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萧天佐大闹金銮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刚才穆桂英一心只顾着要杀掉面前这个辽国人,也没去多管他是老少还是美丑,反正什么人死了都一样。现在这杀心消散,换上了平常心态,这再一看,感觉可就不同了,穆桂英猛然发现,原来这萧天佐竟然是个大帅哥,不但年轻英俊气度非凡,而且还颇有点中原人的儒雅气质,好像是一个汉、辽两族的混血儿,这对年轻的少女们来说,可是有极大的杀伤力的。

    穆桂英格再豪爽,毕竟出生于中原,毕竟有中原人的喜好做底基,看萧天佐有李元昊的英俊帅气和高贵气质,却没有李元昊那种给人以凌空威压般的感觉,这心里砰砰砰的,不免就有点跳动起来。萧天佐呢,更不用说,打穆桂英拉下蒙面巾,第一眼看到她的真面目起,那心里就跑开马了。呼——,这一会儿是飞黄腾达,这一会儿是天马行空,这一会儿又是万马奔腾。穆桂英年轻美貌,率直可,而且还武艺超强,不喜欢她的,除非是太监。怎么说呢,穆、萧两人这是:女看着男对眼,男看着女欢悦,男女双方你欣喜我欢悦,那的火花有意无意之间就被擦出来了。

    不过,穆桂英毕竟是来刺杀的,不是来谈恋的呀,你瞧现在杀没杀成,反倒被对方弄得心猿意马把持不定,这叫什么事!痴痴傻傻痴了一阵之后,穆桂英猛然一激灵,心想,我这是在干什么?一时脸涨红到脖子根。她也没心再呆下去了,急忙把拉扯下的蒙面巾再戴上,然后往外面看了看,见没有巡逻的辽兵过来,于是出门上了房,使出离山玲珑御轻功,飞速飘飞离去。萧天佐追到房门口看着她远去的影,眼直、心飞、人定,足足呆傻了半天,这才猛然想起什么,他从居室里出来,寻找了一番,找到那些被杀辽兵的尸体,然后把另外一队巡逻的辽兵叫过来,让他们把尸体处理好,同时严厉命令道,不许把事传扬开,否则杀无赦。

    再说穆桂英,回到自己的宫室,脸上那神有点说不出的意味,就好像猿猴进了蟠桃园,没吃到桃子就被人赶出来了;又好像蜜蜂飞进了大花园,刚要采蜜,却突然之间狂风暴雨大作,吹得她东倒西歪无处存。楚怜怜见她这样,问:“刺杀得怎么样了?”穆桂英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呆楞了半响,这才蚊子嗡嗡叫着似地说:“他说不是来结盟攻打宋国的,我没杀他。”楚怜怜一听,识相地笑了笑,再没多嘴多问。

    几天后,李元昊在金銮宝上接见萧天佐,客礼仪一番后,萧天佐提出了一个要求:“听说夏皇陛下正在追求一个名叫穆桂英的宋人女子,不知道这穆桂英何许人也,竟然会弄得陛下您如此动心。萧某有个不之请,不知能否让萧某见上这穆桂英一面?”这萧天佐就算放到现在,也是个胆大到近乎鲁莽的孟浪人物。

    虽说党项、契丹都是草原人,格开朗,不拘小节;可萧天佐这个要求也实在是提得……太有点过头了,你代表辽国前来访问,是来谈国事的,不是来谈家事的,人家追求谁不追求谁,关你事。朝堂之上提这种要求!“这个……”李元昊有点沉吟。

    萧天佐笑了一笑说:“怎么,尊敬的夏皇陛下,难道这穆桂英是不能让人看的,看一下就会把她的美貌看没了?”

    李元昊心想:你的意思是说,我李元昊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对你感觉到害怕?哼地一声,他说:“实话说,萧大人提这种要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有点不合礼仪,不过朕不予追究。朕只想问一问,萧大人有何用意?”

    萧天佐依然是笑了笑:“没什么用意,只是想看看这让夏皇陛下神魂颠倒的穆桂英是个什么样的月下嫦娥,灯里观音。”

    李元昊愣了愣,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得了花痴病,代表辽国前来访问,不谈国事却谈美人,你就不怕人笑话?不过,他还是传下旨意:“来人呀,有请穆姑娘上!”传令的黄门官一听,急忙跑下去了。

    不一会儿,穆桂英带着满脸的疑惑来到了金銮上:“陛下,传召民女上,有何指令?”

    李元昊满脸带笑,指了指她边的萧天佐:“朕来替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大辽的国舅爷萧天佐萧大人,听说你是天上的仙子下凡,所以癞蛤蟆想吃天鹅,想见见你。”李元昊故意不提萧天佐的官职,只说他是国舅爷,这有意无意的其实是在讽刺对方。萧天佐也不是傻瓜呀,当然听得出他这话里的含意,不过这位大辽国舅爷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当没听见,不予理睬。

    穆桂英看了看萧天佐,心说,不需要你介绍,我们已经认识了。不过她当然不能这样说,她笑了笑,说:“民女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这有什么好见的。萧大人真是太滑稽了。”

    “如果你是普通的女子,那这天下所有的女子都是母猪婆!”穆桂英话音还没落尽,萧天佐就迫不及待地接上了嘴,而且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话一出口,就说得满的文武大臣全都惊讶不已:这小子他到底想干什么?

    穆桂英也是愕然:“萧大人,你……”当着金上这么多人,好像话不能这样说吧。

    萧天佐却是把这么多人的惊骇反应完全不当回事,他从上拿出一根亮闪闪的珍珠项链,那项链上穿着一块红色的心形美玉,好像梨花中的一朵红桃花;他把这项链美玉双手奉送到穆桂英面前:“穆姑娘,萧某一见钟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这是我萧家的祖传美玉麒麟心,如果穆姑娘不介意的话,萧某想把这个送给你。”

    这真是太恣意太放肆了,在大夏国的金銮宝上,当着大夏国文武众臣的面,竟然向大夏天子的人表达意,这……这还把大夏国放在眼里吗?这还把大夏国的国威尊严放在眼里吗?简直是肆意践踏嘛!萧天佐这话一出,整个金銮宝上的夏国文武众臣全都震怒了:“契丹狗,你太放肆了!”

    萧天佐显然对这种反应早有心理准备,也早有对策,因而毫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诸位,契丹人不是狗,是狼,来自北方的狼。”

    有一个党项武将实在是忍受不住,呼地从班列中冲出来,大骂道:“萧天佐,你去死吧。”拔出腰刀就要砍。这如果真让他砍下,萧天佐不死也残。

    好在其他的人虽然怒不可遏,李元昊本人却把自己的绪控制得很好,见那武将要动手,他伸手制止道:“住手,萧大人是辽国的使节,我们的客人,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何况我们夏、辽还是兄弟之邦,并没有交兵。”

    那个武将不服气地叫道:“陛下!”

    李元昊喝道:“还不退下!”

    皇帝自己的事,自己都不急,你一个武将,急什么。那人见李元昊真有点生气的样子,没办法,只好依旧退回自己的班列之中。

    李元昊死死地盯着萧天佐,两眼中放出剑一样的光芒:“萧大人,恕朕直言,你这好像不是一个使节应有的礼仪吧?”

    萧天佐毫无惧色,两眼也是直直地迎上对方的目光:“尊敬的夏皇陛下,你我都是开明豪爽的草原男儿,不是宋国的那些酸腐;我们讲究的是恋自由,双方自愿,你不会说,因为你看上了穆姑娘,就不准许别人再靠近一步吧。可是据我所知,好像穆姑娘还没接受你的意。”原来萧天佐的目的其实就是要激怒和打击李元昊的自信,以便在接下来的施压谈判中好迫他接受自己的条件。

    李元昊是马上皇帝,纵横驰骋,子本来就刚烈,受此挑衅,真好像是满满的生石灰坛子里泼进了一瓢水,那哪还压抑得住,他腾地一下从龙椅上站起来,喝叫道:“萧天佐,你太放肆了!”

    萧天佐暗暗得意地一笑:原来你李元昊不过如此嘛,稍稍刺一刺就暴跳如雷。我还以为开国皇帝多牛呢。“尊敬的夏皇陛下,你不会是想要了我萧某的命吧?”

    李元昊还没等回话,一旁的穆桂英感觉到不对劲了:怎么了?你们这争来争去的,把我当什么了,当成一样东西,你抢我夺?穆桂英不高兴了:“你们都在争什么?我是一样东西,你们谁抢到就归谁?”

    穆桂英这话当地一下,犹如晴空劈下一道闪电,划破乌云,当即打破了夏、辽双方的争执,上所有众人都愕然一愣。

    穆桂英此时心里有点乱,见这个样子,也没心再呆下去,一甩手,往外就走。萧天佐见状,叫了一声:“穆姑娘,项链。”穆桂英愣了愣,看看这位辽国的大国舅,鬼使神差地竟然伸手接过了项链美玉,然后走出了金銮宝

    穆桂英回到自己的宫室,楚怜怜看她神色有点不对劲,忙问怎么回事。

    穆桂英嗫嚅了半天,这才回话说:“那萧天佐今天去面见李元昊,竟然当着所有文武众臣的面,在金銮宝上公然向我表意,还拿出一挂项链来,说是要送给我。”

    这种事确实是太过冲动难以理喻,楚怜怜听了,也是惊讶得有点不敢相信:“有这种事?!那你接受了?”

    穆桂英又嗫嚅了半天,这才点点头。楚怜怜见状,眼睁得天大地大,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忽地一下,金乌坠落进沙丘下,玉兔升起在半空中。

    就在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候,李元昊来到了穆桂英的宫室中。对于李元昊的来意,穆桂英不用多想也能估摸到三、四分,不过就算她早有心理准备,李元昊的问话也还是让她有点手足无措:“你跟萧天佐那只契丹狗,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桂英初初一听,还以为李元昊知道了她去行刺萧天佐、并被萧天佐成功自救的事,一时心里颇有些紧张;可愣怔了一会儿之后,见李元昊并没有往这方面问,这才知道自己是多虑了。显然,萧天佐也不希望这件事传扬开来,但到底出于什么理由,她一时想不明白。既然李元昊还不知道这件事,既然当事人双方都不想张扬,那么她也不必太过担心。穆桂英压了压乱跳的心,以尽量平静的语气说:“我和他没什么呀,按理说我们宋、辽有仇,我和他应该互相憎恨才对;我以前又没见过他,谁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李元昊说:“你说你和他没什么,那你为什么接受他的项链?”

    “这个……”穆桂英一愣,哑口了。对于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就连她自己,也说不大明白自己当初是怎么把那只手伸出去的。谁知道,就好像碰到鬼一样。

    李元昊见她不说话,以为被自己击中了要害,于是更加前压地进行问:“怎么不说话?说啊,是不是心中有鬼啊?”

    心中也许真的是有鬼,不过估计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鬼。穆桂英被不过,只好胡乱强辩说:“女孩子嘛,总是喜欢珠宝啊、美玉啊这些珍贵的东西的,我一时被那挂项链打动了心,所以就接受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话是怎么冒出来的:我是这样的人吗?

    李元昊哼地一声:“你撒谎!要是喜欢金银珠宝,朕乃大夏国的皇帝,什么样的珍宝没有,你要多少,朕也可以给你,哪怕用珍宝堆出一座山来。如果你真是这样的人,朕真希望自己瞎了眼!”

    穆桂英被他这样毫不退缩地步步紧,也弄得有点不高兴起来,这人一旦要不高兴,说话的时候就会胡说:“可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怎么着!你要自认为瞎了眼,我也没办法。”穆桂英心想: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还以为你能对我怎么样?大不了一拍两散各走各的道,你做你的皇帝,我回我的穆柯寨。

    李元昊从来没见穆桂英这样对他过,被气得浑发抖,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听得外面有人叫:“穆姑娘,穆姑娘,请问你是住在这里吗?”

    穆桂英和李元昊一听这话,都一愣,你道这问话的人是谁?竟然是辽国的国舅爷,萧天佐萧大人。穆桂英所住的这个地方,乃是大夏皇宫的深宫内院,属于地,他萧天佐一个外国的使节,怎么能跑到这内宫里来?!

    李元昊一愣过后,随即大怒,他疯了一样奔出去,见了站在宫门口的萧天佐,大叫道:“萧天佐你这狗贼,你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萧天佐见他火冒三万丈地冲出来,吓得浑激灵灵打一冷战,知道不好,丝毫也不敢停留,急忙拔一纵,飞跃上了房,就往远处逃去。李元昊大叫一声:“别跑!”飞也上了房,在后就追。两人一逃一追,急速向远处而去。

    穆桂英和楚怜怜随后赶到宫门边,看着那远去的两个影,心想,这下事闹大了。萧天佐他堂堂一个国舅爷,应该懂得宫廷的礼节,怎么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来?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