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宫女而来

    他说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跟别的妃子不一样。

    我就多了个心思去注意丽妃和惠妃。

    也将认识他的过程细细想了一遍。

    便已然知道所谓的不一样在哪了。

    一个想获得帝王宠的女人,她的全部心思都会花在如何吸引帝王注意上,或着装自己,或在言语上讨其喜,亦或清傲的眼中只有自己,很少有后妃做事的出发点是发自内心对帝王的关心。

    一如殷玉赤足走向我时,丽妃与惠妃皆未注意到。

    一如他着薄衣,却无人上前关心。

    而我,在进宫之前与殷玉发生的事,好巧不巧的撞到了这个点上,那时就不该好心的不去追究他诬蔑我之事,甚至还劝他早点回去。

    赏菊之时,我自顾自赏菊,把说话的重点放在花对我的陪衬上,刻意去忽略他生气的原因……

    事实也如我所料,他对我的兴趣骤然减了不少,是因为他发觉我与别的妃子也并无什么区别。

    这一夜,我睡得很安稳,像是放下了一件久悬于心中的事般。。

    隔天,天气颇为沉,风一过,卷起落叶无数。

    从窗的缝隙看过去,明黄的琉璃瓦也失去了往的光泽,变得灰暗,整个宫廷也没有了往活络的景象。

    视线转回,望着镜中的自己,一夜好睡,面容已恢复了往的红润,只眼眸深处,隐寂许多。

    “小姐,丽妃娘娘她们来向你请安了。”小洛从外走了进来,将水蓝外杉披在我上,边结着腰带边道:“丽妃娘娘和惠妃娘娘面色极难看,也不知是谁惹了她们。”

    除了那人,整个皇宫,谁还会惹她们呢?

    老人一直在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宫里真不知会有多少台戏呀。

    当来到大时,果见丽妃和惠妃脸色不佳,极美的面容像是铺了一层冰似的。

    其余几名嫔妃自然也是连口大气了不敢出,喏喏的站着。

    一翻行礼毕。

    丽妃对着侧面一小的女子开口,声音讥讽:“计采人,你姐姐的架子要真大啊,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来向皇后娘娘请安?”

    我这才注意到在丽妃的旁边还站了一名长相秀气的女子,在众嫔妃中并不出色,但若细看,五官柔和,极为耐看。

    我见过她,大婚后第一天去慈安宫请安时,面对艳妃和惠妃对我的不敬,只有她与另一名女拧眉怒目,让我印象深刻。

    她是计采人?那天太监给我看的一堆后宫事物薄,其中后妃录里有这一个人,一年前她与她的姐姐同时被皇帝看中,只侍寝了一夜就被封为采嫔和采人,我会对这二人印象深刻皆因她们是宫女。

    “计采嫔是体不适吗?”我朝她淡淡一笑,心中却闪过另一种可能,莫非皇帝他……

    果然,惠妃在旁冷声说:“皇后娘娘不知道吗?昨夜皇上翻了计采嫔的牌子,可就算是侍寝,这个时候也该起来了,她应该知道请安必须在辰时之前,这分明是对皇后的不敬。”

    计采人一脸愤愤的望着惠妃,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她极为气愤,却敢怒不敢言。

    “计采嫔定是侍宠而了。”一妃嫔轻说了声。

    立时有人附合:“是呀,以前仗着皇上宠子,天天到上三竿了才起了来。”

    “真是不知廉耻。”

    “要是知道廉耻,做宫女的时候就不会勾引皇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