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很多疑惑

    清晨,当第一线光亮从窗的缝隙中漏进来时,我醒了。

    睁开眼的一刹那,就见到了殷玉,他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睡得很沉,近看之下,他的眉,眼更为精致,漂亮而又迷惑人心。

    轻微的动了动,全酸疼,诉说着昨夜的疯狂。

    说不出是怎样的一种苦涩心,望着这张近在眼前的俊脸,发现此刻更多的是茫然。

    抱在腰际的手陡然一紧,他睁开了眼,幽幽亮的黑眸依然是冰冷一片。

    视线的交汇,那样。

    心陡然一颤,慌然的别过脸:“皇上,臣妾先去穿衣,再来服侍你起。”说完,掀被下,至屏风后穿戴整齐。

    刚从屏风出来,就听见小洛的声音:“小姐,奴婢给你打水来了。”声音一落,小洛已进了内,当见到眼前已然自行穿戴好的殷玉时,惊怔痴了一会,才忙着请安。

    没想到只一会功夫,他便自行穿戴整齐了,只好绞了汗巾,服侍殷玉擦洗,当一切完毕时,柔声开口:“皇上早上想吃点什么?臣妾让御厨去准备。”

    “不用了。”他连看也未看我一眼,冷然离开。

    笑容僵硬的留在我脸上。

    连着二天,这天气就像个孩子似的,不是天就是雨天,闹个不停。

    宫内外一片潮湿。

    望着天边那朵黑压压的乌云,我的沉思没有断过。

    本以为跳了舞后,与殷玉的关系会改善,却是更糟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原因在哪?

    已经二天没有见到殷玉了,再这样下去,对我不利啊。

    落了坐,拿起桌上的书翻开,已无法静下心来看书,侧目,就见小洛时不时的往炉里加碳,每加一块,清秀的脸庞就会对着炉子怔傻好一会,还会有一二个的傻笑。

    摇摇头,这丫头是在想什么有趣的事吗?

    走过去轻拍拍她的肩:“小洛,在想什么?”

    小洛显然想得过于入神,竟被我的拍肩吓了一大跳,期期艾艾了好一会:“没,没啊。”

    “那你怎么失魂落魄的?”

    小洛的目光闪过丝紧张,连连摇手:“没有,没有。”

    失笑:“你看看我的眼晴。”

    “小姐的眼晴不舒服吗?”

    摇摇头:“我的眼晴有什么不一样吗?”那天,殷玉就说讨厌我的眼晴。

    小洛摇摇头:“小姐的眼晴明亮干净,而且很好看。”

    “是吗?”

    “怎么了?小姐。”

    “没事,陪我出去走走吧,有些闷。”

    “可外面下着小雨呢,天气又这般暗。”

    “就在廊上走走吧。”

    “是。奴婢去给您拿貂裘。”

    深冬的风像是带了利刃似的,刮如刺骨。

    只是一会,方才远处的那片大乌云已停在了皇宫上空,看来等会有场大风雨啊。

    我摸不透他的心思,以为已经取得了他的注意,可他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冷。

    是他本如此,还是中间出了什么错?

    双手抚上眼晴,指尖已被寒风吹得冰冷,透肌生凉,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他会说出一句‘朕讨厌你的眼晴’,总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他无心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