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气极

    “起来吧。”只觉无力。

    “知道小姐不会原谅奴婢,就让奴婢这样跪着吧。”

    “你这样,不是变相的对我施压让我原谅你吗?”心里突然烦躁了起来。

    “奴婢不敢。”

    “不敢?我就在这里入寝,你就跪在这里,你不敢什么?不就是让我看着吗?”声音严厉了起来。

    “奴婢……”

    “我的小洛若真觉得对不起我,是不会这样与我说话的。她不会多做解释,事实就是事实。”

    小洛的面色一白。

    “起来吧,虽然难以置信,但我并没有怪你。只是难受,一入宫门深似海,但愿你不要后悔。”向来视小洛为亲人,向来认为自己是小洛最亲的人,呵,是有些被背叛的感觉,但这感觉也只是因为她没有把这些事与我说。

    “小姐真没有怪奴婢吗?”

    面对她眼底的忐忑,我苦笑:“虽不怪,但一时之间也难以接受,很晚了,先回你自己的寝宫吧。”

    “小姐?”

    “既成为了采人,你就不再是侍女,以前的称呼自是不能用。”

    “不,小姐永远是奴婢的小姐。”

    “回吧,我累了。”突然感觉很累,对着站在边角的宫人道:“送洛采人回去。”

    “是。”宫人走了过来,将哭个不止的小洛搀扶着离开。

    窗外,夜色更浓。

    朝宫人们挥挥手,示意她们全都下去。

    想一个人静静。

    无所谓背叛,也无所谓原谅,尽管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小洛成为了殷玉的女人,却还是让我心底不自在。

    无关于,只压抑的难受。

    在镜前将头上的所有累赘卸下,进入了屏风后,将外衣脱下,只着了件绸内杉出来。

    “怎么,这么迫不急待的在等着朕了?”冰冷低沉的声音。

    吃了一惊,望着一步步朝我走来的殷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皇上怎么来了?”对于他的近,我牵强一笑。

    “朕向来宠皇后,皇后大病初愈,自然是要侍寝的。”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这才发现,这个少年君王似乎又长高了不少。

    膛也变得更为宽阔。

    “是宠皇后,还是为了压制群臣的不满?”将视线移开,望向窗边的花盆。

    方才还敞开着的木窗此时已被关上,我想事有这般入神吗?

    “你知道了什么?”

    “方才在御花园,见到了几位大人。”毫不隐瞒。

    殷玉的脸沉了下来,漆黑的眸底是难言的复杂:“他们跟你说了什么?”

    “他们跟我说‘现在娘娘出来了,是稳定了众大臣的心,大臣们都怕皇上要清除华相旧部,看来是多虑了,皇上对娘娘还是宠有加啊,这样的话,对我们这些臣子也应该不会赶尽杀绝才是。这几个月来,罢朝的臣子越来越多,不出一个月,皇上定会请华相回宫的’”殷玉的脸越来越沉,我恍若不见,淡淡道:“他们还跟我说‘娘娘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你可真是老实啊。”殷玉握紧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隐隐凸起,看来是气极。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