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邪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小兄弟啊!你是怎么看出的?”孙晗坐在病上紧张的望着张天文,张天文端来一杯开水,递到孙晗的手上:“大叔,我师父是太清教派的弟子,懂一些阳论理的,向您的脸相只要一般懂得点道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

    孙晗接过水放到柜子上:“什么!这老大爷原来是算命先生啊!”张天文无奈的说:“什么算命先生!是民间道派的弟子啊!”

    孙晗笑着说:“呵呵,我知道我知道,都一个意思嘛。”张天文叹了口气不说话。孙晗又问:“那我这个什么恶煞到底是怎么回事?”

    “恶煞,一般不会冲人体的,但不排除是人为的,因为一般的恶煞害怕活人,活人上的阳气会令它们不舒服,就比如你是一个很洁癖的人,在你的上泼一盆粪便,你愿意吗?恶煞也一样,靠近活人上的阳气会令它们讨厌,但是,我说过不排除人为。”张天文说完后看着孙晗。

    “你是说有人在控恶煞?”孙晗惊讶的问,张天文点点头:“这种人为控恶煞的手段,还会给控者自带来很大的代价。”

    “哦?什么代价?”

    “折寿!”张天文回答完又问:“到底你和谁有深仇大恨,不惜折寿来害你?”

    孙晗站起来思索了一会:“没有啊!我没得罪谁,这些年我兢兢业业,难道是…不可能!”张天文望了孙晗一眼:“您在说什么?”孙晗摇摇头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孙晗的手机响了,他立马接通电话:“什么!怎么回事!我马上回去。”孙晗装好电话焦急地对张天文说:“小兄弟啊,家里突然失火,刚才邻居打来电话,我得回去看看。”张天文摇摇头:“我跟你一去看看,不然你又要出什么事。”孙晗感激的点点头。

    老宅,孙晗家。

    此时的孙晗家门口,涌着三四个人,有几个是附近的民警,他们在孙晗家门口忙碌着。孙晗把车停到家门前,张天文紧跟孙晗后面。

    “哎呀,孙先生您可算回来了!”一个戴眼镜的老头,看到孙晗走来急忙迎上去,孙晗点点头,急促的走进家里。

    几个民警随后也跟进来,一个个子很高的民警拿着一个工作本,对孙晗说:“孙先生,您家里失火,现在请您先登记一下,我们刚才在这外面勘察了一会,发现不是人为的,所以不具备偷盗现象。”

    孙晗迅速的掏出钢笔,接过民警递过的工作本,在上面签过字:“麻烦你们了。”几个民警对孙晗简介的述说有关防火,防盗知识,讲完后就离开了。

    张天文这时走进二楼,突然在一间卧室的墙角发现半张被燃烧后的纸屑,他拿起纸屑,仔细的端详。

    孙晗谢绝了那个心的老头后,就匆匆走上二楼,张天文拿着纸屑走出房间,做到沙发上对孙晗说:“大叔,你们家里原来有信佛教的吗?”

    孙晗迷茫的摇摇头:“没有啊,这间房子是我几年前买的,以前的房主根本就不信什么教派,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天文把纸屑放到桌子上:“这张纸屑上面的符咒根本就不是我们道教中的文字,上面写的是梵文,是佛教惯用的一种文字,也就是说,这是一张佛教的经咒。”

    “佛教也有符?”

    “没有!这只是佛经,佛教没有符,符,是我们中华道教从古自今一大精髓,佛教讲究轮回,道教讲究长生,道教的符咒是驱邪避灾,佛教的经咒是超度轮回,所以教派不同,作用自然不同。”张天文回答完又说:“大叔,这张经咒并不是普通的超度亡魂,轮回转世的佛教经文。”

    孙晗又拿起那张纸屑看了一眼:“那到底是什么?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和你所说的恶煞有关?”

    张天文点点头,心里想:和聪明人交流就是不费力,接着他回答:“非常正确!这是一张阿鼻魔罗恶咒经,是佛教专门召唤地狱阿鼻魔罗的经文。”

    “阿鼻魔罗?什么意思?”孙晗点燃一支烟,又给张天文递过一支烟,张天文摇摇头表示不抽,就接着说:“阿鼻魔罗是佛教中所描述的鬼怪,这种鬼怪就和我们道教中的一些恶鬼一样,大概都是一个意思。”

    “难道我上那个恶煞就是阿鼻魔罗?”孙晗连忙问道,张天文点点头:“是的,但是佛教和道教一样,也分很多教派,这张经文不是什么正宗佛家经文,是一些被改变过的旁门左道。”

    孙晗抽着烟深思了一会:“你说人死后会不会在复生?”张天文摇摇头:“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孙晗又想了一会,像是鼓起很大的决心,对张天文说:“小兄弟啊,不怕告诉你,我年轻那会犯过一件错事,都好几十年了,不知道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张天文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孙晗苦笑着说:“当年我在农村,那时我们村子有一座尼姑庵,庵里只住着一个老师太和一个年轻的尼姑。

    我当时由于太好动,一没事就去庵里转转,我可不是去烧香拜佛,只是庵里的那个尼姑长的很漂亮,嘿嘿,就这样,我一来二去的就和她混熟了。那个时候,我们村的女人少,单的男人很多,都想去到庵找那个尼姑,每次都让师太骂回去。

    我们村里的男人找归找,大多只是开玩笑的,因为村里有祖训,不能和庵里的尼姑有交往,这个尼姑庵曾经救过村民,是抗战时候的事了。

    那个尼姑叫慧静,从小就在庵里长大,她小的时候在庵里住着,没有出过庵。原因是庵里的尼姑很多,管教又严,但是时间长了,庵里的尼姑走的走,死的死,最后就剩下慧静和她师父俩。

    慧静真的很漂亮,我当时很喜欢她,不在乎她是尼姑,就这样,我每次来的时候都要想尽办法才能接近她。

    时间一晃,就过了大半年。我和慧静私下接触了好几次,慧静那个时候就对我动了凡心。由于我们年轻气盛,最后就发生了关系,当时我们什么也不懂。

    最后一次慧静找我来是在她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我当时还不敢相信以为她是在骗我,甚至当时我还怀疑她和村里哪个男的私通。慧静一气之下,伤心地离开我,从那以后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这几十年来,我在工作之余还试探的打听她几次,可是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唉,几年前回过几次村里,庵里的老师太说慧静也许早都不在人世,也许老师太不知道我们的事,也没问我找慧静的原因。”

    张天文摇摇头:“如果那个慧静现在在的时候,她会不会害你?”孙晗叹了一口气:“哎,应该不可能,因为她走的时候说过再也不想见到我。”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的灯突然熄灭,一股烧焦味慢慢传进大厅,“怎么回事?”张天文站起来看了看四周。

    孙晗连忙打着打火机,对张天文说:“刚才就停电了,我上二楼的时候,家里的佣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发疯了,嘴里使劲胡乱念叨着,现在还在医院。”

    张天文连忙从包里掏出带来的罗盘,随后挥燃一张道符,盯着罗盘,只见罗盘上的指针快速的旋转。也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的桌子不断地抖动。

    “谁!”孙晗猛然间看到一道黑影在墙上闪过,张天文连忙拉着孙晗往外走。

    孙晗走了几步就停下来,张天文转过子看见孙晗满面青黑,眼睛通红,知道不妙,随后一个猫扑就扑到一边。

    孙晗喘着粗气子僵硬的转了一下,就向张天文走去,张天文收拾好罗盘,拿出一根银针,翻一跃,跳到孙晗后面,孙晗转过子扑上张天文,张天文一脚踹到孙晗的头上,接着又挥燃一张道符,把燃烧的道符塞进孙晗的嘴里,看着孙晗胡乱的拍着地,张天文把银针插到孙晗的眉心。

    孙晗被银针一插,子就停止了挣扎。就在此时,张天文突然子一闪,躲开一只向他踢来的脚。

    “什么人!”张天文站在一边,看着黑漆漆的四周大声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