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以帅换帅两道人交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离山圣母想用木鸟巡查的办法从空中找到紫壶真人,哪找去,那位道长芥子藏于沙堆一般藏得接近于隐形,几乎毫无踪迹可寻,就算是用现代社会的天基雷达,也不一定能找到,何况是北宋时期靠人的目视。离山圣母以及云梦泥、白大褂费了老大的力,仍然是该昏迷的昏迷,该找的踪迹杳然。

    这一天,离山圣母想往北方去巡查,可是木鸟刚腾起在空中,还没飞多远,就见从西面省嵬城的方向上扑天盖地扑过来无数西夏兵,声势震天地呐喊着,向辽营发起冲击。原来,在李元昊的连番催促下,戎里雄奇终于打破谨慎,向辽军发起进攻了。这次,他把从各方面增援来的夏军集结起来,聚集了十万大军,全力以赴,准备要一击把辽军击溃。十万大军哪,拉开了在地面上看起来无边无际,胆子小的人光看都能把他吓死。离山圣母一看这景,也没心思去巡查了,急忙掉转木鸟的方向,飞回辽军营寨中。

    此时,辽军营寨中已发生了混乱,党项人已开始进攻营寨,由于失去了统帅,辽军没有统一的指挥,各部分只能各自为战。对这种况,戎里雄奇非常了解,他集结优势强大的兵力,向辽军的薄弱部分发起重点进攻,一时间,很多地方都军告急,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被攻破。

    离山圣母一回到营寨中,马上把这种况告诉给萧天佐,让他赶快调派兵力救援。由于没有了统一的指挥,辽军的信息流通很不畅,各部分都是只顾自己,萧天佐不知道这些被攻破的地方在哪里,离山圣母就把自己在空中所看到的一一指点给他听。萧天佐听完后,急忙抽调兵力,可他没有执掌帅印,这兵力抽调得也很是不顺,因为各部分都在遭到攻击啊,谁也不知道自己正面的敌人到底有多强大,把一个部分的兵力抽走了,这个部分的防御力量势必就会减弱,这样一来,它就可能会被敌攻破。如果救了一个地方,却导致另一个地方丢失,那岂不是拆东墙补西墙,毫无意义。辽军所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

    看来这一次戎里雄奇是下了血心了,不把辽国人打败或赶跑绝不罢休;在他的严令督促下,党项人泼了命地往上冲,没有一个人敢顾及生死,那些横七竖八的死尸几乎都要把地面铺满,后面的人完全是踩着前面人的尸体往前冲,可他们还是绝不后退。眼见得告急的部分越来越多,辽军越发混乱,辽军的营寨似乎要被攻破,离山圣母也开始坐不住了,她想起兵法中有一句话,叫做“人先马,擒贼先擒王;”她觉得,辽军是因为没了主帅,才会导致这种况;如果夏军也一样失去主帅,那况也应该会跟辽军一模一样。她于是问萧天佐:“夏军的统帅是谁,长什么样子?”她虽然进省嵬城的帅府秘密探查了好几番,实际上却并没有去见过戎里雄奇,再说就算见了也不一定认识呀,她以前又没听说过这个人。

    萧天佐听到问,把戎里雄奇的样貌简单向她描绘了一番。离山圣母在心中描绘了一番后,不敢多耽搁,马上骑上木鸟,腾空飞起来,向夏军的指挥中心扑去。

    戎里雄奇的帅字旗飘扬在夏军军阵中心靠后的地方,周围有三十六员夏将团团围绕,以保护他的安全;另外还有一千冲锋骑兵、一千弓箭手、一千重甲步兵,也环绕在四周,作为外围的防护盾。面对如此严密的重重保护,如果有人想要万马军中取元帅首级,那只能说他是癞蛤蟆想吃金凤凰的——痴心妄想。不过,对那些从地面发起攻击的人来说是这样,但对于离山圣母就不一样了,因为离山圣母是从空中飞过去的呀,地面上有再强大的拦阻力量,对她的效用也不大。

    离山圣母一飞起在空中,就被夏军发现了。刚开始夏军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并没多加理睬,后来他们看见上面坐着一个人,又见是朝着自己的主帅飞去,于是明白到什么了,顿时箭矢雨一样地飞来。离山圣母手里拿着一根近三丈长的皮鞭,皮鞭的头上绑了一段两尺左右长的铁棒,离山圣母挥舞皮鞭,把鞭头上的铁棒舞得跟风车一样飞速旋转,转成一面圆形“盾牌”,她把这面“盾牌”一会儿挥到这里,一会儿挥到那里,阻挡夏军飞来的箭矢。有了这面“盾牌”,再加上木鸟的飞行速度,夏军的箭矢几乎完全落了空,就算偶尔有几支能穿透阻挡,也都只是在木鸟上,并没有命中坐在它上面的骑士。

    看离山圣母越飞越近,意图非常明显,而弓箭又似乎对她没效用,戎里雄奇有点慌神了,他急忙调来十架梭镖发机,想用梭镖对空发,以击落来敌。但梭镖发机是用来攻击地面目标的,想要对空攻击就得把机头抬高;而要抬高机头,显然需要有支架。仓促之间的,哪来支架。饶是戎里雄奇脑子灵活,急忙命一些党项士兵用自己的体做支架,把梭镖发机的机头抬了起来。这一来机头抬高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人的体是晃动的,不像死的支架那样能固定不动,而梭镖发出去的时候会发生震动,这一震动,做为支架的人一晃,发出去的梭镖的准头不就偏移了。准头偏移了的梭镖想要击中空中高速飞行的目标,可实在是太不容易。

    也就是在这些乱七八糟纷飞的梭镖中,离山圣母骑着木鸟飞到了,只见她抡开手中的皮鞭,噼啪噼啪噼啪噼啪,先把那些围绕在四周的夏军将领们打得唏哩哗啦东倒西歪,然后她一鞭飞出去,准确无误地把戎里雄奇卷住了,用力一拽。戎里雄奇竟然被拽得从马上飞起来,在空中了一个大圆弧后,被离山圣母拽到木鸟上,生擒活捉。在此过程中,由于戎里雄奇本体造成的冲击,木鸟被拉得一栽歪,有一种想往地面上冲去的架势。离山圣母急忙调控纵,把木鸟控制住,然后她抬起鸟头,迅速爬高,迅速脱出夏军弓箭的击范围。

    主帅被擒,失去统一指挥,夏军可就慌了神了。离山圣母把戎里雄奇带回辽军营寨中,萧天佐一看是这个恶对头,当即就想让人把他乱刃分尸。离山圣母伸手阻止了他,说:“贫道要用他那个紫壶真人现,搭救我的徒儿。不能杀。”萧天佐听说是要用来救穆桂英,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现在夏军主帅被擒,这么好的机会不反攻,还等什么时候!萧天佐急忙通令全军:“夏军的主帅被我们抓住了,他们已经没有了指挥,杀呀,杀光那些党项狗贼!”辽军一听这个消息,全部都精神振奋,他们纷纷打开寨门冲出营寨,向夏军发起反冲锋。夏军已没有了指挥,军心散乱,如何挡得住,呼啦——,潮水一样往后退。辽军跟踪追击,直追出二十里地去,这才收住脚步。辽军这一仗不但击溃了夏军的进攻,还活捉了夏军的统帅,真可谓是大获全胜。

    消息传到西夏的皇宫中,李元昊吓得一下从安坐的龙椅上蹦了起来:“什么,戎里将军被辽国人抓去了?什么人干的?!”当听说是被一个老道婆从空中抓去的后,李元昊坐不住了,这是神仙一级的人物啊,自己一个凡夫俗子如何惹得起。他急忙去找自己的师父。

    紫壶真人本是想安安静静就此看着辽军失去指挥,然后夏军发起反冲击打败辽军,然后结束战争,两国重归于好。多么美好的愿景哪!可谁想人算不如天算,树静而风不止,你想这么好,人家可不想你这么好。听了李元昊的讲述,他叹了一口气,说:“我怎么就没多想想呢,她既然是穆桂英的师父,能耐应该比穆桂英更高,就算想躲,又怎么躲得开去!”既然躲不开那就面对吧。紫壶真人于是离开自己的隐秘修炼地,来到省嵬城关。

    此时,省嵬城关三面已被辽军包围,辽军已开始试探地发起攻击。紫壶真人来到辽军营寨前面,求见离山圣母。离山圣母听说正主儿终于来了,非常高兴:你终于不再做乌龟道长了!马上出营寨相见。两人在省嵬城外的敞地上,面对面相隔两丈左右站定。

    离山圣母首先开口,她看了看对方,说:“你就是暗算贫道徒儿的紫壶真人?”

    紫壶真人说:“那不能称为暗算,只是一种法术,那种法术要求的就是那样做。”

    离山圣母说:“也不要巧言强辩了,你只说这次来,打算怎么办?”

    紫壶真人说:“那你的意思呢?你把戎里将军抓住了,却不杀他,想干什么?”

    离山圣母说:“很简单,我们都是聪明人,现在夏、辽两军都失去了主帅,军心不稳,那么我们不如来做个交易,你把贫道徒儿被收的魂魄还给她,让她恢复正常,贫道就把戎里将军释放。这样两军都得回自己的主帅,重新恢复正常,不是很好吗。”应该说,这个提议是眼下唯一能安然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不然,两位道中同门就得动手搏杀,以拳头或者道法定胜负。这肯定会造成伤亡,对追求生命至高的修炼者来说,这有什么好呢。

    紫壶真人默默地沉默了一阵,然后说:“看圣母你应该是一个世外高人,世外高人都是清净无为的,为什么要掺和到这种红尘厮杀的俗事中来?”

    离山圣母扑哧一声,笑了,说:“你不也一样吗。为什么要对贫道的徒儿下那种手?”

    紫壶真人说:“贫道只是想阻止杀戮,还复夏、辽两国的和平安宁,并没想过要对她怎么样。”

    离山圣母说:“道长,看你的本意好像是往花园中栽花,往鱼池中灌水——是好的;不过你把贫道徒儿的魂魄收走后,夏军向辽军发动攻击,双方血战,造成的似乎是更大的杀戮。”

    紫壶真人并不是不知道这种景,他自然也有他自己的私心,只是私心到了这个地步不管用了,他就只好提公心了。听了离山圣母的话,他叹了一口气,说:“圣母你的提议贫道可以接受,不过贫道也有一个提议,不知圣母能否应?”

    “什么提议?”

    “你我各自向自己的掌权方进行游说,劝阻他们结束这场血腥的战争。”

    其实,离山圣母也是修道高人,心怀慈闵,岂会乐意欣赏杀戮?只不过她只是个无权无势的修行布衣,无能为力而已。听了紫壶真人的话,她也叹了一口气,把先前的嗤笑神都收起来,转而正经严肃地说:“对于真人的悲天悯人,贫道深表敬佩,也愿意接受这个提议。贫道只是担心,你我人微言轻,这种言论恐怕当权者不会理睬。”

    紫壶真人说:“尽人力听天命吧。你我尽力就好了。”

    离山圣母说:“那么好,贫道愿意接受真人的提议,我们各自做好自己的工作。”

    离山圣母既然这样说了,那么以她的修行和道义,她肯定就会认认真真去做,而不会打诳语。紫壶真人放心了,他拿出一个瓶口用红纸包着的瓷瓶,隔空扔过去:“圣母,你把这个瓶子拿回去,揭开红纸,把瓶口朝下罩在你徒弟的头顶百会上,然后用内力把瓶中的魂魄推进她体内,一天后,她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离山圣母接过那瓶子看了看,说:“那谢谢真人了!贫道回去马上把戎里将军释放。”

    果然她回到军营中按紫壶真人说的做法一试,穆桂英马上从昏迷状态中醒了过来,脸色也恢复了一些红润。离山圣母知道紫壶真人没骗她,于是让人把戎里雄奇释放了。

    释放了戎里雄奇之后,离山圣母把自己和紫壶真人商议的事一说,穆桂英、萧天佐,以及全部的辽营众将闻听全都愕然:“这个……”这打仗是儿戏吗,说打就打,说停就停?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最后还是穆桂英说:“师父,要想停止战争,还是得太后说了算。”萧太后才是大辽的最高掌权者,这种事只有她能拿主意。

    离山圣母想想也是,于是骑了木鸟,飞往上京,去向萧太后展开游说。

    那怎么会有效果!向着狼劝说,叫它不要吃小羊;向着猫劝说,叫它不要偷腥;这不白说吗。萧太后听了她的说辞,眉头一皱:“圣母,我们都是人,谁也不喜欢杀戮,但战争不是小孩玩过家家,已经打到了这种程度,肯定要有一个结果;如果无缘无故退兵,哀家肯定会被愤怒的百姓和其他的大臣们推到在地,到时重新扶立一位君主,战争还是会继续下去。圣母你这个提议太过于天真,恕哀家难以答应!”

    离山圣母的劝说没效用,紫壶真人的劝说,也与她一样,李元昊听了师父的话,楞了一阵后突然笑起来:“师父您是不是想老婆想昏头,被那老道婆骗了。是不是她教您这么说的?”

    紫壶真人说:“什么她教的,是为师我提出来的。”

    李元昊说:“师父您是圣人心肠,不理解凡俗世人的恶毒狡猾。那些契丹人把狼作为自己的图腾,他们全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种;而且又狡猾,一旦硬吃不到就耍诡计;如果这个时候罢兵不战,就会正中他们的诡计。到时候辽军踏破兴庆府城,恐怕您想找您徒弟的骨头渣子都会找不到了。”李元昊乃是一个开国皇帝,强悍不服输是他的人格标签,他岂能甘愿承认自己被一个女人打败的事实。

    可怜了两个老道人,怀着美好的心愿,唾沫星子飞溅了一东海,结果什么效果也没有,最后两人一会面,都把头摇得像拨榔鼓。紫壶真人说:“天地间有夏秋冬四个季节,人世间有和平与动的分野,看来我们这些一味只知道修行的人,是有些太过于天真了!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互相残杀呢?”

    离山圣母说:“真人你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太过于深奥了,贫道今年八十三岁,出家修行已整整七十三年,对你这个问题,还是一头雾水想不明白,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大宋和大辽两国连年开战,死伤连连。”

    紫壶真人说:“嘿贫道就想不明白了,按说你一宋朝人士,应该跟大辽有仇才对,干嘛帮着大辽来侵犯我大夏?”

    离山圣母说:“不是贫道要跟你们大夏作对,是贫道那个徒儿。”

    “她又是为什么?”

    “她的血管里流着的是将军家族的血液,总是有一种强烈的征战沙场的渴望;而汉人军队中的人际关系风又极其浓烈,如果没人扶持,再有能耐也别想有作为;而她偏偏就是一个没人扶持的孩子;所以她才会想到要到辽国来寻找寻找施展拳脚的天地吧。”以离山圣母对自己徒儿无比透彻的理解程度,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理由穆桂英要来帮着辽国打仗。要知道,穆柯寨处在宋、辽前线部位,穆家人常年累月目睹辽军对大宋百姓的残杀,对辽国及辽人都有很深刻的痛恨,在这么一种痛恨下熏陶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没来由的帮着被自己痛恨的人。

    听她这样说,紫壶真人一时又沉默了。世上的人真古怪,不但发动战争的借口很古怪,做人的行为准则很古怪,连自己站在哪个阵营的理由也很古怪。为什么世人就不能像老子提倡的那样,无为而治呢?

    看着他不说话,离山圣母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于是尝试着提议说:“既然我们分别代表着不同利益的交战双方,属于冲突者,那么我们多多少少也交个手做个样子,你觉得怎么样?”

    紫壶真人愣了愣,点点头说:“好吧。只是不知道圣母希望怎么个较量法?”

    离山圣母说:“听说真人的沙行之术很厉害,贫道想领教领教。另外还有收魂之术,也想领教。”

    紫壶真人说:“收魂术是一种偷袭术,正面使用就没效用了。沙行术倒是可以。”

    离山圣母说:“那就沙行术吧。不过,真人希望贫道使用什么武功?”

    紫壶真人说:“贫道最想见识的,就是你的源掌。不如这样,贫道用沙行术向圣母发动攻击,圣母则用源掌进行还击。你觉得怎么样?”

    离山圣母说:“没问题。”

    两人商量好了,开始门中同道切磋武艺。紫壶真人属于进攻者,自然要首先展开攻击,他说了一声:“那贫道开始了!”说着话就像离山圣母上次在兴庆城里转那个挖土轮一样,逆着时针旋一转,滋溜一下,眨眨眼就在沙地上面没了影,离山圣母如果不是刚才明明白白跟他面对面说了那么多话,还真会以为自己是见了鬼。

    紫壶真人的法这么厉害,离山圣母哪敢有一丝一毫的轻敌,她全神贯注,调动全所有的感觉器官,密切注视着前后左右上下所有方向的所有动静。

    不一刻,紫壶真人嗖地从左侧边突然冲出,一团搓成沙球的沙土迎面扑来。离山圣母毫不滞待,马上一记源掌疾拍出去。那个沙土球被这掌风一拍,砰地震散开来。也就是在这时,一个令人惊骇的场面出现在紫壶真人面前,只见那沙土在散开的同时气涌冒,当沙土散开到一定的程度后,它们没法再散了,因为它们已被熔成了一块透亮晶莹的东西,随即跌落在沙土上。这种东西,就是我们后世人所说的石英玻璃。

    离山圣母的源掌这么厉害,这要打在人上,还不当即烧成焦炭!不过紫壶真人并没被击中,他冲出来把沙土球投出后,就重又钻进了沙地中,不一会儿,又从另外的方位冲出……就这样,他一会儿这里冲出,一会儿那里冲出,围着离山圣母团团转圈;而离山圣母则这一掌那一掌,也不知打出了多少掌……

    打着打着,突然就听轰地一声,离山圣母脚下的地面竟突然塌陷下去,她所站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直径足足达到两丈多的巨大陷坑,饶是离山圣母轻功无比高强,反应敏捷,在这种毫无防范的况下(谁能想象得到好好的地面竟会突然变成陷坑呢),也是不由得浑一栽歪,体失去了平衡。也就在这时,紫壶真人从地下面冲出来了,一个“袍袖里面藏大袋”,掌端生出雾气,迎面一掌拍来。这要让他拍上,离山圣母就输了。

    好个紫霞宫的八十三岁老道姑,只见她临危不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猛地一压气,一个“超压千斤坠”,体眨眼之间似乎变重了十倍,倏地一下,在紫壶真人就要拍上她的那一瞬间,她的人整个沉下去,好像一块大铁块坠进了陷坑中,紫壶真人这一掌从她头顶上方半尺左右的地方击过,打了个空。

    离山圣母当然不可能自认吃瘪任由着人家攻击,一坠进陷坑中避过攻击,她马上右手挥掌向上,呼!一记源掌正中紫壶真人左脚的鞋底。掌鞋相交,烟火乱冒,紫壶真人被打得一个筋斗翻出去,再次落在地上的时候,他这只中掌脚上的鞋子已随风飘散,变成了无数飞灰,飘落在四周。不过紫壶真人有真气护体,他本人倒没受到什么伤害。

    离山圣母从陷坑内跃跳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刚才还是平整实地的圆形大坑一番,再抬头向紫壶真人看去,发现对方赤着一只脚也在看她,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看了一阵,突然都笑了起来,离山圣母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土,在掌心熔融成一个石英玻璃球,说:“我们的任务也该完成了,各自从哪来回哪去吧。喏,这个东西送给你留个纪念。”两个道中同门惺惺相惜,依依惜别。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