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巴鲁楚原来就是楚怜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李元昊的话让穆桂英一下子愣住了。不是她受宠若惊,也不是她感觉到憎恨或者厌恶,李元昊很有气质,不会让人感觉厌恶;而是她没想到,堂堂一个大夏国皇帝之,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么种话来,这让她实在是感觉到震惊不已。看来,这些党项人还实在是率真哪;而她自己,不也是这么一种格吗。这使她陡然之间感觉与李元昊的心理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李元昊看她不说话,于是问道;“穆姑娘,请问意下如何?如果你对朕的感视如敝履,根本看不上眼,那么朕绝不为难你,你可以带着你的宠物安然离开;如果你还有点心动,那么不妨留下来,给我们大家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

    穆桂英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是不是以为你以一个皇帝的份对一个民女说这种话,这个民女肯定会受宠若惊,马上投怀送抱?”

    李元昊摇了摇头说:“你理解错了,朕绝不是以一个皇帝的份在说这话,朕只是以一个普通男子的份,在对他心的女孩儿表达心里的意;你我现在是被慕者与慕者的关系,不是民女与皇帝的关系。”应该说,李元昊也许不像中原的那些才子秀才们说得那么言辞艳丽,花团锦簇,可他这话确实是很真挚,很诚恳,任何人听着,也不可能无动于衷。穆桂英此时正是潮涌动的青少年,正是所谓年少的美好没有界限,沙漠里照样能开出艳丽的花;她这次下山来,目的之一就是要寻找自己的郎哥,她那强悍的灵魂之下掩藏着的,是一颗跳动不已的少女心。花开的时候最怕被风吹,动的时候最怕被人提;因为风一吹,花心就动了;一提,人儿就醉了。穆桂英此时花已开,已生,这一吹一提,她就算想要无动于衷,又岂能做得到。听着李元昊那话,她那紧绷提防的神经不由自主的就松懈了下来,手里的刀也由双手紧握变为单手提拿,垂落到马背以下。这种状态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她已经有点动心了。

    李元昊是多聪明的人,开国皇帝呀,蚊子弹弹腿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何况是这么明显的举动,他一见,马上吩咐道:“来人呀,给穆姑娘带路,带她进皇城。”然后对穆桂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穆姑娘,请!”穆桂英愣了愣,在涌动的心潮下,最后还是默默无语地提马走了过去,她的两边,跟着铁背花和大常。待穆桂英走过去之后,李元昊叫来几个将官,吩咐他们道:“把现场收拾好,所有阵亡的将士以烈士的规格厚葬,他们的家属要好生抚恤!”那几个将官领命去了。

    李元昊把穆桂英带进皇城后,给她安排了一个华丽的宫室。穆桂英从小跟着师父在离山的道观中长大,出师后回到穆柯寨,住的也是山野陋室,这陡然一进了皇宫,那华丽的装饰,庞大的气势,让她一时之间眼睛都看花了。怪不得那么多人不顾生死的要争皇帝的位子,原来这皇帝真是让人不敢想象的奢侈!穆桂英这还只是看到西夏的皇宫,她要看到大宋的皇宫,更会惊讶得不得了。西夏的皇宫要跟大宋的皇宫比,也就石头跟玉块的差别。还好穆桂英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子,面对惑有比较好的抵抗能力,几天后就慢慢适应过来了。

    适应过来之后由于暂时无所事事,有一天她偶然打开下山时那个喽兵楚天生托送给她的画卷,一看,嗯,这不就是那个军巴鲁楚吗!穆桂英答应了楚天生,要帮他找到妹妹,既然答应了,自然要信守承诺。

    穆桂英偷偷找到巴鲁楚,把画卷打开来给她看:“这是你吗?”

    巴鲁楚一看这画,眼泪就掉下来了。显然,必是她无疑了。“你这画是从哪来的?”

    穆桂英说:“是我家山寨中一个名叫楚天生的喽啰兵托付给我的。”把况简单介绍了一遍。

    巴鲁楚流着眼泪说:“这楚天生他就是我哥哥。”

    穆桂英说:“可楚天生告诉我,他妹妹名叫楚怜怜,而你却叫巴鲁楚,这什么原因?”

    巴鲁楚说:“那是因为,我被人家改了名字。”说着,把自己的经历简单介绍了一遍。

    原来,楚怜怜与她哥哥失散后,一个年轻的少女,举目无亲,想也想得到,她无路可走的困境。最终,她落入了一个开院的鸨儿娘手里,沦落风尘。可是这个子也不长久,不久宋、夏开战,宋军大败,夏军攻城略地,大肆劫掠,楚怜怜所在的院遭到了夏军的特殊关照,所有的全部被抓。这些被抓后,夏军把她们充为军,也不知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夏军给她们全部都改了名字,楚怜怜就被改成了巴鲁楚这个有点党项味道的名字。

    听到巴鲁楚——哦不,楚怜怜这么一番诉说,穆桂英总算明白了事的原委,怪不得她一天到晚总是眉头紧锁,忧郁满脸,原来竟然有这么悲惨的世,作为一个女子,这事放在谁上,谁也高兴不起来呀。她能坚持着活到现在,就已经很坚强了。穆桂英安慰一番后,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穆桂英原以为像楚怜怜这样,遭受了这么多的压迫、这么多的欺凌,听到有人能救她脱苦海,肯定是马上迫不及待地就想让自己带她走;可没想楚怜怜听了这话后并没有如她所想象的那样,而是黯然摇了摇头:“我哪里还有脸面去见我哥,我家大大小小算得上是个书香门第,现在我却落到了这个地步,下十八层地狱都不如;如果不是心里还惦记着我哥的生死下落不明,我早离开这个人世了。现在知道我哥活得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也满足了,还有什么奢求。我什么奢求也没了。”不论穆桂英再怎么劝,她只是不为所动。

    她自己虽然不愿离开,但是她却劝穆桂英:“我是没救了,你不要走我的后路,这地方的凶险你也已经看到了,趁着你现在还有能耐在上,赶快离开吧;别等到山穷水尽无路可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她本来就对穆桂英有好感,现在听说穆桂英是来救她,更是好感倍增;她只希望穆桂英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无祸无灾,离开这个鬼地方。

    穆桂英呢,纵管经过了血腥的厮杀,纵管看到了残酷的真相,可是在她那年轻躁动的心里,那希望的火苗还是在闪闪跳动。年轻就是好啊,年轻有干劲,年轻有活力,年轻可以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去付出,年轻的血里充满着浪漫和对美好的憧憬。穆桂英正年轻哪,正是那种最美好的岁月啊:“我已经听说了,宋、夏两国确实是秘密订立了盟约,准备共同攻打辽国。李元昊现在对我这么好,我想应该有机会上战场的。”她还是不死心。

    楚怜怜不相信地说:“李元昊会攻打辽国?你当他傻的,辽国那么强大。就算他真的跟宋国结盟,也主要是为了对付西边的回鹘和吐蕃,免得两面受敌。”楚怜怜做军这么多年,经常听那些党项大兵们提起战场上的事,对当时世上的军国大事,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穆桂英说:“你也不用这么过份激愤,世界上的事总是在变的,辽国在东面,对大夏来说始终是个威胁,李元昊终归会认识到这一点,终归要想办法对付。”

    事现在出现了这么一个场面:两个红颜少女,穆桂英说不服楚怜怜,楚怜怜也说不服穆桂英,两人就这么互相无奈地杠杠着,形显得颇有点尴尬。眼见着说是说不动了,穆桂英只好退了一步,试探着说:“既然你不愿离开,总也不能一辈子呆在军营里吧,不如我去跟李元昊说,让他把你调到皇宫中去。”

    楚怜怜听了这话后,不置可否。她现在几乎已经麻木了,军营中也好,皇宫中也好,对她来说,同样都只不过是任人欺压的命,有什么区别。

    穆桂英看她不说话,以为默认了,就真的回皇城去向李元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李元昊现正在追求她,对她可谓是有求必应,那哪会拒绝,一听毫不犹豫,马上把楚怜怜调进了皇宫之中。而且也不让她干别的,就让她来服侍穆桂英。这一来倒好,两个红颜知己于是又住到一块儿了。

    作为堂堂大夏国的皇帝,李元昊没有宋皇那么多的妃嫔,三宫六院还是有的,美女一大堆等着他去临幸,但是,他是真的喜欢上穆桂英了,他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向穆桂英展开猛烈的追求攻势。穆桂英并不讨厌他,相反还有点佩服他,很多次穆桂英因不能理解而质问他,他都能回答得头头是道,但穆桂英却并不敢说自己能上他。

    也许因为是开国皇帝的原因吧,李元昊为人很自负,不苟言笑,平常总是给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威压态势,就连在追求穆桂英的时候,也是一样。如果说这种气势有助于他管理一个初创的国家,那么这是必须的;可他不分青红皂白把这种气势也带进中来,这就让穆桂英感觉有点受不了了。穆桂英自己本就是个强悍的人物,平常被人仰视惯了,现在你以你的强悍压她的强悍,她岂能高兴。所以穆桂英对他意的表白,总是显得很谨慎。之所以还会留在这里,完完全全只为了一个原因:宋、夏结盟,攻打辽国。在大夏国出现之前,宋、辽多次交兵,辽兵对宋国老百姓造成的残杀伤害,穆桂英有刻骨铭心的体味。杨六郎镇守三关口有效地遏制住了辽军,但这仅仅只是一种表象,相对来说,宋军还是处于劣势状态,采取的是守势。打击辽军,打击辽军的优势状态,一直是穆桂英心目中的一个愿望。现在这个愿望有可能实现,她如果自动放弃,就不叫穆桂英了。

    然而她愿望虽然是好,现实却不是她所想象中的那样,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了一个让她无比惊讶的消息:辽国名将萧天佐带领使团前来访问,商谈夏、辽两国结盟的事

    穆桂英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懵了,她找到李元昊,质问道:“你刚跟宋国结盟,说是要共同攻打辽国,现在怎么又想要跟辽国结盟?!”

    李元昊说:“辽国是大国,兵强马壮;宋、夏虽然结盟,在还没确定战争的方略,还没确定出兵之前,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惹恼它;不然,它要是先发制人对我大夏发动进攻,那我大夏的百姓就要遭受生灵涂炭之苦。朕作为一国之主,自然要对自己国家的百姓负责。这萧天佐来说是说要结盟,但结不结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朕不过是与他虚与委蛇罢了。”

    李元昊这话一出,说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穆桂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于是只能默然无语。其实李元昊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国与国之间都是利益的关系,宋、夏、辽三国大家都有自己的利益,都是互相利用,宋国会不会不顾自己的利益替夏国考虑呢?不会。既然不会,夏国也没必要牺牲自己的利益给宋国做替罪羔羊。

    穆桂英见不能打消李元昊接待萧天佐的念头,万般无奈之下,就心生一计:不如去把那个萧天佐刺杀了,我看你们还怎么结盟!

    穆桂英说干就干,马上找了一夜行衣穿上,趁天黑摸到那萧天佐入住的驿馆内,要想刺杀这位辽国的名将。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