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出恭

    “你以为朕会相信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所说的话?”

    “不知廉耻?”一时不解他话中之意。

    “才出宫不久,就混进了世子府,还成功勾引了萧桓,在宫里时朕还真没看出来皇后有如此本事。”殷玉特意压抑着怒火而迸出的句子,即冷又硬,只他的眸底却是满满的受挫。

    “混进世子府只为生计,并没有其它的意图。”直视着他淡定的说着。解释只为少生事端,不明白他的受挫从何而来,却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惹怒他。

    “是吗?”他突然背对着我,僵硬的声音倒缓和了许多。

    “是。”

    “你就这么想引起朕的注意?”突然换了个话题。

    “什么?”

    “故意在朕的茶里放上泻药,引起朕的愤怒,朕自然会来找你,不是吗?”他仰望着满天的星空,并不能让人看清他脸上的神,声音也冷冷淡淡的,可那双背负在后的双手,十指竟然在彼此相碰弹跳着,仿佛心陡然之间变得极好。

    “什么?”

    “你就这么想回宫?”他转了过来,斜斜望我,尽管是冷漠的凝视,尽管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据傲,眼角却是上扬的:“或许,朕和你可以重……”

    难道他真认为泻药是我放的?目的就是引起他的注意然后重回皇宫当皇后?

    当然不是。

    我怎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惆怅过、伤感过,可压抑的皇宫、唇枪舌剑的皇宫、暗剑难防的皇宫,都让人避之不及。

    我下跪,同时也截段了他所说的话,坦诚的望向他:“皇上,在那种危难时刻,皇上却放我出宫,我心里是万般感激的,明谨是罪臣之女,万不敢有别的奢望,只求在外能安养命,又怎会以玩弄手段这般卑劣的方法来吸引皇上注意再贪想进宫呢?”

    他的脸陡然下沉,好看的唇形抿得死紧死紧,幽深无底的黑眸也像是结了一层白霜。

    “我知道皇上对华家万般忌惮,所谓乌及乌,也定是恨乌及乌,只请皇上相信小女子,小女子这辈子绝不会再进宫。”目光真诚得不参杂一丝假,我相信他定能感觉得到我会说到做到。

    进宫,呵,怎能再进宫?现在弟妹们至少相安无事,一旦进宫,只要出一点差错,就会涉及到亲人的安全。

    “绝不会再进宫?”

    “是。”我回答得坚定。

    “你以为朕会要你进宫?”他重重冷哼,眸子死死紧锁着我,深处凛冽而充满了恨意:“朕恨不得你现在就消息在面前,滚。”

    “谢皇上。”

    就在我起之时,听得殷玉一声低咒:“该死的。”就捂住了肚子,脸色比起方才来更为惨白,神痛苦。

    “皇上?”伸手就要去扶他,却被他一手挥开,力道之重,我后退了五大步才站稳。

    “滚――”他冷凛的望着我。

    看来,他是将整杯乌吉茶全喝了,要不然不会这般难受,这会是腹痛难忍吧?

    “这里是山林,皇上若要方便,叶子密处便行。”说完,慌忙转,虽说出恭是正常至极,但说出来总是带了些的尴尬。

    “你让朕在这里如厕?”他的吼声是挤出来的,压抑的痛苦。

    “皇上要回宫吗?”本想问‘熬回宫’,想想还是不太合适。

    “该死的,混帐,来人,回宫――”殷玉重音一落,立时有二名黑影从天而降。

    在我还在怔愣时,天地间已然只剩我一人。

    他,他还真要熬回宫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