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冰冷的表白

    终于,他开口,饱含冷霜的声音火气腾腾:“很好,很好,皇后听旨。”

    下跪接旨,心里一陈轻松,从此之后,真的要长伴冷宫孤灯,孤独到老了。

    虽不是向往的宁静生活,却是我此刻最好的归宿。

    “皇后无德无能,又包藏祸心,设计害人,朕下旨废后,逐出皇宫,贬为平民。”

    逐出皇宫,贬为平民?猛然抬头看向他,却在他眼底看到了一抹来不及褪去的痛。

    转过时,他的拔背影变得僵硬。

    忽略了他眼底的痛楚,此刻,去想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是震惊,皇后被废 ,为什么不是去冷宫?

    贬为平民,历朝历代,并没有这样的例子啊。

    不过,对我而言,是有说不出的开心,这意味着我能与家人见面。

    “臣妾谢皇上开恩。”叩头,声音哽咽,是说不出的感激。

    殷玉,他这一诏,虽不知他的用意,却扭转了我心里对他的印象,以前的种种排斥,厌恶在此刻一一消去,变成了感恩。

    心里的感激无法形容。

    “四年前,”在我起之时,他望向窗外,看着院中那株百年梅树,少年的姿是属于深沉的拔:“朕在‘艳品楼’门前遇到了一个少女,她正与楼内的姑娘们争执,远远的望着她,朕发现目光难以从她的上移开,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目光都透着执着的认真,让人觉得就该去相信她。不管楼内的姑娘如何欺负,她也没有服输。就是这份感觉,朕喜欢上了她,这是朕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子。”

    他在说什么?

    睁大了眼,一时愣住,艳品楼前的少女……那不是……

    “所以,当他牵着朕的手离开时,没有拒绝。甚至在小巷子里吻了她。朕想问她家在哪里时,她打了朕,匆匆离开。朕找了她一年,没有找到,于时,朕将她藏在了心底。”他冷然瞥了眼惊呆的我一眼,又将视线移向那株梅树,目光沉远,淡淡叙说:“大婚那,朕掀开喜帕的瞬间,呵,朕打从出生以来从没有像那晚那样开心过。”

    轻咬下唇,不知该如何反应。

    面对这些话,我除了惊呆还是惊呆。

    “晚上你就离开皇宫,朕会让钱福送你出宫。”一挥袖,他离去,看都未看我一眼,毫不眷恋,与他所说的话截然相反。

    我怔忡着,好半天,依然没有回神。

    不知过了多久,坐了下来,盯着鹤鼎上的烛火,竟又是一陈出神。

    现自己将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记得好清晰,反复在脑海里听着。

    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在废了我后说出这一翻话。

    是在说给我听吗?

    用意何在?

    喜欢一个人,却又要废了她

    呵,这个时候,去为这些话费神也毫无意义啊。

    过了许久,轻轻的笑了,喃喃:“真如南柯一梦。”

    走到柜前,拿出那个乌木盒子,盯着它半响,轻轻的打开。

    这道圣旨和龙棒,是再也用不着它们了。

    拿出沉甸甸的圣旨,一笑,将它放至了白烛上。

    火烧起的一刹那,心里失落,嫁人了,又被休了……

    将燃了一半的圣旨随同龙棒丢入碳炉里,正要去收拾衣物时,愤怒的声音在内响起:“你真就这么想离开朕?”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