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真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李玄真拿起手机:“天文啊,什么事……”李玄真合上手机对郭氏兄弟说:“现在马上去学校,我徒弟那边有况。”

    秦韵高中,五号宿舍楼,401号宿舍。

    “我是王子豪的朋友,是高三6班的,我叫卫刚,王子豪和我是很好的朋友,他和郭倩交往了两年,感一直都很好,不过上个月好像王子豪和郭倩发生过什么矛盾,再后来,王子豪就和文丽在一起,直到郭倩上周遇害。”一个瘦高的男孩站在宿舍门前对众人诉说着。

    康峰看了一眼卫刚:“那王子豪跳楼时,你也在场?”卫刚点点头:“当时我们正在打牌,王子豪当时输了几十块钱,正生气……”“什么!你们竟然在宿舍聚赌!”刘主任站在卫刚后生气的说。

    校长看到刘主任打断卫刚的话,瞪了一眼刘主任:“你让他先说完嘛!”卫刚继续讲到:“他当时正生气,我们也没多管,就在那个时候,王子豪突然喘着粗气一脚踢散桌子上的纸牌,我们都十分生气,准备和他理论,可是他随后踏着桌子往窗外跳去,还是我抓住了他,可是他看到我抓他的时候,转过脸,看着我,他的脸,他的脸色发青,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我…我吓得就放开了手,最后…最后他就跳下去了…”

    “好了!你先看看宿舍里的女生是不是文丽!”校长看着说话紧张的卫刚,打断了他的话。卫刚胆怯的往宿舍里看了一眼还在徘徊的文丽:“就是她!她就是文丽!”。

    就在此时,李玄真和郭氏兄弟俩赶到宿舍门口,张天文迎上去:“师父,这个文丽和郭倩有联系。”李玄真点点头走上前去:“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那个王子豪。”

    这时卫刚站出来:“我知道他的手机号,我来联系。”说完卫刚掏出手机快速的拨通号码,只听话筒传来:“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请您续交话费……”

    卫刚尴尬的看着众人放下电话:“嘿嘿,我的电话欠费了。”刘主任骂了一句:“有钱赌博,就没钱交话费,也不知道一天在学校干什么……”

    康峰连忙掏出手机递给卫刚:“来,用我的。”不一会,电话拨通,卫刚拿着电话说了一通,然后挂掉电话对众人说:“王子豪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他爸爸说马上就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里的文丽越发越焦急,突然,宿舍布的红线另一头断开,整个宿舍的红线都落到地上。

    李玄真立马跑进去,抓住文丽的头发:“天文,进来收魂!”张天文迅速跑进去,从公文包里掏出阳镜,挥燃一张道符,把镜光对准文丽的脸,文丽惨叫一声,随后被李玄真手中的银针刺中眉心,李玄真立刻一脚踏住文丽,从包里掏出一张黄纸,飞速的扯出一个纸人,纸人被他穿透银针,顺着银针贴到文丽的眉心。

    突然,纸人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挣扎了几下,随后就自己燃烧了。李玄真放开踩在文丽上的脚,对着众人说:“没事了,你们进来吧!”

    校长率先走进来:“,现在真没事了?”李玄真收拾着地上的残留:“唉,魂魄被我打散了,但是怨气还在,还需要化解。”

    这时,一位中年人跑到宿舍门前:“我是小豪的爸爸,找我有什么事。”这个中年人望了一眼乌烟瘴气的宿舍又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卫刚拉了拉中年人的衣角:“王叔,是我打电话找你的。”说完又指着里面的校长:“等校长出来再说。”

    张天文走出来对门口那个戴眼镜的女生说:“你们现在进去把文丽扶到医务室,现在没事了。”戴眼镜的女生看了一眼宿舍里面对着扎马尾的女生说:“王晶,我们进去吧。”王晶点点头走在前面,两个女生后面紧跟着一位女老师。

    秦韵高中,校长办公室。

    “老大爷,您怎么也在这?”望着坐在沙发上的李玄真,中年人惊讶的问道,李玄真点点头:“是我徒弟打电话让我过去的,你儿子叫王子豪?”中年人奇怪的问:“是啊!老大爷,您怎么知道?”

    李玄真摇摇头:“你问校长吧!”说完闭上眼睛,中年人望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头的校长,校长也要摇头:“还是问这两位家长吧!”说着又着指着坐在沙发的郭氏兄弟两。

    中年人一脸迷惑,走到郭氏兄弟边:“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郭彪哼了一声没说话。中年人尴尬的又转过子望了一眼张天文和王晓雪母女两。

    这时,康峰实在是忍不住:“叔叔,你儿子跳楼是和那两位叔叔家有关。”“什么?你再说一遍?”中年人急切的问。

    张天文看了康峰一眼,做到李玄真旁,王晓雪母女两也紧挨着张天文坐下。康峰扶了扶眼睛,又看看办公室的众人,对中年男子说:“你儿子跳楼绝非偶然,也不是人为,是被控制的!”中年人点点头,康峰继续讲到:“至于是被谁控制,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接下来,我就将我对整件事的猜测说给大家。”望着众人都不说话,康峰继续说:“首先,王子豪,也就是这位叔叔的儿子,和郭倩早在高一的时候就确立了关系,这些都是据相关人士透露的,上周,郭倩被校外人士骗出学校,遇害死亡,就在郭倩上周遇害的前一天,王子豪和文丽走到一起,说明王子豪早在几周前和郭倩不知什么原因就已经做出分手,据了解,当时郭倩提出过挽留,可是王子豪还是坚持和文丽在一起,这样,在郭倩死后,她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死后变成鬼来进行报复。”

    经过康峰的分析,中年男子思索了一阵站在房间没有说话,校长捻灭手中的烟头,站起来:“好了,现在大家都先回去,事都已经解决了,现在等王子豪醒来再说。”说完又望了一眼李玄真:“李大哥您和您的徒弟留下,我还有事交代。”

    随后,郭氏兄弟两站起来:“,还要麻烦您到我们家走一趟。”李玄真站起来摆摆手:“我随后会到的,你们放心,死者还需要超度,我慢慢化解她的怨气吧。”

    中年男子望着走出去的郭氏兄弟给房间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就紧追出去。校长看到中年人走出后,走到李玄真跟前握着李玄真的手:“,我可怎么感谢您啊!这样,出去先请你们出顿饭。”说着有望着王晓雪母女:“你们也一起去吧。”

    王晓雪的母亲摇摇头:“我公司还有事要处理,今天晚上准备请天文吃饭的,呵呵,那就先让校长代劳了,改天我一定补上。”

    校长哈哈大笑:“补什么!不用补,不用补。”在校长的盛邀请下,李玄真师徒和康峰、王晓雪,一起被校长开车带到银河大酒店。

    “来来,您一定要吃好啊!这可是专门给你们点的!”校长笑呵呵地给李玄真倒着酒,康峰望着桌子上的饭菜,瞪大了眼睛,一看到李玄真动了筷子后,就拿起筷子一阵狼吞虎咽,王晓雪盯着张天文不动筷子,张天文看了一眼王晓雪,快速拿起筷子低着头一阵猛吃,王晓雪看到张天文这个样子嘻嘻的笑着。

    两个月后,香山墓区。

    一辆深黑的轿车缓缓地停在了香山墓区门口,从车里先下来一个中年人,中年人下车后快速的打开另一扇车门,他站在车外从车里拿出一辆轮椅,迅速把轮椅放到地上,又从里面抱出一个少年,这少年面色发白,目光看着车外,少年坐上轮椅,手里拿着一束鲜花,盯着墓区里面。

    中年人准备用手推轮椅,少年摆手示意不用,中年人站在轿车旁,望着轮椅上的少年扶着轮椅慢慢的驶向墓区。

    秋风微微的吹拂着少年的脸庞,一滴眼泪黯然的落在少年的下颚,望着眼前的墓碑,少年缓缓地放下手中的鲜花,随后从手中拿出一张纸,口中默默地说:“倩儿,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看着纸上的字,少年用手将它撕碎,撒向天空,纸屑随着秋风不断飞舞着,就在不远处的地方站着一个女生,女生捡起被风吹到脚下的纸屑,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原来…他还是喜欢她,我…唉…”

    韩城,金塔公园。

    秋意盎然的景色,随处飘着秋风俏皮的影,金塔下面,张天文双手插在裤兜默默地走在王晓雪的后面,王晓雪轻轻地走在前面,她走了一步往后看了一眼张天文,张天文没有说话,就在王晓雪准备转过子的时候,张天文的手机响了。

    “什么!什么时候!在哪!”张天文急迫的对着电话喊道,王晓雪皱着眉头准备往前走时,张天文快速的装起电话,向公园门口飞速跑去。

    注:银河大酒店,韩城市最早最大的一所酒店,位于新城区内。金塔公园,韩城市唯一一处最大的公园,建址上溯到元、明时期,相传塔之中有舍利普及人间,全塔发出金光照耀整个地区,故,受民间百姓顶香膜拜,传承至今。)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