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营生

    “柳墨晰?”那不是雾儿的夫君吗?

    “柳家被抄了家,男丁被流放至应州中途上,雾儿与我冒着风险将柳墨晰救了出来。”曜冷清的黑眸闪过一丝快意:“雾儿说,她要牙龇必报。此时的柳墨晰,跟一只任人宰割的猪并无分别。”

    “雾儿受了很多的苦吧。”既是心疼,更是愧疚和自责:“是大姐无能,让双儿和雾儿这般受苦,在华家受难时,连一句话也说不上。”

    “姐,这不关你的事,你别难过。”双儿语声哽咽。

    望向曜,本以为曜定会难上几句,并没有,他只是心疼的望着我,半响,突然起跪在了我面前。

    “曜?你这是做什么?”我惊呼,忙要扶起他来,被他制止,抬头望着我,眼底是属于男儿的担当:“大姐,我错了,我不该在你进宫当皇后时自私的认为你该承担起整个华家的荣耀,负担起每一个人的幸福。在华家,该承担起责任的人是我华曜。”

    “起来,快起来。”

    “大姐,从此以后,华家的重任我会一肩挑,不会再让你和妹妹们受苦。”

    点点头,我已哽咽得说不上一句话。

    弟弟是在一夕间懂事了,虽说男儿当自强,可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是心疼啊。

    小洛在旁悄悄拭泪,开始收拾碗筷。

    扶起了弟弟,拍着他的手,堵在心口是说不尽的话,吐出时却是激动二字:“好,好。”

    见到柳墨晰的刹那,几乎不敢去看。

    本该是美少年一个,这会满污泥不说,全上下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整张俊脸更是肿得厉害,桃花般灿烂的眸子也肿成了一条缝,惨之模样,实属罕见。

    当他见到我时,怔了怔,吃着饭的嘴里含糊不清的喊了句:“皇,皇后娘娘?”

    御花园里见过我一面,他认得我也不奇怪。

    “我已经不是皇后娘娘了。”淡淡说了句,虽不忍他此刻惨状,可雾儿必也是受了他不少的苦,这会才如此待他。

    “哦。”他点点头,畏着子转到角落吃饭。

    一旁的雾儿不耐了,上前就踢了他背一脚:“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你的主人,快叫。”

    我见柳墨晰肿成针细般的眸子闪过怒火,却在见到雾儿插腰凶悍模样时,竟也乖乖的叫了:“大小姐,二小姐,大公子,三,三小姐。”

    “以后你就是这个家的仆人,要是不顺了我的意,我会活活饿死你的。”雾儿的眼底尽是火气,离开时,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才甘心。

    见她这模样,我心酸心疼。

    一旁的妹妹又毁了脸面,总是默默的低着头,话极少。

    曜年纪轻轻,也没经历过生活的锁事,却要肩负起整个家的重任。

    小洛呢,家里所有的杂事都要她来扛,没有她,我与弟妹们根本就无法自理。

    我,能为这个破碎的家做些什么呢?

    一晃就是十天。

    这十天来,我与双儿给每人缝了件薄棉袄,入了,天气会渐渐暖和,也好让大家有个换洗的服。

    曜说要去做生意,小洛就留了些家用的钱,把大部分钱都给了曜。

    雾儿则是用小钱买了一些雕刀,要跟隔壁的牛大爷学习竹雕,学上二个月就能赚点小钱了。

    双儿心灵手巧,每天能赶些绣活出来,让小洛去卖菜时低价转给商户,虽说钱不多,但能一次都卖掉,对我们这个家而言,也算是不小的收入了。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