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不同寻常

    “皇后驾到――”

    “臣等见过皇后娘娘。”

    “都起来吧。”目光移向站在首位的父亲,半年不见,父亲的模样并没有多少变化,那一官袍下的子依然健朗,眉目之间还是那份熟悉的肃严。

    父亲的目光此时也朝我望来,淡淡笑了笑,那笑,和蔼可亲,一如我未出嫁之时般宠溺,只那宠溺下的心思……

    鼻子有些发酸,毕竟是生我养我的父亲,如今也朝我下跪,有些难受。

    “臣妾见过皇上。”朝高坐的他施礼,再向坐在一侧的太后施礼:“见过母后。”

    “起来,坐吧。”艳太后的声音很疏淡,不若往常那般亲,甚至连眼帘都未抬一下。

    有些不同寻常。

    我的位置就在殷玉的边,而自我出现,他深沉难懂的目光就一直在我上未移开。

    那目光很幽深,深得让人心慌。

    从认识他至今,从未用这样的目光看过我,似认真,似怨恨,似喜……最终归于黑渊。

    落了坐,就见侧下方的计采人微笑着朝我颔首,计采宾则是漠然的望了我一眼。

    丽妃和惠妃眼高于顶,从始至终,对我仿若无视。

    回给了计采人一个善意的笑容,才将目光调向舞场。

    哪知,此时殷玉却朝场中一挥手,舞姬随即退下,场中的喜乐也停了下来

    顿时,诺大的御花园只剩下风雪的肆虐声。

    就见殷玉朝近侍在侧的钱福示意了下,钱福便高喊:“带柳墨晰上来。”

    余光瞧见曜悄然回了位置,在见到一是伤的柳墨晰时,目光陡锐。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柳墨晰,雾儿的夫君,我的妹夫。

    一个满是伤,拥着一双桃花般灿烂眸子的男子,或者说少年,尽管脸部伤得有些扭曲,仍是个叫人眼前一亮的美少年,只脂粉未过浓,叫人蹙眉。

    “柳墨晰,你为何告御状?”殷玉问。

    他的声音很是低沉,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这样开口说话,不由自主的朝他看去,暖色烛光勾勒出他精雕细琢的轮廓,那双眸子,竟是冰冷的,隐隐含着杀气。

    手指一颤,莫明的,心里升起一股寒意。

    今夜,真的很不寻常。

    “禀皇上,草民要休妻。”柳墨晰高声道,声音里是愤愤的不满。

    “休妻?”

    “是,华夕雾蛮横不说,还,还打我,这天底下哪有打夫君的妻子?正因为草民是皇上赐的婚,所以草民才来告御状,请皇上做主。”柳墨晰叩头。

    “真是荒唐,”艳太后轻轻一喝,艳丽年轻的面容若有似无的飘过父亲:“你的妻子是华相的女儿,就算是皇上赐的婚,你要休妻,也要先经过华相的同意才行。”

    “禀太后,天底下哪有不护着女儿的父亲,方才华相竟派人来我家闹事,说非要带走柳夕雾,幸好家里请有护卫,可也有五名护卫被打伤,华相借着自己权大势大,私疗民宅,草民无助,只好来找皇上了。”刘墨晰这句话说得极为顺溜,仿佛事先就已早过要这么说般。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