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来了个老道挡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戎里雄奇打了败仗,向后一直退,穆桂英则挥兵前出追击。戎里雄奇兵少,扎不住阵脚,只能派出一些散兵去袭击辽军的运粮道,以拖延辽军追击的脚步,而他自己,则夜不停地往后,这一退,重又退回了省嵬城里。在撤退的过程中,他已向李元昊发去了战报和求救信函,所以当他退回到省嵬城里时,已陆续有一些小股的党项援兵赶到,增强着他的实力。

    穆桂英打了胜仗,为了求稳,她先让辽军休整了一段时间,补充兵员和物资,然后才带领扩充后的十五万辽军往前追击。一路上没遇到抵抗,前锋很顺利地就到达了午腊阑山脚下。

    行军的路上平静无波,穆桂英也比较放松。这天正走着,突然有人来报:“前面路上不知哪冒出来一老道,指名道姓要见元帅您!”

    穆桂英一楞:“一老道要见我?什么人?”

    兵丁回话说:“不知道。那老道就盘坐在我们大军前进的道路上,他四周围摆着八块估计有三、四十斤重一块的大石头,如果部队靠近他达到两丈的范围之内,那八块石头就会飞起来,把部队打得人仰马翻。所以前进不得。”

    穆桂英一听这话,有点不敢相信:“他一个人能挡住我几万大军?太夸张吧!你们不会把他赶走吗。”

    兵丁说:“我们试过了,没用。用骑兵、用步兵去冲击,还没接近就被他的石头打死;用投石机去攻击,那石头明明看着要击中他了,却在他头顶上方大概几尺远的地方自动偏离开去,落到他那排摆的八块石头之外,无法伤到他;用箭、用梭镖机发梭镖攻击,都被他那八块石头挡开,根本攻不进去。总之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就是奈何不了他。”

    穆桂英听到这里,开始由不相信转变到吃惊了:“他会妖法啊,这么厉害?!”她也听说过有人的超强罡气能密布全四周,自我防护,抵挡各种各样的攻击;可好像也没强悍到这种神鬼一样的境界呀。既然其他的人都奈何不了他,穆桂英决定亲自去见见这位道中同类。穆桂英其实是个小道姑,只不过她还俗了而已。

    对方孤一人盘坐在地上,那么就意味着是步行而来,既然对方是步行,作为对同道的尊敬,自己也应以步行为好。穆桂英没骑马,也没带宠物,就自己带了缠龙锁柄大砍刀和九转惊雷隐风剑,在兵丁们的指引下,前去会见那位超强诡怪的同类道者。

    那老道盘坐的地方是一处山凹槽,两侧边不远处各有一座小小的土丘小山,山上有草有灌木也有小树,只是有点稀拉,不繁密,符合华北大漠的地理环境。老道就坐在小山连线的前出部位上。

    看看已看得到对方,穆桂英让其他的人都停下,只自己单人独步,往前面走去。走到离那老道大概两丈远左右的距离,这才收住脚。收住脚后定睛打量这位挡道者,只见有六十多岁,精神矍铄,鹤发童颜,他那两只眼睛,好像两柄利剑,非常锐利,炯炯有神;另外,他外貌上最大的特征,就是头发是白的,眉毛也是白的,偏偏那胡子,却漆黑漆黑,还很有光泽。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保持的。他那八块石头,按八卦方位摆在离他本人五尺左右距离的地面上,每块石头都经过精心的磨制,呈八面体球形,石质都是那种非常结实的鹅卵石,看得出来,这确实是一种非常奇特,但也非常用的独门兵器,有神奇的魅力。

    穆桂英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当然也在打量她。双方互相打量了一阵,对对方各自都有了一个比较初步的了解,穆桂英开口问道:“请问这位前辈道友,你想见我穆桂英,到底所为何事?”

    那老道说:“你就是辽军统帅穆桂英?也是我道门中人?”

    穆桂英点头说:“正是。”

    老道说:“贫道道号紫壶,你可以叫我紫壶真人,我是大夏国主李元昊的师父。”

    刚开始的时候,穆桂英一劲犯迷糊,无缘无故的,一个老道干嘛跑来找自己的麻烦,难道他清净修行,每天清净,清净得太寂寞了,想来找当兵的玩玩?现在这一听,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呢,原来是李元昊的师父,师父替徒弟出面,现在夏、辽两国交战,看来他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了。看这老道并不像一般的道人那么瘦,而且他两太阳鼓凸,腔很阔大,他的内功修为一定非常高,自己得小心应对。穆桂英压下跳动的心,问:“紫壶前辈你这来是……”

    紫壶真人说:“是来想问问你,夏、辽两国一向和好,为什么要突然领兵开战,使黎民百姓遭受战祸之苦?”

    穆桂英一听是问这个,笑了,她说:“我只是个统兵的将领,要不要打仗不是我说了算,这得要问两国的掌权者。不过根据我所知道的,这是因为你们夏国蛮横对回鹘、吐蕃用兵,而这两国与大辽唇齿相依,所以大辽之主萧太后才决定惩罚你们。关于战争的起因,你应该去问你的徒弟,而不是来问我。”

    紫壶真人说:“伶牙俐齿的,你有口才吗!不过两国交兵,这总归不是好事,如果贫道冒昧地提出一个请求,想请穆元帅退兵,不知穆元帅肯不肯答应?”这老道说话,真有点滑稽,他就好像自己是玉皇大帝似的,在面对下的臣民,有一种傻天真式的居高临下的架势,穆桂英岂能接受?

    穆桂英心里一阵阵好笑:我是你的手下吗,受你统领吗。她笑着说:“前辈,我奉旨前来讨伐夏国,如果无端退兵,这是杀头大罪,恐怕难以从命。”

    紫壶真人说:“那么你要怎么样才能从命?”

    穆桂英说:“很简单,你把我打败,自然我想不退兵也不行。”

    紫壶真人说:“这好办。那么,就让你来见识见识贫道的盘元八相吧!”说着话手一抬,他边四周的那八块大石头从边飞起来,呼呼呼,在空中飞舞来去,一会儿之后,组成一个开口朝前的U字的形状,U字的两条臂膀正对准穆桂英,形成一种随时可以进行打击的进攻状态。这可是一种很有想象力的格斗方式。

    穆桂英见了,不由得暗暗佩服:好强的凌空御物真气,真让人感觉到害怕!

    对方已摆出了这么强悍的进攻架势,穆桂英岂敢怠慢,当然也不甘示弱,她挥舞着大砍刀,在沙地上连挑八下,噗噗噗,挑起八团沙土,她用离山御力功法,把这八团沙土搓成八个沙土球,针锋相对,也在空中排摆成与对方一样的U字形状,两臂与对方正对。

    一时间,两个U字隔空对峙,组成一个中间断开的矩形扁圆,好像两个人的四只手各握拳头相对,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

    紫壶真人见穆桂英克隆他的创意,心里很是不满,嘲讽似地说:“不知你这些沙土,能与贫道的八角石相碰吗?”

    穆桂英说:“不知你这些石头,能比我的大砍刀更结实吗?”

    紫壶真人说:“说得倒也是,石头总是比金铁易碎的。不过口说没用,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让我们来试试,到底是你的刀结实,还是我的八角石更硬吧!”说着话两手往前同时一挥,那八块石头扑过来,噗噗噗,把穆桂英搓出的八个沙土球霎时间撞成八团沙尘,然后这八个石球布于穆桂英的前后左右,分别占据不同的方位,来来回回如穿梭一般,向穆桂英展开猛烈的攻击。穆桂英挑出那八团沙土,仅仅只是不甘于人家的挑衅而做的一种姿态,目的在于告诉对方,你能凌空御物,我也能,没什么了不起;当然不会傻到真指望这些散沙能挡住对方的攻击,她所依仗的,还是手中的大砍刀。见八个石球攻来,她不敢怠慢,急忙舞动大砍刀,前后左右四处招架。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有点不适应,手忙脚乱的她很有点应付不过来。

    这紫壶真人的盘元八相,其实是一种道家外化御气功,它通过布满全各处的气脉大,把修炼者炼成的精纯内气发出来,组成一条条虚拟的手臂,凌空“抓”住物件,对敌展开攻击。可想而知了,这种功法利和弊同样都是非常明显;利是,由于手臂是虚拟的,所以没有真实手臂的那些束缚,想怎么灵活就怎么灵活,可以从敌人无法想象的部位展开攻击,打得敌人难以招架,而且绝对不用担心敌人会伤到你;而弊则是,由于把真气导出体外使用,这会使真气的消耗极端迅速,哪怕你有太上老君的修为,在这种况下也难以长期维持。所以实际上,这种功法只适用于闪电式的短促突击,在极短的时间内一击奏效;如果敌人强大,要论持久战,那这种功法绝不是明智之选,因为施功者很快就会累得难以为继,继而落在下风,成为敌人攻击的活靶子。所以明智的人都懂得,不要乱用这种功法。

    穆桂英天资聪慧,也拜师在道家门中,学到的武艺功法很多,可她毕竟太年轻,还谈不上见多识广,而这种盘元八相功其实是一种比较隐秘的、不常见的异域功法,很多中原人士连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有相应的应对之法了。而恰恰不幸的是,穆桂英正是这些人中的其中一个。

    由于对这种奇怪而诡异的功法毫无认知,穆桂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所以面对攻击,她只能笨拙地见了石头飞过来就挡;石头有八块之多,纷纷扰扰从八个方向攻来,这块刚拨开那块又到,那块被拨开第三块又出现在眼面前,一块接一块丝毫也不给人喘息的机会;穆桂英被弄得陀螺一样团团乱转,除了招架,哪里还有余力去反攻。大概,这要算是她第一次在面对面与敌动手的况下被成这个惨状,史无前例了。

    紫壶真人的攻击越来越绵密,攻击力度越来越凶猛,渐渐的,穆桂英开始招架不住了。石头重啊,撞击力大啊,三、四十斤重的大石头呼啸着撞过来,房子都能被撞塌,何况是人呢。突然,紫壶真人把八块八角石排成一条直线,以一块接着一块的方式连珠炮似地猛然向穆桂英开撞。穆桂英见势不妙,想晃闪开,可那些石头是受人控制的,她闪它们也闪,紧紧不放地咬着她,躲也躲不开。穆桂英无奈,只好把大砍刀舞成一面刀光圆盾,挥动着,抵挡扑来的八角石。当当当当当……石头每在刀光圆盾上撞一下,穆桂英就退一步,连撞八下,她就连退了八步。这真是穆桂英人生当中最沉重的八步。

    当撞击的石头飞离开去,穆桂英好不容易稳住脚步时,她却猛然发现,那紫壶真人非但没有趁势进攻,反而是一个纵跃往后退去,开始飞速撤退,那些石头也跟着他一起。“穆小姑娘,果然有几下子,咱们后会有期!”紫壶真人的话传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在七、八丈开外了。穆桂英见他后撤,本能地想要想去追,可还没动步,却发现两只手又酸又麻,还痛,虎口似乎都要裂开了,大砍刀有点抓不住。那八角石的撞击力度如此之大,这也就说是她,如果换成了别人,恐怕手腕早断了。刀都拿不稳,还追什么!穆桂英不想强撑,只好放弃打算,眼睁睁看着那紫壶真人安然离去。她只是有点搞不明白,自己已经快丧失抵抗的能力,如果对方再加把劲,她非败不可,可他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呢?难道他只是来耍耍自己?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呀?真是诡怪的道士,诡怪的来意和动机,连行为举止都透着诡怪和让人不可捉摸的莫名其妙。看着那紫壶真人的影渐渐消失不见,穆桂英摇了摇头,转慢慢地走回去。走路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浑的关节针扎一样的痛,连摆动手臂都受到影响。

    辽军遭到这么一番阻挡,无法继续前进,只好就地安营扎寨。辽军的营寨大部分都扎在草地上,但草地明显不够大,有些营地就只好扎在沙漠里。穆桂英的营帐,就在草地的边缘上,靠近沙漠。很快,大漠的夜晚就降临了。

    沙漠草地中的夜晚,很冷,不过基本上没有露水,另外天空中很晴朗,弯弯的月牙很清晰,与中原特别是江南相比,别是一番风味。

    跟在穆柯寨时一样,穆桂英有个习惯,喜欢有事没事地去巡巡营。今天白天跟紫壶真人那一仗,让她心头波澜起伏,到现在都还没有平息,她搞不明白,那紫壶真人在就要得手的当儿,为什么突然又离去了呢?由于有这种心绪,她无法入睡,于是信步走出营帐,到外面来欣赏大漠的美丽月色。

    窸窸窣窣踩着杂草正走,突然后面响起一阵怪异的声音,接着后面有人喊:“穆元帅!”穆桂英本能地应了一声,然后回头一看。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你道来人是谁?竟然是紫壶真人;此时,他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陶瓷瓶子,瓶子上盖着一张红纸。“你怎么会在这里?!”穆桂英心中感觉到一阵阵寒意,这老道突然出现在自己后面,如果他要下手搞暗算,那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紫壶真人嘿嘿一笑:“贫道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你是怎么来的?”穆桂英的营帐是中军帐,从辽军的外围营帐到这里,有好几里地,紫壶真人就算武功再高,想要悄无声息地来到这里,恐怕也不容易吧。

    紫壶真人说:“沙行来的。”

    “沙行?!”穆桂英一听又是一惊。沙行这种奇术她听说过,据说东瀛的忍术就是从这沙行术中化生出去的,懂得沙行术的人,可以像在水中游泳一样在沙中前进,也就是说,他们是沙中的鱼,沙中的泥鳅,他们在沙中前进,就跟人在地面上行走一样迅捷,夜晚的时候,可以在你毫不知况下接近你,令你防不胜防。不过这种沙行术很诡秘,几乎不在江湖中出现,极少有人见识过,穆桂英也仅仅只是听说。现在听这紫壶真人说他是沙行来的,她怎么能不吃惊。“你来干什么?”

    紫壶真人又是一笑:“这还用问嘛,当然是来要你命的!”

    穆桂英一听,急忙想到腰间去拔剑,却见那紫壶真人摆着手说:“倒,倒,这时不倒下,还等什么时候。”随着他手的摆动,穆桂英只觉得头昏眼花,天旋地转,这双腿支撑不住地就瘫软在地上。

    原来,这紫壶老道使出的是一种恐怖邪术,行使这种邪术的人总是在半夜里出动,他们手里拿一个小瓶子,瓶子口用红纸盖着,偷偷走到人后面或是人家屋外的窗子下面,然后喊某个人的名字,如果这个人答应,他(她)的魂魄就会被收进小瓶子里,从而变成一具没有魂魄的行尸走。非常可怕。民间把这种邪术称为收魂。现在,穆桂英就是中了这种收魂邪术了。

    紫壶真人见穆桂英瘫倒在地,笑了:“你再牛,能牛得过法术吗。”举起手来运足功力,想把穆桂英拍死。

    不过他也是低估了穆桂英,穆桂英出道门,对魂魄这类事物有着天然的感悟,她习练的迷蝶螭梦功,本也有一定的调理魂魄的作用,她的本体对魂魄的吸附作用很强,这次虽然遭到紫壶真人的突然袭击,被吸去了一些魂魄,但并没有完全失去,她还保留住了一魂二魄,而这一魂二魄,自然是她最精纯的魂魄,所以才没有被吸去。当下看到紫壶真人一掌拍来,她急忙就地一滚,躲了开去,然后放声大叫:“快来人啦,有刺客!快来人啦,有刺客!”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很刺耳,很惊人。

    听到叫声,首先冲出来的就是萧天佐:“刺客在哪?刺客在哪?”那急切担忧的心,溢于言表。

    紫壶真人见一掌拍空,辽营被惊动,反正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穆桂英的魂魄已经被收,他也没有心再呆下去,他于是使出沙行术,倏地钻进沙中,眨眼就无影无踪。等到萧天佐和辽兵辽将们扑过来,还到哪儿找他去。影子也摸不到一丝。

    萧天佐带着辽兵辽将们扑到,见穆桂英瘫倒在地上,忙问怎么回事,穆桂英简要把事说了一遍。萧天佐见她脸色很不好,急忙把她扶进营帐中,马上叫来军医为她把脉。穆桂英是被吸去了魂魄,又不是得了什么病,军医哪里把得出什么名堂。把了半天,所有人都摇头:“穆元帅没病。”

    萧天佐大骂:“没病脸色这么差,还昏迷?!”他恨不能把这些军医全都重打四十军棍。

    由于穆桂英体内还留有一魂二魄,她这时处于时而昏迷,时而醒来的状态,醒来后见萧天佐在呵斥军医,她解劝说:“也许这不是军医的问题,你去帮我拿支笔拿张纸来,我要写信向我师父求救。”萧天佐一听,急忙把笔墨纸砚放到她面前。

    穆桂英写了一封信,把自己的况说了一遍,然后把信鸽云梦泥叫来,把信绑在它腿上,往空中一扔,用鸽语说:“到离山紫霞宫找我师父离山圣母去。”云梦泥扑打着翅膀冲上夜空,向离山的方向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