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仙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白明听到李伟的话后,看了一眼白哲,白哲向他点点头,白明叹了口气:‘唉,当时我和大哥翻进旅游区后就来到贵妃墓旁,我准备冲进去,大哥摇摇头拉住我,因为当时是白天,旅游区的保安就在四处巡逻,大哥和我去了墓区的后方,我拿出铁铲铲出一叠土,大哥用鼻子闻了一会,说下面有尸味。

    我们商量好晚上动手,于是我们回到事先预定好的小宾馆睡了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时候,我和大哥开始从宾馆出发,当我们兄弟俩来到马嵬镇西时,旅游区里早已没有一个人,毕竟现在都已经深秋了,谁还有心思来那转。

    大哥进到旅游区后就跑到一边熟悉地形,看有没有什么况,不一会就跑回来,说只有几家商店开着灯再不任何况。

    听到后我二话没说,就抡起铲子在白天踩好的地方使劲挖着,还好没有入冬,地面还算松弛,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我铲地的声音,漆黑的夜色不断刮来阵阵冷风。就这样,我和大哥轮着挖,快到凌晨一点多时,我手上的铁铲突然碰到什么东西,我就开始加快速度,就在一支烟的功夫,你猜我挖出什么?”

    李伟正准备回答,白明就一股坐到椅子上扒着桌子上的鸡块使劲往嘴里塞,似乎早都惦记好了。白哲摇摇头:“李大哥,我二弟从小嘴就馋,请您不要介意。”李伟摆摆手给白哲递过一支烟:“那你就接着说吧。”

    白哲点着烟:“当时我二弟铁铲碰到的东西是一件冥壁,这个冥壁就是通常人们在安葬死者后,在墓室的口挡的一扇石壁,这种石壁就相当于墓室的大门。

    就在二弟把冥壁移开的瞬间,我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腐尸味,当时我们也没想什么就跳下去,我和二弟都拿着手电筒。一进墓,就迎来一股风,墓的空间不大,我专门看了一眼墙上的做工,大概是时间太仓促,整个墓的墙壁都有一些不规则的凿痕。

    当时在我观察的时候,二弟突然喊我,我迅速的赶过去,原来,我们打通了贵妃墓和另一个墓的链接处,就是那件挡在中间的冥壁,我们兄弟俩在贵妃墓里还发现一口棺材。”

    “棺材?什么样的棺材?”李伟点燃一支烟问道,这时白明站起来嘴里塞着块含糊不清的说:“哎呀…什么都没有,就几件衣服,连尸体都没有…”白哲点点头:“是啊,他娘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那你们不是差点搁在那里吗?”李伟不甘心的问,“当时我们兄弟俩准备离开,就在我们到达冥壁的时候,突然,我们听到墓道的另一头传来一声声凄惨的尖叫,唉,也怪我好奇心重。

    于是,我和二弟顺着声音慢慢走近另一条墓道,慢慢地我们俩一前一后畏缩着狭小的墓道向前走去,不到一只烟的功夫,我们快要走到尽头,突然,前面的惨叫声停止了。

    就在此时,我们的手电筒光线慢慢弱下来,昏暗的光线照着我们的四周,我们到了尽头时,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又是一个墓室和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和原先贵妃墓里的棺材不一样,因为这口棺材是用石头做的,也就是石棺材。

    二弟当时准备用铁铲打开棺材,可是就在他敲击的瞬间,墓室四周突然响起凄惨的叫声,那声音让人听了浑都起疙瘩。当时我迟疑了一下,随后就立马抓着二弟跑了出去。”

    “也就是说,你们什么都没弄下?”李伟不相信的问,白明喝了一口白酒,用手一抹油嘴:“要是把你搁在那里,嘿嘿,你保准吓得尿裤在,哈哈…”

    李伟摇摇头,想了一会:“那你们还敢再进去吗?说不定里面有你们祖上留下的宝贝呀!”白哲笑着回答:“如果有宝贝肯定敢进去,就怕有胆进没命回啊!”

    李伟听了后心里想:这两个家伙是白景山的后辈,他们父亲死时告知要到贵妃墓一带活动,说不定另一半地图或者传国玉玺就在那里,哎,对了,把天文也叫来,这样就保险点。

    李伟想完后,笑着对白氏兄弟说:“这样吧!我再找个小兄弟,我们四个一起下一趟墓,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事成之后五五分,怎么样!”

    白明没有说话看着白哲,白哲深思了一下:“那好吧,不过,这几天不能再去了,得等一星期后再去,因为自从我们被抓之后,那里早就戒严了。”

    韩城,市人民医院。

    “小兄弟!这是什么!”孙晗追上在急救室门口蹲着的张天文问道,张天文拿过孙晗递过的一卷报纸,打开后:“咦!这柄剑我没见过,还有这么短的剑?”

    张天文手上拿着正是马江波匆忙逃离时遗留的东西,张天文匆匆看了一眼手中的剑,就放到一边,眼神死死盯着急救室的大门。

    六个小时后,眼看都快中午十一点时,急救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的是医院的院长,院长被两个医生在后面半扶着,张天文立马跑到院长边,双手抓住院长:“我师父怎么样了!”

    院长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被两个医生扶走了,张天文傻傻的呆在原处,孙晗走过去拿着一份病历,递给张天文,病历上面写道:患者心脏穿透,供血不足,神经系统停止传输,动脉血管…致使手术失败。

    “师父!”张天文疯狂地撕碎了病历,跪在地上,泪水早已抹去了他幼嫩脸庞,这一刻,他失去了依靠,这一刻,他换回了坚强;这一刻,他背负着使命,这一刻,他忍受伤痛。

    李玄真,太清教派第二代传人,享年七十八岁,一生清贫无依,恪守道德,仙逝后葬于香山,有心人曾作诗以挽:

    晴天朗朗白乾,

    摰霞世间坤。

    幽魂别处入定坎,

    一抹秋风随即离。

    世尘憛枉心念震,

    入圣脱凡恪挥艮。

    黯然叹息惊世巽,

    人间正一太清兑。

    ……

    韩城,香山墓区。

    “李前辈,您一路走好,天文以后就交给我了!”李伟在李玄真的墓前放下一束花,随后鞠了一躬,扶起跪在地上的张天文:“天文啊,振作起来,那个马江波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

    张天文摇摇头,深呼吸一下:“还是算了吧!我自找!”李伟没有说话,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心里突然感觉到他透出一股坚强的气息。

    夜色无边,一轮秋月托盘着点点星光。

    张天文站在窗前,望着如此繁华灯红酒绿的外面,他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心里暗暗说:要振作!要振作!…!

    第二天起,张天文一如既往的把沙袋绑到腿上,开始和平常一样的训练,他心里十分清楚,想要报仇就要加倍的训练,张天文之所以拒绝李伟的帮助,是因为,他不想再白白失去一个亲人,在张天文心里把李伟早已当做亲人。

    经过几天的训练使张天文,不断意识到自的局限,但是在体能训练的同时,张天文还加倍研究李玄真遗留下来的阵法医书。

    这天,张天文放学回家后,随意翻着一本李玄真遗留的《人体脉精要注》时,从书的夹缝中掉下一封信。

    张天文打开早已泛黄的信封,从里面拿出用毛笔写的信,看着一行行整齐的正楷,张天文认真看完信后,迅速给李伟打电话,就在张天文准备拿手机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张天文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孙晗打来的。

    “小兄弟啊!麻烦你来我家一趟!”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