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试探

    “你毕竟是皇帝,一国之君哪能登基四年了,却只上了三次朝呢?再者,朝中多是肱骨大臣,再怎么说你也不该让他们等。”

    殷玉一笑,满不在乎:“朕可没说今天要去上朝,是那些肱骨大臣自己要等的。”说完,竟牵起我的手朝外走去。

    “皇上?”我惊呼。

    “你去哪?”艳太后的声音多了丝厉色。

    “赏菊。”

    “站住。”

    殷玉压根就未理。

    然而,还未走出大门就‘哐啷――’一声被关上。

    显然,太后是早有交待。

    “还愣着做什么?没看见皇帝赤着脚吗?”太后朝着四周的宫人一声亮喝,宫人便忙碌了起来。

    一把御坐的椅子搬过,待殷玉坐下后,二名宫人伺候穿足,三名宫人服侍穿衣束发,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对于皇帝没有早朝,艳太后虽极为不满,但目光中仍是宠溺一片,可见对于这个儿子,她是宠极了,盛怒之中还会想到要先给儿子穿上双足,以免冻着了他。

    当一切穿戴整齐,艳太后才缓缓走至他面前,摇摇头:“你也该长大了,是时候去学习政务,难道要一辈子这样胡混下去?”

    殷玉笑得好不明媚:“胡混有什么不好吗?”

    “你要气死母后才甘心吗?”艳太后瞪着自己的儿子。

    “这个时候不去赏菊太可惜了。”殷玉没有理睬自己的母亲,而是朝我灿烂一笑,再次拉过我离开,

    这一次,守在门的宫人竟乖乖的开了门。

    御花园的花何其美,只秋天是属于的,再美的花在怒放的菊面前也失了颜色。

    被他强拉着赏花,又怎可能有好的心?可又不得不应付着。

    “这些花真漂亮呀,皇上。”我笑着,极为开心的样子,随手摘了朵插在发上,笑问:“好看吗?皇上?”

    “不好看,他摇摇头。”随手摘下手边的一朵小插在我耳鬓,不一会,英又秀致的眉挑了一下,又把那小拿下狠狠摔在地上。

    他的心陡然间变得极为不好。

    而我什么也没说,事实是不想去关心他,就像方才明明看到他赤着足在冰冷的地砖上走,也视若无睹一样,自顾自开心的赏着花。

    另外,也想证实一下心中所想。

    “皇后怎么不问朕为什么生气?”他侧头望我,寒星般的眸子不笑也是明媚的。

    “皇上为什么生气?”他既这般问,我自然要详装关心的问一下。

    熟料他竟冷哼了声,只凝视着我不语,半响甩袖离开。

    望着他的离去,我轻吐了口气。

    跟在不远处的小洛见殷玉离开,这才走了上来,低低道:“小姐,你对皇上太冷淡了。”

    冷淡吗?淡淡一笑:“小洛,你去打听一下丽妃和惠妃平常的穿着,喜好,与皇上相处的方式。”

    小洛一愣,不解的问:“小姐打听这个做什么?”

    “我自有用处。”

    “是。”

    时至半夜,天气越发凉寒,已有初冬的感觉。

    小洛端了呼呼的银耳燕窝粥过来,“小姐,皇上怎么还不来呢?”

    放下手中的书,进宫后第一次有好心,拿过燕窝粥喝了几口,悠然的说:“皇上不会来了。”

    “怎么会?皇上今天不是说会来陪小姐的吗?”

    将书本放归原来,走至窗边,望向遥远星空,深深吸了口气,好半响才说:“皇上这会该在哪个采人那吧。”

    “为什么?”

    点点小洛的俏鼻,难得俏皮的说:“不告诉你,去将灯火息了,该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昏君废后:这个皇后有点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