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奇的梦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一般来说,人有五种感觉方式,分别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也就是平常所说的五感,也有人说还有第六感——直觉。这里不去说这六种感觉方式,要说的是这六种感觉方式之外的另外一种感觉方式——梦觉。

    梦觉是什么?从字面意思来说,就是人做梦时的一种感觉方式。人做梦的时候会有感觉吗?当然有,只不过这是一种远古时期的人类感觉方式,现在人类一般都在白天活动,晚上住在安全的房子里,这种感觉方式没有使用的天地,所以就慢慢退化了。但退化并不代表完全消失,它还存在于人类上,跃跃试,偶尔的就会跑出来溜达溜达。

    根据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研究,人类在茹毛饮血的猿人时代是住在山洞里,那时人类白天狩猎采摘,晚上则在洞口燃起篝火,阻挡野兽的侵袭。乍一看,这个说法很有道理,因为野兽都是怕火的。但是仔细想一想,就会有一个疑问冒出来。人类的茹毛饮血年代不是以百年、千年来计的,而是以万年来计的,动辄几十万年、上百万年,这么漫长的岁月,一天一天,只凭一堆篝火就能完全阻挡住野兽?那这些野兽也太木头化、太石头化了吧。显然,这种说法难以让人完全信服;人类应该在这些方面之外还有其它的抵御野兽的方式,才能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生存下来。那么,这是一些什么样的方式呢?笔者以为,这就是梦觉——梦中的感觉(当然也还有守夜,但守夜的人也有可能打瞌睡),也就是说人类一边睡觉一边还在感知四周的况。可以设想一下,当有猛兽偷偷绕过篝火,掩近熟睡的猿人们达到一定的距离之后,猿人们的梦觉发挥作用,感知到野兽的来袭,于是惊醒跳起,与猛兽搏击。这样设想之后,事就能够得到比较圆满的解释了。

    其它的动物可以有超声波感觉、次声波感觉、红外线感觉、超强的气味感觉,人类有梦中的感觉,这也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事。总之,一件事物是由很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绝不会只有一个方面的因素。人类能够在地球生物界中崛起,绝不会只决定于某一个方面。

    那么,怎么理解梦觉呢?这里有几个事例可以略加说明。

    、 炸营。 炸营一般发生在军营中,也就是一群睡觉的士兵突然之间好像受到什么神秘的召唤一样,纷纷都爬起来,端着兵器冲出去,无头苍蝇般乱冲乱叫。这个时候他们是处在睡梦之中,而不是清醒之中的,对他们大喊大叫他们根本听不到;有经验的人就会拿出哨子来一吹,于是所有的人都会惊醒,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现象就被称之为炸营。

    B、 梦到某某人。 很多人可能会有这种经历:某天正在睡觉,突然迷迷糊糊梦到某个人,醒来时一看,这个人真就站在边;或者是梦到有人来敲门,醒来时就真的听到了敲门声。

    、 梦游。 梦游是最显著的梦觉表现形式,很多梦游的人在清醒时都无法做到那些惊险的动作,在梦游时却能轻松完成。

    梦觉因为是猿人们应对夜晚偷袭的猛兽的感觉方式,所以在某些方面,它比正常的五感还敏锐、还更加有效。只是,再好的东西,如果没有用处,也还是会被废弃的。

    穆桂英很小的时候就拜离山圣母为师,离山圣母传授了她一迷蝶螭梦功。迷蝶螭梦功是一种道家发梦功。所谓的发梦,说通俗一点,也就是催梦、催眠的意思,它能够使被发功者产生受发功者控制的有内容的梦境,以至于被发功人创造的梦境牵着鼻子走,用迷信的说法就是,好像被鬼附体了一样。

    习练迷蝶螭梦功,对习练者也有开发梦觉的作用;迷蝶螭梦功练到炉火纯青的人,自的梦觉也是非常发达而敏锐,她(他)的梦觉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准确有效;而梦觉是一种糅合了嗅觉、红外感觉、听觉、温度感觉等的复杂感觉方式,梦觉发达的人,嗅觉、红外感觉必定非常敏锐。由于每一个人的体味都是不相同的,每个人的体味往往包含了他的绝大部分的信息,所以一些梦觉特别发达的人,不需要用眼睛看,只要用鼻子闻一闻,就能知道一个人长得是高是矮、是胖是廋,长什么样子。而穆桂英,就正好是一个有这种能耐的人,所以她闻到那鸽子带进来的气味后,就可以确定自己梦中所梦到的是真有其人。这也可算得上是迷蝶螭梦功的一种与众不同的神奇之处吧。一想到在梦中与那帅哥一起追逐玉丹莲的景,穆桂英就感觉无比的甜蜜,她看着那只公信鸽,眼神迷离沉醉,随后,她用手招了招,嘴里发出类似于鸽叫的咕咕声。

    穆桂英养信鸽多年,虽还不敢自称是鸽类专家,可对鸽子的习还是非常了解的,她几乎已可以和鸽子对话,她这发出的咕咕声,就是一种召唤鸽子的声音。

    果然,穆桂英不愧是深知鸽,她的咕咕声发出后,那只公信鸽停止了与云梦泥的,掉过头来看了她几眼,然后展翅飞过来,落在了她手上。原来穆桂英用鸽语说的是,小宝贝儿,快点过来我这儿,不然我不准你们来往。那只公信鸽怕她棒打有鸽,所以不得不就范。

    穆桂英用手托着公信鸽,放在鼻子边闻了闻,那股迷人的气息通过鼻腔,深深渗透入她的心房深处:真醉人哪,他的气息原来这么美!这只鸽子肯定是他的亲信鸽,不然上不会有他这么浓的气味!

    穆桂英深吸着梦中人的气味,深深陶醉着;陶醉了一阵,一个念头突然冒出她的脑海,她到桌边找了一张信鸽专用传信纸,取出毛笔,饱蘸浓墨,深地写下这么一行纤秀的柳体:我叫穆桂英,我你!

    写完后刚要把传信纸卷起来,突然又想起什么,于是忙又把口红纸找出来,涂上口红,然后在传信纸上印下了一个口红印。

    做完这些后,她拿着传信纸眼神迷离地又臆想了一阵,然后把传信纸卷起来,绑在公信鸽腿上,把那公信鸽往空中一扔,用鸽语对它说道:去吧,把我的意带到你主人那儿去。公信鸽扑打着翅膀飞走了,穆桂英的心则随着它的翅膀飞向了不知那儿的远处……

    公信鸽的到来带给了穆桂英一个早上非常好的好心,她信步走出卧房,来到外面。穆柯寨的早晨鸟语花香,无比醉人。穆桂英脚踏着露水,沐浴着朝阳,步履轻盈地向后山走去。后山有一个天然山间湖,穆桂英为它取名叫折角湖,因为它的整体形状就像一个九十度的折角。折角湖里有一只比普通天鹅体形大好几倍的白天鹅,那是穆桂英养的宠物,名叫白大褂,穆桂英打算把自己梦到了郎哥哥的事告诉白大褂,让它也替自己高兴高兴。

    穆桂英翻山头踏沟涧,走到一个山凹角前面时,路旁的草丛里突然嗷地一声,扑出一只体形巨大的花斑豹。那豹子站在地上时,有半个人高;人立而起,比普通人还高半头;吼一吼山摇地动,百兽失魂,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异形巨豹。据说这种巨豹母豹在怀它时,要么遭受雷击而未死;要么扑食了食用过灵异草药的兽类;要么就是母豹本是一只修炼豹,因而产下的豹崽天生就具有灵异的潜质。穆桂英见了那豹子,本来就高兴的心更加高兴,她招了招手,说道:“铁背花,快过来,和我一起看白大褂去。”感这只巨豹也是她的宠物。那铁背花听了她的话,摇头摆尾走过来,跟在她脚边,一起往后山的折角湖走去。

    后山的折角湖坐落在一个大山坳里,整个大山坳好像一个裂谷被人举着巨斧垂直地劈了一斧,劈出一个直角弯,折角湖就覆盖在这个直角弯上。穆桂英和巨豹铁背花走到折角湖的弯角上,只见湖中晨雾弥漫,波光粼粼,在朝阳的映照下,有一只浑雪白的天鹅在湖中戏游玩耍;而在天鹅的边,还有一个头露在水面上,带出一条水线,和天鹅玩得正高兴。看那水线的大小,那水中之物的体形一定非常巨大。

    这个折角湖穆桂英熟悉得几如自己的体,湖中有些什么样的鱼类和水生动物也是清清楚楚,但能带出这么大的水线的水生动物,她还真没见过。那会是什么呢?由于太远了看不清,一时也无法确定;但看那个样子,对天鹅显然没有危害,穆桂英因而也就不感到担心。

    穆桂英把手放在嘴边,做好姿势,发出一种哦哦哦的叫声。这是她在使用天鹅的语言,向那只白天鹅打招呼。那只白天鹅听到叫声,抬起头向她这边望过来。也许天鹅的视力比人要好吧,那白天鹅看清楚了是她之后,马上掉转头,和水中的头一起向这边游过来。白天鹅游得快,水中的头游得慢,因而白天鹅游了一段之后,就会停下来,等一等后面的伙伴。两只动物在水中形影不离,谊看起来非常深厚。山清水秀景色空灵,孕育了多少动人的故事,动物的感其实并不一定弱于人类,在那些远离人群的地方,也许恰恰隐藏了更多的感绿洲。

    看着这样子,穆桂英感觉有点纳闷:白大褂什么时候交了一个这么样的水中朋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可也怪了,什么样的水中动物会跟一只大天鹅成为朋友呢?

    正在纳闷不得其解的时候,白天鹅和水中的头游得近了,穆桂英再定睛看去,不由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原来那和白天鹅游在一起的,竟然是一只体形巨大的花斑蟒,穆桂英虽然也知道这只花斑蟒会游水,可就是没想到它竟然会和白大褂玩在一起。

    原来,这只花斑蟒名叫大常,也是穆桂英养的宠物。大常是一只多年的老蟒,有三十多米长,小孩的腰粗,寻常一般的人,它一口就能吞下去。蟒蛇是一种冷血动物,简直可以用冷酷无来形容,它们几乎是遇到什么吃什么,根本不带选择的。鉴于蟒蛇的这种特,穆桂英害怕大常和白大褂在一起时会把白大褂吞吃掉,所以平常总是把它们分开饲养;可没想到,她要把它们分开,它们却偏偏玩到了一块儿去,这是什么原因呢?

    在穆桂英的满腹疑惑里,大常和白大褂游到了岸边,穆桂英分别用鹅语和蛇语向它们通报了自己梦到了郎哥哥的事,大常和白大褂都显得非常高兴,大常从水里游上来,用蛇卷着她的双腿,把她高高举起在空中;而白大褂,则从水里啄了一条彩色的鱼上来,放在她手里。这种彩色的鱼上的花纹看起来极像一个汉字中的“喜”字。穆桂英不单单只是养宠物,在养的同时还把人类的文化一点一滴的渗透进了它们的灵魂之中,白大褂竟然能明白这种喜字鱼对人类的喜悦之有很好的烘托作用,真是万物皆有灵,畜禽也知礼义;它简直都快要成精了。

    折角湖之行让穆桂英喜上加喜,最后她竟然突发奇想,把铁背花、白大褂和大常都留在了折角湖边,让它们尽地玩耍,以培养彼此之间的感;而在之前,她一般都是把它们各自分开的。

    穆桂英离开了折角湖,哼着小曲儿往穆柯寨的寨庄子里走。走到一个拐弯处时,突然就听前面的弯角处有人大叫:“救命哪!救命哪!”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