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没有异样

    目光不经意朝殷玉望了眼,就见他坐着的姿态慵懒至极,一手托着下鄂,眯眼笑望着计采嫔,那目光有些不一样,似乎多了一丝认真。

    认真?他也会认真吗?

    我宁愿这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这个计采嫔的言行举止与宫里的妃嫔倒有些不同,没有媚之气,倒像是有良好教养的大家闺秀。

    “你这话什么意思?谁中伤你,对你滥用私刑了,你给我说清楚。”丽妃满脸的怒火,大有与她水火不容之势。

    “丽妃怎么这般激动,妾可没说中伤妾,对妾滥用私刑的人是你啊。”计采嫔一脸无辜。

    “什么?”丽妃贝齿紧咬下唇,走到殷玉边,拉起着他的手撒:“皇上,你起来说句公道话嘛。”

    殷玉嘴边扬起淡薄的笑,只扫了丽妃一眼,悠哉悠哉的开口:“丝雨并没有说错。”

    “她哪没说错了,皇上分明就是在帮她。”丽妃嘟起嘴,忿忿不已。

    “她哪说错了?”殷玉好笑的看着她,嘴角那薄薄的笑越来越深。

    “皇上?”丽妃跺着脚,“计采嫔确是没来给皇后娘娘请过安,这般不敬,不该罚吗?”

    “该罚。”

    “就是嘛。”

    “不过,”殷玉微抬头,眼晴咕噜转了转,伏在丽妃耳旁,声音虽轻却能让内所有的人都听到:“宫里的人都知道朕喜欢睡懒觉,而且还要抱着人睡才能舒服,计采嫔才没来向皇后请安,难道你也要治朕的罪吗?”

    “皇上?”丽妃嘟起嘴,又又恨的看着他,半响,独自生起闷气来,对着殷玉她显然是没有办法。

    自始自终,惠妃一句话也没有说。

    而我,一直是低着头,让人看不到我面部的表

    心中暗附,这个计采嫔确是很受殷玉的宠啊。

    “皇后娘娘,”计采嫔清脆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妾在这里向娘娘赔罪。”

    “起来吧,以后你不必天天来锦华宫请安了。”我抬头朝她淡淡而笑,声音却故意带了许些的妒意,望着她的目光柔弱中更是复杂得很,有不平,有抱怨,又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模样说:“皇上宠你,你要更加好好的照顾皇上才是。”

    余光描到惠妃的冷笑和殷玉百般无聊的神,在殷玉眼中,已看不到对我半丝的兴趣,偶尔目光扫过,像是没见到我这人般。

    锦华恢复宁静时,天边已被晚霞覆盖。

    望着殷玉的影消失在宫门处,我终于松了口气。

    进宫以来第一次全心的放松。

    “小洛,去准备水,我想洗个澡。”转竟见小洛望着宫门口的方向出神,目光中的贪恋来不及收回。

    “小洛?”不待我说什么,小洛慌然道:“奴,奴婢这就去。”说完,急匆匆消失在寝宫。

    眨了眨眼,失笑,这丫头是怎么了?

    冬天的第一场雪即是大雪,连下了二天二夜才罢休。

    自下雪后,每天能做的事就是打开窗户,愉悦的望着落雪飘飘,看着地上的雪一点点的积厚,望着屋檐的滴水变棱,天真时,还会俯耳去听落雪的声音。

    每每被自己的行为逗得发笑。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