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陷害

    “没想到皇后娘娘的妹妹这般泼辣,这柳什么的,真是可怜啊。”嫔妃中,已开始小声的议论。

    “这算什么,总比那些背地里做些险事的人好啊。”丽妃冷哼。

    “那是,那是。”

    “人贵在自知,省得自取其辱,一次只是侥幸。”丽妃冷瞄了眼沉下脸的计采嫔后又飘了我眼。

    对于她的冷言冷语,我详装没见听,唯一关心的就是雾儿,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手心尽是汗,殷玉会如何下旨?

    “这就是相爷的不对了,女儿既嫁给了柳家就是柳家的人,怎能去抢呢?要见女儿,光明正大的去就行,柳家还会阻止你们父女见面不成?”太后凉凉的说着。

    父亲肃严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曜,心里必是猜到曜做了什么,向太后沉稳的道:“禀太后,臣派人去只是想知道小女雾儿的安危,并无他意。”

    殷玉点头,眼底清凛一片:“华相贵为宰相,不是莽夫,朕也相信华相是无意的。”

    那柳墨晰正要开口,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华相从不做无意之事。”

    抬眸望去,竟是君子堂的爷爷,三朝武将君武,虽是入暮之年,但其拔,面色红润,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着将军之风范,让人敬重。

    “老臣见过皇上。”

    “起,老将军何出此言?”殷玉的眉一挑,漆黑眸子闪动流光。

    “将人带上来。”老将军一喝,立时二名侍卫压着一浑是血的黑衣男子走了上来,老将军凛道:“皇上,他是燕国的暗探,此次前来就是与本朝的人接头,以接收军。”

    此言一出,众大臣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大将军的意思,是说我朝有燕国的细作?”艳太后脸色大变。

    “说是细作,还不如说通敌叛国。”老将军精炯目光直向父亲:“而柳墨晰这出戏,也只是分赃不均的戏码,至于这通敌叛国之人,就是华相。”

    亭外,风雨的肆虐更甚,尽管亭内外都有遮挡之物,可无风雪还是透过它们的缝隙飘了进来,飘过烛火边时,反被烛火吞蚀。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父亲上,然,父亲依然直着子,面色平常,仿佛老将军所言对他毫无影响。

    “呵,老将军这玩笑可开大了。”父亲朗朗一笑,坦然自若。

    “玩笑?若非你将老夫的布陈图泄露给敌军,老夫怎会落入圈以致于负伤落败,不得不班师回朝。老夫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调查,终于水落石出,而这燕国的暗探也正巧在此时被老夫歹了个正着,严刑供之下,什么都招了。”

    我静静的听着,听着老将军这几个月调查的结果,他句句有证,每一个证都实指父亲。

    尽管父亲义正言词,自辩有力,可从每个人的神色之中,我便知道父亲危了。

    望向殷玉,他神高深莫测,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原本暖和的手脚在此刻变得冰冷,心提到了嗓门。

    我不信父亲会通敌叛国,就算父亲再如何的喜欢权势,他也不是那样的人。

    这点,我深信不疑。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