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佛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整个大厅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张天文的话,这时,躺在地上的孙晗突然站起来,吐出嘴里的道符:“小兄弟,怎么回事啊!”

    张天文慢慢的走到孙晗旁:“这屋子里还有个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孙晗吐着嘴里的纸灰,又问:“我嘴里是什么东西?”

    张天文小心的看着四周:“刚才你被恶煞冲体,我暂时吓跑它,不过刚才我感觉有人用脚踢我。”

    孙晗紧张的往四周看了看,连忙掏出手机:“啊!怎么没信号?”张天文拿出罗盘接着挥燃的道符看了一眼:“肯定有人利用法术改变这座房子的气场规律,现在轮盘转动的很快,手机没信号是很正常的。”

    “那现在怎么办?”孙晗装起手机问道,张天文望着四周:“现在先出去,把这张道符别到衣前,跟紧我。”

    孙晗别住道符带着张天文往外走,眼看就要走到门口,两人却又还在大厅。“到底怎么回事?我们都快出去了,怎么又回到这里?”孙晗郁闷的问着张天文。

    张天文拿出罗盘看了一眼,又看着四周:“这里被人布了阵,所以我们走不出去。”孙晗迷惑的问:“什么阵?”

    张天文摇摇头:“现在还看不出来,应该是类似于鬼打墙的阵法。”张天文话刚说完,整个大厅突然又传来一股烧焦味,不过这股烧焦味比先前的还要浓。孙晗捂着嘴看着张天文,张天文脑袋快速思索着。

    突然,墙上又出现一道黑影,张天文瞬间感觉到有一股拉力在把自己往后拉,孙晗看着张天文往后缓缓地移动,连忙抓住他的子。

    张天文使劲咬着牙齿,挣脱了这股拉力,然后他迅速咬破手指,把阳血沾到手掌中,画出一道图案,又连续打出几个手势后,脚踏八卦步,大声喝道:“符咒严严,兵将赫赫,既到奉行,安魂定魄,四维八仪,收斩妖魔,神笔一下,百鬼减亡!奉太清道德天尊祖师急急如律令!”

    张天文大声喊完后,快速掏出银针在脚下画出一个圆圈,示意孙晗站到圆圈里,孙晗一走进圈子就感觉不到周围烧焦的味道。

    这时,大厅里传来嘛…尼…叭…弥…。

    一阵阵风开始冲蚀着整个大厅,张天文盘腿坐在地上,急忙从包里掏出一条红线摆出一个人形图案,又从包里摸了一通,心里暗想:“糟糕!阳镜没拿!

    此时的大厅,风瑟瑟,四周的家具开始无规律的响动,孙晗望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他感觉到一股拉力想要把他拽出圈外,孙晗努力地挣脱着。

    张天文站起子拉住孙晗,顺手又捡起红线缠绕在孙晗的两只脚下,不让其再被拽出圈子,孙晗连忙坐在地上看着张天文:“小兄弟啊!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也感觉有人在拉我?”

    张天文看了看四周:“我怀疑有人在外面做法,刚才的拉力并非人为,是一种我们太清教派称为魅的游恶畜,只要做法的人利用阳走势的变化,就可以纵魅。佛教大多称之为阿难摩西,是一种地狱恶魔,专门看守世间的孤魂鬼魄。”

    孙晗无奈的问:“那现在怎么办?”张天文拿出一张黄纸:“大叔,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准备利用它给你做一个替迷惑魅,这样我再想办法破解。”

    孙晗听了后连忙从衣包里掏出钢笔把自己的生辰年月写在黄纸上,张天文顺着黄纸上的生辰八字扯出一个人形图案,然后快速的解开孙晗脚下的红线,把红线的一头穿在纸人上,另一头穿过银针,张天文又快速的把银针插到圈子外面的地上。

    这时,红线上的纸人随着风不断飘舞,张天文拿出罗盘看了一眼,此时罗盘中的指针缓缓地转动,突然,指针指着纸人的方向开始不断颤抖,地上的纸人仿佛被什么拉住,纸人和拴在上的红线在空中呈现出一字型,红线在空中绷得紧紧的,眼看快要断开。

    张天文再次打出一手势,嘴里大喊:“奉太清道德天尊祖师敕令,赐我一指降魔剑指,居收五雷神将,电灼光华北斗,上则护保命,下则缚鬼伏邪,一切死生由我剑出,急急如律令!”喊完之后,张天文咬破手指快速的将一滴阳血飞到纸人上。

    就在阳血到纸人上的时候,突然,大厅外传来一声惨叫。随后纸人缓缓落在地上,大厅的风慢慢退去,张天文又看了一眼罗盘,发现罗盘的指针指向正北方向,张天文顺着罗盘迅速的往房间外跑,孙晗紧跟在后面。

    在老宅的正北方向,张天文率先跑到一处树林,这时罗盘中的指针早已平静下来,孙晗喘着粗气赶过来:“小…小兄弟啊,跑这来干什么”

    张天文看着四周:“刚才我吓跑的那个孽畜,在罗盘上显示出它逃跑的方向,一般被人纵的孽畜,在纵时发生危险,它就会跑回出冲蚀纵者,所以这片树林中应该有那个纵者在这里做法。”

    这时,张天文走了几步突然闻到一股祭香的味道,顺着这股味道,张天文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下发现地上洒落着一些祭香和佛珠。张天文看看了深黑色的四周,收起罗盘骂了一句:“哼!跑得可真快!”

    孙晗瞅着四周:“小兄弟啊,发现什么了吗?”张天文蹲下子在地上捡起几颗洒落的佛珠:“唉,我们来迟了一步。”

    就在这时,孙晗猛然看到子右边一片火光:“哎呀!糟糕啊,我家又着火了!”张天文把佛珠放到包里快速跑向老宅。

    就在张天文快要跑到老宅时,突然发现孙晗根本就没跟在自己后面,心里暗叫一声:糟糕,中计了!

    张天文转过子又跑向树林,此时的树林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张天文挥燃一张道符,缓缓地在树林寻找孙晗。

    突然,一阵风刮过,张天文手中的符火被风刮灭,接着张天文翻一跃躲过向他飞来的暗器。张天文刚站稳脚,就被一只脚踢中肚子,张天文捂着肚子躺在地上,骂道:“什么人!有种的站出来!”

    此时树林依旧一片宁静,张天文躺在地上焦急地试图站起来,就在他要站起的时候,又一颗暗器向他飞来打中他的前,张天文被打倒在地上,捡起地上的暗器:“又是佛珠,这群秃驴!”

    张天文收起佛珠,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银针,惹着体传来的剧痛,子努力的往前一滚,这时有一颗暗器向他来。张天文感觉到后,一只手撑地,两只脚随后往前一跳,紧接着张天文翻猫扑,把手上的银针向暗器驶出的方向。

    此刻,张天文出银针后,在他的前方传来一阵惨叫,张天文听到叫声迟疑了一下:“什么!原来是个女的!”

    就在张天文再次挥燃一张道符的时候,树林中的风早已悄然而逝,张天文又掏出一根银针慢慢的向声源处走去,张天文走了不到三米,在一棵树木旁边看到被人绑在地上的孙晗。

    老宅,孙晗家。

    老宅的大火早已被张天文用几盆冷水浇灭,孙晗躺在沙发上喘着大气:“小…小兄弟这次可真要谢谢你啊。”

    张天文坐在沙发上望着被大火烧的破旧不堪的老宅摇摇头不说话,孙晗叹了一口气:“唉,小兄弟今晚就委屈你在我这睡一晚。”张天文看着墙上的钟表:“大叔,现在都早晨四点,我看就不睡了。”

    孙晗尴尬地点点头:“小兄弟啊,你有什么发现没有?”张天文这时才想起衣服里的佛珠,他连忙掏出佛珠递给孙晗:“大叔,这就是凶手做法遗留的。”孙晗接过佛珠仔细端详了一会,看不出个所以然,摇摇头:“呵呵,这个我看不懂。”

    张天文收起佛珠:“今天我去医院时,让我师父看看,也不知道师父现在醒了没有。”说完张天文又问:“大叔,你刚才看清楚那个绑你的人吗?”孙晗摇摇头:“当时天太黑,你跑的太快,我正准备追去,突然就有人在我背后捂住我的嘴,我反抗几下就被拖到树林,随后就昏过去,直到看到你。”

    张天文想了一会:“大叔,刚才我和那人打斗时,我用银针中她的子,她惨叫了一声,声音是个女的,和先前在大厅的惨叫声一样,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注意听。”

    孙晗惊讶的说:“是个女的!”张天文点点头:“是啊,我当时也不相信,算了现在我要去一趟医院,师父一个人在病房没人照顾。”

    孙晗站起来:“走!我也去!”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