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茅山弃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刘家庄,刘大鹏家。

    李玄真拿着水烟壶抽了两口,看着躺在上的刘婷,让张天文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纸。李玄真接过黄纸,随手把水烟壶递给张天文,拿起黄纸迅速的扯成一个小纸人,又拿起自备的毛笔在纸人上写下黄红梅的名字。

    在李玄真的吩咐下,刘大鹏端来一盆凉水放到上:“大师,还要什么吗?”“不需要了,我都有,你们站在一边看就行了。”李玄真回应。

    众人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李玄真,李玄真在边插好祭香,拿出一条红线,穿在纸人的头上,把纸人悬挂在早已支撑好的小型支架中,支架下方就是刘大鹏端来的那盆凉水。李玄真口中默念咒语,突然咬破手指把一滴血弹到纸人上,大喝一声:“敕!”,这时架子上的纸人开始乱晃,慢慢地冒起烟。刘婷的子不断颤抖,胡英看到后,刚要张口就被刘大鹏拉住,使了个眼色,胡英焦急地注视这一幕。

    就在纸人马上着火的时候,一阵风突然把它刮灭,李玄真见状喊道:“大胆冤孽,速速就擒,不然打散你的魂魄!”那纸人抖了两下,迅速自燃,掉进水里化为黑沫。

    李玄真哈哈大笑:“刘村长,把这盆水用塑料布包好,放到家里的罡位中,暂时先镇住这个黄红梅的魂魄”。刘大鹏看了看躺在上的刘婷:“那……我女儿?”。

    李玄真拿起水烟壶抽着:“会醒的,你急什么!”刘大鹏听了后兴奋地端起盆子把刘二楞喊出,两人往屋外走了。张天文看到李玄真在抽烟,连忙走上前:“师父,这个是怎么弄的?您以前怎么没教过我?”“是啊是啊,可真厉害啊!”李伟顺势巴结。

    “哼!你才跟了我几天!中华道术千万变化,就说我们太清,自你祖师王仁轩(玉清道人)创派至今,传承多少道术,你学了多少?就敢出来逞能!”李玄真放下水烟壶斥骂张天文,张天文低着头不说话。

    这时,刘大鹏和刘二楞走进屋子,刘大鹏高兴的说:“大师,都弄好了,把土也填好了”刘二楞牙呲地插话:“哎呀,可把我累坏了,他娘的!”刘大鹏瞪了他一眼,刘二楞笑着说:“哎呀,能为领导干活,我骄傲啊,这说明领导还是记得我们人民群众的。”刘大鹏没有理睬他,看着李玄真:“大师,我女儿什么时候能醒来?”李玄真在水烟壶加了一些烟叶:“黄红梅的魂魄被我困到纸人上,你女儿的魂魄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一顿饭的时间就会自主回来的。”“不出意外!?什么意思?”李大鹏听了后急忙问道。

    李玄真点燃水烟壶抽了一口:“不出意外嘛,就是被投到刚出生的小孩或者畜牲上,投胎去了。”胡英和刘大鹏吓了一跳,胡英连哭带抓地拉着李玄真:“大师啊!你快想想办法吧,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啊!大师啊……”李玄真手中的水烟壶差点被胡英抓掉。

    “哎呀,大师,那婷婷投胎后会死吗?”刘二楞迷惑的问,李玄真推开胡英:“我说你们怎么这样!现在不是还没确定嘛,急什么啊,不行我给你招你女儿的魂!”刘大鹏拉开胡英对李玄真说:“大师,婷婷的魂魄回不来,会怎么样?”

    李玄真拍打着被胡英抓皱的上衣:“顶多是个植物人,躯壳一个,你们看看医院那些植物人,八成都是魂不在体,魂魄早投胎了,只留下一具空壳。”

    这时,张天文突然看到刘婷眼睛睁开了。便大声喊道:“师父,刘婷醒了!”众人连忙涌上前去。这时的刘婷睁开眼看着众人,刚要说话,就昏过去了。

    刘大鹏对李玄真喊道:“大师啊!这是怎么回事?”李玄真拨开刘婷的眼睛后,说:“没事了!魂魄已回,休息几天就好了。”

    刘大鹏听了李玄真的话,感激的握着他的手:“大师啊,你可真是活神仙啊,你叫我怎么感谢你啊!“李玄真脱开刘大鹏的手:“哈哈,什么活神仙,我可担不起这个称呼啊。”说完李玄真抽了一口烟笑着又说:“刘村长啊,我听天文说你家做的鸡很好吃啊,有这么回事吗?”刘大鹏一听,拍了一下脑门:“哎!我怎么把这忘了,英啊,赶快把后院那两只鸡杀了,给大师接风啊!”

    随着后院的几声鸡叫,不一会桌子上就慢慢摆放了丰盛的农家菜。

    “师父,来吃这个,这个好吃。”张天文不断把菜盘中的鸡块加给李玄真,“恩恩,你也吃嘛,不错不错。”李玄真使劲把鸡往嘴里塞。

    刘二楞跑到家拿来了一瓶酒,一进屋子大声喊道:“哎呀,大师啊,喝喝我爹珍藏好酒,这可是我悄悄偷来的,嘿嘿,我爹平时都不舍得喝。”说着刘二楞做到饭桌上,打开酒瓶。李玄真一闻:“哎呀呀,好酒啊,有一股四川绵竹的味道。”刘二楞一边倒酒一边笑道:“哎呀,大师好鼻子啊,这就是我爹的一个朋友从四川带来的真品绵竹,和市面上买的不一样,那都不纯。”

    李玄真喝了一口酒:“嘿嘿,早先在四川云游的时候,救过一个商人,叫什么不记得了,他就是给我喝这种酒的,都好几年没再喝了。”李伟听到后笑嘻嘻的对刘二楞说:“刘大哥,给我也倒点。”“哎呀,李兄弟也好这一口,来来,把酒杯拿来。”刘二楞笑呵呵地给李伟填满酒,又对张天文说:“张大师,要不要来一口啊?”,张天文摇摇头表示不要。

    刘大鹏端完最后一道菜也坐下来,看到刘二楞拿着酒,便说:“哎,我说二楞啊,你就不怕刘四回家打你?这酒你都敢拿出来?”刘二楞摆摆手:“怕啥,反正都已经喝了,嘿嘿。”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钟头,在胡英的收拾下,众人都做到沙发上抽着烟,经过李伟对李玄真的奉承和巴结,李玄真慢慢改变了对李伟的看法。

    “来来,,抽我的吧。”李伟给李玄真递过一支软中华,李玄真接过烟,李伟连忙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李玄真抽了一口:“呀,这烟还真好抽,嘿嘿。”李伟听了后听了头急切的从包里掏出一盒完整的软中华塞给李玄真,李玄真笑着接过去。

    晚上,除过刘二楞回家去,剩下李玄真师徒和李伟住在刘大鹏家。

    “师父,什么时候回去?”张天文看着正在抽水烟壶的李玄真,问道。李玄真停下来,吹掉烟壶上的烟渣:“明天回去,我请了两天假,不能耽误。”

    这时,刘大鹏家传来敲门声,“谁啊?这么晚了?”胡英慢慢地走向大门口,门一打开,胡英看到漆黑的门外站着两个打着雨伞的人,胡英看了半天:“啊?原来是你们,你们怎么来了!”胡英随后准备关门,两个人推开大门往里走。

    胡英大喊:“大鹏啊,刘开启闯我们家来了,快来啊!”刘大鹏跑出来。

    “你来干什么!”刘大鹏一脸不高兴的问,走进来的刘开启笑着回答:“刘大村长不欢迎啊,不是我要来,是我的朋友想来看看。”

    胡英双手插着腰说:“看什么!又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的好事!”刘开启没有回答,看着刘大鹏说:“刘大村长,都到你们家了,就让我们这样站在门口?堂堂大村长,就这么对待上访群众,传出去,别人怎么看你啊”

    刘大鹏哼了一声,转过子往前走,刘开启和另一个人跟在后面,走进家中,胡英急忙关上大门,也跟在后面。

    “说吧!想干什么!”刘大鹏坐在沙发上看着刘开启问。刘开启笑着说:“不是我要干什么,是我的朋友要来。”说着他就指着坐在他边的老头。

    那老头点燃一支烟看着刘大鹏说:“刘村长,你家这几天是不是来了个小孩,还去过后山?”李大鹏看了一眼老头说:“没有!不知道!”

    “没有?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家请了个先生,做法失败,还是个小孩,嘿嘿,他现在在哪?”刘开启接过话问道。

    “你!你到底想找他干什么!”刘大鹏生气的说。

    “是我要找的!”老头盯着刘大鹏。

    这时李玄真师徒和胡英走进屋子,李玄真看着沙发上坐着的老头问:“你找我徒弟干什么!”老头站起来仔细看着李玄真道:“敢问阁下师从何处?”

    李玄真往前走了一步:“太清王仁轩门下!你问这干什么!”“太清?王仁轩?没听过。”老头迷惑的说。

    李玄真做到沙发上拿出水烟壶:“小门小派罢了,那么你是?”那老头听后,连忙用手打出一个道稽,“茅山派?”李玄真说完后,也打出道稽。

    “哦?原来是龙虎山的道兄啊,呵呵,有礼了。”老头笑着说,李玄真放下道稽:“先师原先是龙虎山的,后来云游陕西,创了太清派,最后落末了,比不上道长这大门派。”

    老头摇摇头也坐在沙发上:“唉,现在只是白一个,茅山容不得我了。”李玄真问:“此话怎讲?”老头苦笑着说:“呵呵,民国那会,我还在句容(茅山所处地),最后因犯门规,被师门遣下山,四处游,建国后茅山也落末了,马淳一师兄仙逝异乡,茅山五位师兄也相继仙游,现在茅山的掌教是我一个师侄,叫张国忠,早些年张师侄还请我回山,呵呵,习惯一个人了,没有回去。”

    这时,李伟走进屋,看到屋里的老头惊讶的说:“啊!这不是薛老伯吗?”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