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他来了

    倒是我,并不觉得惊讶,以雾儿的强悍……呵呵,或许雾儿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彻底放下担忧之心的人。

    “萧桓,他被抓了?”我问,事实上这一问是多此一举的,萧桓不可能被抓,半个月前,他来向我告别,换句话说,他早已料到了有今,只奇怪,按他的说法,殷玉已然是在半个月前就对他动手了,而爹爹是在半个月后才……中间隔了这么多子。

    “他逃回夏国了。”爹爹拧了眉思索,像是有什么事想不通,半响,目光微敛,说了一句:“原来如此,这就是皇上的抱负吧。”

    “抱负?”不由得想到了萧桓的抱负,一个激灵,脑海里一闪而过什么,难道殷玉他也…….

    此时,听得爹爹道:“清儿,柔儿你们先出去,爹爹有话要与大姐说。”

    “为什么我们不能听?”柔儿不依。

    “等柔儿长大了爹爹自然说给你们听。”

    柔儿嘟嘟嘴,不不愿的跟着清儿出了

    当只剩下我与爹爹二人时,爹爹望着我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谨儿,爹爹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只怕不能如了你的愿。”

    见我沉默,爹爹又道:“你是皇后之尊,想过上平常人家的子是难如登天。”

    除了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再者,皇上是不许自己的女人离开皇宫的,那时你的离开,也是派了人在你们左右监视着。要不然,爹爹早就把你们接到边了。”

    我一怔。

    “爹爹言尽于此,往后就看你自己的了。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去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说完,爹爹深看了我眼,便离去。

    一如当年的赐婚,我的意愿,我的回答在他眼里毫不重要。

    清儿,柔儿回了华府。

    ‘锦华’冷清了不少。

    连着三天,我未出内寝半步。

    除了膳食,宫人会进来,其余的就是我一人在静坐。

    而每次宫人来拿碗具时,看着没有动过多少的饭碗,眼里就会出现一丝怜悯。

    是啊,一个受了冷落又被罚闭门思过的皇后,怎不可怜?

    这样跟绝食有何区别?

    事实上,我只是在思考,思考爹爹的话,想未来的路怎么走。

    至于膳食,是真的吃不下。

    半夜时分,我是被滚滚的雷声惊醒,再也睡不着觉。

    只着了件绸杉就出了内寝。

    夏天的夜风多为燥与气闷,今夜的风却带了一丝清凉,想来这场雨应该会很猛烈。

    望着雷电交鸣的夜空我又陷入了沉思。

    我承认自己与宫里的女子比起来多了一丝清冷与傲骨,多年看书积累也比寻常女子多了些主见,不愿曲意奉承,不愿撒讨好,要做真实的自己。

    他是君王,也是我夫君,他在前,我在后,前上,他是君,后中,他只是我的夫君。

    可是,这中间就是有一道沟,叫我迈不出去,沟的前面将是无数女人的争宠戏,还有太后的压迫夹杂着对华家势力的防备,甚至是杀戮。

    是在逃避吧?

    如今看来,只能迎刃而上了。

    低低叹气,无意的一瞥,看到他。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