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羞辱

    头顶,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

    天气无比好。

    而殷玉的脸色却犹如暴风雨前的沉,他冷望着我,一脸的不耐。

    “皇上,请您收回对双儿和雾儿的赐婚,臣妾求您了。”跪在他的面前,任由地上的雪水浸湿双膝,尽管心底愤怒,但还是不能冒犯天颜。

    “皇后不知道什么是圣旨吗?”他挑眉俯视,眼底的不耐越发明显。

    “臣妾知道,但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

    话被他截断,冷笑道:“一辈子的大事是对赐婚的人而言,朕是皇上,随便说说就行了,况且你的二个妹夫可是你父亲,朕的华相亲口同意的,华相若不同意,朕的圣旨也下不了啊。”

    一时说不出话来,双拳越握越紧。

    殷玉明媚眸子劣光一闪,突然俯耳说:“前几天有人对朕说,‘艳品楼’来了几名舞女,专跳什么舞,朕大有兴致,如果皇后也能在朕的面前跳的话,或许朕会收回圣旨也说不定啊。”

    “什么?”望着眼前的少年天子,明明是我夫君,说出的话竟像个无赖食客。

    “既然皇后不愿意,”他朝我挥挥手:“就退下吧。”

    手掌心传来刺心的痛,指甲几乎掐进掌心,可还是克制住了钻心的怒气,在他要越过我而去之时,腾然站起,挡在了他面前,与他惊鄂的目光直视,一字一字道:“皇上,这样贬低戏弄你的结发妻子,你感到开心吗?感到骄傲吗?还是,让你有成就感?”

    他目光一沉,眯眼望我。

    眼中已有了湿意,强忍着酸涩的感觉,直了上,字字有力:“你得不到想要的,恼羞成怒,就宁可毁了双儿和雾儿的一生幸福,她们有什么错?所有的错都在于你,你看不到自己的错,不肯去正视自己的错,你根本就是昏庸无道,是昏君。”

    随着我每说一句,殷玉的脸色也越来越沉。

    站在十几米外的钱福和一干宫人,不时悄悄的望向这里。

    我是惹怒了他,从他眼底不时闪过的杀意就可知。

    没有惧怕,直深深的回视着他:“为帝王,你不事朝政,奢,败坏风德,迟早会受到自己所种恶果的报应,可双儿她们是我的妹妹,绝不许你将她们的人生糟蹋。”

    “是吗?”他冷笑,“听说那夏国的公主刁蛮而任,还喜欢用鞭子打人,而那柳什么来着,哦,叫柳墨晰,是吧,天天在青楼度,而且已有三个小妾了,朕倒想看看你这个皇后的‘绝不许’是怎么去保护妹妹的。”

    脸色越来越苍白,既是愤怒,又是无助,眼中有泪,强忍着才没有让它落下。

    “方才,你若跳了舞,朕真的会收回圣旨哦,呵。”他笑,笑得明媚,笑得无辜。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恶劣的待我?”声音带着沙哑的涩意,我问。

    这般的羞辱,只是因为我顶撞了他吗?

    在后宫,他没有对别的宫妃这般过份。

    唯独对我。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