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纯粹的政事

    气极,又无可奈休。

    只能这样被他牵着手出了院子。

    然而,双脚刚一踏出院子,就瞧见了殷玉。

    今天的他着了一的御用明黄绸服,天家的天颜印衬着年轻俊美的脸庞,黑沉沉的冰冷。

    众随从的拥护下,他漠然而站,尽管没开口说话,任谁都能感觉到他压抑的怒火。

    犹其是在他见到我被萧桓强迫的紧拉在一起的手后,脸上的冰冷到了极致。

    “臣见过皇上。”萧桓拉着我下跪。

    硬着头皮:“小女子年夕谨见过皇上。”

    “起吧。”

    织锦鞋锻上的锦簇龙纹在眼前走过,就见殷玉进了院内的屋子。

    “世子,请放开我。”声音里尽是低低的愤怒。

    “好戏才要开始呢。”他挑眉轻笑,眼底却透着一丝诡异,不由分说,拉着我也进了屋。

    屋内,宫人站了每一个弯角的位置,仿佛这儿是他的主宫一样。

    殷玉的边自然是站了内务府总管钱福,一双精光陡现的小眼自见到我后就未离开。

    “皇上,你今天脸色不太好啊。”萧桓开口,声音一如清风抚月,显得很是高兴。

    然对于萧桓突然来的高兴,我却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世子倒是很开心啊,是有什么喜事吗?说来朕听听。”殷玉的声音不冷不,却又透着一种窒息的压迫。

    “是,臣确是有喜事。”自始自终没有放开我的手突然一拉,我跌入了他的怀抱,耳边就传来萧桓风般温暖的声音:“臣想娶年夕谨为妻,还请皇上下旨赐婚。”

    什,什么?又怒又气,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个男人。

    使劲挣扎,这一次很顺利的挣开了他的怀抱,倒没再硬来拉我。

    刚要开口拒绝,就听得殷玉淡淡一笑,上前拍了拍萧桓的肩,声音沉静得不含一丝起伏:“是吗?这是好事啊,别云山庄是该闹了。”

    一听殷玉这话,我是惊怒交加,这二个男人,把我当什么了?

    此时,殷玉眉头突然一蹙,深冷目光望着萧桓肩头,沉声道:“你的肩膀受伤了?”

    果然,只见萧桓肩上红了一大片,鲜血还在渗透着衣裳,显然伤得不轻。

    这伤?脑海里陡然闪过那夜出现的持刀蒙面人来。

    “不瞒皇上,别云山庄前夜突闯进了五名蒙面人,臣寡不敌众,被刺了一刀,只可惜被他们跑了。”

    “真是不巧,前夜宫里也有五名刺客闯入,其中四名被御林军击毙了,其中一人肩上负了刀伤,跑了。”

    “有这样的事?。”萧桓一脸担忧,接而又愤怒:“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进宫行刺?幸好皇上没事。”

    在旁静静的听着,我反倒安静了下来。

    外界说着当今皇帝与夏国世子交非浅,如兄弟,甚至还赐了殷国独一无二的别云山庄给了夏国世子。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假像。

    正想着时,钱福细长的声音传来:“世子爷,怎么好巧不巧的您跟那刺客一样,都在肩膀上被刺了一刀呢?这也太巧了吧?”

    萧桓淡定一笑:“钱总管想说什么?”

    “哎哟,老奴能说什么啊,就是奇怪,这世上怎会有这般巧的事呢?您说是吧,皇上?”

    “朕从没有怀疑过世子对朕的忠心,也相信世子和夏国都会对朕忠心的,是吧?”殷玉笑望着萧桓。

    殷玉在说这话时,神和目光是纯粹的政事,像是完全沉浸在他所说的这件朝事之内,而我与那些宫人仿佛都不存在般。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