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请安

    “老实不好吗?”望着他由黑转青的面容,我又在心里一叹。

    今天的叹气似乎多了些啊。

    呵呵,被利用的人是我,处于劣势的也是我,生气的人却是他。

    唯有叹气才能形容我此刻心

    “很好,朕的皇后可真是让朕喜欢得紧啊。”

    淡然一笑,“皇上不是耳目众多吗?即是如此,臣妾还是老实本份些好。”

    他眯起了眼,眸底的怒气更甚。

    “皇上还是去别处安寝吧,对着一个你所防备的人怎么睡得着呢?宠的戏份我自会做足了的。”

    “朕可不这么想,皇后既然这般诚实,朕自然也该让群臣安了心才是。”

    没有过多的绪,越发淡然:“皇上是要在锦华过夜吗?”

    “不错。”

    “那就让臣妾侍候皇上更衣吧。”说完,双手摸上了他的衣领,镇定的解开颈上的衣扣。

    就在我将他的外杉脱落时,他突然扯过了我双手,盛怒的眸子像是一道火焰:“朕说过,讨厌你理智清冷的跟朕说话。”

    “那我该怎么跟皇上说话呢?”不愠不火的问。

    目光对视着,我是真的心平气和,已看到了事实,再多挣扎也是枉然。

    眼前的这个少年天子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又怎会管我心如何?

    如此的话,还不如静静的看着事的发展。

    ‘碰――’

    他一挥手,窗边的花盆被打翻在地。

    “皇上?”我惊呼,不解的望着他。

    他竟然摔东西?

    “你这般清冷,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朕,是不是?”他恨恨盯着我,“你若在乎朕便不会一副事不关心的模样。”

    迷惑的望着他,不解他所说的在乎为何意?他是说让我去在乎他吗?

    在这种时候,不觉得他的话很让人觉得荒谬吗?

    然而我眼底所表露出来的迷惑似乎让他更为恼火。

    下一刻,他欺上了我的唇。

    没有任何的抗拒,也没有迎合着他。

    当他抱起我走向

    当他的吻再度落下时,所有的愤怒隐藏在了他闭上的黑眸之中。

    动作竟是轻柔的。

    他似乎极想从我上得到什么。

    直到我沉入梦乡时,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的拥紧我。

    这个怀抱并不会让我感觉到温暖,更无安全感可言,但我必须去习惯它。

    不是吗?

    既然大病初愈,自然是要向太后去请安的。

    当我到‘慈祥宫’时,只有施姑姑一人,就连平常端茶侍候的宫人也无。

    “来了,坐吧。”未待施礼,太后冷淡的指了指边的位置。

    我依言坐下。

    施姑姑便上了茶。

    “宫外的生活很自在吧?”太后杏眸微敛,打量着我的目光如那花刺,虽不会蛰人至痛,也是极为难过:“这人可比在宫里时精神多了。”

    “母后想说什么?”毫不避讳她深究的目光,我直视的笑问。

    “皇上当初本想废了你,但碍于废后无益,留你在宫中又怕你与你父亲暗中联手兴风作浪,才赶你出了宫。只没想你父亲的势力竟这般盘根错节,弄得朝堂不和。”

    “母后这般向臣妾言明,应该是有什么话想与臣妾说吧?”知道是一回事,但由太后口中道出,再怎么的想保持淡然心境,心里还是沉重。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