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被关

    见我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很快又被深沉所取代。

    尽管心里惧怕于他的强势,声音也僵硬得很,依然还是努力维持着镇定:“既然你那么清楚昨天我与他说了什么,那么也应该知道他说过这么一句话‘朕宁可将你打入冷宫,宁可你死于深宫,朕的一生绝不受丁点污浊’,如果你真把我怎样了,你非旦得不到你想要的,还会与他起冲突,世子,任你有再大的抱负,在这里动起手来,也是以卵击石吧?”

    他望我的目光越来越深,突然轻笑了几声,“说得很对。”

    “那世子现在能放我走了吗?”紧崩的弦终于松了点。

    “不能。”

    “什么?”

    “我对你是越为越舍不是放手了。”他深沉的眸底突然闪过一丝柔,如烟丝一般,很快又消失无隐,往杯里倒了酒后,一口饮尽,朗声说:“能站在我萧桓边的女子就要像你这样,聪明清冷,又不失女子该有的温柔婉约。”

    “世子爷真说笑。”

    “是不是说笑,你一会就知道了。”

    说话间,他形一闪,快得我以为是错觉,只觉子一软,陷入黑暗时,竟看到了几名不知从哪窜出的黑衣蒙面人持刀朝他袭来,听到他说了句:“就凭你们吗?”

    醒来后,发现自己处在一间特别雅致的房里,整间房都散发着清新的梅花香味。

    这香味……

    起开了窗,才发现自己所处是个小院,院中种了满地的青竹,此时已是上三竿,温暖的阳光散发着暖人意的光芒。

    昨夜必是下了大雨,那些竹叶上到处都是晶莹透亮的水珠儿,时不时的滴落于泥中。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

    赶紧开了门,左右望了望,这是追云山庄?

    那山,那格局,还有不远处的温泉,这儿确是追云山庄。

    “醒了?”清朗的声音传来。

    慌然转,就见萧桓从外走了进来,见我困惑的目光,他挑挑眉:“这是我住的院子,你连这也不知道吗?”

    戒备的望着他。

    虽在庄里住了二个月,但一直在温锦儿那侍候着,他的住处压根就没去在意过。

    他却莞尔一笑:“这一觉你要睡得真沉,都睡了一天一夜。”

    “什么?一天一夜?那岂不是……”我惊呼。

    “看来,他是要诛你华家九族了,你说他会不会这么做?”他说得不痛不痒。

    “华家的九族早在华家落难时就跑光了。”我紧声道。

    “所以,你才敢落跑?”

    “世子,你这样将我关在这里有意义吗?”

    “我说过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别过脸,一时不知道该与这个人说什么。

    只握紧了双拳。

    正在这时,一名家丁装扮的男子走了进来,见到我时,愣了下。

    听得萧桓说:“说吧,什么事?”

    “世子,皇上来了。”男子说完,退了出去。

    他来了?我一愣,转眼见到萧桓若有所思的望了我眼,便牵起我的手步出了院子。

    “世子自重。”想挣开他的手,哪知他将我纂得更牢。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