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他的守护

    太后突然轻笑出声,轻冷的道:“都让开,让皇后去救那个女人。”

    “姑妈?”惠妃和丽妃惊得异口同声:“那怎么可以?”

    “让她去,”太后的眸子闪过一道极深的讥讽:“哀家倒要看看是她的脚步快,还是哀家的人快。”

    我的心一沉,未等她们让开,已带着落雪冲了出去。

    终究是晚了一步。

    耳边听着落雪的惨哭,看着上苍白憔悴毫无气息的计彩嫔,我呆立良久。

    计彩嫔生的是皇子,一个大胖小子。

    正在二名产婆的怀里‘哇哇――’啼哭着,声音很亮,显得体很健康。

    “皇后娘娘您看,小皇子真是可啊。”产婆抱孩子过来让我瞧。

    “你们还能这般若无其事的笑?”我望着这二名上了年纪的产婆,她们的脸上是饱经风霜的皱纹,眼底面对被自己弄死的人没有半丝的怜悯,只是完全沉浸在新生儿的喜悦中。

    “娘娘,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您只是没经历过而已,等过了几年,或许你也会这样做的。”抱着皇子的产婆若无其事,仿佛她方才并没有杀人。

    “皇后娘娘,太后来了。”另一名产婆忙道,说完上前迎礼。

    我没有迎接,只望着上已死的人,看着边哭得几晕厥的落雪,脑海里闪过父亲,萧桓,殷玉等人的面孔。

    原来这世上很多人,都是这样在生活着的。

    悲哀么?苍凉么?

    “传哀家旨意,”后传来太后自若的声音:“计彩嫔生下大皇子,她的葬礼按贵妃级下葬。”

    话音一落,细长的声音由远而近:“皇上驾到――”

    众人忙迎接。

    我缓缓转,看到殷玉朝我走来,很亮的明黄色,真的很刺眼。

    因为刺眼,所以高贵吧。

    行礼,起时,平静的道:“皇上,我想将计落雪接入锦华宫住。”计彩嫔已死,太后必会对计落雪不利。

    我能这般平静,只因为死的是个外人吗?

    还是,看透了?

    “好。”他点头,轻轻握过了我的手,望向一旁的太后,缓缓开口:“另外,大皇子刚失去母亲,以后就住‘锦华宫’,由皇后亲自监督其长大。”

    “那不行。”惠妃一向冷静,这会变得气急败坏:“太后答应过臣妾,太皇子过入我膝下的。”

    “是啊,太后早答应了姐姐的。”丽妃也急道。

    太后眉目间紧锁,面对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了先前的强势之态:“皇后有了孕,带个孩子怕是不方便,就把孩子过到惠妃宫下吧。”

    “皇后贤良淑德,按祖制,所有后妃的孩子都该称皇后为母后,如此的话,孩子自然也要交由皇后带,至于皇后的体,朕会多派些宫女过去。”殷玉的话中毫无商量的余地。

    内的气氛变得异常沉重。

    惠妃和丽妃拿仇人的眼光望着我,一种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的神

    太后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而我,只怔怔的望着紧握着我的手,这是一双很修长白晰的手,很好看,也很温暖。

    从不知道他的手能这般温暖。

    为什么他要在这个时候握住我?

    是在表达他的关心吗?

    关心?呵,他会关心我吗?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