每个小活页盖住一个小孔。扇风的时候,活页盖着,要扇下去自然要花大力气,所以要用八十个人;而扇到尽头了退回,则小活页打开,露出小孔,这一来因为阻力面积大大减小,所需要的力量自然就小得多了,所以只需二十个人就足够了。这就好像我们现在很多人家使用的压水机,压下去的时候用力小,提起来的时候用力大。

    作人员各就各位之后,指挥的人一声令下,九十把巨大无比的扇子几乎同时扇动,扇出的风力在短距离内堪称七、八级的大风,把前面的尘土、石灰末等混杂物吹起来,呼呼叫着形成浓浓烟尘,如沙漠里起风时吹带起的沙尘暴,铺天盖地迎面朝着城头上的夏军们扑去。三十架机械同时作用,那覆盖面可就大了去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整个省嵬城正面的城头就几乎完全被尘灰笼罩了,几步之外就看不见人。

    穆桂英这一手太奇特也太突然,古往今来从来没人使用过,李元昊、戎里雄奇以及那些党项将士们又如何料想得到,毫无防范之下,顿时有很多人被吹得满眼都是沙尘,灰头土脸,嚎叫着用手乱揉乱擦,非常难受。那些眼里没被吹进沙尘的,也急忙闭眼,再不敢胡乱睁开。现在这是在战场之上,闭着眼睛还怎么打仗?这一来可就好看了,只见那些夏军们,灰瓶也不扔了,炮子也不砸了,一个个不是揉眼就是用手做孙悟空式的凉棚眼状,强大的防御力量刹那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就正是穆桂英处心积虑所想要营造的有利局面了,她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见城头上的守军不再进行攻击,城脚下的那些辽军马上展开行动,他们飞快地架起云梯,然后迅速往上爬。当爬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就停下来,等待己方的沙暴停止后再发动进攻。

    看看所有的辽军几乎都到达了攻击阵位,那些攻城机械上的辽军指挥官一令下,扇风的扇子停止不动,烟尘不再吹出。

    一会儿之后,尘埃慢慢落定,当夏军的将士们还在揉眼睛时,辽军的攻城部队已哇哇叫着扑了上来,眼睛好的对付眼睛进了沙子的,就好像现在的美国空军对付伊拉克空军,那完全是一边倒的优势,那些第一批扑上城头的辽军兵将们发现,杀这些眼睛里进了沙子的党项人,实在是太容易了,简直就跟砍瓜切菜一般,这叫一个过瘾,完全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与党项人打了这么久的仗,或者说打了一辈子的仗,从来没有哪个时候能像现在这么爽。爽,真是超爽!简直爽呆了!很快,第一波攻城的辽军就全部冲上了城头,与敌展开激战;同时,第二波辽军也迅速登上了云梯。

    这个时候,穆桂英和萧天佐也出动了,现在是决战的时刻,他们岂能躲在后面无动于衷!穆桂英骑着白大褂,手里拿着她的大砍刀;萧天佐骑着木鸟,手里拿着马刀。他们从高空中俯冲下来,就好像对地攻击导弹扑向地面上的目标。和他们同时,他们的战马也飞速向城脚下冲去;而在两匹战马的后面,则跟着花斑蟒大常。

    穆桂英首先冲到,在白大褂俯冲而下,冲到离城头的地面大概有三丈左右的高度时,她从白大褂的上纵跃下,落在了城头之上;而白大褂,则迅速爬高,迅速脱离地面弓箭的程,飞到高空中去了。

    相对于穆桂英,萧天佐采取的则是另外一种降落方式,他首先飞到城头的上空,然后调整木鸟的鸟头,使自己的冲击方向与城墙的墙面平行,处在一个平面上,然后他以从左到右的方式呼啸着俯冲下来,在冲倒了无数的党项大兵,并在城头的地面上滑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木鸟在城头上停住。随即,萧天佐从木鸟上跳下来,抡开手里的马刀与扑上来的夏军展开搏杀。为了保护木鸟不被破坏,他暂时没有离开木鸟左右,同时,穆桂英也移步过来,两个人同时出力保护着这只离山圣母的心之物。

    在他们砍翻了一些冲击的党项人之后,大常和两匹战马到了城墙脚下了,同上次逃离兴庆城时一样,大常先是在城墙脚下盘起来,做好稳定的基础,做好基础后,它伸出蛇头,先把穆桂英的桃红马拦腰卷住,然后带着桃红马,贴着城墙游动着向上爬升。经过了一段S形的波浪运动,一蛇一马爬升到了城头上空两丈左右的高度,大常松开蛇头,把桃红马安安稳稳放在城头之上。穆桂英的马上来了,下面该轮到萧天佐的了。

    松开桃红马后,大常贴着城墙滑落下去,再用同样的方法把萧天佐的战马也送上了城头。两匹战马上了城头后,迅速跑到主人的边。木鸟上是有轮子的,看自己的马上来了,穆桂英马上把木鸟推到大常边,拉动木鸟上的一个机关,把两个翅膀折叠收拢,然后她用蛇语告诉大常,把木鸟送下城头,带回营寨中去。大常听了吩咐,迅速行动,当即用蛇头卷起木鸟,退下了城头,然后卷着木鸟向辽军营寨中退去。此此景,那些城下的辽军兵将们看着,一个个又惊叹又有些敬畏,在他们眼里,穆桂英简直就是天上的女战神下凡,没来由的想着就会有些颤栗。

    现在,穆桂英和萧天佐都有了战马,而其他的人都是步行,相对来说,两个人就有了巨大的优势了。两人飞上马,催开战马,向那些党项守军们展开暴风骤雨一般的猛烈冲击。城头的那些党项守军本就因风沙迷眼和辽军的砍杀而溃不成军,再经两人这一骑马冲击,那哪还支撑得住,就好像受惊的鸡群一样,到处乱窜。关于这一幕,笔者有个名字,叫做马踏城关楼,威风逞无敌。萧天佐这一次伴着穆桂英,可谓是出尽了风头,逞足了威风了。当时,李元昊和戎里雄奇都在城头之上,看见穆桂英和萧天佐冲过来,两人吓得到处躲藏,形状无比狼狈。而大夏第一勇士野利天黑,则被七、八个契丹勇士团团围困着,饶他有翻天的能耐,也是冲撞不开。

    穆桂英和萧天佐上城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要杀人取乐,冲散阻挡的夏军后,他们就冲下城头,冲进城门洞中。这个城门洞,是西夏第五勇士黑延陀在把守着,见两人冲到,他急忙带领人扑上来,想要加以拦阻。这个时候,萧天佐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他和穆桂英结伴而来是互相掩护的,他越过穆桂英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先把黒延陀截住,两个人展开厮杀;而穆桂英,则向那些士兵冲去。那些党项士兵虽然也都是凶勇强悍之辈,分跟谁比,跟穆桂英比,那可就差了老大一截了;穆桂英刀沉,桃红马高大且快,冲击这些人,就好像铁犁耙犁沙土,势不可挡。很快,穆桂英就冲到了城门吊桥的铁索旁,她抡起手中的大砍刀,镗镗镗,奋力去砍那吊桥铁索。穆桂英的大砍刀是锋利异常的特种钢钢刀,刀也重,再加上穆桂英力大,那铁索纵然粗,又怎么经得起这种砍。没几下,就在火光乱冒中被砍断,吊桥轰然落下,城门大开。这城门一开,辽军进城的通道就敞开了,门外的辽军一见,潮水一样争先恐后往里冲,戎里雄奇苦心经营的省嵬城城防,就这样被突破了。

    不单单是这里,几乎与此同时,在侧边的峡谷那面,辽军也击溃了夏军的防守,占领了峡谷的谷顶,然后辽军以峡谷谷顶为冲锋发起点,向下方的夏军发起居高临下的冲锋攻击。夏军的城防完全崩溃了,辽军如钱塘江涨起的大潮,一波接着一波冲进省嵬城内,原先的攻城战斗现在变成了夏、辽两军的巷战。残酷的巷战在全城到处展开,一时间,哭叫声,喊杀声,声声震耳,省嵬城内的那些普通党项老百姓,可是遭了殃了,也不知有多少人被杀死,也不知有多少女遭到蹂躏。省嵬城整城就好像滴进水的油锅,开了锅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