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初试锋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后,挑选了一个良辰吉,穆桂英率领二十万辽军挥师西征。由于辽军来势凶猛,那些小股的夏军不敢抵抗,纷纷后撤,同时,夏军不断收缩兵力,寻找战机,准备与辽军决一死战。穆桂英几乎没遇到抵抗,前锋顺利抵达夏、辽边境不远处的乌梁素海。在乌梁素海,夏军集结了一支三万人的精锐部队,准备抗击辽军的进攻;而辽军抵达乌梁素海的前锋,只有四万人左右,双方基本上势均力敌。穆桂英听说了这个况后,带着人飞马来到前锋营中,决定亲自指挥这出征以来的第一场真正的战斗。

    在发起进攻前,穆桂英先向随同的辽军将官打听询问夏军的具体况。她虽然在西夏呆了一段时间,但这期间李元昊主要把她当恋人看待,而不是当女将军看待,所以没向她透露过多的夏军的信息。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打败敌人,首先就得了解敌人;要想打败夏军,首先当然得了解这夏军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这次出征,萧天佐也跟随在营帐中,听到询问,他告诉穆桂英:夏军跟辽军一样,也是以骑兵为主,步兵为辅,主要兵种有普通步兵、重甲步兵、步兵弓箭手、普通骑兵、冲锋骑兵,据说还有弩骑兵和火箭兵(是指古时那种在箭矢上绑上飞天焰火的箭,不是我们现代这种火箭;这主要是从宋朝传入的),这两种兵种是李元昊新创的,以前还没见他使用过,不知道有多大的战斗力。此外,也还有投石机和梭镖发机,但这两种东西需要很多的人员作,而且投石机需要搬动大量的石块,太过笨重,数量不大。

    两相比较,夏、辽两军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夏军的长处在于,他们体格强壮,力大势猛,所以夏军的重甲步兵和冲锋骑兵非常厉害,特别是冲锋骑兵,更是夏军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全都是千里挑一的马上好手,强力猛,矫健灵活,人人披着厚厚的软甲(所谓软甲一般是指一些厚兽皮,经过特殊鞣制后既软又非常有韧,经得起刀砍枪扎);就连他们的战马,也是用软甲护住要害部位,等闲一般的箭矢,伤害不到它们。所以夏军的冲锋骑兵一旦发起冲锋,几乎可说得上是无人能够阻挡。以往夏、辽交兵,辽军不知多少次吃了这冲锋骑兵的亏。

    而辽军的长处在于,契丹人擅于在马上飞马箭,他们在飞奔的马上能开强弓中一百步开外的箭靶,也能中奔逃的野兽,而这一点,是党项人万万做不到的;党项人虽然强体壮,可如果想要在马上开弓,他们很快就会失去平衡,从而摔下马来。所以辽军的兵种,除了夏军所有的那些外,还多了一种骑兵弓箭手。不过,辽军没有弩骑兵;另外也装备有数量不多的火箭兵。之所以辽军不重视火箭兵,是因为那时的火箭技术还很差,程短,穿透力不够强,没有多大的杀伤力,辽军认为不如人力拉弓来得有效。辽军装备火箭兵,一是赶新潮觉得这玩意儿新鲜,一是用来纵火,一是用来发信号远距离传送命令。想来夏军装备火箭兵,用途估计也差不多。

    除此之外,辽军还有一个长处,那就是契丹人的耐力特别强,普通一般的人,都能在马上连骑一天一夜而不用下马,那些经过特别训练的人,最高可以达到三天三夜的记录。而这一点,也是党项人无法比拟的。党项人如果想在马上颠簸那么个一天两夜,不累虚脱,也会累得眼前发黑。辽军跟夏军相比不足的地方是,契丹人的体格不如党项人那么强悍,在力量上有点吃亏。

    听完萧天佐对夏、辽两军的介绍,穆桂英陷入了沉思之中。萧天佐的话让她费思量不已:党项人的冲锋骑兵这么厉害,该怎么对付呢?冲锋骑兵,冲锋骑兵……思索了一会儿,她问萧天佐:“党项人的冲锋骑兵既然这么厉害,那你们以往是怎么对付的?”

    萧天佐说:“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方法。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用冲锋骑兵对冲锋骑兵,采取对冲硬打,可很快就发现,我们不是人家的对手,党项人的冲锋骑兵太强了,我们平均要两到三个人,才能勉强对付他们一个。后来我们就改变了方法,不与他们正面冲突,而是用骑兵弓箭手从两翼包抄,采取远距离箭的办法进行攻击。但实践证明,效果不是怎么太理想。一来冲锋骑兵都跑得飞快,想要中他们没那么容易,就算中了,箭矢的杀伤力也会被速度抵消掉;二来冲锋骑兵都披着厚甲,一般的箭就算中了他们,也往往是被弹掉而无法穿透。除非是正面并且命中面门。可是正面又时间短促,机会很少,因为他们都冲得很快,眨眼就过来了。而且对付正面和步兵弓箭手,他们也会携带盾牌拦挡箭矢,使得箭的效率大大降低。所以总的来说,我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是死打硬挨,用最原始的方法拼数量。不过穆元帅,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萧天佐说着,把求解的目光望向穆桂英。他很看重自己的这个心上人,希望她能有什么妙招良策,解决这个老大难的问题。

    穆桂英听着他的话,想了想,突发奇想地说:“那用梭镖机发梭镖怎么样?”

    萧天佐一听,笑了,说:“穆元帅,你说笑了。一来梭镖机的发高度不够,对付步兵还可以,对付骑兵只能在马脚缝里放空炮;二来梭镖机数量不够,一旦发出去再装填速度很慢,对付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冲锋骑兵,有点杯水车薪的味道。”

    穆桂英听到这样说,知道是自己欠考虑了,于是歉意地笑一笑,又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党项人的冲锋骑兵这么厉害,刀砍不入,箭不透,梭镖又扎不到,要这么说,难道就不可战胜了?可世界上没有不可战胜的东西呀……

    思索了一会儿,她喃喃自语似地说道:“无人可以阻挡,无人可以阻挡……那么……就不要阻挡,让他们直接冲过去!”

    “不要阻挡?这是怎么说法?”萧天佐一听这话,就是一愣,心想,不要阻挡,那还打什么仗,直接让他们冲到上京去好了!

    穆桂英似乎是找到了什么绝妙的好方法,整个人一下变得兴奋起来,说话时脸上的神色也是眉飞色舞:“听说过田忌赛马没有,我们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先把他们放过去,然后在他们返回来的时候,再把他们堵住……”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你别说,只有没办法打不到兔子,没有有办法而不愿打兔子的人,萧天佐听着她的话,刚开始的时候脸上尽是愕然的神,可是听到后面,这愕然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欣喜和兴奋:嗯,这个方法也许还真的管用!

    不但是他,当时在场的其他将官,听了之后也全部都是啧啧称奇:能想出这么奇妙的方法来,也许真能打党项人一个措手不及呢。于是几乎全体通过,同意执行穆桂英的作战方案。

    既然已确立了作战方针,穆桂英于是开始着手进行布置,并对党项人发去了战书。很快,党项人回复,接受挑战,三天后两军阵前决一死战。

    时间过得很快,决战的时间眨下眼睛就到了。

    在茫茫的戈壁大草原上,在湛蓝湛蓝的天空底下,夏、辽两军摆开阵势,拉开了穆桂英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规军大决战。夏、辽两军都是全力以赴,倾巢出动,在宽大的正面阵线上,两军拉开的阵势都有好几里长,从这头道那头,一眼看不到边。辽军的布置阵势是,冲锋骑兵和重甲步兵在中间,左右两边从中间往外依次是步兵弓箭手、普通步兵、普通骑兵,最外层是骑兵弓箭手。再看对面的夏军,布置也差不多,最强悍的冲锋骑兵和重甲步兵被放置在中央,往外依次是步兵弓箭手、步兵、普通骑兵。看来,这种布置阵法在草原上是比较通行的,属于标准阵法。也许不论哪里的人,都会有一些惯思维,固有的观念吧,平时不怎么觉得,一旦要用的时候,自然而然自己就出来了。这是一种通病。

    马上就要决战了,决战之前,夏军统帅卫慕流苏打马来到阵前,向辽军喊话,穆桂英见状,提马上前应答。这卫慕流苏乃是一员边关将领,没见过穆桂英,见来和自己答话的竟然是一个年轻女子,不由一楞。不过他毕竟不是那种世俗眼光的人,一楞过后马上明白到,穆桂英能统帅二十万辽军,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不能以貌取人。这想通之后他马上就放平了自己的心态,说:“夏、辽是兄弟之邦,已经和好多年,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犯我边境?!”这卫慕流苏说话很有分量,底气充足,语句铿锵,言辞间给人以一种凛然威严的气势,极具震撼力。

    穆桂英说:“大辽国舅出使夏国,却遭到追杀,你说这是不是等同于宣战?”

    卫慕流苏说:“那是他做间谍,想要偷窃我夏国的军事机密。”

    穆桂英说:“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种话没人会相信的。我们还是战场上见真功吧。”说着,也不管对方会有什么反应,拨转马头,往回就走。双方的兵马都已经亮开了阵势,你还痴心妄想想要靠舌头阻挡住吗?卫慕流苏楞了楞,也只得回退回自己本阵。

    随即,两边开始擂鼓了,进攻发动。

    先是投石机,呼噜哗啦乱扔石块,接着是梭镖发机,把那火箭炮一样的梭镖疯狂地向对方倾泻;然后弓箭手跑步向前,进入程之后,马上有乌云密布般的箭矢在中间略略交会后,分头扑向两边……经过这连番的互攻,夏、辽双方各有损伤。

    然后,真正的决战这才终于开始了,只见那卫慕流苏一马当先首先冲出战阵,手中的马刀往空中一举,高声喊叫道:“党项族的英勇儿郎们,契丹狗贼无辜犯我国境,不能轻易放过他们,跟我冲!”那些党项族的冲锋骑兵齐齐呐喊:“杀呀!”跃马扬刀,铁流滚滚冲出本阵,如巨石从山头滚下一般往前冲杀。一霎那间,草原上刮起一股狂暴旋风,整个大地剧烈震颤起来。

    看党项人已经发起了冲锋,萧天佐对穆桂英介绍道:“看到没有,党项人来了,那冲在最前面的,是普通的骑兵,用来提防和阻挡对方放箭;紧随其后的,才是真正的冲锋骑兵。”穆桂英点点头,提马前出阵前,把手中的缠龙锁柄大砍刀往空中一举,高声喊道:“辽军弟兄们,党项人追杀我大辽使节,就是犯我国威。对于犯我大辽国威者,我们应该怎么样?”“杀无赦!”“杀!”“杀呀!”穆桂英领着这些契丹冲锋骑兵,针锋相对地也向党项人冲去。双方你来我往,是标准的对冲。

    冲锋骑兵的战马,那都是选中又选,速度非常之快,所以眨眼之间,双方就轰然相撞,展开了凶猛的马上拼杀。

    在没有亲体历之前,穆桂英对于萧天佐的介绍,还仅仅只是停留在听说的层面上,这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半信半疑;这一真正交上了手,她才终于明白到,萧天佐没有夸张,也没有恫吓,这党项人的冲锋骑兵,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凶勇,他们就跟下凡的天兵神将一样,不但矫健勇猛,而且力大刀沉,很多辽兵与他们兵器一相碰,手中的刀就被磕飞了。骑兵没了马刀,那还打什么仗,只能成为被人屠杀的活靶子。仅仅只是交会的一瞬间,辽兵就死伤无数,伤兵滚满了地面。

    穆桂英看着这景,暗暗直喟叹:幸亏自己早有准备,不然今天这一仗非大败亏输不可!想到这穆桂英不敢怠慢,急忙刀交左手,右手从背后拔出一面小红旗,嗖地往空中一扔。红旗冲上空中后,在半空中展开。这是穆桂英发出的开始变阵的信号。

    后面的萧天佐见了这信号,马上命令擂鼓手改变擂鼓的方式。随着鼓声变动,后面还没有与党项人接触的辽兵呼啦往两边闪开,中间霎时空出一条足足有一里多宽的空道来。那些正以最快速度猛冲的党项骑兵见前面突然变得空空空无一人,前后相挤急切之间哪里收得住脚步,就如失去控制的铁流,足足直冲出五、六里地,这才勉强止住冲势,兜转回

    原来,这辽军的中军后面看起来好像是旌旗密布,重心所在,实则那些旗帜都是虚插在沙丘草地上,根本不是握在人手里;也就是说,整个辽军中军后面,完全是空的,毫无一个人影。这可是他们从来没遇到过的事。一般来说,排兵布阵打仗,中军的实力总是最强大,这是因为中军是主帅所在之处,当然要重兵护卫;现在穆桂英倒好,把中军掏得只剩一个空壳,所有的实力,都充实到两翼去了。这就使得党项人势不可挡的冲锋势头放了个空炮,打空了。这对着空气挥舞,再大的力量也是白劳啊。

    夏军的统帅卫慕流苏乃是一员老将,经验丰富,一见这形,知道不好,自己上当了,收束住队伍后,他马上传令:“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赶快撤退!”

    然而,穆桂英岂能让他轻易退回来。卫慕流苏刚刚启动撤退的脚步,就见从两侧边潮水一样涌过来无数的辽军重甲步兵,这些步兵手里拿着的不是刀枪剑戟等兵器,而是三、四个人一伙,三、四个人一伙,抬着巨大的拒马桩,把夏军撤退的道路牢牢堵死。拒马桩是专门设计用来对付战马的,而抬着拒马桩的又都是辽军的重甲步兵,经得起一些砍杀,夏军的冲锋骑兵再凶猛,奈何不会马上箭,急切之间又哪里冲得过去。

    这个,就是穆桂英的应对之策:把夏军的冲锋骑兵放过去,使他们冲过头;然后再用重甲步兵堵住他们的退路,使他们不能迅速回去与自己的部队会合。这一来,夏军就等于失去了一股最强大的有生力量,其他剩下的,面对辽军本就占据数量优势的兵力,可就处于明显的下风了。这就好像田忌赛马,把自己的劣等马去对付人家的上等马,再用上等马去对付中等马,中等马去对付劣等马,输了一场,赢了两场,二比一的比对,赢!穆桂英打算拼着损失掉一部分重甲步兵,而来换取对其他夏军打一个歼灭战。如果夏军的冲锋骑兵变成了一支孤军,那它再厉害又能有多大的作为。

    就在卫慕流苏在拒马桩的阻挡下艰难后撤时,穆桂英对对面的夏军发起了真正的冲锋攻击。只见铺天盖地的辽军冲锋骑兵跃马扬刀,声势震天地呐喊着冲向敌阵。夏军见状,急忙排出成排成排的步兵弓箭手,想用弓箭予以阻挡。然而他们又上当了,这来的不是冲锋骑兵,而是骑兵弓箭手。穆桂英也清楚,如果贸用冲锋骑兵,必然遭到对方弓箭手的拦截,伤亡会比较大。所以她再一次采取了以假示真,用骑兵弓箭手假扮冲锋骑兵,把夏军的步兵弓箭手引出来,用骑兵弓箭手对待。骑兵对步兵,可想而知,这就好像现在的飞机对高炮一样,骑兵是飞速游动的,而步兵基本上是固定的,双方对,那步兵还能得到好去?

    见夏军排开了弓箭手,那些辽军马上把手里的假马刀扔掉,拽出背后的弓箭,与夏军展开对。一霎那间,天空中的箭矢多得似乎人都可以踩在上面行走,那箭矢破空的风声啾啾啸叫,神鬼俱惊。不消多久,夏军的弓箭手就基本上损失殆尽。

    没有了弓箭手的威胁,辽军的冲锋骑兵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冲锋。面对着飓风一样的滚滚铁流,夏军还能够起到一点阻挡作用的,就只剩重甲步兵了,可重甲步兵照样不是冲锋骑兵的对手啊,这一场大决战,完全一边倒地成了辽军的大屠杀,直杀得血流成沟,尸积成山,碧绿的草原都变红了……

    等到卫慕流苏冲过拒马桩的阻挡再杀回来时,他后方的那些部下已快被杀光了,面对着从两边包抄上来的辽军骑兵弓箭手,卫慕流苏不敢恋战,急忙带着人往后撤退。有辽军将官见后要去追赶,穆桂英伸手止住了他们。穷寇莫追,何况卫慕流苏手上还有一支比较完整的冲锋骑兵,不可轻敌。穆桂英打算休整一番后,明天再向卫慕流苏发动彻底的进攻。不过卫慕流苏也明白自己的处境,没给她这个机会,当天夜里就拔寨后撤,一直撤过了乌梁素海,直退到午腊阑山,这才收住阵脚重新安营扎寨。

    穆桂英头一次出兵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战果,捷报传到上京,萧太后惊得一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打败了党项人的冲锋骑兵?!这个穆桂英有两下子嘛!”其他的朝中大臣也是啧啧称奇,暗赞不已。

    穆桂英见卫慕流苏后撤,于是把前锋的指挥权交还给先锋官耶律休弟,自己则返回中军,催动全军向前进发。耶律休弟领兵进午腊阑山,与卫慕流苏激战,卫慕流苏不敌,往后退却。耶律休弟紧追不舍。看着一份接一份传过来的捷报,穆桂英心不错,暗暗在心里想象着:哪一天能够打到兴庆,活捉李元昊那家伙呢?

    不过,她的美梦也做得忒早了点,哪有刚打一仗就七想八想的,还没真正进入梦境呢,就传来了一个噩耗:耶律休弟追击卫慕流苏,在追到省嵬城前面时,遇到一个名叫戎里雄奇的党项将领,被打得大败,四万辽军损折大半,只剩一万多人逃回。穆桂英一听这个战报,大吃一惊:这比她刚刚取得的战绩并不逊色,这个戎里雄奇是个什么人?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