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师父出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道入拂尘 书名:纵道异术录
    陕西韩城市人民医院

    这几天李玄真很是郁闷,都好几天了,也不见张天文来医院,放在平常,张天文会很准时来到医院接受训练。

    李玄真一开始还以为是张天文偷懒不来,可一连好几天都不见人影,李玄真又不敢去张天文家问,毕竟张天文的父母不知道他拜师的事。就这样,李玄真又跑到学校问原因,最后才知道张天文请了一个月假,这下李玄真彻底没辙,当李玄真发现自己的法器不见后,心疼的直骂娘,随着李玄真来回的打听,通过李启仁才知道,张天文是被李伟忽悠走了。

    此时的李玄真正在值班,突然手机响了,李玄真一看,是陌生号码,随手一接:“喂,谁啊?”电话另一头急切的回答:“喂,是李玄真道长吗?”。李玄真皱着眉头问:“恩,你是谁?”“唉,李玄真道长啊,我是李伟呀,天文出事了!”“什么?你说”李伟之所以知道李玄真的手机号码,那是张天文之前存在李伟手机上。

    陕西扶风县刘家庄公交站

    下午,天还在下着雨,比前几天小了许多,天空还是很暗,断断续续的风使劲吹打这路上的行人,刘家庄公交站牌站着三个人,他们打着雨伞焦急的盼望着远处被雨水侵蚀的公路。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车鸣,“哎呀,车来村长”说话的就是刘二楞,和刘二楞站在一起的两人是刘大鹏、李伟。

    远处的缓缓地驶来一辆客车,客车到站后,下了十几个人,最后下来的是一个老头,这老头穿着一双千层底布鞋,手里提着一个黑色老式公文包,一下车,他就四处乱看。“哎,李玄真道长!”李伟马上迎上老头,这老头就是张天文的师父李玄真。

    “事的经过就是这样,我都说好几遍了,我真不是那种人啊”李伟给李玄真打着雨伞,一路上使劲解释事的经过,并趁机想洗脱自己的罪名。“你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哼!”李玄真打断李伟的话道。

    “哎呀,您就是张大师的师父,一看您这派头,就知道很厉害啊,哎,来来,这包我给您拿着吧。”刘二楞一路巴结着李玄真,刘大鹏一路不敢说话。

    刘大鹏家

    “就成这了?”李玄真看着躺在上张天文问,房间里站着刘大鹏三人,也包括胡英。“李玄真道长,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啊!”李伟站在房间不断忏悔。李玄真摇着头,从包里拿出一枚银针,把银针插在张天文的头上,银针去后,张天文子突然一抖,随后就平静的躺下去。

    “哎呀,醒了,醒了,快看,张大师醒了!”刘二楞惊讶的大喊,此时的张天文慢慢醒来,看到李玄真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做梦,仔细一看原来真是李玄真。张天文赶紧从上拾起:“师师父?您怎么来了?”李玄真拉着脸:“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师父!我的法器是不是都被你偷走了!”

    “这个,恩”张天文点点头,李玄真做到沙发上把手往上衣里着东西,李伟一看急忙从衣服里掏出一盒软中华:“来来,李师父抽我的,嘿嘿。”李玄真看了一眼:“我不抽纸烟,我有!”说着李玄真从上衣里掏出一个小型金黄色的水烟壶,拿起火柴点燃,咕咕地抽起来,李伟尴尬地把烟散给刘二楞和刘大鹏。

    “天文啊,我那个镇魂铃还在吧,拿过来,师父要做法。”李玄真抽着水烟壶看着张天文,“这个,这个,镇魂铃被被我废了”“什么!你再说一遍!”李玄真听到张天文的话,气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心里只想吐血。

    “你呀!那可是我唯一值钱的家当啊!唉!等回去再说!”李玄真被李伟拦住:“嘿嘿,李师父,您别生气嘛,您坐,您坐。”李玄真用手档开李伟的手:“哼!都是你鼓捣的,好好的非要盗人家的墓!还连累我徒弟,我最忌恨就是这个!”

    “师父,您看这。”张天文转过拿出阳镜递给李玄真,“阳镜!好东西啊,在哪弄的?”李玄真拿着阳镜反复擦抹。

    “李师父,问您点事。”刘大鹏看到李玄真绪缓和了才敢说,“恩!你问吧!”看着李玄真在端详阳镜,刘大鹏说:“李师父,这世上真有鬼吗?”

    “有,肯定有,虽然很多人不承认,但他的心里绝对有鬼,而且心中这样那样的鬼还不少咧!”李玄真随口回答。

    “我是说世上真有鬼吗?不是你说的那样。”看着李玄真心不在焉,刘大鹏又继续问,李玄真放下阳镜,咕咕地抽了一口水烟:“有些人不承认有鬼就罢了,却偏偏对鬼怕的要命,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太清教派认为,一切人民所居舍宅,皆有鬼、神,无有空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儿市肆及丘冢间,皆有鬼、神,无有空者。

    鬼是很可怜的,他们的世界虽然和我们重叠,但是却是暗无天的,只有碰到了有缘的(在世之人),并且这人是积善成德的,他们才能见到点光亮。一旦转世到了鬼道,就是接受苦果,没有享乐的机会,不像人间苦乐参半。虽然有的鬼也能享有人、天福报,但极大多数都只能接受恶报,而这些恶报也都属饱尝饥渴、馈乏之苦,所以也有‘饿鬼’之名。因为前世造作的善恶业不同,在鬼道所受的果报也会不同,这个现象犹如人间一样。

    鬼是没有的,鬼都是的,我们人有,所以人具有阳气,鬼是怕接近阳气的。其实我们有时能感到鬼的存在,鬼走路时一般都走路的边边儿,相对比较暗的地方。有时我们走路,猛然间会感到一阵凉风,头皮发麻,或者突然间打了个冷战,那么这99%是和鬼撞到一起了!”

    “啊,那我女儿?”胡英插话问,“哈哈,你女儿那事根本不算什么,用不着大张旗鼓的招魂,直接把她上的魂魄收了,她的魂自动会回来的。”李玄真不屑的回复。

    “那您有办法?”刘大鹏听到后赶紧追问,李玄真站起来:“那不是小儿科嘛!现在就给你办了!”

    同时,刘家庄刘开启家。

    刘开启站在房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老头:“道长,那个刘大鹏请了个先生,还是个小孩,昨天做法时惊动了全村人,最后你猜怎么了?呵呵,失败了,找一个小孩!呵呵,他刘大鹏也真是的,亏他还是个村长。”

    老头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匕首,这匕首就是刘大鹏家挖出的虞帝,老头看了半天笑道:“呵呵,你可别小看那小孩,我那两个徒弟有可能就死在他的手中,龙虎山的人不好惹啊!”

    “您不也会道术,怕他什么?”刘开启问道,老头站起来:“唉,道派不同,道术也就不同,我们茅山虽说以前也属龙虎山”正一“教派,可分支多年,早自成一派,只可惜我无缘再进师门了。”

    刘开启问:“那道长是?”老头回答:“呵呵,我本弃徒一个!”刘开启没有再问,老头在房间转悠一圈后道:“今晚行动,刘大鹏家,会会那个小孩!”

重要声明:小说《纵道异术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