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沉默的柔情

    连着三天,我都规矩的在清宁俸茶,不言不语,一如那些宫人。

    而我的目光再也没往殷玉上投注。

    只焦急的等着,等着柔儿的消息。

    吹来的风已微,宫人早已换上了统一的薄杉,皇宫处处一片朝气旖旎。

    正当我正整理着内务府新上来的绿茶时,一道温软的声音在后响起:“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是计落雪,一烟蓝衣裙,清秀雅致。

    “起来吧,”有些讶异她怎么来茶司房了。

    看出了我的疑惑,她微微一笑:“娘娘放心,柔儿姑娘一切安好,没事了。”

    我一怔,望着他充满善意的目光,她怎么会来跟我说这些?

    不过柔儿没事就好,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下。

    “奴婢告退了。”

    “等一等。”唤住了她。

    “娘娘有何吩咐?”

    “谢谢。”虽不明白为何计落雪这般对我示好,却是由衷的感谢。

    她朝我福了福,离去。

    端着茶水进,却见殷玉负手站立望着天空想着什么。

    尽管这三天来刻意的不去注意他,完全把自己当做俸茶的宫人,可总觉得他在等什么。

    等什么呢?

    将茶放在桌上,安静的退于一旁,暗附着:不知道唐大哥现在可否查出了是哪些臣子在背后搞鬼?而那萧桓,不可能安份的,必会趁乱做些什么。

    是否该跟殷玉说下萧桓的事?他会相信吗?

    现在这个时机适合讲这些吗?

    若是不讲,万一萧桓趁乱……

    以现在的形势,殷玉也是没能力来解决的吧。

    轻叹了口气。

    不经意转目,却见殷玉正在看我,眸子是看不透的深邃。

    相视刹那,他别过了脸,淡淡说了一句:“是丽妃自己误食才会腹泻,与柔儿无关。”便进了内

    心具一震,这一刻,心里陡起了一丝波澜,很小的波动,不知怎的,嘴角缓缓上扬,眼眶却微湿。

    连着一个月,我都没出过‘清宁’,而这一个月,殷玉也未曾叫过妃子侍寝。

    夜夜辗转,是在他的怀里。

    睁眼时,是他微拧眉略微疲惫的俊颜。

    然我与他说的话却极少极少,绝大部分时间是在看在听,看他如何处理政务,听看他与臣子之间的朝政。

    他是个好皇帝,每一个决定都以江山社稷为重,更是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而我的目光,在看着他处理朝事时,也越发的柔软。

    我喜欢这样的他,一个勤政民的好皇帝,只是有时会莫明的心疼。

    已是深夜,‘清宁’依然灯火通明。

    每晚,他都会批折子到子夜。

    “皇上,”钱福走了进来,躬问:“惠妃娘娘来问,今晚皇上会过去吗?”

    这个月来,每晚不是丽妃就是惠妃来问这个问题,但因他下了旨,不许任何人进入清宁,因此二人也只能望门怨叹。

    她们对我的怨恨更多了吧?只希望不会牵连到二位妹子。

    殷玉未抬头,只挥挥手,示意钱福下去。

    夜,更深了。

    他放下了朱笔,揉揉疲惫的眉目,突然望向我,淡淡问了句:“你想朕过去吗?”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