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见到父亲

    半山腰的风越来越冷,忍不住抱着双臂搓擦着。

    往下看去,几十米处,灯火通明,如长龙蜿蜒。

    这范围依然是在别云山庄内,只不过此处是山庄最为高耸最为偏避的角落。

    摇摇头叹息,殷玉虽是帝王之尊,虽然他时不时的给我一种深沉和孤独的感觉,但还是少年心,若不然,怎会拿着虚弱无比的子劫我来这里,又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之后腹痛难忍离开。

    一步步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入一片小林子后,站于暗处整理衣容,发丝有些凌乱,衣上也沾了不少的泥叶,林外就是走廊,不能被人看到我这模样。

    正当我整理完要出去时,一道熟悉的背景陡然出现在眼皮底下,他的旁还有几名手持铁剑的蒙面男子。

    爹爹?不敢置信的望着林中的人,又眨眨眼再度确认。

    真的是爹爹?爹爹对那几名蒙面男子说了什么话,一会,那几人分头消失在林中。

    爹爹却仰头望天,站在原地未动,似在思索着什么。

    “爹?”我快步走了出去,激动的望着平安站在面前的父亲。

    “谨儿?”爹爹的吃惊难以形容,将我上下看了遍后不确定的问:“你真的是谨儿?”

    点点头,一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被囚在宫中吗?怎么出来了?”爹爹亦是激动的望着我:“爹爹真不敢相信还能再见到你,”

    “是皇上放了我,爹爹你呢?你去哪了?我们到处在找你啊?”

    “一言难尽。”爹爹叹了口气,拉着我进入树下暗的角落,戒备的左右看了看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将这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事一一说来,临了又是哭又是笑:“爹爹能没事真是太好了。爹,我们去乡下隐居吧,经过这事,大家都觉得能平安活着,一家人快乐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爹爹点点头,望着我的目光隐隐有泪花:“好,不过在这之前,爹还要调查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

    “诬陷爹爹通敌叛国的人,爹爹心中已有了眉目,一定得才行,就算要归隐田野,也要走得干干净净。”

    “是谁?”

    “就是别云山庄的主人。”

    “萧桓?”我惊讶。

    爹爹点点头。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诬陷爹爹?”一个普通的世子爷,诬陷华家对他有什么好处?

    “哼,皇帝一直假装昏庸无能,不就是做给我看的吗?爹爹虽然权,也只是喜欢得到权势的过程,还没到夺朝纂位的地步,他可是防错了人。而这萧桓,表面看来只醉心于武学,却是个极有野心的人,或者说是他背后的夏国,夏国早已在暗中与燕国联手,为的就是有朝一灭了殷国,要灭殷国,本相自然是首当其冲。他们都小看我了,养了二十年的树根,岂是他们的小把戏能左右的。”

    “爹,那你要如何为自己?”这才是我最为关心的,关心爹爹的安全。

    “找萧桓与燕国互通的证据,他害我华家蒙受此难,爹要除了这个萧桓。虽然小皇帝对我不义,但爹毕竟是殷国人,怎能看着自己国家被小小夏国和燕国侵吞?”爹爹的眼中是狠意与杀意。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