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他的怒气

    “小姐这是怎么了?”丫头望向我。

    朝她挥挥,示意她下去,便柔声对温锦儿说:“小姐,逃避不是办法。”却在心中暗附:才二天,殷玉怎么又来了?那药量,没有半月子是极难恢复的。

    “那我该怎么办?”温锦儿泪如珠儿般往下掉。

    “小姐若真不想进宫,就该去求世子让你回夏国。”这话也只是安慰她,以萧桓的野心,只怕是不可能。

    “有用吗?”

    “总比在这里以泪拭面的好啊。”

    “对,对。谨姐姐,快给我打扮打扮吧,要丑一点才行哦,再给我挑件难看点的衣裳来,快啊。”温锦儿吸吸鼻子,忙活起来。

    “是。”在心中叹息,她又不是第一次去见殷玉,这般做又能有什么效果呢?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当一切穿戴完毕,对着站在旁服侍的丫头道:“等会,你陪小姐进书房上茶,知道吗?”

    “是。”

    “谨姐姐,你不陪我去吗?”一听我不去,温锦儿眼底难掩忧色。

    “奴婢怕见到世子爷,小姐不要担心,没事的。”相信她明白我话中的意思,她也定是认为那晚萧桓所说‘温锦儿,就算你不嫁给皇帝,我也不会娶你,我要的女人是她――年夕谨。’是萧桓在利用我而让她死心。再者,我陪与不陪,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有些事是温锦儿必须独自去面对的,我帮不了什么。最主要的,并不想见到殷玉,怕生事。而别云山庄也是不能待下去了,再在这里,只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别云山庄的花园很美,没有人工雕砌,全以自然形态存在,重叠层染的山林色,比起那些美却易凋零的花儿,多了份蓬勃的生机。

    只可惜是天,再美的美景也让人觉着沉闷。

    一如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

    收回放向山林的目光,开始整理着思绪,当初进别云山庄是为爹爹,既然爹爹没事,也就没必要再待下去了,虽还有一个月才满子,但不行,无论如何也必须在这几离开。

    主意一定,赶紧朝自己的小屋子走去。

    哪知刚走几步,一道夹杂着熊熊怒火的声音就从一排整齐的野山树后传来:“进来。”

    这声音?迈动的脚步倏然停下,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朕说第二遍吗?”殷玉的声音,怒火像是到了爆炸的边缘。

    隔着野山树,我睁大眼,讶得定了型。

    好长时间他没有再开口。

    以为真是自己听错了,殷玉不是在书房喝茶吗?不可能在这里的。

    就在我刚迈步前行时,修长的影出现在了我面前,那满是怒火的星眸,沉如头上天空的俊脸,薄唇也死死的紧眠着。

    他真在树后?

    可这模样?我不后退了一步。

    无奈我退一步,他进一步,直到我退至一口池边,退无可退。

    “皇上,”我轻喊,不自然的笑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才朕让你进来,你竟敢还离开。”这话,他是从牙缝怒挤出来的。

    “不知皇上有何事要吩咐?”不明白他的怒气从何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