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跳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市人民医院。

    躺在上的男孩突然全开始颤抖。

    “您好,请问一下,刚才那个老大爷是你们医院的吗?”那中年男子走进医院值班问着一位戴眼镜的男医生。

    “哦,你是说李大爷啊?”医生边整理资料边说,中年男子点点头:“恩,就是刚从我病房出去那位大爷,您知道他住哪?”,医生放下手中的资料:“你找他干什么?他是我们医院的老员工了,我没在这工作之前他都在这工作,哦,对了,他还和我们院长关系很好,去年……”。鉴于医生这种不着边的回答,中年男子无奈的打断他的话:“还是麻烦您告诉我怎么能找到那位大爷吧。”

    医生想了一下:“哦,你去到住院部后面的员工宿舍,好像是204号房间,刘大爷就住在那,那还是我们院两年前刚盖的新楼,许多员工都住不上,刘大爷那房子还是我们院长亲自安排的,刘大爷和我们院长……哎,你怎么走了?”中年男子实在听不下医生,婆婆妈妈的话,只听到具体地址就跑了。

    秦韵高中场。

    张天文没有回答校长的话,围着女尸用石头在地面刻画着,在众人奇怪的注视下,张天文很快的就刻画完。

    望着女尸脚下奇怪的图案,校长忍不住又问:“同学,你这是在干什么?”张天文挥挥手示意不要说话。

    市人民医院,204房间。

    “太感谢您了,大爷。”中年男子紧握住房间内一个老头的手感激的说,这老头就是李玄真。李玄真看着眼前的男子,摇摇头:“哎,你先坐下。”

    “本来我不想多管闲事,你既然来找我,那我就帮人帮到地底。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会跳窗。”李玄真掏出水烟壶坐到沙发上说着。

    中年男子盯着李玄真急忙问:“大爷,我知道您是高人,您就告诉我吧,我儿子是怎么回事?”李玄真放下水烟壶:“这应该说是典型的怨咒。”“怨咒?什么意思?”中年男子紧张的问。

    “在我看来,怨咒就是人死后,在阳间留下最后一丝残念,这种残念按说不会对活人起多大的伤害,但是,你儿子上的残念不比一般残念,它已经超过一般残念对活人伤害的能力范围,也就是说,你儿子肯定做过对不起谁的事,或者由于他子骨虚弱,让这种残念控制了体,大脑产生幻觉,进而会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看着李玄真说出这些话,中年男子迷惑的说:“老大爷,您能不能说的具体点?”。

    李玄真拿起水烟壶:“具体点就是,你儿子被鬼上了。”“什么!被鬼上!”中年男子紧张的抓着李玄真的大腿,又问:“老大爷,世界上真有鬼吗?”李玄真挪了挪腿回答:“有没有鬼,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问我。”

    中年男子刚准备再问什么,突然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什么!好!我马上就来!”中年男子把电话装进包里,抓住李玄真:“老大爷,不好了,我儿子又要跳窗啊!您赶紧和我一起去看看啊!”

    秦韵高中,场。

    张天文从包里拿出一张道符,嘴里默念符咒,走到女尸旁边,把道符贴在女尸的额头。道符慢慢冒烟,突然,道符迅速燃烧,等道符燃烧完后,女尸直的倒在地上。围观的众人一片惊呆,张天文看了一眼紧紧抱着中年妇女的那个女生,走到她面前,随手又掏出一张道符对那女生说:“麻烦你先站到一边,我需要你配合一下。”女生胆怯的看了一眼抱着她的妇女,妇女点点头:“晓雪,没事。”

    女生刚站好,张天文快速的又咬破手指,在女生的额头上画出一个“敕”字,画好后,张天文随后把一张道符贴到女生的额头。

    市人民医院。

    李玄真冲进病房看到,中年女女紧紧地抱着一个男生的腿,那男生拖着中年妇女缓缓往前走着。李玄真掏出红线跑到男生后面把红线往男生脖子上住,紧接着又踢了一脚男生的双腿,男生跪在地上准备反抗,李玄真抓住他的脖子往后一拉,男生子正面躺在地上,双手乱拍着地面。

    随后跟来的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按住男孩的手:“哎呀,老大爷啊,你跑的可真快啊,我都赶不上您。”

    秦韵高中,场。

    张天文刚把道符贴到女生额头,突然刮起一阵风,女孩双眼发呆开口说话:“臭小子!少管闲事!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这时,众人中和长相凶狠的中年男子一起来的另一个男子惊讶的跑向前:“倩倩,是你吗?”长相凶狠的男子拉住说话的男子:“大哥,倩倩已经死了,她不是倩倩。”

    “是的,是倩倩,她的声音就是倩倩的声音。”那男子挣扎着喊叫。

    张天文哼了一声对那女生说:“孽畜!今天就打散你的魂魄!”。

    与此同时,市人民医院。

    “咦?怎么会不见了?”李玄真做到另一张病边,看着被他放到病上的男生发疑,“老大爷,这时怎么回事?”中年男子递给李玄真一支烟问道。

    李玄真接过烟:“不清楚,怎么突然之间,附在他上的东西不见了。”

    此刻秦韵高中,场。

    张天文说完,麻利的从包里掏出一张道符,随手一挥,道符自燃,张天文准备把燃烧的道符朝女生的影子挥去,就在这时,有一阵风刮过,张天文手中的道符被风刮灭。

    女生额头上的道符也被刮掉,张天文急忙扶住快要倒地的女生。此刻,张天文怀里的女生慢慢醒来,看着张天文抱着她,脸上快速的出现一道红晕,那女生挣脱开张天文跑到中年妇女的怀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校长走到张天文边问道,张天文看着地上的女尸回答:“死者生前怨气太大,死后不甘,怨气冲破了自然伦理,没有投胎,遗留在阳间作祟。”

    那长相凶狠的男子看到刚才那一幕,也走到张天文边,温和的问:“这位兄弟,我是死者的家属,怎么样才能平息死者的怨气,这是死者的爸爸。”说着指着一边的中年男子。

    “现在先把尸体抬回去再说,摆在这里会影响同学上课。”张天文指着女尸说道,校长听了后:“对对,先把尸体抬回去,事我们好商量。”

    市人民医院。

    这时,李玄真的手机响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是张天文下午回去时新办的手机号,于是,接起手机:“什么事啊,天文?”“师父,麻烦您来我们学校一趟,有点事要您帮忙。”听到张天文的话,李玄真皱起眉头:“现在说,到底什么事?”

    李玄真接完电话对那中年男子说:“不好意思,我徒弟打来电话,要我出去一下。”中年男子听到后,摇摇头:“不行啊,老大爷,你走了,我这怎么办?”李玄真从包里掏出一枚麻钱走到病上的男生旁,用手指甲划破男孩的眉心,再掏出一条红线穿过麻钱,把麻钱贴到男孩的眉心,用红线两头缠住男孩的脑袋:“我先封住他的三寸,这样就不会再出现什么事。”

    中年男子拿着李玄真在纸上写的电话号码,望着李玄真远去的背影后,就回到病房。

    秦韵高中,校长办公室。

    “哎呀,欢迎欢迎,您就是张天文的师父,李玄真大师啊?”校长亲切的握着李玄真的手,让他坐到沙发上。

    “天文,这就是你师父啊?”康峰站在一边盯着李玄真小声的问,张天文点点头后,就走到李玄真边指着房间里的几个人:“这位阿姨就是王晓雪的妈妈,这两个大叔是死者的家属,这是我的朋友康峰。”说着康峰走到李玄真边,胆怯的说:“李爷爷好!”李玄真点了点头,看着众人:“死者的尸体现在在哪?”

    校长端来一杯水,走到李玄真面前:“尸体现在不在学校,我派人送到死者家里了,这两位就是死者的家属,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们。”校长指着沙发对面坐着的两个中年男子,长相凶狠的中年男子站起来:“李师父,我想让您化解掉我侄女的怨气,我们会给您出钱的。”

    李玄真摆了摆手:“我不要钱,我就是想过来看看到底出什么事,能帮上忙,我一定尽力帮。”

    另一个男子也站起来:“李师父,我们闹事是我不对,刚才我对校长道过歉,倩倩是我唯一的女儿,她从小就没有妈妈,活着的时候我没有照顾好她,现在她死了,却也死的不安稳啊,,杀害我女儿的凶手已经抓住,但是,不知道我女儿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啊。”

    李玄真刚要站起来,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跑进一个女老师:“不好了!有个同学要跳楼!”

    注:三寸,人体眉心之处,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在眉心、左肩、右肩,左右两肩分别是一二寸,眉心为三寸,一般孽畜附体,必先入三寸,游两肩,攻七魄,进而达到控制活人思维,肢体运动,所以眉心三寸是人的命关。)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