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吃了一个大败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刚刚出师就遭受这么大的败绩,穆桂英本能地感觉到,如果让耶律休弟不假思索的败退,夏军要是在后面追击的话,这势必将变成一场无法控制的大溃退,到时连自己的进军都有可能受到冲击。这个后果不堪设想。她急忙给耶律休弟下命令:不许再后撤,就地扎住阵脚,本帅马上带兵前来救援!

    问明了省嵬城的夏军大概有五万左右后,穆桂英急忙点了五万精兵,自己亲自统领,快马加鞭往前急赶;同时传令后续部队,加快行军的脚步。

    路上非止一,来到了耶律休弟的驻地。一到驻地,穆桂英马上把耶律休弟叫过来,询问当时的战况。耶律休弟告诉她,当他追击到省嵬城前面时,夏军出城迎战。为了对付夏军的冲锋骑兵,他采用了穆桂英的方法,可谁知这次夏军放慢了冲锋的脚步,而且那些冲锋骑兵还都随携带了连珠弩。这弩箭跟弓箭可不一样,弓箭要现拉现,弩箭都是预先拉好了,放好了箭矢,再用扳机扣着,用的时候只需扣动扳机即可出连珠的箭矢。党项人在马上开弓也许还一时难以做到,要使用弩箭,却是毫无问题。弩箭的杀伤力弱是弱点,比不上弓箭,可是加上战马的冲击速度,这也足够致人于死地了。夏军使用的是五连珠弩,即一扣扳机能出五支箭矢,这使耶律休弟的重甲步兵伤亡惨重,同时还没有阻挡住夏军冲锋骑兵的脚步,任由着他们在战场上疯狂冲杀,最终辽军惨败。

    穆桂英听了耶律休弟的介绍,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个戎里雄奇明显是一个足智多谋的战将,自己的战术在他眼里简直不值一提,再加上他手里又有骁勇无敌的党项骑兵,要打败这样的人,真的是非常非常艰难……穆桂英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了强劲的对手,这个对手使她认识到,人有时候真的不像自己所以为的那么能。你能,别人也会能,你能取得胜利,很多时候真的是运气的成分在作怪。

    正在那里苦苦思索,外面突然喧嚣声大作,有兵丁进来禀报:“报,党项人在外面叫战!”原来耶律休弟扎下营盘后,夏军就几乎天天来挑战,耶律休弟刚刚吃了败仗,不敢应战,就采取三国时司马懿对付诸葛亮的办法,闭门不战,任由对方去骂,就是不予理睬。现在党项人又来了,骂得那个难听就不用说了。

    穆桂英听到这叫骂,心头突然一动:那戎里雄奇足智多谋,不知他武艺怎么样?不如自己出去找他单挑,如果他武艺不行,一刀把他杀了,不就解决问题了!嗯,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穆桂英拿定了主意,于是提刀上马,让人打开营寨的寨门,自己单人匹马出寨,其他的人不要跟出来。辽兵们则在寨内张弓搭箭,做好准备防止夏军冲击,同时静观他们的主帅怎么退敌。

    穆桂英出了营寨,打马来到阵前,只见挑战的是一员夏军猛将,这家伙高快接近两米,牛一样强壮,黝黑的脸上表无比冷峻,手中握着一柄大铁槊,威风凛凛杀气人。在他的后面几十步远处,是黑压压的党项骑兵,全都刀出鞘箭在弦,只等一声令下,就可发起冲击。

    穆桂英在那夏将前面十几步远处勒住战马,问:“你是什么人?到我营前来叫战!”

    穆桂英用的是半生不熟的党项语,不过那个夏将听懂了,回话说:“我是省嵬关副将乌里若维穷。你是什么人?”

    这乌里若维穷用的是标准的党项语,穆桂英……嘿,没听懂:“你能不能用汉话或是辽语再说一遍?”穆桂英脸上有点红,堂堂一个辽军统帅,竟然不懂党项语,这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那乌里若维穷显然没料到这点,一听这话,当即就愣住了:什么?要用汉话说?难道你是汉人?楞了一会儿之后,他回话了,这回用的是汉语,不过不是前面那句话的复述,而是问:“大概你就是那个宋人女子穆桂英吧?”都说人的名树的影,这话真没错,穆桂英只不过说了一句让对方用汉语回话,对方一个没见过她的人就马上认出了她,好像多年的老相识一样。这真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不过穆桂英对这种场景早已见惯不怪,没有放在心里,她点了点头。

    那乌里若维穷说:“末将已经听说了你的威名,只是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家家,末将不才,想向穆元帅讨教几招!”原来这乌里若维穷是西夏出了名的猛将,人称大夏第二勇士,一把八十斤重的大铁槊舞起来如狂风怒吼,力大招猛还不呆滞,在武艺能为上仅次于野利天黑,非常厉害。听人把穆桂英形容得这样那样,好似天下无敌,他心里很不服气,现在见了穆桂英本人,怎么看怎么看不像是传说中的味道,自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手伸量。

    乌里若维穷这次完全用的是汉语,穆桂英听懂了:“愿意奉陪!”穆桂英正对排兵布阵心里没底,想要找人单挑,对方就提出来了,好像瞌睡的有人送枕头,她岂能不同意。

    乌里若维穷一听,看来是子躁,急不可耐,马上把大铁槊往空中一举,叫了一声:“那得罪了!”呼地催马冲过来,抡槊就砸。真是一点也不斯文谦让。不过,也许他心里还是有这么一种念头,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就算打赢了,也是胜之不武。所以要说声得罪了。好在穆桂英还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小姑娘。

    穆桂英左手能举四百斤,右手能举五百斤,单讲臂力,不比乌里若维穷小,只会比他大,但穆桂英的目标不是这个只会逞勇斗狠的冲锋将领,而是夏军的统帅戎里雄奇,在不知道目标敌人到底有多大的能为之前,她不想无谓的消耗自己的体力,此时面对乌里若维穷这一招,她没有硬接,而是用大砍刀把它拨开了。说话间,两人刀来槊往,战在一处。两边观战的人员全都聚精会神,生怕错过了任何一招一式。

    说一千道一万,乌里若维穷相对于穆桂英,终归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点点的差别,就会导致胜负。战到第八十招上,穆桂英一招“乌云压顶”,大砍刀平削过去,乌里若维穷躲避不及,头盔被一刀砍削在地上。这乌里若维穷勇是勇,却不是鲁莽式的勇,知道进退,一看不对劲,吓得拨马转,撒丫子就跑。为人还是见机的。穆桂英的目标不是他,也没心去追。

    穆桂英刀交右手,左手拉缰绳勒住战马,向着对面夏军的军阵叫道:“还有没有哪个不服气的想来挑战?”连问三遍,一个吭气的也没有。此时夏军阵地上就是大夏第二勇士最厉害,现在最厉害的都头盔代替头颅掉在地上,谁还会傻啦吧唧的跑上来自讨没趣。

    穆桂英见人家甘愿吃瘪,也没办法,只好直接点名叫战:“夏军的统帅戎里雄奇将军,难道你是一个只知躲在龟壳里的乌龟将军嘛,为什么不敢出来?!”

    这次有人答话了,显然就是那个戎里雄奇,用的是汉语,不过语气里明显带有调侃的意味:“穆元帅,兵法上说,将在谋而不在勇,本帅不跟你逞匹夫之勇;如果你有能耐单刀匹马杀尽我大夏六万大军,那么本帅甘拜下风,任你处置!”这家伙说话也真够脸皮城墙厚的,一人对六万个,孙猴子下凡也得先拔下无数根毫毛呀。

    穆桂英叫了一声说:“你以为我不敢嘛!”

    戎里雄奇说:“穆元帅乃是天神下凡,如来佛祖在你刀下也得两腿发抖。”

    穆桂英听人家这话里,怎么听怎么尽是讽刺的意味,心里冒突,有点被激将了起来,她想:既然你这样说,我倒要冲冲看,看看你这阵摆得到底有多铁桶坚实。想到这她用手一拉马缰绳,双脚一夹马肚,那马唏蹓蹓一声长叫,撒开铁蹄,如红色的利箭,带着马背上的胆大主人向夏军的军阵急冲而去。穆桂英想要凭单人的力量冲击敌阵。

    看看她将要冲近,那戎里雄奇一声令下,夏军马上变阵,只见成两排先冲出来二、三十个弓箭手,前后两排一字排开后,强弓利箭呼啸着破空来。接着,是三十个梭镖手,人手一根长而锋利的梭镖,几乎是同时投出。再接下去,出来六队,一队两人的彪形大汉,每一队都拿着一柄小西瓜般大的链子锤,两个人同时用力,抡圆了之后脱手,呼啸着把锤向穆桂英砸来……党项人的攻击越来越凶猛,越来越强悍,在这连番的攻击下,穆桂英不得不减慢冲击的脚步,最后,竟然完全停了下来。

    穆桂英停了下来,对方也就住手,几万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她;穆桂英见对方不再攻击,又想往前冲,才刚动步,那梭镖和箭矢就雨一样地飞过来……连续好几次,都是这样。最后穆桂英无法,只好撤退,退回辽军营寨中。冲阵的计划是失败了,还是另做打算吧。

    回到营寨中,穆桂英把众将官叫来商议对策。商量来商量去,没有什么好办法。穆桂英左想右想,觉得还是先试探地与对方接触接触,先探探虚实,再想破敌良策。

    穆桂英既然决定了打,于是第二天就把队伍拉出了营寨,在两军阵前排摆开。由于只是想探探对方的虚实,所以也就没在阵势上花费太多的心思,只是地按惯排兵布阵。布好阵后再看对方,好像也是老和尚过年——年年都是这个样。穆桂英看着看着,心里颇感觉有点滑稽:原来大家都差不多,我对他不知该怎么下手,看来他对我也是上演老虎啃天的皮影戏。

    穆桂英排好了阵,提马上前,对着对面叫道:“戎里雄奇将军,有没有心思和我这个天下第一大美人认识认识?”昨天她叫了半天没人搭理,今天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她只是心里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想见见这个打败她的先锋官的敌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她原以为自己又要白费唇舌,一人唱独角戏,没想那戎里雄奇一听到喊,马上打马来到阵前,在她前面十几步远处站定。穆桂英愕然之中看对方,只见是个标准的西北汉子,浑上下充满着粗犷,谈不上英俊潇洒,却很有男人味。

    穆桂英打量了一番,笑着说:“昨天我叫半天你也不理睬,今天怎么又出来了?难道不怕我趁势杀了你?”

    戎里雄奇说:“我不是养在笼子里的兔子,你想杀就杀。昨天不出来那是因为我不想跟你一样逞一时的蛮勇。”

    穆桂英饶有兴趣地说:“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智慧型的将军,而我们都是蛮夫?”

    戎里雄奇酷酷地轻轻一笑说:“谈不上,只是我运气好,碰到个傻瓜捡了个便宜!”

    嘿!穆桂英心里猛一撞,差点叫出声来,好家伙,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高人外面有高人,这个党项男比我穆大美人还更加狂妄无稽了!“那么好吧,就让我们来看看你是不是总有好运气!”说着话拨马回到本阵,下令发动了攻击。夏、辽双方混战一场,然后各自鸣金收兵。

    回到营寨中,穆桂英马上把耶律休弟等将官召集起来,充满疑惑地质问道:“这就是打败你的党项冲锋骑兵?!”今天的战斗,党项人根本没看出有多么强大的战斗力,不但没能突破辽军布置的防线,反而还被辽军得往后差点直退到省嵬城下。穆桂英搞不明白了,就这种战斗力能把耶律休弟的几万大军打得丢盔卸甲,狼狈逃窜?开国际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吧。

    耶律休弟也犯了糊涂:“先前他们的战斗力不是这个样子的!”其他的将官也都附和他的话。

    穆桂英说:“那么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耶律休弟思索了半天,突然蹦出一句:“难道说,这不是党项人的冲锋骑兵?”

    一句话把穆桂英吓了一大跳:“不是?那他们的冲锋骑兵到哪去了?!”冲锋骑兵是党项人最强悍的兵种,冲锋骑兵一旦不见,这可是有大大的问题在里头。

    耶律休弟又闷了半天,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会不会他们绕道两侧,去袭击我们的后路去了?”

    耶律休弟这话也许就只是随口一说,属于例行的分析,可是听在穆桂英的耳朵里,却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为了救援耶律休弟,她带领的前锋部队星夜急赶,与后卫已经拉开了一个比较大的缺口,如果戎里雄奇真的派兵去抄她的后路,那她很有可能将会被包围;而一旦粮道被切断,那么她想不服输都是不行了。

    穆桂英想到这里坐不住了,急忙传令:“向两翼派出搜索攻击分队,看看有没有党项人的偷袭部队。”命令一传出,辽军营寨里刹时动起来,好像巨浪来临之前的水纹波动。

    不久,消息传回来,左右两翼果然都发现了党项人的偷袭部队,其中左翼较弱,已经被击溃,退回去了;右翼则很强,打破我军的拦挡,往前冲过去了。穆桂英一听,本能地感觉到不好,大叫起来:“那还磨蹭什么,赶快加派兵力,予以追击!”此时的穆桂英,已开始变得有点急躁:这个戎里雄奇,真是个老滑头,竟然跟我耍这招!

    穆桂英毕竟还年轻,经验不足,她没有想到,当她把注意力倾向于右翼的时候,她其实已经上了戎里雄奇的当了,戎里雄奇故意造成两翼力量不平等,目的就是要使她把注意力集中于其中一翼,然后他就可以从另一翼比较顺利的通过。很显然,他选择的是左翼。

    就在穆桂英忙于追击右翼的党项偷袭部队时,戎里雄奇真正的偷袭部队绕过辽军左侧,出现在辽军的运输线上。辽军运输线上的护卫部队不是一线部队,又猝不及防没有提防,被党项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丢失大批辎重和粮草。

    消息传到穆桂英的营帐,穆桂英一下跌坐在椅子上,有点发呆。众将官听到这个消息,也都急忙赶过来,议论纷纷。

    有人提议说,不如先拔寨后撤,以免被敌切断后路。等到后续部队上来会合了,再前出攻击。

    对于这个提议,穆桂英本能地感到反感,且不说这后撤有多少心血是白费了,就算真的后撤,在夏军虎视眈眈注视着的况下,岂能轻松撤得了?

    就在穆桂英犹豫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外面军兵来报:“夏军叫战!”

    穆桂英一听,强自压下慌乱的心,心想:你真想从前后两边夹击我?似乎你的兵力还显得不够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花招!于是传下命令:“打开寨门,列队迎战!”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党项人几乎是不堪一击,一触即溃,被穆桂英紧紧追赶,一直逃进了省嵬城里,闭门不出。穆桂英看着城头上的戎里雄奇,心里只觉得好笑:你干什么?跟我玩过家家啊?她嘲笑说:“戎里雄奇将军,就你这力量也向我挑战,你不觉得你这是老鼠在向猫示威吗!”

    戎里雄奇说:“你是个聪明人,难道就不会想一想,我的实力都到哪去了?”

    穆桂英说:“问题在于,就凭现在这点实力,你能包抄得了我吗?”

    戎里雄奇说:“我没兴趣包抄你,我感兴趣的是粮草。”这话说得确实在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再凶猛强悍的人,饿着肚子,能凶到哪儿去。

    省嵬城城高墙厚,急切之间攻不下来,穆桂英无奈,只能选择退兵。

    刚退回营寨没多久,即有探马来报:后方出现了大批的党项骑兵,烟尘滚滚不知道有多少,我派出去的骑兵被打败,粮路已被切断。穆桂英听后还在犹豫,其他的一些辽军将官已开始出现恐慌的绪:“元帅,撤退吧,再不撤退就来不及了。”

    耶律休弟也有点把不住:“元帅,省嵬城就在那里,它又没长脚,跑不掉。早一点打晚一点打,其实问题不大。”是啊,城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能把活人绑在死城上。

    穆桂英长叹一声:“那好吧,传我的命令,拔营后撤!”其实,她自己也快把不住了。

    穆桂英先派出冲锋骑兵,去迎战从后面杀来的党项骑兵,然后重甲步兵在前,后面跟着普通步兵、步兵弓箭手、骑兵,她自己则领着骑兵弓箭手断后,掩护撤退。

    穆桂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先把冲锋骑兵派出去了,而后方杀来的党项人到底有多大的实力,她其实还没有真正查清楚。在没有完全掌握敌况下,就把自己最强大的力量派出去,这等于一个战士把自己的右手绑住了去上战场,结果可想而知。

    其实,这就是戎里雄奇设的一个,他派到辽军后方去的只有三千名左右的冲锋骑兵,剩下的近两万都在省嵬城内,而且其他的骑兵兵力也不是很大,他采取的是三国时张飞的做法,在马尾巴后面绑上树枝,拖着来回跑动,弄得烟尘滚滚,好像兵力很强大的样子,其实不超过五千人。戎里雄奇首先用那三千冲锋骑兵对辽军运粮队发起攻击,得手后又找了一些力量薄弱的辽军发起攻击。由于辽军对党项冲锋骑兵有一种恐惧的感觉,遭受了一些打击后,他们就想当然地以为来了大批党项冲锋骑兵;再加上,穆桂英在前面遇到的敌人又显得那么弱,造成穆桂英也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以为戎里雄奇把力量都派到后面抄她的后路来了,所以她才把冲锋骑兵往后调。

    而实际上,戎里雄奇为了让穆桂英上当,他故意让省嵬城里的冲锋骑兵隐藏实力示弱,任由着穆桂英领军屠杀,这当然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几乎损失了五千选中又选的党项好儿郎,很多人都是故意不还手而被杀的。不过,这个代价是值得的,穆桂英迈出了自己失败的脚步。

    见穆桂英开始撤退,戎里雄奇把他手里全部所有的一万二千名冲锋骑兵都调派出城,再加上两万名左右的普通骑兵,如狂风卷乱岗,如巨浪冲沙滩,向穆桂英发动了展现真正实力的,真正意义上的大冲锋。穆桂英手中的冲锋骑兵基本上都被派去扫退路去了,边哪有力量能挡得住党项人的装甲铁骑,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撤退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大溃退,鬼哭狼嚎,人头乱滚,纵管穆桂英奋勇杀敌,无人可以阻挡,但大厦将倾,岂一木能支,她根本阻挡不住辽军溃退的狂潮……

    辽军没了刹车的跑车一样,呼啸着直溃退出三十多里地,直把腿都差点跑断,穆桂英这才勉强收住阵脚,一清点,六万大军只剩一万多,还有很多带伤,要说这是全军覆没,恐怕也不算太夸张。穆桂英看着这形,头简直要勾到裤裆里去。

    消息传到上京,萧太后从喜悦的顶峰一下跌到愤怒的深渊,这位辽国的武则天震怒了,她传下旨意:把穆桂英押解回上京,军法从事!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